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金手指(快穿)

把本章加入书签

140. 第 140 章 没缘分的话就算了。……

    成绩是早上八点出来的,照旧是贴在大礼堂门口。时韵是因着连着两天累的很,又心弦紧绷,所以早上想睡个懒觉,等八点半了再去看名单,一来是可以避免拥挤,二来呢,也避免看见别人哭什么的。


    但是没想到她起床之后,刘菊花就是喜气洋洋了:“你大哥刚去看的名单,说你已经选上了,并且名次比较靠前,是第二名。第一名是一个叫高阳的。”


    总共是三方面的分数加起来算的总分,一个是身体素质方面,这个虽然明面上没问题的都会被选上,但实际上也会排出来个一二三。像是时韵,身体健康没有毛病,基础分数就拿到手了。然后身高一米七二,和高阳比起来差了三厘米,再加上体重略轻,她虽然是吃得饱,但想要顿顿吃肉补充蛋白质,那是不可能的。可高阳能做到,所以高阳的是标准体重,加上锻炼,身上大部分都是肌肉,一米七五的身高能达到六十千克的体重。


    时韵一米七二,体重只能到五十。这个五十,要是放在现代,那肯定是很多人都想要的排骨精身材,但是放到现在,要当兵,在军营里,那几乎是不达标的体重,几乎是一点儿肌肉含量都没有的。


    所以这方面的分数,时韵差了一截儿。再加上考试的分数,高阳拿了满分,时韵只考了八十分。


    后面的两场比试,虽然时韵是拿了高分的,但因为她帮了高阳,所以高阳的分数也不低,这个拉开的差距不算大,到最后几样加起来,时韵就落后了一点点儿。


    只是一点点儿,但也是第二名了。


    时韵并不觉得失望,只笑眯眯的:“很好了,那就是被选中了?”


    “是啊,马上就有招兵的通知书下来了,到时候这个通知书我和你爸爸带回老家,咱们贴在咱们家。你以后就留在这里,和你大哥好好的,有什么事情要找你大哥帮忙,要是实在是觉得辛苦觉得累,不想当兵了,也不能当逃兵知道吗?”


    石宝柱说道,他一开始确实是不想女儿来当兵,当兵辛苦,当兵危险,但现在既然已经选上了,石宝柱的态度立马就转变了,无论如何,当逃兵是很可耻的。


    “你正正经经的结婚申请退伍,然后回家,家里还是有你的房间的,爸妈也还在家里等着你。”石宝柱接着说道,时韵忙点头:“我都知道的,那我什么时候去报道?”


    “明天早上八点,今天是部队给最后的时间,没选上的人要收拾东西回家,选上的人可以自己在军营里走走转转,然后买点儿生活用品什么的,接下来就是要一周封闭训练了。”


    石明从外面进来,他八点的时候就来了一趟,说了好消息之后就又出去了,现下是又回来了,这忙忙活活的,就是在给时韵打听消息:“你也不用另外买,我都给你准备好了,牙刷牙膏洗脸毛巾,水壶是会发的,到时候你能撑得过一周封闭训练,就算是正式入伍了,若是撑不过,这些东西就算是部队送你的礼物了。”


    顿了顿,石明又说道:“你这头发要不要再修理修理?”


    时韵眨眨眼,石明继续说道:“头发太长洗了不容易干,而且训练的时候会妨碍视线,有时候会影响你训练。”


    风一吹,头发飞起来遮挡视线,那打仗的时候不可能再给你一点儿时间来收拾头发的。所以,要么是长的可以捆扎好,要么是短的不会妨碍到视线。


    时韵这个,半长不短的,就有点儿不太合适。


    “那我下午去剪头发,中午不得见见大嫂的家里人吗?弄太短了不好看。”时韵说道,刘菊花也觉得这样合适,又问石明:“不用准备抹脸的东西吗?”


    时韵在老家还能买点儿雪花膏用用呢,到这儿来连个哈喇油都没有的吗?


