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福妾(清穿)

把本章加入书签

137. 十一梦 胤礽还是头一回在梦里见着……

    胤礽还是头一回在梦里见着那样广阔、连绵的草原和雪山。


    康熙四十三年将将要过去了,六部衙门里大多该办的都办完了,唯有户部又忙得脚打后脑勺,要盘算出今年的支出进项与明年预计的税收来,户部日日是灯火通明的,胤禛也有好几日早出晚归乃至睡在衙门里了,四福晋进宫给德妃请安时偶遇去找王嫔(十五、十六及十八阿哥生母,虽未正式晋封,但近来已提嫔位分例)说话的程婉蕴,委婉地提了一嘴,回头程婉蕴便跟胤礽说了。


    胤礽想着他就老四一个忠心又得力的弟弟,累死了上哪儿去再找个老四?便想着过来瞧瞧他,也给他带几个帮手。


    于是户部衙门里,窗外冬雪纷扬之中,胤禛顶着一双浓重的黑眼圈,在一堆小山高的案牍之中抬起头,便率先见着憨厚但写汉字都够呛的老五冲他笑,往边上一瞥,便是同样憨憨的、算学算不明白还被他教了两三年的老十三。


    说好的帮手呢?胤禛一脸绝望地扭头用眼神质问他二哥。


    这……都是亲弟,胤礽也没法子,只好讪讪地撸起袖子抄过一个算盘,亲自替他算。


    一算就算了半日,坐得腰酸背痛,手指打算盘也打麻了,而老五和老十三早就在噼里啪啦的算盘声中,一人脸上各盖了本账本,你挨着我我又靠着你,睡得打起了高低起伏的呼噜。


    胤礽受不了了,当即决定回毓庆宫睡半个时辰再过来。


    胤禛幽幽地目送着二哥蹑手蹑脚溜走,认命地接着算账,算着算着就发觉皇阿玛去年南巡花了一千二百五十三万六千二百零七两余六百文的银子!他顿时眼前就是一黑,若是没有海贸的进项,皇阿玛出去一趟就花空了一半的国库啊!若没有海贸,国库里可连几百万两银子都没了……而这已经是他第六次南巡了,怪不得皇阿玛回回都要驻跸曹家或李家,又要将他们安顿在江宁织造与杭州织造与盐运御史这样大油水的位置上,若非如此只怕花得更多也有!全是为了掩人耳目……


    南巡,呵,养出来两个大蛀虫来。胤禛黑了脸,忍着气接着往下算。


    胤礽回毓庆宫时,程婉蕴刚和屈嬷嬷一块儿将精力旺盛的弘晋和佛尔果春哄睡着,便坐在暖炕的另一头拿了针线簸箩做些绣活,咪咪老了有些掉毛,身上秃了几块,她便想着给它做几件衣服遮挡,画的衣裳花样子有小狮子的、还有小老虎的,都是带帽子的,它穿起来指定既威风又好看!


    胤礽满脑子都是各式各样的数字,困得一回来就趴到了程婉蕴腿上。


    程婉蕴难得见太子爷撒娇,便放下针线揉了揉他的头和耳朵,又凑过去亲了一口,胤礽本是回来休息的,被一双柔软纤白的手这样揉捏,又燥热了起来,便翻过身来,将程婉蕴整个人拉下来,交换了个长长的吻,吻着吻着,胤礽便觉着阿婉的手不安分地探入了他的后背,微凉的手指蜻蜓点水般沿着脊骨不断往下,激得他一个激灵。


    “二爷,咱们去里边儿……”程婉蕴已经用手指勾开了太子爷的外袍衣襟,手臂又软绵绵地搭上了他的脖颈,“别吵醒这俩个混世魔王了……”


    稀里糊涂打了一架,两人空着身子紧紧贴在一块儿,呼吸都还未平整,躲在被褥子里相互拥抱着,手脚都叠在一块儿,热融融的肌肤相亲,因此谁也不想出去了,拿帕子擦了擦身子,很快便一齐睡了过去。胤礽便是这时候梦见的草原。


    那草原上似乎也是冬季,草原上的冬季是很难熬的,风雪凄迷,草地枯黄,他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跋涉在风雪中。路上瞧不见人,也没见着马,唯有几棵枯死的胡杨,像一双双往天际探去的手,张牙舞爪、姿态各异地挺立在茫茫风雪之中。


