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把本章加入书签

506. 育英综合大学 第四学年

    第五百零六章


    正在温简言低头琢磨的时候,索索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将他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


    “呃……大佬?”


    温简言循声看去。


    不远处,索索似乎已经做好了播放最后一次电影的准备。


    他手中拿着磁带,试探性地问:“怎么?您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不,没了。”


    温简言摇摇头,将手机收回到了口袋里,走了过去。


    黑红粘稠的鲜血滴落在磁带上,盈盈晃动,很快,属于人类的猩红血液滴答落下,转瞬间被下方的磁带吸收殆尽。


    这意味着,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电影播放即将开始。


    而在这次播放之后,索索也将必须作为考生给出自己的毕业论文。


    伴随着胶卷转动的声音,熟悉的黑暗兜头罩来。


    等光线再次亮起时,温简言却惊愕地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出现在熟悉的电影场景之中。


    他扭头四下环视,有些惊愕地眨了眨眼。


    自己现在好像正坐在……


    一个电影院里?


    这里的陈设很老旧,下方的红色丝绒坐垫发暗,两边的扶手上油漆斑驳。


    除他以外,整个电影院里空无一人。


    温简言试图撑着扶手站起身来,但却像是被固定在了椅子上,半点无法动弹,似乎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在阻止他离开。


    糟糕了。


    温简言不由得心下一沉。


    和舞蹈课一样,这三次“播放电影”的难度也是递增的——第三次是最难的,但却是他作为“旁听生”唯一无法无法参与的。


    温简言坐在电影院里,眉头紧皱,心事重重。


    对他而言,索索可并不算得上一个什么可以信得过的伙伴。


    索索是个标准的中层“梦魇主播”。


    他有过副本的经验,也有对形势进行判断的眼力,圆滑世俗,敢下狠手,舍得将队友留在危险之地保命,也肯放下身段服从曾有龃龉的人所施加的强权。


    这一切的一切都意味着,索索这个人本身毫无底线,更没有什么值得信任的价值。


    毕业论文的完成已经足够困难,还要去宿舍楼拿到那对他本人而言并没有价值的“线索”……在没有自己监督的情况下,温简言对此并不乐观。


    正在温简言沉思之时,头顶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


    伴随着胶卷转动的细微声响,前方黑暗的幕布开始亮起,三个大字出现在了正中央。


    【第一幕】


    “……!”


    温简言一凛,立刻清空了自己的思绪。


    现在不是思考索索是否会按照自己指示行动的时候——


    电影要开始了。


    温简言的视线定焦在幕布上,脊背下意识地绷直。


    但是,幕布上出现的却不是电影的画面,而是……


    黑白的剪影动画?


    温简言一怔。


    不远处,黑白动画已经自顾自地播放了起来。


    伴随着欢快的背景音乐,幕布上出现了小男孩和小女孩两个小小身影。


    他们手拉手晃动着身体。


    一切看着都是那样的可爱优美,像是给小孩子播放的启蒙动画一样,简单、直白、且快乐。


    他们游戏,欢笑,跳舞。


    简直就像是一个简易版的童话故事。


    温简言专注地注视着这一切,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进去。


    忽然,伴随着一声怪异的“滋啦”声,电影右侧幕布上的影像似乎受到了什么干扰,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雪花点。


    小女孩的剪影忽然呆立住了,她似乎看到了什么,定定地注视着电影右侧幕布的雪花点,然后松开了一旁小男孩的手,颤抖着后退了一步,似乎十分……


    恐慌?


    温简言背后一凉。


    伴随着胶卷转动的声响,幕布黑了下去。


    取而代之的是四个大字——


    【中场休息】


    “?”


    温简言眨眨眼,有些没缓过神来。


    第一幕……


    就这么结束了?


    温简言坐在暗红色的座椅上,注视着不远处的幕布,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事实上,在发现自己身处电影院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自己接下来将要看些什么。


    既然这是电影鉴赏课,那自然也就需要一部电影来鉴赏了。


    而幕布上出现的黑白剪影虽然不在意料之中,但温简言对此也并没有多惊讶。


    毕竟,温简言不是这部电影的正式报名者——既然他之前就已经无法参与全程了,那么,播放给他的“电影”是简化后的版本也很好理解。


    但第一幕的剧情却的的确确出乎了温简言的意料。


    他本以为,这部电影的第一幕无论如何也该播放到惊变发生时为止,没想到……居然到这里就结束了?