    “准备的有,但是不一定有时间能用的上。”石明说道,停顿了一下:“有时候可能紧急集合什么的。”


    “没事儿,我速度快,一定可以用的上。”时韵忙说道,虽然她也没打算找对象,也不打算做个军中之花,但是,女孩子哪儿有愿意让自己的脸晒干的?不说好不好看,那掉皮也挺疼啊。


    石明今儿是难得请假,就顺便将封闭训练的事情给时韵讲解一下,他当年刚参军的时候,也是参加过封闭训练的。那真是,上厕所都得跑着去,吃饭更是要听口令,一声令下,谁要是抢不到,那就只能是饿肚子了。


    另外还有住宿舍,他自家妹子自己知道,那从小到大,家里屋子不算少,她一个女孩子也是能分到一个屋子单独住的,家里也没别的姐妹是不是?


    一个人住了十几年,现在要住集体宿舍了,那心里能受的住吗?万一别人的睡眠情况不算好呢?


    “一开始肯定睡不着,但是累得很就睡得着了,那打呼噜的说梦话的磨牙的,你只能忍耐。”石明说道,听的刘菊花都觉得有些惨兮兮:“都是女孩子,应该不会……”


    “平时不会,现在也有可能会,人累得很了,睡觉的时候哪儿能顾得上那么多啊。”石明说道,还有自己的水盆自己做好记号,免得和别人的洗脚盆搞混了。自己的衣服自己放好……这个要是穿错了,男兵那边是没多少妨碍的,反正大家都是要穿的,但是女兵这边,石明也不确定会不会争吵起来。


    “一般都是早上五点就开始集合,五分钟时间,没到场的就要跑圈惩罚。正式训练有好几种,跑步,障碍赛,还有蛙跳,还有攀高,还有站军姿,踢正步,这些都是基础的。”


    “晚上肯定会有紧急集合,一旦有哨子声,立马起床,分钟内必得出门,所以你衣服最好就放在床铺里面,直接伸手拿比较快,不会耽误时间。”


    “紧急集合之后还要检查着装,扣子,帽子,还有腰带,全都得整整齐齐。你最好是在出门跑过去的时候,就自己先整理检查一遍儿,一边跑步一边扣扣子,明白吗?”


    时韵赶紧点头,石明再说这障碍赛的内容,说了一个多小时,时韵大部分都是知道的,她看电视也看过啊。但是具体如何做,她是没试过的,她本人比较懒散,也穷,要还房贷嘛,所以也没钱去搞这些训练,就只是自己在电视上看看。


    到了十点钟,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石明就带着他们往营地外面去了,还是借了后勤的车子出去——军营都是在比较偏僻点儿的地方,约好的国营饭店又是在市中心,走路肯定是来不及的,只能是开车去。


    开车一个小时,到饭店的时候正好是十一点。


    石明一路上还给刘菊花和石宝柱介绍了市中心,这边是没有老家省城那边繁华的,说是市中心,但是看起来和县城差不多。也有电影院之类的,还说以后时韵要是有空了,自己可以过来看看电影什么的。


    时韵只笑不说话,这年代的电影,她是有些提不起兴趣的。打发时间当然行,但她这不是没时间吗?有空看看自己的医学书不行吗?


    她来之前,李卫红可是给她列了老长一个单子了。


    到了饭店略等了二十分钟,刘倩倩一家人就赶过来了。除了刘倩倩的父母,还带了一个女孩儿,是刘倩倩的大姐。她大姐已经嫁人,这会儿一进门就用挑剔的眼神打量石家人。


    时韵就忍不住皱了皱眉,但毕竟只是个大姐,关系不大,所以时韵也就没说什么了。


    双方很快开始寒暄,一开始比较客气,都是先夸赞对方的孩子。一个说刘倩倩年纪轻轻自己又有工作,聪明漂亮,一个说年轻有为,很有前程。


    说着说着,刘倩倩的大姐就提条件:“最好是在市里买一套房子,这样他们休假的时候也能有个去处,总不能一辈子都住在军营里吧?你们老家也太远了,去一趟也不容易,在这边买个房子,将来我妹妹怀孕了,你们来照看的时候,也有个落脚地,总住在招待所也不像话。”


    时韵第一反应是去看刘倩倩,就见刘倩倩皱眉,桌子旁边一只手估计是拽了拽她衣服:“姐,买房子的事情我们以后自己想法子。我和石明都有工资,我们攒攒就行了,再说了,现在都是分房子,你就是想买你也买不到啊。”