    这梦来得让胤礽迷茫,后来走了许久才隐约望见了几顶蒙古包,牛羊马匹和骆驼都用木栏与草垛围了起来,人也不例外,帐篷上盖了一层又一层厚厚的牦牛皮,门帘子都用木楔深深打进了积雪下的冻土里。等暴风雪小了一些,蒙古包里走出来几个戴羊皮帽子的蒙古人,拿了铁锹去河边敲冰。


    被裹挟着雪沫子的风从后头一推,胤礽走进了其中最大的那顶帐篷里,他一眼就认出了坐在上首,正冷冷地把玩着匕首的人,寒锋在他指尖旋转,他却丝毫不怕割伤自己,冰凉的灰色眼眸里藏着一丝疯狂。


    那几个取冰的蒙古人回来了,还牵回了一匹马,马背上伏着个冻僵的人。


    “大汗,传信的人回来了,只是他好像快死了。”


    胤礽沉默地望着眼前那人不顾信使的死活,用温热的水将他浇醒,听到那冻僵的嘴唇与舌头含糊不清地吐露出:“回……回大汗的话……大清皇太子……已经被废黜,东宫上下皆圈禁……东宫……东宫的程……程侧福晋也已病死了……”


    话没说完,信使就已经撑不住再次昏了过去。


    这消息犹如惊涛骇浪,震得帐篷里的人都嚯地站了起来:“原来入秋时来换皮毛的商人说得都是真的,这大清的天要变了!”


    唯独那年轻人……胤礽看着他,他听完后只摆了摆手让人将信使抬下去,随后便一直垂眸不说话,只是手在无意识地摩挲着腰间两块雕工精细的玉佩,一块雕着个憨态可掬的小黑狗,一块是只鹰。


    那是很久之前有一年,胤礽得了一大块温润的羊脂白玉,便全赏了阿婉,本想让她送到造办处去做个玉雕屏风放在屋子里摆,她却在胤礽暴殄天物的目光下命人将那整块羊脂白玉都切了,给东宫每个孩子都做了块玉佩,这些玉佩虽个个雕工图案都不尽相同,但那几块玉拼起来,色线却都能合得上。


    “以后不论走到哪里,咱们都是一家人。”


    胤礽记得清清楚楚,当初阿婉还让孩子们自个选图案,额林珠捂着嘴望着哈日瑙海窃笑:“我要雕一只小黑狗。”然后哈日瑙海的脸颊便红了。


    阿婉给哈日瑙海也留了一块,他那块雕的是漠北沙丘上翱翔的雄鹰。


    很久之后,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年轻人才嘶哑地发出一个声音:“叔父回来了吗?”


    胤礽看着他的样子微微皱起眉头。


    “回大汗的话,今早信使来回,大策凌敦多布将军杀了拉//藏//汗,攻下了伊犁河谷、和田与拉//萨,我们准葛尔的兵锋已让藏//族王公们臣服了,现在大策凌敦多布将军应当在班师的路上。”


    年轻人倚在狼皮椅上,目光像是染上了鬼火:“老皇帝欺骗我们,隐瞒东宫的消息,将我们当做狗一般使唤,让我们替他们抵抗沙鄂的大军,让我们死了多少马匹和男人!还害得父汗重伤不起,这是刻意要我们与沙鄂两败俱伤,果真打得好算盘……”


    “大汗……”


    “老皇帝忌惮准葛尔部,正是忌惮我曾被太子爷与程额娘抚养长大,他才这么做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冷酷的眸子里隐藏了几分悲伤,“额林珠死了,程额娘也死了,或许不久后太子也要死了……他们害死了我在大清的额祈葛与额赫!如今……清廷上下再无我的牵挂了……”


    他将匕首狠狠地插入桌案中,削掉了一块桌角,抬起燃起火焰般的眸子,“尔等谨记,从今以后,即便我死,准葛尔部的后世子孙,亦永世不得顺清!”


    “是!噶勒丹策凌大汗!”


    胤礽猛地醒了过来。


    屋子里拉上了床帐子,因此显得很有几分昏暗,胤礽坐在床榻上一时无言,他侧头看了眼仍在熟睡中的阿婉,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看你,这就是你给额林珠找的好夫婿啊……”


    哈日瑙海是小名,后来策妄阿拉布坦似乎也觉着自己取名过于随意了,便在册封世子时正式给儿子改名噶勒丹策凌,只是每回他回来,阿婉和额林珠都还爱唤他哈日瑙海。


    这么多年都习惯了。


    胤礽起身穿衣,走到毓庆宫的院子里,他微微仰起头,呼出一点白气,望着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原来他倒下了以后,不仅仅阿婉、叔公、怀靖他们这些环绕在他身边的人没了好下场,就连那样遥远的准葛尔部、连不过在东宫抚育过几年的哈日瑙海,都被算作了太子党受到清算的波及……


