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攻文的渣攻重生了: 完结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老怀表文学www.laohuaibiao.com提供的《换攻文的渣攻重生了》 完结章(第1/3页)

    第90章

    ? 完 结 章 ◇

    ◎我的婚纱,这次由你来脱。◎

    “嘶——这个嘛……”

    祁北丞倒吸一口凉气, 没想到上来的第一个,就是这么劲爆的问题。

    “答不出?”应璃轻哼,嘲讽看戏的意味穿透厚重的门板, “这才第一个问题而已,需要琢磨这么久吗?”

    “当然需要。”祁北丞托腮思考,理直气壮道, “我要一不小心说错了话,准该又被你扣上什么渣男啊、下流混蛋的冤枉帽子了。

    “你这一路来,给我乱扣的帽子还少么?”

    “我哪有?”应璃辩解, “就算有, 那也不是冤枉你的——是你活该应得的。”

    “好好好、是是是,又是我活该了。”

    祁北丞敷衍应和,短短半分钟的扯皮时间里,他思索出了答案。

    “这么活该的我,如果哪天真的穿越回去了,我一定会强忍着心痛和不舍,签下前世的「你」给的离婚协议。”

    “噢?”这个答案让应璃有点惊奇, “不应该要想着挽留我吗,为什么还要签离婚协议?”

    祁北丞摁了摁眉心:“因为前世的我是个混蛋。  “我说过的,这次重生于我而言, 是一场赎罪之旅。在这个旅程中, 我除了挽留你、补偿你之外, 我也时常地在反思我自己。”

    虽然反思后呈现出的效果嘛……可能不太好。但和前世、和刚重生时的状态相比, 他已经改进不少了。

    他越来越明白为什么他是渣男前夫, 是注定要被换的男配。

    “我之前一直没觉得我哪里坏、哪里渣。要说吃穿用花, 我一样不缺、一样不少;我只是没那么会关心人, 且被你虚伪的外表迷惑, 故而沉浸在恩爱自得的假象中。

    “后来我明白了,作为你的丈夫,我的「无为」就是最大的过错。我理应关心你、了解你的真实烦恼和困处,但我不仅没有做到这些,还限制你的生活,对你进行不自知的打压和贬低。”

    祁北丞说着,长叹了一口气。

    好坏啊,原作里的他真的好坏!

    “所以我会选择签下离婚协议——前世的我,和前世的你的感情,已然不是可以「挽回」和「拯救」的了。

    “烂俗无趣的篇章,就让它过去吧。我相信比起无止境的纠缠,前世的你会更喜欢干脆利落的结尾;只是——”

    祁北丞故意拉长了语调。

    该说不愧是善于谈判的商界陨星吗?不知觉间,应璃就被祁北丞答题的节奏带着走了。他屏着呼吸,期待祁北丞后面的回答。

    “只是我会在离婚之后,尽我一切所能地追求你;直到你真正被我打动,我们重新在一起。

    “这样可以吗。这算不算也是一种,「将错误转动的齿轮拨回原位」的方法?”

    祁北丞听到美人在房里轻轻地笑。

    应璃没说可以不可以,也没说这个答案满意不满意,只是吐槽:“真狡猾。

    “那第二个问题:如果有机会回到我们第一次结婚,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婚之前,你会怎么做?”

    “我会怎么做?”

    祁北丞笑了。真能有这样的好事吗?那感情可太好了!

    “我肯定加倍地对你好,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给你好印象,让你知道我喜欢你——你应璃,注定要给我祁北丞当老婆!”

    “德行。”应璃说着嫌弃的话,尾音却上扬得明显,“我要是能回到我们第一次结婚之前,我肯定第一时间逃离你。”

    祁北丞不信:“逃离我?你忘了爸妈遗产,忘了红宝石的事儿了?  “没有我,你靠谁去帮忙找回这些?”

    这话应璃不爱听了,反问:“我非得靠你吗?我现在知道了联姻阴谋,知道了夏家做假账骗投资的事,我不能靠自己的力量来扳倒夏家?

    “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去投奔天应啊。再来一次,俞启川一定还会是我哥哥。”

    “不准!”

    祁北丞急了,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错了话——一个没注意,又代入了大男子主义思维。

    他赶紧放轻了语气,好声好气地和宝贝老婆打商量。

    “俞狗那能一样吗?俞狗可是差那么一点,就要因原作者的爱财之心而上位男主了。

    “他现在之所以是好哥哥,是因为他打不过我了——打不过才加入的!但凡有那么一丝的机会,他肯定都会毫不犹豫地篡位。”

    丈夫着急忙慌的反应,叫应璃隔着监视器看得更加有趣:“得了吧,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疑神疑鬼,天天喊着要防火防盗防高中生?

    “在楼下见到贺同学时,你吓了一跳吧?”

    明明在监视器里看过祁北丞的反应了,应璃却还是要故意问那么一嘴。

    祁北丞嗐声:“哪止吓了一跳?是被吓了很多跳。  “但我转念一想,他现在已经不是「正牌」了;他得见证我们的婚礼,祝我们结婚快乐,我又心情很好。”

    “嘚瑟。”应璃再度切声,“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我和你之间,谁更能理解和贯彻「爱」这个字?”

    提问的重点来了。

    但于祁北丞而言,这个问题并不难答:“你我之间?  “显而易见,我们两人都不太能理解和贯彻「爱」这个词——我们都是不懂爱的人。非要说的话,我比你强那么一点点点吧。”

    应璃不服气:“凭什么这么说?”

    “凭我重生过一遭,比你多经历了三年的婚姻生活;也凭我婚姻失败过一次,更懂得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

    “可真要说吧……我也没好到哪去。我要是懂得爱,我还会在前世时差点被换掉,现世时总犯病惹你生气吗?”

    应璃唔了一声,虽然见不到人,但祁北丞感觉小狐狸是点了点头:“有道理……  “那怎么办?一段感情里,愣是凑不出一个能摸透婚姻经营的人。”

    “慢慢来,”祁北丞并不担心这个,心态很积极乐观,“没有谁是天生懂得付出、懂得如何爱人的——我这样说,不是在给重生前的我洗白啊。

    “我觉得这玩意儿跟商务洽谈一样,需要经验累积,需要不断的磨合。”

    偏偏感情还是两个人的事,而无关于团队协同。这意味着发生矛盾和冲突时,没有第三人可以作为缓冲和容错。

    “还需要……遇上对的那个人。  “宝贝,我很确定你就是对的那个人。我不怕冲突、不怕磨合,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们齐心协力,区区爱的真谛而已,很快就能领悟贯彻到底。”

    说完,祁北丞还自己品味了一下,觉得妈的,太漂亮了!

    他这一流的商务话术和谈判水平,总算是在感情之事上也发挥了一次了。听听听,这番话说得多有哲思、多带劲呐!

    无奈门里一直没反应,连轻轻的偷笑声都没有了。

    祁北丞奇怪,边感慨着「狐狸心,海底针」,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老怀表文学,laohuaibiao.com 努力为您分享更多好看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