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A系统绑定后我靠脸盲爆红了: 番外11程轻言×江漫漓(四)

您现在阅读的是老怀表文学www.laohuaibiao.com提供的《被渣A系统绑定后我靠脸盲爆红了》 番外11程轻言×江漫漓(四)(第1/2页)

    “怎么了?”程轻言问。

    “去你家做客,是指去有你妈的那个家吗……”江漫漓支支吾吾。

    “对。”

    “这不太好吧,是不是太冒昧了……”江漫漓讪讪笑着,企图讨价还价。

    “没有什么冒昧的,我已经跟我妈介绍过你了,我妈很欢迎你。”程轻言道。

    江漫漓心下一凉:“你是怎么介绍我的啊?”

    “我说你是我在训练营认识的朋友,我打算追求你。”

    江漫漓的心哐当一下掉进了冰窖里,不死心地问:“那你妈是怎么说的啊?”

    程轻言说:“我妈说,我喜欢就好。齐昕阿姨的女儿,应该不会太差。”

    江漫漓:“……”

    妈,我对不起你,给你丢脸了。

    江漫漓再次失魂落魄地回到家。

    江妈妈,也就是齐昕阿姨,正在和另外几个阿姨搓麻将,四个人打出了锣鼓喧天的效果。

    江漫漓:“……”

    她觉得她能成长成现在这样,她妈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江漫漓偷偷摸摸地把江妈妈叫到一边:“妈,你年轻时也成天打麻将啊?”

    江妈妈皱着眉头:“年轻时谁有空成天打麻将啊,肯定是事业优先啊?你又想干什么?”

    “妈,你年轻时什么样啊?抽烟喝酒吗,纹身烫头吗,穿着暴露吗,骄奢淫逸吗……”

    江妈妈一巴掌拍在江漫漓头上:“你说什么呢?!有你这么问的吗?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缺心眼的女儿!”

    江漫漓问了半天,除了挨了一巴掌,啥也没问出来。

    她越想越觉得不安心,觉得她妈年轻时应该没她这么野。出于对金融巨鳄的恐惧,她连夜去把头发染成了低调的栗色,还买了套板正的米黄色淑女裙。

    化妆也是冲着伪素颜妆去的,平时她都往脸蛋子上叠加一堆的粉调或紫调的高光,再贴上一堆亮片,就连睫毛膏都要刷彩色的。今天她可不敢那么作,老老实实大地色,豆沙色,往镜子前一站,任谁都认不出来这是在夜店里叱咤风云的漓姐。

    程轻言差点也没认出来。

    她盯着江漫漓看了许久:“上车吧。”

    江漫漓这辈子没这么别扭过,觉得自己仿佛在裸奔:“我看上去是不是很奇怪?”

    程轻言回答:“你很重视我们的约会,我很开心。”

    江漫漓:“……”

    江漫漓:“你开心就好,哈哈。”

    程家确实不喜社交,住在城郊很偏远的一座庄园里,光盘山公路就要绕近一个多小时,出来进去的还真不方便。

    庄园是非常典型的欧式风格,有很多复古风格的欧式雕塑,溢满了浓浓的宗教风情,显得神秘又庄重。

    “忘记告诉你了,我妈信奉宗教,你不介意吧?”

    “哦,不介意,不介意。”江漫漓心中暗想,都让另一半查无此人了,是得多做忏悔和祷告。

    “走吧,我带你进去。”程轻言自然而然地牵住江漫漓的手,“小心石板。”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江漫漓一紧张,扑通一声摔了一大跤。

    “嘶……”江漫漓痛得龇牙咧嘴,低头一看,新买的花裙子破了一个洞,膝盖上也搓破了皮。

    “疼不疼?”程轻言皱起眉来,“我背你进去吧?”

    江漫漓吓得跳起来:“我没事,你看我能跑能跳,干啥都不碍事!”

    程轻言看着她疼得一颤一颤的,还在那里强颜欢笑,不容分说道:“过来,我背你。”

    江漫漓:“……”

    在别人的地盘上就是这点不好,凡事都要受制于人。

    她慢吞吞地挪过去,乖乖地伏在程轻言背上,搂住她的脖子:“我很沉的,你不一定背得动……”

    话没说完,程轻言已经轻而易举地背起她,稳稳地向前走去。

    江漫漓这辈子脸都没这么红过,她本以为自己脸皮厚得堪比城墙,这世界上应该没有什么让她感到害羞的事,却不想在程轻言这里一败涂地。

    程轻言一直把她背进自己的房间才把她放下。所幸程家很冷清,不像她家似的雇佣了很多阿姨,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她江漫漓的一世英名就全毁了。

    程轻言的房间跟她的人一样,干净整洁,一丝不苟。她熟练地找到医药盒,蹲跪在江漫漓腿边,帮她涂碘伏。

    江漫漓看着程轻言,突然没头没脑道:“我已经二次分化结束了,是个Alpha。”

    程轻言看她一眼:“我知道,我也是。”

    江漫漓装作无所谓道:“哎呀,其实我也不是迂腐啦,两个Alpha嘛,没什么的,就是我觉得,谈恋爱嘛,还是得多方面考察的。”

    程轻言道:“我知道,我现在就在考察。”

    江漫漓试探:“那你现阶段的考察结果是?”

    程轻言帮江漫漓擦去多余的碘伏,把棉棒扔进垃圾桶:“晚上再告诉你。”

    “那咱们现在做什么?”

    “去见我妈。”

    江漫漓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金融巨鳄。她提心吊胆地跟着程轻言来到会客厅,本以为程影会是个阴毒狠辣的角色,没想到是个沉静温婉的大美人。

    更没想到的是,她坐在轮椅上,不难看出,优雅的裙装下是两支金属义肢。

    江漫漓突然明白为什么程影生病后同朋友疏远,也明白为什么她从来不参加上流聚会了。

    她向来不会掩饰自己的表情,把她的吃惊展现得一览无余。

    程影笑了:“你就是漫漓吧,是不是吓到你了?”

    江漫漓向来是想到什么说什么:“阿姨,要不您还是搬回市区去吧,您看您家又没雇佣人,您腿脚又不方便,这要是发生了森林火灾,您想跑都没处跑。”

    程影睁大了眼睛,定定地看了江漫漓几秒,随即笑出声来:“你真是跟齐昕一模一样,不愧是母女。”

    江漫漓方才意识到自己没说什么好话,尴尬地挠头:“像吗,哈哈,我妈天天骂我缺心眼呢。”

    “嗯,很像。”程影勾起嘴角,回忆道,“齐昕年轻的时候也是口无遮拦,想到什么说什么,得罪了人也不知道,不过我们那几个朋友都很喜欢同她相处。”

    “真的啊?您不知道,我出门前还被她呲了一顿!”江漫漓这下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吐槽她妈,“明明自己天天在家里聚众打麻将,还嫌我不学好……”

    江漫漓说话就喜欢夸大其词,还动不动就往外蹦个脏字,但是程影一直温柔地听着,丝毫不介意她的失礼,还时不时的被她逗笑。

    程影转头看看程轻言,程轻言不好意思地笑笑。

    三人聊了会儿天,又一起到庄园里去散步。江漫漓长这么大头一回这么赶眼色,想帮程影推轮椅,却不想程影的轮椅是全自动的,上下楼梯都不成问题,根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老怀表文学,laohuaibiao.com 努力为您分享更多好看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