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看他们: 正文完结

您现在阅读的是老怀表文学www.laohuaibiao.com提供的《你别看他们》 正文完结(第1/2页)

    ? 114

    ◇

    ◎-正文完-◎

    今年过年比较早, 而在过年前,江眠的考公成绩也出来了。

    他以第一名的优越成绩拿到了检察院的敲门砖,对方通知他在下周一, 也就是春节前两天去参加检察官的笔试和面试。

    虽然说是检察官的笔试和面试, 但其实就算是过了,最起码也要做一年的助理, 再参加正式的内部资格考, 考过了才是初级检察官。

    江眠也没有什么紧张的,陈故也是。

    因为他知道江眠一定可以。

    要知道江眠可是在前不久自己二十一岁生日的时候,还在奋笔疾书。

    他几乎每天都会固定学习五个小时, 就算当天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耽误了, 之后也会在别的日子补回来,自律的让陈故想抓着他亲,却又舍不得打扰他。

    江眠生日那天,还是他和陈故两个人一起过的。

    陈故做了江眠喜欢的咖啡口味的蛋糕, 又把准备了好久的礼物给了江眠。

    那是陈故自己做的书立——不是拼的, 而是从头到尾都是他一刀刀刻出来的。

    而里面封存的,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江眠打开了礼物, 才知道那天在陈故眼里, 他究竟是什么模样。

    盛夏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他身上, 他穿着很简单的休闲服,身板看着孱弱, 但陈故刻意还原的阳光就像是江眠自带的光芒一样。

    刺眼又醒目。

    江眠那张天生的厌世脸让他在那一刻看上去是那样的「神圣」, 站在陈故的视角里, 他就像是凭空出现、怀揣着悲悯之心的观音。

    却又要比那些什么神啊佛啊的更加动人。

    因为那些太过虚妄, 而江眠是他真真实实抓在了手里的存在。

    江眠望着这个书立, 主动亲了一下陈故的唇。

    还没等陈故追上来, 他就抵着陈故,让他先让自己把话说完。

    陈故可怜兮兮地等着,江眠:“你今年没有新的愿望了吗?”

    陈故说了句和去年一月一号很像的话:“你现在让我亲,我今年的愿望就实现了。”

    江眠很浅地勾了下唇,松开了他,然后被陈故揉在怀里,也像是要揉进骨子里。

    ——

    因为江眠的成绩很好,再加上江眠之前在检察院和法院跑过两趟,为了公益案子也上过两次刑事法庭,还有江聊一的加持,检察院和法院就没有不知道他的人。之前鲍叔说周检察官想带江眠也是真的。

    所以检察院那边在江眠参考完第二天就发了内部消息,说他过了,让他于春节后带着个人资料,比如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复印件、寸照以及过往履历复印件报道,然后再直接去十二楼周检察官周骆办公室。

    在看到周骆的名字时,江眠停顿了一下。

    陈故注意到了他的停滞,问:“这个人怎么了吗?”

    “没有。”江眠实话实说:“他很厉害,之前鲍叔就跟我说他想带我,我以为会等我先在底层锻炼一下再把我调上去。”

    “调上去?”

    陈故扬眉:“不都是助理吗?有什么区别?”

    江眠解释道:“周检察官是首席大检察官,他负责的都是大案,那种一定会引起全社会关注的案子。”

    比如几年前荣家涉丨毒,就是周骆作为检察官负责,那时荣荀坐在证人席上,一手大义灭亲让整个南界动荡。

    再比如早两年的连环杀人案……

    “在他手里,应该一年就可以参加内部评定考检察官。”

    这要是换做任何一个人,在知道是这样的大佬带自己时,肯定会激动得不行。

    但江眠却很平静。

    对于他来说,他付出了努力,所以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他都能平静接受。

    不要让自己后悔,指的不是非要一个什么结果,而是那个过程。

    ——

    年三十这天,因为国外不过年,江聊一又没有办法在春节时回来——这就是又修了法律又修了金融的不好,容易被资本家压榨。

    但他有国际快递两个红包给江眠和陈故。快递规定不能寄钱,江聊一还是将其夹在了书里才送过来的。包裹其实早几天就到了,但陈故为了仪式感,特意在年三十这天才拆开。

    为了避免被发现,江聊一用了两本书,一本夹着一个红包。

    写着给「江眠」的,用的是《法徽上的天平》,这是今年新出的一本关于法院、检察院以及律师的小说,算是比较小众。

    江眠拆把红包收起来后,就顺便把书也看了,里面的案子写得还行,当做闲暇时放松的小说看看不错,但要细细考究起来,就有很多问题了。

    毕竟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

    而夹着给陈故的书,则是江聊一所在国家的一本厚重的画册。

    画册说不上有多么特殊,但画的都是当地的风土人情,也算是变相让陈故在家欣赏了一下那边的风景。

    江聊一总是这样体贴,陈故不是第一次感受到。

    自从江聊一同意了江眠和他的事后,陈故就深深地体会到了距离感刚好、体贴的父爱。

    江聊一不是一个擅长言表感情的人,也不会主动说什么,但在很多小事和细节上,他总是能让人感到温暖。

    恰好陈故和江眠一样,他们的心思都很敏感,容易发现。

    不过送上新年祝福的不只是江聊一,陈鸿禹也给江眠和陈故发了新年快乐,还挥挥洒洒带了一大段话,看上去很像是从网上复制粘贴过来的新年祝福语,但江眠看得出来他不是群发的,因为他复制了好多,还把一些会重复的话给删掉了。

    江眠本着礼貌回了声「谢谢,您也是,新年快乐」。

    不过陈故没有第一时间回复。

    因为陈鸿禹的消息发过来时,陈故正在做饭。

    等到饭菜上了桌,陈故抽空看了眼手机,也看见了陈鸿禹的消息,却仍旧没有回复。

    他冲江眠端起酒杯,仿佛根本没看见那条消息一样,只轻笑:“眠眠,这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二个年了。”

    江眠拎起和世面上长得不太一样,但很好看的高脚杯,轻轻碰了一下陈故的杯子,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嗯。”

    他想时间过得好快啊。

    和陈故在一起居然已经一年了。

    江眠抿了口醒得刚好的甜红酒,主动道:“以后一起过。”

    他微顿,不等陈故说什么,又提醒陈故:“你少喝点。”

    陈故的酒量,真的太感人。

    陈故乖巧地竖起一根手指:“一杯。”

    江眠同意了。

    然而就算是一杯,十八度的红酒也还是能让陈故到微醺的状态。

    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老怀表文学,laohuaibiao.com 努力为您分享更多好看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