    哈日瑙海念着他与阿婉的情分竟举部叛清,除了被逼无奈,或许也存着为他们鸣不平的心吧,只是这仍旧让胤礽心情无比复杂,即便是他失势死于倾轧,他仍旧不愿大清再起兵戈。


    “爷,已是未时二科了。”何保忠揣着个怀表,躬身上前说。


    不能真把老四一个人丢在那儿,胤礽点点头:“走吧,先去宁寿宫,再去户部衙门。”


    陪皇太后说了有大半个时辰的话,听闻皇太后如今年老眼花,时常看不清字又认不清人,又让人给皇太后送来格尔芬从西洋带回来的老花镜,是用最好的玻璃磨成的,透亮清晰还轻便,皇太后一戴上就笑了,直夸这东西极好,胤礽这才放心离去。


    坐上肩舆一路摇摇晃晃,雪堆积在华盖顶上,时不时便往后滑落一大块,发出簌簌的声响,正好经过御花园里的大湖,落雪声中还有许多笑声,胤礽从伞盖底下往外望去,正好看见额林珠穿着冰靴像旷野的风一般从眼前掠过,哈日瑙海就跟在身侧。


    湖面上除了他们,还有十五、十六阿哥,以及胤祥的两个同胞妹妹八公主和十公主,十公主身子弱,小小的女孩儿没下场滑冰,而是坐在湖边替哥哥姐姐们看衣裳,怀里抱着一堆各式各样精美华丽的披风,顺道给哥哥姐姐们拍掌鼓劲。


    胤礽死死盯着哈日瑙海,如今的他眉目虽也天生几分清冷,却还是个透净的少年,不似梦中那样灰暗、绝望又冷漠,如今的他望着额林珠时总不自觉露出笑意来,好似雪山上融化的积冰,当然,落在胤礽眼里,便是透着股小狗般的傻气,让旺财借他一条尾巴,说不定已经摇起来了。


    哼。胤礽收回目光,心里却还是不得劲,他手痒痒的,从几个月前策妄阿拉布坦在木兰为哈日瑙海请康熙赐婚之日起,他就很想好好揍哈日瑙海一顿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借口,若是无缘无故揍了人,又怕阿婉护短生气,胤礽颇有些进退两难。但他还是下定决心,回头抽个空要狠狠揍……好好找这小子谈一谈。


    至少要压着他让他发誓,不困发生什么事,一辈子都不许反清!


    等进了衙门,本以为老四仍旧一人在可怜兮兮地案牍劳形,胤礽路上想到此还有几分不忍,还在心里自责自己身为兄长,竟然不如弟弟吃苦……谁知他刚踩进去就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定睛一看,原本堆满了文书账册和算盘的杂乱长案已经清理了干净,上头摆上了三大盒雕着喜上眉梢的红木食盒,食盒底下盛着炭火,烘得里头的羊角包还烫手。


    亲自送东西来的添金还没走,他是个机灵鬼,还跟三宝要了三种不同的奶茶,给四爷带的是拿雨前龙井做的茶底,配的牛乳小火熬了半个时辰的龙井奶茶,口味清香犹入江南。十三爷的是七窨茉莉兑煮牛乳,再加了芋圆珍珠,茶香又浓奶又甜,太子爷的是程主子用松木柴亲自炒的乌龙,茶中有点轻微的烟气,加上一点牛乳和焦糖,又化作了兰花香一般,回味悠久。


    五爷……添金三种各多装了一壶,五爷果然不挑,一口一个羊角包,再一口就能将一整杯奶茶牛饮干净,他这样牛嚼牡丹却也吃得很满足很香甜,添金连忙悄悄给跟来的小太监使眼色,让他回去再取些来,太子爷都还没回来,瞧五爷一个人就能包圆了。


    胤礽便见着三个弟弟见他进来了,嘴角上还沾着沫子起身跟他行礼,十三还热情地招呼道:“二哥你怎么才来,程佳嫂嫂又送好吃的来了,您再来晚一点,就都被五哥吃光了!”


    胤祺立刻不服:“浑说,我才吃了四个!”


    “哪儿是四个,分明是十个!”十三指着眼前都已经空了的蜜豆芋泥馅羊角包的食盒,怒而控诉,他就一个转身倒奶茶的功夫,明显是程佳嫂嫂特意给他做的一屉羊角包就没了!没了!


