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系顶流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1章 第 31 章

    寻祟小人幻化完成,刚聚在一起朝云雾飘过去,就被五小只的尖叫声吓得在空中踉跄了下。


    后面的撞上前面的,一下子滚成一团。然后又立刻跳开,叉腰冲对方指指点点。


    互相指责都是对方的错!不然自己怎么可能跌倒!


    耿新恨不得来个三百六十度环绕拍摄。


    太可爱了有没有!


    互相指责的小纸人发现这个奇怪的人类,手上动作一顿,齐齐扭头看向他。


    呆了两秒后齐齐捂着脸颊做无声呐喊状,薄薄的身体还配合着扭来扭去,俨然就是名画《呐喊》。


    不过是有点儿灵异,但又可爱的q版。


    惹得网友们哈哈大笑,大叫可爱。


    【要是学会这个技能,我就可以自己一个人开party了也!】网友狂喜。


    【这是什么最佳陪伴小人?!请给我来一打!多少钱我都买!】土豪网友发出想要的声音,拼命刷火箭。


    这么可爱的小纸人谁不想要呢?耿新自己也想要好不好。


    至于五小只就更不用说了,已经抱着云雾,用小孩子特有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瞅着她了。


    “小云姐姐……”蝴蝶结小女孩撒娇。


    云雾看看五小只,再看看同样一脸期待,眼睛亮亮的耿新和沈兰兰。


    尤其是沈兰兰,已经默默的将剩余的符纸双手递到云雾面前。


    红着脸兴奋的小声说,“云老师,我这里还有一沓……”


    可以都给你!


    话也能揣测到其内心的。


    而且五小只就差将“想要”写在脸上了。


    云雾干净利索的又做了几只小纸人出来。连耿新和沈兰兰都跟着沾光,一人得到一只。


    耿新的坐在他头顶,抓着他头发当草拔。


    沈兰兰的则呆呆坐在她肩膀上,偏头瞅着其他同类,懵懂好奇。


    至于其余的,要么飞在五小只面前和他们玩耍,要么就待在云雾身边。


    还有三个对耿新的直播器很感兴趣,在上面爬上爬,这里敲敲那里敲敲。最后扒拉在镜头边,眨巴着黑豆眼往里张望,和直播间的网友们来了个隔着网络的对望。


    小小的可爱状,把网友们萌得直嗷嗷叫。


    闻周也想嗷两声。


    他蹲在鬼打墙外,拿着手机蹲在角落里,满脸羡慕的看着身处鬼打墙内的耿新等人。特别想和他们换个位置。


    半响后扭头看沈随,眼巴巴的冲他眨眼睛,“沈叔叔,不如你也给我们一人弄一个?”


    周小红和王佳奇连连点头。


    他们也要!


    “别想了。”沈随瞥了一脸怪模样的闻周一眼,“我幻化出来的没她的灵动。”


    “啊?还有区别的吗?”闻周呆。


    恰好耿新在问沈兰兰同一个问题。


    实在是直播间的土豪网友给的太多了。


    “我爸做出来的只是一片会寻找阴气的纸片而已。”沈兰兰小心的将自己那只懵懂可爱的寻祟小人捧在手心。


    继续往下说,“以前听我爸说过,越是高阶的寻祟小人,其本性会非常贴合施法本人。但他也没见过,只是听说,没想到我倒是遇见了。”


    开心!就算现在被抓回去挨打也值了!


    沈兰兰捧着寻祟小人,和它亲昵贴贴。


    呆萌的寻祟小人被她挤得歪坐,眨巴着眼依旧乖乖巧巧的坐在她的手心里。


    【!!惊了,意思就是,现在这些可爱的小纸人,四舍五入就是云雾的本性吗?!啊啊啊!更可爱了有没有!啊啊啊!拥有它们我就拥有了一只小云雾!啊啊啊啊!】


    已经被可爱到的网友恨不得在地上来回滚动。


    云雾才不管网友在嚎些什么,将五小只丢给耿新和沈兰兰看管后,她一脚跨出铜钱线外。


    出去的瞬间,原本应该在身后的耿新等人消失不见,周围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跟着云雾出来的几只寻祟小人还飘回去,伸手试着摸了摸,发现摸了个空后,便在刚才铜钱线的位置来回穿梭。


    之后飞回云雾面前,一阵比手画脚。


    云雾能模糊感觉到它们传递过来的信息,像牙牙学语的小娃娃,只会表达简单的词汇。


    比如现在它们便在说“没了”、“另一边”等字眼。


    不过也许是自己做出来的寻祟小人,虽然它们表达得很简陋,但云雾却能明白其含义。


    知道现在自己正处于厉鬼构建的空间内。


    突然,一阵阴风打着卷不知从哪个风向吹了过来,带着一股浓郁的腥臭气。


    寻祟小人顺着阴风旋转飘到云雾四周,悬立半空,将云雾保护在中间。


    【嘻嘻,嘻嘻嘻……】阴冷的鬼笑声忽远忽近,尖锐怪异,一时间竟让人分辨清声音是男是女,是老似幼。


    但它一开口,云雾至少知道这是自己要找的那只。


    【小云姐姐……你居然敢从铜钱线里出来。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妞妞”说道最后语气越发凶狠。


