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三缺一,将军速来: 正文完结

您现在阅读的是老怀表文学www.laohuaibiao.com提供的《群穿,三缺一,将军速来》 正文完结(第1/3页)

    宴会还在进行, 席间,有几名俊俏的小厮上前倒酒,其中一人一边倒, 一边拿丹凤眼直勾勾盯着崔小宛。

    崔小宛面色古怪。

    这是做什么?使美人计?贿赂她?拉近关系?

    “此地离巍军营帐稍远,孤已命人收拾好行馆, 宴席过后, 崔将军可前往行馆歇息。”

    南苍王顿了顿, “这几人若是有哪个看得过眼的,带回去使唤便是。”

    “……”

    为什么这南苍王拉皮条的话术如此熟练啊?

    崔小宛手一扫,示意几名小厮站到一边,“多谢南苍王扫榻相待, 小厮就不必了。”

    南苍王看一眼崔小宛身边的聂容昭和蓝无风, 当即会意,“明白了。”

    人身边有那等仙姿佚貌的美男子, 看不上他们这边的俗品。

    崔小宛闻言拧了眉, 总觉得南苍王明白了什么奇怪的事。

    南苍王宫离巍军营帐确实有点远,她本来也没想赶夜路。

    宴席过后, 崔小宛几人领着一小队兵士去了行馆, 打算第二日再走。

    侍女将几人引到各自的房中便离开了。

    主屋厢房宽敞, 正对门是一面精致的刺绣屏风, 上边绣着南苍国的图腾赤鳞蟒。

    屏风后的桌上摆着个巴掌大小的青玉香炉, 一缕轻烟袅袅升起。

    崔小宛绕到屏风后, 揭起香炉小盖,用茶水将里头的香浇灭。

    并非是察觉到有什么问题,只是在南苍境内还是处处小心为上。

    盖上香炉, 崔小宛又四下检查一番, 确认没什么问题, 从包袱里掏出温如月做的阻门器,卡在门边。

    起身,拍拍手上的灰。

    回过头,只见一道白色身影坐在窗边。

    这一年里,聂容昭除了看兵书,就是练轻功,照他的话说,碰上崔小宛打也打不过,练好轻功跑得还快些。

    现在他已经能无声无息潜入房间不让她发觉了。

    崔小宛面上毫无波澜,“我就知道你要来。”

    聂容昭有些委屈,“那你还把门堵上?”

    崔小宛宽慰道:“这不是留了窗嘛。”再晚来一些她就连窗也一并锁上了。

    她若无其事坐下来,给两人倒了杯水,“你放心,宴席上那些小厮我一个都看不上,他们甚至都没有蓝无风好看。”

    聂容昭长腿一跨,轻轻落地,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桌边,拿起杯子一饮而尽,“我不是为这事来的,如今的我已经与当初大不相同了。”

    “啧?”

    崔小宛眉梢微挑,她怎么那么不信呢?

    “那你是为什么事来的?”

    聂容昭肃了脸,“南苍王要对付江家。宴席上,他似乎朝江书看了两眼。”

    崔小宛有些意外,“可以啊聂容昭,都学会察言观色了。”

    聂容昭面不改色,“其实是蓝无风那小子跟我说的。”

    她就说,这家伙也就记性好一点,在人情世故上跟一张白纸差不多。

    崔小宛沉吟片刻,缓缓开口,“我们明日把江家也一并带走,只不过江家在南苍扎根两百余年,江家人未必肯走……”

    她想了想,“还是让江书回去说服他们,若确是不肯走,那我们再想想别的法子。”

    聂容昭笑了笑,“江书已经去了。”

    崔小宛有些没好气,“你都安排好了,还来找我商量?”

    聂容昭揽过崔小宛,长睫微垂,“我承认,江家的事只是个借口。宴席上你多看了那个小厮一眼,我心里吃味。”

    崔小宛睨着他,“说好如今的你与以往大不相同呢?”

    聂容昭眼睛瞥向别处,没有吭声。

    崔小宛笑着凑上前,亲了一下他的下巴,“这样可以了吧?”

    聂容昭微仰了脸,“如今的我,已经不似当初那般好哄了。”

    好家伙,刚刚那句话是这意思?

    崔小宛敛去笑容,“那你想怎么着?”

    聂容昭手臂紧了紧,将崔小宛箍严实了,眸中带着笑意。

    崔小宛板着脸,下一瞬破了功。

    微凉的唇贴过来,缱绻,柔软。

    一阵温存后,二人不满足于唇瓣相依,微张了口,互相交缠。

    明明是寒冬腊月,肌肤隔着衣物相触,却烧起一片燥热。

    半晌,聂容昭偏头,将脸埋在崔小宛颈窝,微微喘息。

    周围静得能听见两人心跳。

    “剩下的,等成亲了再继续。”

    聂容昭眼神已有些迷离,却还是分出一丝清明。

    “哦。”

    崔小宛看着他,眨了眨眼,“那你有得等了。”

    聂容昭不解,蓦地抬头,“我们回去便成亲,不好吗?”

    崔小宛淡淡道:“不行,还没到法律规定的成婚年龄。”

    “大巍律例,女子十五,男子十六便可婚配,如今我已是十七。”

    “改了。”

    崔小宛打开面板,仔细翻了一遍聊天记录,“一个月前提的议案,三天前生效。从今以后,大巍子民无论男女,未满十八周岁,皆不可成婚,成婚需男女双方同意,其余任何人包办都不作数。”

    聂容昭声音闷闷,“我怎么感觉这条律例是在委屈我?”

    崔小宛轻敲了敲他的额头,视线下移,“所以,你确定不继续?”

    聂容昭涨红了脸,忙松手往后退两步,拎起衣摆往门边走去,面上还强作镇定,“这事我有经验,冲点凉水便好了。”

    说罢,他抽掉门闩,将门猛地一拉,门扇纹丝不动。

    ……

    人越紧张就越容易出错。聂容昭晃了两下门扇,却还是打不开。

    崔小宛在旁看着,已经笑到肚子痛,“你得先把那个阻门器挪开,才能开门。”

    聂容昭这才记起来,将阻门器去了,顺利开门后逃也似地踏出厢房。

    “天色已晚,早点歇息,明早见。”

    说罢,一溜烟没了影。

    那模样活脱像是刚从妖精窝里逃出来的唐三藏,或者是刚逃离破庙的书生。

    崔小宛将门关上,摇了摇头,忽然想起他刚刚的话。

    这事他有经验?难道上次也是去冲了凉水?

    她开始担心凉水冲多了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屋内还残留着若有似无的暧昧气息,萦绕在身周。

    崔小宛拿手给自己扇了扇风,回到床榻躺下了。

    当晚,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

    第二日,南苍王领着一众大臣来给崔小宛一行人送行。

    到了行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老怀表文学,laohuaibiao.com 努力为您分享更多好看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