    “想买怎么买不到?村子里的砖基地,几十块钱就能买得到了,距离市中心也近。”刘倩倩的大姐说道,刘倩倩反驳:“那也是农村,有什么区别?我们自己在部队申请个家属院不就行了吗?石明现在是资历浅,但是再过几年,就有资格申请了。”


    “再过几年是几年?十年,二十年?”刘倩倩的大姐说道,刘菊花笑着说道:“倩倩大姐,你别着急,我知道这房子的事儿你们很看重,我们也很看重,毕竟两口子结婚生孩子,以后要是没个住处,孩子都没办法照看。”


    “但是呢,一来倩倩自己说,想过两年再结婚,不想立马要孩子,所以这个房子的事情,也就能缓一缓了。”刘菊花说道,时韵忍不住挑眉,这话说的,不软不硬啊。


    又没有反驳刘倩倩大姐,说人家的不对,也将自己心里的不满给表达出来了——我家倒是想立马弄个房子结婚生孩子呢,但是你家不是不愿意吗?你家连结婚都还不愿意呢,你这会儿和我商量什么买房子,这不是扯淡吗?


    刘倩倩大姐立马说道:“小孩子年轻不懂事儿,现在不着急结婚都是常有的,但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那以后肯定是要结婚的对不对?”


    刘菊花只笑了笑,并未接话,说实话吧,那可真不一定。就是在村子里,定了亲的,还有临头反悔的呢。还有姑娘到了结婚头一天,还和人私奔了的。这处对象,一时好一时吵的,那是谁也说不准以后的。


    石明笑道:“这房子的事情,暂时不用着急,我和倩倩就算是立马结婚了,也暂时可以住在各自的宿舍,等倩倩有了孩子了,要是我还没有申请房子的资格,那我就拿钱,不管是在外面租房子还是买房子,都行,这是我们自己以后要商量的事情。”


    刘倩倩的爸爸开口:“我看你像是心里有数的,但是你也体谅体谅我们做父母的,若是孩子结婚连个落脚地都没有,我们这做父母的,心里该如何操心惦记,你说是不是?”


    人家当家的都开口了,石宝柱也说道:“我们并不是不给买房子,但是孩子一来小,并没有说要立马结婚,这要是说立马结婚,亲家你不用担心,我们家虽然是农村来的,但是买个房子还是不成问题的。我家出六百块,石明自己再想想法子,这房子肯定能盖的起来是不是?”


    盖房子这事儿,几乎是全国统一的,有钱有有钱的盖法,比如说,青砖黑瓦,木头新家具,然后玻璃窗户,齐齐整整的,少说也得四千。没钱也有没钱的盖法,比如说,土坯砖,稻草瓦,旧木头做的家具,油纸糊的窗户,一两百就能弄好。


    六百块是石宝柱说的一个保守数字,现在这个事儿,像是在谈生意嘛,有来有往的才好。


    六百块要是弄一个青砖屋子,那肯定是够的,但稍微大一点儿就不行了。石明要是能再添一点儿,一千块,那弄两个青砖屋子,一圈土坯墙,也完全可以。先两个屋子住人,以后有钱了,慢慢再加起来就完事儿了。


    “我们家呢,农村人,这个你们一早就知道,现在要是再来挑剔我们农村人没钱,那就有点儿没道理了。”刘菊花慢吞吞的说道:“其实按照规矩,这新媳妇儿进门,都合该是住在婆家的。”


    就他们村那么多当兵的,娶媳妇儿不都是在老家娶的吗?结完婚,该上哪儿上哪儿去,媳妇儿留在家里伺候老子娘,千百年来的风俗了,谁家娶个媳妇儿留在丈母娘家的?


    那不当兵的,也是娶个媳妇儿放家里,自己该上工上工,该赚钱赚钱。


    没有哪一个,娶了媳妇儿再去丈母娘家附近买个房子,两口子住在丈母娘家附近的。那叫入赘,那不叫娶媳妇儿。


    刘菊花这样一说,刘倩倩的妈妈就有点儿讪讪的,强笑道:“这不是两个孩子都在这边上班吗?你们家石明,等闲也回不去老家,我们家这个,医院忙起来,那也是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上哪儿来的时间回老家呢?但孩子们结婚了,也总不能没个落脚地吧?”


