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娇: 正文完结

您现在阅读的是老怀表文学www.laohuaibiao.com提供的《撒娇》 正文完结(第1/2页)

    夏日真正来临的时候, 郁礼终于能穿上漂亮的裙子,可惜不能穿短袜,小腿上都是周执咬过的痕迹, 郁礼埋怨周执的不讲道理,明明知道第二天要出门还在他腿上留痕迹。

    周执去参加退队前的最后一场个人赛, 他的转院申请已经批下来了, 马上就不再是体院的一员,前天晚上陈望哭天喊地说要等赛后给周执办个欢送会, 惨遭拒绝。

    他们没坐学校的车走,周执自己开车,不管坐多少次周执的车郁礼都有种英勇就义感,惹得周执十分不爽地把他按在椅背上亲,郁礼呜呜地求饶也没用。

    郁礼没有天天跟着周执去比赛,他这个月直播时长不够, 都怪周执老是拿比赛需要充电为借口, 郁礼快被他气坏了又不能拿他怎么办。

    比赛的最后一天, 郁礼被周执牵着手进入场馆, 他没有穿裙子,穿的最普通的男装, 这样光明正大的谈恋爱实在是惹人耳目,周执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选手, 拥有出色的外表和卓越的专业能力,却这样带着他的同性对象进入比赛场地。

    郁礼被安排在最佳观赛位, 周执压着他的后颈和他额头抵着额头,郁礼好烦这样, 小声吐槽:“热死了。”

    周执定定地盯着他也不说话, 郁礼被他盯得受不了了, 舔了一下唇,耳根通红地索吻:“不要亲一下吗。”

    这人真的烦透了,用这种渴盼的眼神看他又不主动。

    周执得逞地笑了一下,郁礼感觉自己中招,刚想捂住周执的嘴就被他亲了上来。

    周执亲得很温柔,只是嘴唇碰嘴唇,像在完成什么仪式,他再度贴着郁礼的额头,虔诚地说:“等我。”

    这场比赛周执全力以赴,郁礼在他脸上见到了前所未有的认真和张扬,在哨声响起之前,周执突然看向看台,没有人看懂他在做什么。

    只有郁礼知道,周执在和他说:“我爱你。”

    这个人真的是搞这种没用的东西。

    郁礼心跳加速,等周执拿到冠军站上领奖台,教练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一起来的陈望和教练抱在一起假装哭了一会儿又想去抱周执,被周执躲开,陈望顿时哭得更真了,被周执一把推开。

    郁礼看着周执朝自己走过来,直接从看台上飞奔下去扑进周执怀里,呢喃着夸奖他:“你好帅啊老公。”

    周执死死搂住他,把他半抱起来,“是不是故意的?”

    郁礼不说话,把头埋在周执颈侧不愿意抬头,这样被抱着真的很丢人,可是他又很喜欢,所以只要把脸藏起来别人就不知道他是谁了,至于刚刚他们牵手进来已经被人看了去才不管。

    周执由着他去,等上了车,他不把人放下,反而想要跟郁礼一起挤着进后座,两个成年男人哪里挤得进去,郁礼被他吓了一跳,挣扎着想要下来,人被周执扔进后座,还没来得及生气,周执就跟着上来,啪地关了车门。

    郁礼都感觉到车震了几下,明白自己大概搬起石头砸脚了,怂得很,又知道周执现在不会对他做什么,瞬间有了胆,定定盯着周执理直气壮:“就是故意的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周执说:“不怎么样。”

    嘴上这么说,手上却不是这么想,他的手压在裤腰上,吓得郁礼一把握住他的手腕,说话都结巴了:“一会还要去你家!”

    “不弄你。”

    周执嘴巴上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俯下身把郁礼吓得说话都颤了,“那、那你在干嘛……”

    “给你奖励。”周执把手给郁礼抓着:“让你舒服。”

    一路上,郁礼一句话都不说,还好周执有点良心没让他把裤子弄脏,可是这样来一遭真的让他非常丢人,周执居然还笑他时间短。

    谁能在那种情况下坚持!

    郁礼被他气坏了,发誓今天不要和他说话。

    但也不行。

    一到周执家郁礼就怂了,他第一次上门,不敢乱看,只能由着周执牵手进去。

    周执家很大,不仅有大门还有花园,看起来像小说里的豪门别墅,还没进正门,一条巨大的阿拉斯加从门口奔出来,直奔……郁礼。

    周执脸色瞬间黑了:“谁把你放出来的。”

    阿拉斯加非常热情且狗腿地在郁礼腿上蹭,又不逾矩地乱扑,郁礼又惊又喜,这狗太眼熟了,不就是被周执抛弃的傻狗头像现实版。

    还没来得及伸手摸,狗就被周执抱着脖子抱开,周执不爽又担心地问:“狗毛过敏吗?”

    “它本来在我爸妈那,估计跟着回来的。”

    郁礼摇头,“你可以放开它,我没关系。”

    “不行。”周执非常不爽,哪怕狗蹭郁礼都不行。

    郁礼:……

    郁礼只好和被周执拖着走的狗遥遥相望。

    有了狗狗的到来,紧张的情绪少了很多,然后一进门还是少不了害怕,郁礼很久没和长辈相处过了,郁正没再找过他,也许已经不再想起还有他这个儿子,他有点想躲,就突然听见一声骂。

    “你装模作样给谁看?”周母合上周父看见郁礼进来就打开的电脑没好气:“所以儿子才觉得你会棒打鸳鸯一直不肯把人带回来。”

    周父犟:“关我屁事。”

    周母懒得理他,掐着他胳膊肉站起来,郁礼羞怯地喊:“叔叔阿姨。”

    他掌心都出汗了。

    周母哎呀了声,视线落在他被周执紧紧牵着的手上,周执一副防护姿态,仿佛一有异动就能带着郁礼跑路。

    周父不吭声,周母说:“不理他,宝贝来看看阿姨给你买的礼物。”

    周执立马不乐意:“喊名字。”

    “管我喊什么。”

    周母亲切地拉着郁礼去沙发那,留下臭着脸的父子俩面面相觑,周执很不满意:“管管你老婆。”

    周父也很不满意:“怎么说话的?”

    周执不理他,把阿拉斯加扔给他就走。

    周母说的买礼物就是买礼物,还都是郁礼不舍得买的限量版裙子,周母一条条拆开,“问了阿执你的尺寸,你去试试合不合身。”

    郁礼愣住:“阿姨。”

    “哎。”周母笑,好像知道他怎么想的:“每个人有自己的爱好啊,这是很美好的事。”

    跟着过来的周父冷哼,被他拴在桌腿的阿拉斯加跟着一起叫。

    虽然有被感动到,但郁礼还是忍不住跟着周父的冷哼犯怂,不敢动,周父没耐心:“还有一大堆,赶紧试,试完好吃饭。”

    周母:“你催什么?”

    周父还想说什么,被周执挡住视线,周执抱起那堆裙子:“走了,去我房间试。”

    郁礼知道他怕自己不自在,也确实不自在,他点点头,又很郑重地说:“谢谢叔叔阿姨,阿姨,这是给您的礼物。”

    周执本来不让他买,可是他又不能真的空着手上门,周执就只让他买周母的,反正周父不需要。

    他们一走,周母收好礼物感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老怀表文学,laohuaibiao.com 努力为您分享更多好看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