    “砰!”


    头顶传来一声响声,电影院重新亮起。


    温简言忽然注意到,刚刚还空无一人的电影院前排,此刻却多出了一道阴冷的背影。


    那人背对着他,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间,一动不动,也不出声。


    “……”


    电影院内安静的吓人。


    毫无缘由地,温简言感到自己的后背渗出一层冷汗。


    他注视着那看似没有任何威胁的背影,莫名感到一丝奇怪的熟悉感。


    他的头脑飞速转动,开始拼命搜寻着自己的记忆——那人是谁?是副本中的某个npc吗?学生会里面的?还是某个老师?


    好像都对不上号。


    在温简言找到答案前,头顶的灯光熄灭了,电影院再次变得一片漆黑。


    伴随着胶卷转动的声响,三个字出现在不远处的幕布上:


    【第二幕】


    温简言的视线被迫从第一排的那道背影上抽离,重新落回了荧幕之上。


    第二幕的剧情,就和记忆中的相符了。


    剪影小人手牵手偷偷溜进了高大的建筑物,在短暂的黑暗之后,他们惊慌离开,而在他们的身后,远远地跟着一个湿漉漉的虚影——


    而它的轮廓和前方的小女孩一模一样。


    温简言注视着屏幕上的两个小人惊慌地四下躲藏,但注意力却不由自主地飘向远方。


    四部电影之中,王妮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主角。


    但实际上,她才是那个真正的核心人物,不是吗?


    明明李察和王妮一起进入了体育馆,但打破界限、被镜像入侵的人只有王妮一个,不是吗?


    温简言本以为这只是某个巧合,或许是她凑巧做对了——或者做错了——某件事,毕竟这种事情是有可能发生的,不是吗?


    但在刚刚看第一幕的时候,温简言忽然意识到,好像不是这样的。


    日记本中,王妮曾在校长刚刚上任的时候就表现出不适。


    她认识校长?


    还是……?


    但无论如何,她都肯定知道些什么。


    否则的话,温简言也很难相信,为什么两个明明本该一无所知的大学生,能在短短一周内找到真相……甚至找到摧毁一切源头的方法。


    如此反推回来,有没有一种可能——


    只有王妮的镜像被放了出来,而李察仅仅是对水产生了畏惧,其实也并非只是某种巧合?


    温简言沉思着。


    幕布上,新的剪影从地面上的小女孩身体中孵化而出,而那个剪影有着空洞的眼眶。


    小男孩蜷缩在角落哭泣,孤零零的。


    一封信被风送来,飘飘荡荡地落在了脚边——那是王妮落在食堂的信封,她没有来得及在死亡前寄出它,但却因为一场意外恰好将它落在了食堂里。


    而上面早已署好了名。


    小男孩抽泣着打开信封。


    ——温简言读过上面的内容,清楚地记得上面的每一个字。


    下一秒,他跌跌撞撞地冲向远处。


    第二幕结束。


    头顶的灯光“砰”的亮起。


    强光之下,温简言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已经习惯黑暗的双眼,在短暂而快速的眨眼过后,眼前的干扰的光晕才终于消失。


    【中场休息】的字样再次出现在屏幕上。


    忽然,温简言毛骨悚然。


    那个原本坐在第一排的背影,不知何时起已经向后挪了一排,坐在了第三排。


    而温简言的位置在第六排。


    骤然缩短的距离,令温简言能够清晰地看到对方一动不动的肩膀,和漆黑的后脑勺,心脏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等……等等?


    它能动??


    他身为旁听生,应该不至于在别人毕业论文的时候受到生命威胁的吧??


    在短暂的停滞之后,温简言开始再次试图从座位上挣脱,只不过这一次用上了道具。


    褪色的扶手发出哐哐的声音,但身体却仍旧被固定在座位上。


    身后,胶卷转动的声音再次响起,象征着中场休息的结束。


    不。不不不——


    温简言瞪大双眼。


    只可惜,事与愿违。


    电影院再次黑了下来。


    屏幕上,几个大字缓缓浮现。


    【第三幕】。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某种无形干扰的缘故,这一次,幕布上的雪花点更多了,整个画面都显得有些难以辨认。