    一说到这个,两边都沉默了,还是刘倩倩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们现在还年轻,不着急非得要个房子,不管是我还是石明,以后都能自己分房子。这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你们别操心了。”


    部队医院也是有分房子的名额的,石明要是有本事,自己当了团长就能申请房子住了。


    反正在她看来,这房子的事儿,就是最不重要的事儿了,犯得着因为这个来来回回的念叨吗?


    小年轻是有情饮水饱,反正现在不着急。做长辈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刘倩倩的大姐就又坐不住了:“这既然两家见面了,这彩礼什么的,是不是也该商量商量了?我不知道你们农村是多少钱的彩礼,但是在我们这里,得一百八十八。”


    刘菊花差点儿吓一跳,她前两天还和石明说,就是比村子里高也高不到哪儿去,顶多了八十八,怎么这一张嘴就是一百八十八?


    石宝柱也皱眉:“我们那儿可就八块钱。”


    刘倩倩的大姐瞬间不高兴:“八块钱?大叔,你在这儿做梦呢,我们家娇生惯养的女孩儿,又能自己赚钱又勤快能持家,你说八块钱的彩礼?”


    刘倩倩的爸妈也不高兴,八块钱能干啥?连顿饭都吃不起。


    时韵笑眯眯的问道:“我们老家那边,是给了彩礼不要嫁妆的,新娘子就一身新衣服还得是男家买的,到时候穿着到婆家就成了。你们这边呢,我们也确实是不了解,一百八十八的彩礼,你们给的多少嫁妆呢?”


    村子里也有嫁妆这一说,但大多是不给的,只有少部分实在是心疼女儿的,给做两床被子就完事儿了。当然,做被子也不便宜,那布料和棉花,哪样不要钱?


    “你们要给这么多彩礼,我们肯定得回一半儿。但是这回的,是给小两口自己过日子的……”刘倩倩的大姐说道,这话就差明着说是给刘倩倩的了。回也回不到石家人手里。


    “那我们这彩礼,也是给小两口自己过日子的,你们养活闺女这么大,难不成是要卖闺女?”刘菊花口不择言,对方脸色立马很难看了,时韵赶紧说道:“现下讨论这个有些为时过早,倩倩姐也还没说愿意嫁给我大哥呢,他们自己两个都不着急,你这个也实在是……皇上不急……”


    她是看着刘倩倩的大姐说的,这话说的是谁也很明显了。刘倩倩的大姐顿时生气:“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我就这样说话啊,我还奇怪呢,你是倩倩姐的妈妈吗?为什么从头到尾,就一直是你在提要求呢?”时韵一脸不解,刘倩倩赶紧说道:“她是我大姐,我们姐妹一起长大,她也是关心我。”


    “倩倩姐,这个结婚不结婚的事情,你说你要自己决定,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我爸妈这边是全不计较的,只看你们自己。那既然如此的话,彩礼嫁妆生孩子这些,是不是也最好是你们自己决定呢?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儿,这是你之前的说法,对不对?再者,你也说了,一两年内并没有结婚的打算,那现在咱们讨论这些,有什么用?谁知道过两年会是个什么情况呢?五年的时候,万块才能买一斤肉,现在一块多就能买一斤肉了。”


    都是新社会,五七年和现在的区别也并不算很大啊。


    刘倩倩不吭声了,石明笑道:“人家都等半天了,咱们是不是先点菜吃饭?我妹妹下午还有事儿,怕是不好耽误了。”


    “有什么事儿比自家大哥结婚还重要?”刘倩倩的姐姐是个嘴巴闲不住的,石明面色正经眼色:“自然有了,我妹妹的前程也很重要,她考上了我们部队的女兵,明天就要封闭训练了,今天下午还得做准备,事情比较多。”


    这个话一说出来,那边刘家人的脸色就缓和了一点儿,虽说妹妹大了要嫁人,以后也妨碍不到刘倩倩小两口,但若是这个做妹妹的过得不好,当大哥的肯定不会不闻不问啊。


    现在这个做妹妹的有出息,那至少,将来是不会拖累石明,也不会成为小两口的累赘的。


    反正这顿饭吃的,刘菊花和石宝柱两口子有些不太高兴,刘家人也有些不太满意。但是,还是那句话,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儿,所以饭后当父母的就先离场了,以后这两个人要是决定结婚,这房子彩礼嫁妆,才会被再提起来了,现在就是给个心理准备。