    “她”嘻嘻怪笑着,【不过你出来也好,我刚才还在遗憾呢。好不容易进来却两手空空的离开,那多可惜啊……吃不到那几个,吃掉你也行!】


    【说起来……其实你看上去也挺好吃的嘛。】“妞妞”的声音逐渐黏糊,像嘴里分泌出过多唾液导致说话含糊。


    厉鬼越打量云雾,越感惊异。


    它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却让它立刻大口吸着,希望能闻到更多。


    可那香气像会勾人一样,只出现了那么一丝。再去追寻已经没了踪迹。


    厉鬼不甘心,像狗一样四处嗅着,【这是什么味道?!哪里来的香味?怎么这么香?是谁?是谁!!】


    它要吃!它要吃掉这个香味!!


    邪恶的滋生出更多的鬼气,失去头的厉鬼脖子上开始迅速冒出肉瘤赘生物。发出细碎的增长声,相互重叠逐渐堆高。


    最后在脖子上长出一长卵状的东西。


    脖子上黑色血管和它相连,形成黑紫色的条纹。


    厉鬼的脖子突然鼓起大包,那大包游移到长卵物上,随着呼吸起伏,越鼓越大。


    最后长卵物从顶端分裂成五瓣肉瓣,像一朵完全张开准备捕食的食人花。


    从脖子上迅速冒出的东西,则是一根黑色的细长管状物,从花心里钻出来,顶端裂开成圆孔状,鼓着青筋绷直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声。


    用这根管状舌头,在空中来回探寻,拼命寻找着香味的来源。


    最后直直停在云雾身上。


    【啊……】厉鬼贪婪的盯着云雾,激动得浑身发抖,【原来香味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啊……小云姐,姐!】


    最后一字刚出口,那根舌头瞬间变长,发出凄厉的嚎叫声朝云雾直射而来!


    甚至在半途舌头周围还不断长出密密麻麻的倒刺。


    缠住任何猎物,都能随着舌头缩紧,刮掉猎物大片血肉。


    厉鬼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在空中产生破风声!以云雾现在的反应速度根本不可能躲开。


    厉鬼一甩,舌头在空中抖出一个弧度,迅速围着云雾旋转两圈,然后猛的缩紧。


    眼看着就要将云雾双手捆住时,围在云雾身边的寻祟小人“呼”的燃起一层黑色火焰。


    萌萌的黑豆眼突然变成分愤怒的血红色,朝舌头冲了上去。


    它们小巧轻盈,走位巧妙,舌头想将它们扇开都捕捉不到。


    最后反而被寻祟小人找到机会,一起扑了上去,整个纸片贴在管状舌头上,简笔画一样的手手迅速长出尖锐的红指甲,狠狠的插了进去。


    厉鬼发出痛苦的哀嚎。舌头立刻剧烈甩动,在鬼打墙内疯狂乱甩乱砸,试图将寻祟小人甩下来。


    可惜寻祟小人像长在上面一般。


    仔细看会发现它们将手插进厉鬼的舌头里后,黑色的鬼气立刻通过伤口迅速顺着寻祟小人的手,飞快被它们吸收掉。


    管状舌头上开始溃烂。反观寻祟小人却在吸食大量鬼气后,脸上嘴唇位置慢慢出现一条裂缝。


    逐渐扩大,直到裂缝变成一张嘴的大小,嘴角微微上扬。


    顿时,原本只有萌萌豆豆眼的寻祟小人,因为多出这张诡笑的嘴,而变得邪性起来。


    加上它们吸食了厉鬼的鬼气,颜色变得有些青白。


    痛苦哀嚎的厉鬼终于察觉到寻祟小人的异样,在看见它们居然长出了嘴时,居然发出了惊骇的嚎叫声。


    顾不上痛竟自己将舌头扯断,想要融入黑暗逃窜。


    可惜吸食了它鬼气的寻祟小人,现在已经完全熟悉它身上的鬼气。无论厉鬼怎么躲。它们都能立刻将它找出来。


    它们轻盈的飞在空中,将恐怖骇人的厉鬼追得抱头鼠窜。


    场面滑稽又诡异。


    【你是什么?!你到底是什么?!!】厉鬼一边狼狈的避开不断朝自己扑来的寻祟小人,一边朝云雾大吼。眼神惊恐。


    【为什么……为什么你的寻祟会长出嘴?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哦。原来不能长嘴。那我以后得记住了。”云雾点点头,拿出小本本,翻开新的一页记下这一点。