    而在一片斑驳中,是一个熟悉的纸房子。


    纸张做的火焰在屏幕上跳跃着,很快便将那房子吞噬了。


    ——温简言曾亲眼目睹这一幕。


    李察拎着从校长办公室内拿到的灯,冲向了体育馆,点燃了一切。


    【记忆】本该在这里结束。


    但【电影】没有。


    在几乎吞噬整个屏幕的火焰中,小男孩蹲下身,捡起了灯。


    在安静地矗立几秒之后,他转过身,孤零零地转身向着远处走去——就好像……自己的工作还没有做完一样。


    而正在这时,曾在第一幕出现过的雪花点再次占领了大半个屏幕。


    小男孩呆呆地注视着黑暗的方向,像是被迷住了,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一步。


    【真的吗?


    真的可以吗?


    只要——就行?】


    小男孩的剪影再次上前一步,他缓缓抬起握紧的双拳,向着面前的黑暗递了过去。


    下一秒,屏幕黑了下去。


    等再亮起时,画面已经斑驳得不像样子了,在这一片混乱的雪花点中,只能看到小男孩孤独的剪影。


    他弯下腰,把脑袋埋到了黑暗中,小小的身体有规律地起伏着。


    咕咚、咕咚、咕咚。


    温简言忽然意识到——


    他在喝水。


    温简言记得清楚,自从离开游泳池之后,李察就不再喝学校里的水了。


    而他现在居然在喝水。


    在几乎已经无法辨认出具体画面的斑驳暗影中,小男孩的剪影倒在地上,不再动弹,而他的肚皮高高鼓起。


    他似乎是……


    死了。


    “……”


    温简言坐在原地,感到自己的脊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第一次见到李察的尸体是什么时候。


    是在宿舍楼,五层,盥洗室。


    所有的水龙头都大开着,水流哗啦啦地流淌,每个水池都满满当当。


    李察的尸体躺在地面上的积水里,掌心里躺着两颗被生挖下来的眼珠,而肚皮则像是喝满水一样高高鼓起。


    耳边一片寂静。


    所有的音乐都消失了,只能听到胶卷转动的声音,单调刺耳,令人浑身不适。


    温简言的心脏高高提起,但屏幕上的画面始终没有任何改变。


    在短暂又漫长的数秒过后,忽然,有什么动了。


    小男孩高高鼓起的肚皮下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蠢动,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整个过程没有一丝声音,但却带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不适感。


    终于,一个新的影子破体而出。


    那看上去轮廓和原本的小男孩一模一样,唯一和先前不同的,是那一双空洞的眼眶。


    斑驳的雪花点爬满了整张幕布,所有的画面都被黑暗吞噬。


    温简言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忽然,第一幕那欢快的乐声再次响起。


    黑暗散去,眼眶空空的小男孩和小女孩手拉着手,快乐地跳着舞。


    【theend】


    幕布黑了下去。


    电影结束了。


    黑暗中,温简言听到自己紊乱的心跳声,掌心里一片湿冷。


    他的脑海中念头很多。


    索索那边呢?成功了吗?他和自己一样知道了客观题的答案了吗?是否有从盥洗室里拿到关键性的纸卷?


    既然电影结束了,那他作为“旁听生”是否可以离开了?


    更重要的是,那个——


    “砰”的一声,头顶的灯光亮起,照亮了偌大的老旧电影院。


    在看清的周围的瞬间,温简言几乎忘记呼吸。


    一个人坐在他正前方的座位上。


    背影阴冷,一动不动。


    “……”


    温简言盯着那近在咫尺的背影,距离太近了,他甚至能够嗅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浓重的福尔马林气味。


    粘稠、潮湿、甜腻。


    毫无预兆地,那影子动了。


    他缓缓地、无声地扭转肩膀,带动脖子,头颅,一点点地转过身。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温简言紧张得冷汗直冒。


    他一边试图使用各种道具,一边死死盯着前方的背影,余光瞥见对方死白的脸颊正在持续放大,心跳几乎停跳——


    忽的,温简言眼前一黑。


    “?”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失去重心,仰面向下倒去。


    两秒之后,温简言发现自己倒在地上,而视野内是黑红色的、旋转之中的天空。


    “……”


    他眨眨眼,花了两秒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离开了那个诡异的电影院,回到了副本之中的宿舍楼下。


    “咳、咳咳咳!”