    反正现在在市中心了,时韵索性就打算在市中心找个理发店修一下头发了,理发师是个老师傅,白花花的头发,笑眯眯的问道:“小姑娘要不要试试烫发?我烫头发很有经验的,保准给你弄的特别好看。”


    时韵赶紧摇头:“不用不用,就剪短,最好和平头差不多。”


    师傅有些惊讶,没想到一个女孩子家家,要剪平头,再的问了几次,确定了之后,才拿起剪刀来。她剪头发的时候,石明带了父母去供销大厦,好不容易来一趟,前几天没空也就算了,现下出来了,不得买些礼物给父母带回去吗?


    当然,刘菊花和石宝柱那就是天底下最寻常最普通的父母了,不管石明问什么,他们都是太贵不要家里有用不着,四连拒绝,舍不得花钱。


    但石明这个岁数了,还不能自己拿主意了?


    他觉得合适就要,并且他还比女人干脆,十分钟时间,给石宝柱买了件儿皮夹克,八十多块钱,给刘菊花买了一件儿羊毛大衣,里面是羊毛,外面是一层呢子,这个要一百二。


    给家里两个弟弟分别买了刮胡刀,通常家里都是自己用刀片的,很容易刮破脸。这个就不一样了,很好用。


    给时韵买了一个手表,女士手表,上海牌子,一百六。


    “妹妹都是大人了,还是带一个手表比较方便,看看时间什么的。”他笑着说道,反正两个弟弟不用管,皮糙肉厚,但妹妹嘛,还是要稍微看重一点儿的。


    等时韵剪完头发,石明身上所有的积蓄,已经差不多精光了。


    时韵都为他发愁——丈母娘那边还等着他买房子呢。不过,算了,反正买也买了,她自己本来也是想买个手表的,就是没有票,这会儿有人买了,她肯定不能退。大不了,等以后大哥想要盖房子的时候,自己再给出点儿心意好了。


    当天晚上,刘菊花和石宝柱就商量着回老家了。石明太忙,早出晚归的,几乎是见不着。时韵马上就要封闭训练,他们也见不着,招待所住着太烧钱了,一天就得四五块,这还是因为军人家属招待所,便宜了呢,在外面的话,少说也得七八块了。


    这么住几天了,已经差不多是石明一个月的津贴了。


    干脆先回家算了:“你妹妹要是通过了,以后自然就是留下来了,要是通不过,你到时候说一声,我让你二弟来接。或者,干脆你想想办法,给她在这儿找个工作,她会医术,学过的,李医生夸赞过很多次,说她学得好,医术不错。她在咱们镇上,也能自己给人看病开药了,不说当个医生吧,当个护士绝对是没问题的。”


    石明只管点头答应,他觉得自家妹妹肯定是能通过训练的。


    反正第二天一早,他就开车送了老两口去火车站,买票,当天的票,不过要中午边才出发,他有急忙慌的去买干粮,馒头和鸡蛋。一切准备好,将人送到火车上,这事儿就完了。


    至于时韵,她是出不来的,八点准时的,她在大礼堂集合,然后被宣布开始封闭训练,就被带着跑步出了军营了。部队这边,是另外在外面准备了封闭场所,专门为封闭训练做准备的。


    第一天嘛,训练还是很温和的,有教官指导,上来先是一个小时的跑步,然后开始站军姿,站军姿是要保持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就是障碍训练。


    障碍训练之后,踢正步和齐步走作为中场休息。


    中午饭是有人送过来的,两个士兵推着平板车,车子上放着两个大铁桶,一个里面装着的是馒头,一个里面装着的是鸡蛋白菜,很大块儿的鸡蛋。


    时韵这一上午根本没想起来和周围的人打个招呼认识认识,实在是累的很了。但吃饭也不是说让你立马吃了,还要排队,还要唱军歌,然后才能去拿馒头。


    吃饱了之后是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的,这会儿时韵才顾得上回去看看自己晚上要住的地方——封闭训练嘛,所以这宿舍就是一个大屋子,里面摆着二十个上下铺的铁架子床。架子床下面都是摆放的盆子,两个两个摞在一起。