    他才吃了一个!十三在心里嘀嘀咕咕。


    胤禛就很聪明了,添金一来,他就让苏培盛捡出了三四个放在小瓷碟子里,另外端在另一张桌子去吃,就连奶茶也是,他挨个闻过味儿后,精准地选择了龙井的,然后另取了个小炉子,一手拎着茶壶一手拎着账册,自个围着炉子,一边工作一边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真不客气啊,胤礽见状连忙将老五挤一边去,好歹还抢着个,正要塞嘴里,就见门口探出个不要脸的脑袋。


    老十好歹是温僖贵妃的独子,身后又有钮祜禄氏,康熙还是有些疼他的,近来也让他跟着老八在工部混日子,说出去有个差事还好听些,前几日康熙决定要将热河行宫修缮,改名承德避暑山庄,因此哪怕临近年关,工部也难得跟户部一块儿加起班了来,于是每回胤礽这头吃些什么,没一会儿就能被不耐烦坐班、无所事事四处闲逛的老十发现。


    “二哥、四哥、五哥、十三弟你们都在呢,呦,这吃什么饽饽呢这么香?我瞅瞅?”


    老十探头探脑,目光炯炯地落在桌案上,就要迈着大方步进来。


    就在此刻,老五大喝一声:“不得了,抢食的来了,关门!快关门!”


    奴才们哪儿敢把十爷关在门外,因此都讪笑着不敢动,眼见老十已经进来了,老五立刻就扑上去了,咬着牙根道:“你说说你说说,就这几日你吃了多少回白食了,回去叫你福晋做去!”


    “又不是你家福晋做的,二哥家的白食我怎么就不能吃了?”老十理直气壮地往里挤,一个呲溜就从老五胳膊底下蹿了进来,“我也是二哥的弟弟,我怎么就不能吃了!你们小时候骗了我多少糖,我都没计较呢!”


    然后这桌上最后俩羊角包也没了。


    胤禛坐得远,默默将碟子里剩下的两个往桌子底下藏去,胤礽也默默地咽下了嘴里的。


    等添金急急忙忙又叫人烤了来,老九老八也来了,十四拉着十二也钻了进来,老十吃得满嘴咸蛋黄喷香的流沙,还舔着脸问:“今儿下了雪,程佳嫂嫂怎么不给送个锅子来?”


    话音没落,老八就拿胳膊肘撞了老十一下。


    老十不情不愿地闭了嘴。


    “你还点起菜了你。”老五在另一头坐着,白了他一眼。


    “这有什么……”胤峨耸耸肩,他因出身高,哪怕温僖贵妃已经逝世多年,他在宫里的地位仍旧非同一般,除了本就凌驾于众人的太子二哥,也就被孝懿皇后抚养过、生母德妃还在的老四勉强能跟他平起平坐,但老四说起来仍旧是包衣生的,细究起来,他仍是兄弟里除了太子爷出身最高的。


    不过他学业不精、人也憨直,康熙经常看见他就头疼,平日里便也不大倚重他,所以除了钮祜禄氏是他天然母族不可能弃他于不顾,其他大家族下注就没有下在他身上的,他和老九关系好,老九喜欢跟八哥混一块儿,他便也就跟着混了,细论起来他与太子、与直郡王都没生过什么矛盾。


    因此胤礽才能容他。


    又时常想起小时候老十那虎头虎脑、任由哥哥们捏脸欺负的模样,又更多了几分优容。当初老十就是他们在上书房最小的弟弟了,挨罚挨骂跪都跪不住,老大趁皇阿玛不注意悄悄把自己的衣角垫在他膝盖下头,胤礽就拿手偷偷在他身后支着,可惜,如今……他们都变了样了。


    胤礽心底微微叹了口气,又想起哈日瑙海来,也不知到了那一日,他们兄弟之间又变成什么样子了?胤礽扫过老八清秀的脸,与那样一张温和的脸庞不符的却是他的眼睛,那是一双充满野心的眼。


    老大分明人在兵部,却当作不知道一般,从不过来。


    “无妨,不过一点吃食,老十想吃什么锅子,等会着人送过来就是。”胤礽笑着开口,不论往后变得如何,今时今日终究还是兄弟。


    “胡椒猪肚鸡!上回吃过一回,真是暖身暖胃!可太好吃了!二哥,你家伙食真是太好了……”老十眼睛都亮了,随即又跟胤礽哭诉,“二哥你是都不知道,我那福晋什么都不会不说,这生得比门板还要壮实,还成日吃肉,一顿吃五斤牛肉还要添两碗饭,拳头比我的都粗,我这日子都不知道怎么过了……”