    一道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从一旁响起,温简言被吓了一跳,急忙扭头看去。


    是索索。


    对方俯趴在地上剧烈地咳嗽着,像是要把自己的心肝脾肺一起咳出来一样。


    他看起来很是狼狈,身上脏污,鲜血黑红交错,很难分清究竟是来自于怪物的,还是属于他自己的,捂在脸上的手掌是焦黑的,像是被烈火炙烤过一样,扭曲变形,就连食指和中指都被粘合在一起,撕裂的皮肉滴答淌血。


    虽然看着凄惨,但至少是成功活下来了。


    温简言起身走了过去,伸出手:


    “论文完成了?”


    索索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颤抖着伸出手,借着温简言的力气站起身来,嗓音嘶哑,几乎失声:“谢谢。”


    温简言上下打量着他,“多少分?”


    索索笑了一下,似乎扯到了什么伤口,整张脸都扭曲了一下。


    “咳……咳咳!”


    温简言拍拍他的背。


    索索颤抖着手,取出一瓶用尖底玻璃小瓶盛放的道具,一口饮下,才总算恢复了些。他抹了把满是灰烬、汗水和血水的脸,回答道:


    “61。”


    “嘶……”温简言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分数,很险嘛。”


    索索苦笑:“可不是嘛。”


    正在两人交谈之际,忽然,空中传来一道平直的系统音:


    “叮!”


    “【育英综合大学】副本第三学年即将结束,第四学年即将开始!”


    “毕业典礼将在一小时后于操场开始,请大家抓紧完成毕业论文,若在毕业典礼前仍未完成,将失去毕业资格。”


    温简言一怔,急忙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机。


    现在正正好是23:00,还有一个小时到十二点。


    果然,和他先前猜测的一样,【育英综合大学】第四学年的时长再次缩短,而“毕业典礼”正是本学年唯一、也最关键的活动。


    如果有人没有在这之前完成毕业论文,也就将无法从育英综合大学毕业。


    这也就意味着……


    无法通关。


    温简言再度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收件箱。仍然没有其他人的消息。


    这也太不对劲了。


    他皱着眉,有些心神不定。


    耳边的系统声仍在继续。


    “……截止毕业典礼开始之前,论文分数最高的学生将被选为代表上台发言,并由校长为其颁发优秀毕业生奖章。”


    与此同时,【育英综合大学】直播广场上的大屏幕中,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排行榜。


    那是已经完成论文的学生,按照分数从上到下进行排列的榜单。


    现在只有差不多十人完成了论文,不过数字仍在持续增加。


    陈澄、雨果、苏成几人的名字赫然在列。


    最引入注目的必然是榜首——鲜红的分数遥遥领先。


    【no.1温简言】


    【分数:s】


    “……请大家努力学习,争取毕业!”


    系统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对,对了,”一旁传来索索的声音,将死寂打破,“这个给你。”


    温简言一怔,扭头看去。


    只见索索伸出一只焦黑的手,递到他的面前,血肉模糊的掌心里,躺着一张皱巴巴、湿漉漉、边缘被火烧得卷起的纸张,边缘还缠绕着几绺漆黑脏污的头发。


    “这是……”


    温简言一愣。


    “你要的不是这个?宿舍楼五层盥洗室下水管道里的——”似乎是因为说话时间太长了,索索再次闷咳了起来,十几秒后他才终于停下,“里面本来应该有三张,但都怪那该死的火,现在只剩下一张了。”


    “……”


    温简言站在原地,没立刻回话。


    索索居然真的去取了?甚至还成功取到了?这简直——


    “我这次之所以能完成——咳咳咳!——完成毕业论文,还是多亏了你给我的情报,”索索把纸递给温简言,“总之,谢谢了。”


    温简言接过那张皱皱巴巴的纸。


    索索转身欲走,忽然止步,不放心地扭头确认道:


    “我们两清了,对吧?”


    “当然。”温简言点头,缓缓道,“两清了。”


    索索现在已经完成了论文,自然也无法再回到之前的场景中了。


    结局已经无法改变,也就只能接受。


    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索索松了口气,转身快步消失了。


    虽然建筑物外有怪物在游荡,但对现在的他来说……无论哪里都比温简言身边安全。


    温简言低下头,小心地展开被火焰烧焦的纸张。


    即便忽视上面的焦痕、指印,它也已经被浸泡得足够脆弱了,边缘还有被长久夹在文件档案中留下的印子。


    温简言必须十分谨慎,才能在这个过程中不将它撕成两半。


    终于,在漫长的三十秒后,他成功地将那张软绵绵、湿漉漉的纸展开。


    果然,这一次,纸张原本空白的表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温简言歪头打量着那张纸,努力分辨着上面的文字和图案,几秒之后,他似乎辨认出了什么,微微一怔。


    这好像是……


    【育英综合大学】的地图?