    时韵分辨了一会儿才找出来大哥给她买的盆子,里面放着她的牙膏牙刷和毛巾。屋子外面有一排的水龙头,要是洗漱就是在这边了。


    时韵简单洗个脸,床架子上都贴着有名字,她找到了自己的床铺,是在下铺。刚坐下来,就听见高阳和她打招呼:“咱们两个挨着。”


    时韵的上铺是苏云,苏云也笑眯眯的说道:“咱们可真是有缘。”


    “你们不累啊?”时韵问道,苏云点头:“累得很。”


    “那还不赶紧睡觉?还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时韵看一下时间说道,苏云眼尖,看见她手腕上的手表,忙说道:“你这个手表多少钱买的啊?”


    “不知道,我大哥送给我的礼物,庆祝我考上了女兵。”时韵说道,她往后一躺,索性闭上了眼睛。


    苏云有些羡慕,还在嘀咕她哥哥没给她买礼物之类的话,但时韵已经不接话了,隔壁的高阳也紧跟着闭上眼睛了。


    下午训练照旧,一天很快就过去。到了晚上洗漱,时韵就发现,就算是有十来个水龙头,也是不太够用的,总共有四十个女兵呢。不过,大家排队一下,还是很快就能收拾好的。


    第一天嘛,大家还是很和善的,分别介绍一下自己,又提议要唱歌什么的。但时韵没参加,趁着没熄灯,她将之前的石明给她准备的那些书又翻找出来了。


    之前是为了考试囵吞的看的,现在就要仔细琢磨琢磨了。


    虽然她当兵是为了学一些防身本事,但是,做什么都要做好是不是?也不知道原主什么时候会愿意回来呢,她要是能打好个基础,也算是还了借用原主身体的因果了。


    再说了,多看书是没坏处的。


    往好处想,万一将来她穿越到了一个原始社会呢?那她是不是能凭借这些书本上的知识,建立一个国家呢?或者,万一她穿越到了一个十分残酷的封建社会呢?


    那她是不是得想办法造反一下才行?


    高阳原本笑眯眯的看别人表演呢,转头见时韵捧着一本书,她就凑过来了,看两眼,也默默的转身去看自己的书去了。


    十点熄灯,大家就全都安静下来了。时韵临睡之前还想着,这才是第一天,应该没有紧急集合吧?但是没想到,睡得正香甜,就听见一阵尖锐的哨子声音。


    时韵立马坐起来,比她更快的是高阳,高阳已经拎过来裤子在穿了。时韵也不甘示弱,飞快的拽起来自己的衣服,听着上面没动静,还顺便抬手在上铺拍了一下:“紧急集合!”


    她将外套胡乱穿上,先蹲下来穿鞋子,穿好鞋子之后直接往外跑——这是听了石明的教导的,路上扣扣子。


    一边跑一边扣扣子,顺便调整帽子。高阳的脚脖子还没好,所以速度略慢,时韵的速度本身就快。所以她是第一个到达的,教官用挑刺的目光,将她从帽子到鞋子,整个的打量一遍儿,确定是挑不出来问题,这才一声不吭的转头看另外的来人。


    时韵这一放松下来,才察觉到自己身上的肉都是紧绷的,还有些酸痛。她趁着这会儿纪律不是很严格,偷偷摸摸的稍微活动了一下。


    紧急集合之后要跑步圈,大家沉默的跟着教官的声音开始跑步。


    圈之后解散,天色还早,才点多,大家还得回去睡觉。


    “怎么这样啊,大半夜的跑步。”


    “我刚睡着,我认床,换了新地方睡不好,现在好了,又要重新开始了。”


    “等会儿不一定能睡得着。”


    “我忽然觉得现在很有精神。”


    但是大家都很有默契,说归说,回到宿舍,黑暗之中,大家都马上闭嘴了,沉默的脱衣服,沉默的上床,不管睡不睡的着,反正眼睛得闭上。


    时韵是睡不着的,她在心里背书呢。


    早上五点钟,集合的铃声又响了。第二天的训练和第一天的差不多,但是和昨天比起来,大家的身体忽然就沉重起来,因为第一天的疲惫完全没有休息过来,所有的人,包括时韵,只觉得胳膊腿像是灌了铅,抬都抬不起来。