    就连和老十不大对盘的老五(当初温僖贵妃初掌宫权,忌惮宜妃得宠多子,两人很是闹过一阵)都对他投来了怜爱的目光。


    十几个兄弟里,就老十娶了个蒙古福晋,还是个极纯正的蒙古格格——来自遥远的阿巴亥部落,大脸盘子单眼皮,身高体壮,据胤峨自个说,倒拔垂杨柳也不在话下。


    胤礽拿手点了点胤峨:“你福晋出身尊贵,即便不得你喜爱,也不能拿到外头来取笑,阿巴亥部族可是出过好几个大妃的,传出去仔细皇阿玛又罚你。”


    胤峨闷闷地应了,胤禩却拍了拍他的手笑道:“无事,回头我去请皇阿玛将郭络罗氏指给你当侧福晋,不就好了?”随后胤禩转向胤礽,温言解释道:“老十上回来我家,正巧我那妻妹也来小住,这小子偶然一见便惊为天人,回了家茶饭不思的……”


    胤礽闻言眸光微微一闪,也笑了笑:“你们俩自来交好,这便更是亲上加亲了。”


    唯有胤禛拧了眉头,老八为了将老十拢在手心里,连八福晋的妹妹都愿意送出去做妾啊,他的心可真的大了……要论胤禩为何这般费尽心机拉拢老十,自然是为了他背后的钮祜禄氏,这也是胤峨为何会娶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蒙古福晋的原因所在。


    胤峨母族出身太高,若是再添个妻族与钮祜禄氏联合起来,就又要生出个佟半朝来了,而他身后的势力自然也让胤禩这个没有任何母族势力的人垂涎欲滴——老十生母是温僖贵妃、姨母是孝昭仁皇后(康熙第二位皇后)、外祖父是四位辅政大臣之一的遏必隆、外曾祖父是大清开国功臣之一的额亦都。


    最重要的是,索额图去世后、明珠年老隐退,胤峨的亲舅舅阿灵阿已接任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一职,如今正大权在握。


    兄弟们面和心不和,各揣着心思,不过一道突如其来的旨意将还没送来的锅子泡了汤。


    康熙下旨召见太子与几位阿哥,来传旨的太监说是皇上刚收到了广州来的信,只怕是有关海贸的消息传回来了,格尔芬如今应当还没到澳洲才是,竟也不知是什么缘故。


    在场众人都在传召之列,胤禩拱手,很是谦恭地让胤礽领着四五及十三先行。


    直起身后,胤禩一直望着太子爷的背影,他在想的是,海贸一事总算将太子二哥从势弱的一方拉了起来,而且拉得太高了!如今沿海百姓的日子富裕了,都在称赞格尔芬和太子,听说还有人想给格尔芬立生祠的,这消息只怕八分是假,两分是真,但传进皇阿玛的耳朵里,却终归是一根刺。


    所以这段时日,他的日子才会这般好过,至于为何选择他来压制太子而不是大哥,便也是因为大哥身后有明珠,没了索额图不好控制吧,而他什么也没有,不过是皇阿玛手里一枚随时可以放弃的棋子罢了……胤禩嘴角一直含着笑,心里却响起康熙当年怒骂他为辛者库贱子的声音,这句话一直留在他脑海里,日日夜夜地鞭策着他,不得懈怠。


    他跟在后头走了出来,却见一直留侯在外头的添金给太子爷和老四老五和老十三递上了针脚细密的羊皮手套,簇新簇新的,还按照他们几兄弟的生肖拿金线绣了纹样,太子爷属虎是个胖乎乎的虎头,老四属蛇,是条昂首吐信子的胖蛇,老五是个小绵羊,老十三是只小牛。


    胤禩看了两眼,也默默从袖袋里掏出了良妃给他绣的缎面手套戴上。


    八福晋手艺不好,但他有额娘啊。


    胤礽回宫时坐在马车里,又听说茉雅奇与太子妃吵了一架还跑了出去,幸好被阿婉好生劝解下来了,不由对太子妃感到厌烦与头疼,但想到阿婉开解茉雅奇说的那些话,又有些感慨。


    他果然没看错人,他的阿婉真好,这个家有她在、能交给她看着,他也就放心了。


    等到了乾清宫,才发觉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几个康熙最信任的心腹重臣也在。


    胤礽一眼就瞧见了佟国维、明珠、张英与李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