    没错。温简言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的确是【育英综合大学】的地图。


    瞧,这里是宿舍楼,那边是行政楼、教学楼、体育馆、操场……


    在副本中待了这么长时间,温简言已经将整个校园的地图记得滚瓜烂熟,而他脑海中的每个场所都能从这张纸上找到对应的简化截面。


    但除了这些熟悉的建筑物,上面还有更多的东西、


    那是一条条奇怪的辅助线。


    它们遍布整张纸,几乎毫无逻辑,密密麻麻,十分曲折,看得人眼花缭乱。


    也正是因为有这些乱糟糟的线在,温简言才没第一眼就认出这居然是【育英综合大学】的地图。


    所以这些辅助线究竟是什么?


    温简言皱着眉,歪头打量着眼前这张地图,用手指细细地将纸捋平,忽然,他眼尖地从地图角落、被火焰烧焦的地方,找到了几个模糊的字。


    “……施工……图?”


    他喃喃念道。


    话一出口,温简言就愣住了。


    施工图?!


    根据日记里的内容,体育馆的翻修是在新校长到来后开始的,也就是说,他现在手里拿到的,其实就是它的施工图?!


    温简言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他屏住呼吸,目光开始在纸面上飞速搜巡,很快找到了体育馆的位置。


    果然,体育馆上的辅助线是整张地图中最多的。


    温简言将纸凑近到鼻尖,仔细端详着体育馆的界面,忽然,他一怔,目光落在了体育馆的一角。


    那里正是其中一条辅助线的开端。


    这里……


    脑海中,平面的图案和记忆中的立体建筑物终于出现了重合。


    ——从更衣室内蔓延出的水管连接着老旧的阀门,阀门拧开,漆黑的水会注满泳池,成为【镜面】的入口。


    等一下。


    【水】?


    在这一瞬间,像是闪电从天空中划过,撕开了黑暗的一角。


    温简言定在原地,几乎忘记呼吸,唯有心脏在胸腔内疯狂鼓噪,撞得肋骨生疼。


    为什么在离开体育馆之后,李察会如此畏惧接取学校里的水,却并不抗拒瓶装水?


    为什么在这个副本里,用来回复san值的道具会是小卖铺内卖的瓶装水。


    为什么李察尸体的背影总是湿漉漉的。


    温简言捉紧手中的图书,视线落在那一条条辅助线上,感到一阵寒意爬上脊背,手臂上的汗毛也倒竖起来。


    为什么校长要修建游泳池,而施工的时间要远比所有人想象中的要长……


    为什么第一次进入更衣室内,他被幻觉魇住之前前,会听到了水管内传来的怪异空响。


    为什么当怪事发生时,总会有黑水一次次注满泳池,惨白的尸体在其中沉浮。


    图纸上的这些辅助线,全部都是水管,而校长所做的“工程”,也绝非仅仅只是修建一个带有游泳池的体育馆——而是整个校园里的流水管道!


    游泳池不过只是从中显露出来的冰山一角,是被改变的管道网中具象可视的存在。


    而其他的,全都被隐藏在地面之下,无人得以窥得全貌。


    “……”


    温简言缓缓抬起头,视线落在头顶的天空之上,不由得感到一阵战栗。


    黑色的天空,血红色的脉络彼此交错。


    简直就像是手中图纸的完全体。


    这些管道连接在副本中每个npc的身上——老师、社团成员、学生会……而在那一个个皮囊里,包裹着的正是那熟悉的黑水。


    温简言的额头渗处冷汗,他低下头,视线再一次落在了手中的图纸上。


    在意识到这些辅助线究竟是什么之后,他终于看懂了这张图。


    无数蔓延的线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将整个校园都牢牢困死,他的目光追随着这些线条,最终锁定在图纸左上角。


    那里是这张网络的中央、也是每条管道的源头与核心。


    也是游泳池内管道所通向的地方。


    那是……


    人工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