    但所有的动作,不管是站军姿还是踢正步或者齐步走,都是要有一定的要求的,胳膊抬多高,腿抬多高。


    教官的方法也很不温柔,就是一根棍子,谁的动作不标准,一棍子下去,疼的人龇牙咧嘴。


    有女孩儿受不住,当场就哭起来。但是哭归哭,教官还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动作不标准的话,还是一棍子上去。


    时韵都担心那哭出来的女孩儿会发脾气走人,但是没想到,还是坚持到了下午。


    第天,有个女孩子在训练的时候受不住,一脑袋栽倒了——这是晕过去了,教官将人给弄醒,只问了一句,还要不要继续。那女孩儿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摇头了。


    她这一摇头,当时就被送走了。


    剩下的人全明白,这是被淘汰了。于是接下来,所有的人,就更加的听话了,就连爱哭的那个女孩子,到了第四天,也都憋住了,再也不会随便掉眼泪了。


    连着五天,训练内容是一模一样,只有强度不一样,每天的强度都在增加。


    高阳教导了时韵怎么给自己按摩:“我从小就给我爸爸按,后来我自己也参加训练,也不好意思找人按,所以我都自己给自己按,很有效果的,你也试一试。”


    有些穴位,还有肌肉的走向,时韵都是知道的。她以前其实是学过这个的,专门给石静按摩。石静身边的丫鬟也会,但她当将军,大多数时候是不能带丫鬟的,不方便,所以,还是时韵会了更方便。


    高阳一番好意,时韵也不好拒绝。学了天,就说自己稍微的改进了一些,高阳试了试,还很高兴:“你可太聪明了,我用了十来年,都没想过能改进,你学了两天就改进了啊。”


    “我学医的。”时韵含糊说道,高阳给她比大拇指:“就是不一样,技多不压身,这话可真说对了。”


    两个人的感情迅速升温,高阳是对比她强的人有好感,时韵是觉得这个人比较直爽,说话不用藏着掖着,也不用顾虑什么。反正高阳大大咧咧,说了什么不好听的,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当然,这不是说时韵就非得说点儿什么不好听的。时韵是关心的少,对别人的事儿不打听。


    几天下来,别人都还以为时韵不爱说话呢。其实,真要说起来话,时韵可是不认输的。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下午会有一个考核,考核结果和你们之后的去处有关。”到中午的时候,教官忽然宣布了一个消息:“若是考核成绩不合格,那我们也只能遗憾的说一声再见了,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部队不留无用之人。”


    高阳都有些吃惊:“这不是已经是最后的结果了吗?”


    苏云也紧张:“我还以为咱们之前的就算是考核了,没想到还有一场啊,怎么办呢,我都已经和我家里说过我通过了,这下万一不通过的话我可怎么办?”


    能怎么办?考核还能不参加吗?


    比赛的内容很简单,就是障碍赛,总共来回四次,谁的时间最短,就是分数最高。


    教官们对平日里的训练是很有数的,所以排列的队形也很有意思。时韵同一队列的就是高阳,两个人一起开始,时韵通过的总时间是八分钟,高阳的是八分钟二十秒。


    相比之下,时韵的分数是更好一点儿。


    比赛之后,教官们就宣布可以拿上自己的行李去后勤处询问自己的宿舍了,到时候还得领自己的东西。另外几个人,则是被教官点名给留下了。


    加上时韵,总共有十八个人,是第一批离开的,说的是去后勤处报道,意思就是这一场的考核是通过了。


    还剩下二十一个人,她们要么是另有去处,要么就是不能留下了。


    七天时间,其实多少也是有点儿感情的。高阳还叹气:“以后还不一定能不能见到了。”


    时韵笑道:“有缘自然会再见面,没缘分的话就算了。”


    “我发现你这个人真有意思,有时候吧,你特别感情做事儿,就好像咱们之前赛跑的时候,你拼了第一不要非得要带着我,有时候吧,又会显得特别冷酷,就像是这种离别,一点儿舍不得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