笨蛋美人竹马总想贴贴: 三年后

您现在阅读的是老怀表文学www.laohuaibiao.com提供的《笨蛋美人竹马总想贴贴》 三年后(第1/2页)

    第62章 三年后

    三年后。

    “童迟!”

    “啊?”

    “你下午上课时间快到了。”

    扎着高马尾辫的女孩靠在烘焙室门口往里探着头, 一身黑色的员工服,左下角口袋上插了一朵小紫花, 童迟给她插的。那小子早晨买了两束花说要放在店里, 顺手摘了一朵别到了她口袋。

    “可我还没弄完。”童迟衣服上挂满了面粉,还在努力搅拌盆里的奶油。

    “放冰箱?”女孩转身朝柜台那边走,外面有客人进来了。

    女孩点单的时候童迟从烘培室走出来, 脱了身上沾脏了的衣服, “我怕来不及,要不我”

    “你又想逃课, 停哥回来还得说你。”女孩低头在压咖啡,“你下课再回来,店门钥匙你不是有嘛。”

    “是奥。”童迟手臂支在柜台上笑, “我一想到他明天回来我就开心。”

    “开心啊?”女孩转头看他一眼,手底下在打奶泡, “都多久没见了,两个月?”

    “差不多了。”童迟转了个身子,靠在柜台上抬头看墙上的照片。

    墙板上黏了五十多张世界各地的照片,之前也有客人问过, 童迟说是老板拍的。

    “那我先走咯。”童迟把椅子上的书包跨到肩上, 推开玻璃门打了声招呼。

    外面阳光晃眼, 晒得太阳穴抽着有些痛, 他站在门口眯着眼缓了一下,跨步走到了车旁坐了进去, 还是几年前那辆奔驰,他一直没怎么看过, 这会儿看着还跟新的一样。

    前几年回国之后, 段闻停开了一家咖啡甜品店, 位置就在原先两个人经常去的那家咖啡店附近。

    段闻停原先是想开酒馆,但童迟又没兴趣,自己平时一个人去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开甜品店,平时能进去顺杯咖啡。

    童迟这个百年不下厨的人也开始学做甜品,跟着店里的烘培师学了不少东西,至少现在能做蛋糕了。

    段闻停现在进到了记者行业工作,成天全国各地海外到处跑,前几个月出差去了南非,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昨儿打电话说这两天就能回来,之后大概率会休假一段时间。

    童迟想提前给他做个蛋糕,明天是段闻停生日了,能回来的话最好,回不来就打视频电话,但心意还是不能少。

    他今天还有一下午的专业课,蛋糕做一半放在冰箱大概率得失败,晚上回去还得重做。

    童迟今年大三,之前因为休学所以周围同学大换血,但好在性格很好,和周围同学相处的都不错。

    下午上完课被拉着去门口吃了一顿饭,本来还要去ktv,童迟推脱说不去,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冰箱里那个未成形的蛋糕。

    段闻停下课那阵儿给他发消息,是张在机场的照片。

    童迟吓得当场差点儿嚎出来,掰着手指头算算,估摸着这人可能半夜就能回家。

    “明天见!”童迟打了招呼之后开着车就朝店里跑,赶在店员关门的最后一分钟冲了进去。

    之前做了一半的蛋糕料倒是还能用。

    店门已经挂了休息的牌子,外面天也黑了,店里就烘培室里开着灯,童迟关了门,就露出了一点点的光亮。

    蛋糕刚送进烤箱的时候,童迟接了个电话,是班里的同学,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天,童迟坐在椅子上笑的整间屋子跟闹鬼似的,隔几秒传出两声嘎嘎嘎的笑。

    “我先把作业搞了,明天再聊。”童迟笑着把电话挂了之后,哼着歌从包里掏出电脑,坐在角落的桌子上折腾这周的作业。

    折腾几下就入了迷,皱着眉头琢磨题的时候把时间彻底忘了。

    刚才光顾着接电话,也没设置时间,烤箱温度也转高了。一直到空气里飘出一股糊味的时候童迟才反应过来了。

    大半夜黑乎乎的店里传出来一阵喊叫,吓得街边的流浪狗冲着店面玻璃门使劲儿叫。

    童迟咬着牙重新做蛋糕的时候看了一眼表,十二点了。

    等烤好蛋糕估计得一点多,这生日注定是不能按时过了。

    他重新设置好烤箱温度之后,靠在料理台上给段闻停发消息,那个人没回,估计还在飞机上。

    大半夜店里又黑又冷清,店外除了几条流浪狗和一群刚从酒吧出来的青年之外,也没什么人。

    童迟坐着一把转转椅,一个人趴在料理台上打瞌睡。

    中途睡得正香的时候闹钟响了,吓得童迟又是一哆嗦,喝了两口水之后跑去给烤好的蛋糕上奶油。

    “凌晨一点还在店里烤蛋糕,他月底不给我发个红包都说不过去。”

    童迟一个人边挤奶油边嘟囔的时候,门口玻璃门啪塔一声。

    童迟转头朝远处的门看了一眼。大晚上黑乎乎往外看的时候挺吓人,他犹豫了两秒又把头转了回去继续挤奶油。

    啪塔。

    外面又是一声脆响,像是用石子砸门的声音。

    童迟趴在烘培室门上往门口看,隐约看到一个人影,感觉像个喝醉的流浪汉。

    前几天刚听说附近的一家饮品店大晚上被人砸开门抢了钱。

    “我不会这么倒霉吧。”童迟握着手机准备随时报警,蛋糕放在料理台上也没心思管了,他怕过几分钟自己翘辫子。

    门口啪塔又是一声儿,童迟这次很确定是用脚踢门的声音。

    他打开手机准备报警的最后一秒,电话嘟的一声响了。

    “你想吓死我啊。”童迟这会让心脏发了疯的跳。

    段闻停愣了一下,“你不在家?”

    “我我在店里。”童迟躲在烘培室里,手里拿着个拖把挥了两下,把桌上的盆挥到了地上,叮呤哐啷的响。

    “你怎么跑”

    “我感觉好像有人要砸门,我也不确定,但门口确实有人在转,那个我在店里是因为在给你做蛋糕啊,你下飞机啦?”童迟终于找了个顺手点儿的武器,擀面团用的棍子,还有一把水果刀。

    “我快到了。”段闻停那边在出租车上。

    “你先别来了,喂!喂!你挂我电话干嘛!”童迟冲着电话喊了两声之后又被门口的碰撞声给吓着了。

    他把烘焙室的灯光关了之后顺便把那扇门也关了,但是门锁前段时间坏了,锁不了,他只能祈祷那个人别进来。

    外面又被哐哐撞了两下之后,某一瞬间突然没了声音,童迟刚把脑袋伸出去,外面门锁啪的一声被打开了。

    “老天也开开眼我也没做什么坏事啊。”童迟低头在报警,吓得手直哆嗦。

    外面有挪动桌子的声音,他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童迟屏住呼吸不过那说话,拿着棍子走到门后面准备决一死战了。

    门吱啦一声。

    “啊——”童迟像个突然从地里窜出来的土拨鼠,举着棍子闭着眼就朝人脑袋上抡。

    “你干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老怀表文学,laohuaibiao.com 努力为您分享更多好看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