    而前一页则写着“如何在灵异地界作死的若干办法”。


    上一页则是“各种恐怖灵异地打卡”,其中第一排的青山医院,已经画了朵小红花。


    这只厉鬼生前也曾学过玄学,可惜资质平平。也不知道它从哪儿得到的方法,竟开始相信吞食幼儿能增加天赋。


    寻祟小人是玄学师利用工具,短暂聚集灵力附形在符纸上,帮助玄学师寻找鬼祟。


    古语有云,附形之灵,耳目为光,手足为灵,啼呼为精,此则魄之灵也。


    意思就是,当一样物件有了耳目、手足和声音后,它便具备了胎光、爽灵和幽精。


    而有这三样便能形成三魂,也是精怪修成人时,最初具备的三魂。


    寻祟小人原本便具备耳目、手足,三魂只缺其“口”。


    所以玄学师被禁止给寻祟小人“开口”,这个忌讳,就像纸扎铺不会给纸人点睛一样。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玄学师都会遵循这个规定。


    也曾有好奇的人替寻祟小人开过口,厉鬼生前也偷偷尝试过,但和其他人一样失败。


    传闻,给寻祟小人开口,从古至今没人成功过。


    可它万万想不到,在它变成厉鬼后,竟亲眼看见了开口的寻祟小人!


    这怎么可能!这不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吗?!


    厉鬼心中生出恐惧,它想逃,可无论逃到哪里都被寻祟小人封住退路。


    小小的纸片人,竟透着青白色的光,笑着将它逼至特定的位置。


    直到厉鬼发现香味越来越浓郁,才惊觉在不知不觉间,寻祟小人竟将它赶到了云雾面前。


    丑陋恐怖的巨形厉鬼,却在面对云雾时,发出绝望的惨叫声。


    寻祟小人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抓住挣扎的厉鬼,将它往云雾面前送。


    如论厉鬼如何挣扎抗拒,都回避不了它距离云雾越来越近的事实。


    云雾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厉鬼,笑眯眯的伸出手,白嫩纤细的手掌按在厉鬼青白腐烂的尸体上,显得特别娇柔弱小。


    任谁也想不到,真正的猎食者会是云雾。


    “要是以后也能用寻祟小人就好了。”这样找吃的就方便多了。


    云雾笑眯眯的说着,手掌微微用力,在厉鬼的痛苦嚎叫中陷入它的身体里。


    同一时间,黑色的空间开始剧烈晃动。


    原本近乎实体的鬼气,开始有黑气丝丝缕缕的飘散。


    磁场变动,连站在铜钱线内的耿新他们也受到影响。直播直接丢失信号,留给网友们一个大黑屏。


    【??什么情况?出事了?还是事情解决了?】


    一脸懵的网友们立刻跑到玄馆官博下蹲着。


    虽然不少人都安慰着说“没事的没事的,有云老师和玄馆的人在呢,肯定没事的”,但念叨归念叨,却抑制不住心中的忐忑,忍不住给玄馆官博发私信。


    希望将小编敲出来问问情况。


    丁零当啷的提示音吵得闻周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直接关掉声音,抽出甩棍站在沈随身边。


    沈随是第一个察觉到鬼打墙内部异动的,正飞快结印帮着内部,加快鬼打墙的消散。


    只要“墙体”够薄,他们就能打出个缺口,将困在里面的人救出来。


    沈随手上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竟只能看见残影。他抿着唇脸色有些不好看。


    白狐狸在一旁摇晃着狐狸尾,冷眼旁观的看着。


    看了一会儿便在闻周的眼神下打了个呵欠,一脸无聊的换个姿势,改为看鬼气散发得越来越快的鬼打墙。


    动作懒散的慢慢捋着头发,将对沈随的忌惮藏在眼底。


    这个沈随,居然比她那个国家的白衣阿赞还要强。


    如果刚才在薄翘那儿动起手来,谁输谁赢还真说不准。


    正当白狐狸捋着头发胡思乱想时,突然一阵冰面破裂的声音清脆传来。


    白狐狸回神,看向鬼打墙。


    “就是这!”闻周看着墙上出现的裂缝一脸惊喜,提着甩棍就要冲上去。


    结果才往前跑两步,便被沈随抓住后衣领往后丢。


    一边丢一边不忘提醒周小红和王佳奇,“躲开。”


    另一只手扔出好几张符纸。


    周小红和王佳奇想都不想,立刻听沈随的往旁边一闪。


    几乎是四人躲开的瞬间,已经出现裂痕的鬼打墙立刻从内爆开,浓黑鬼气从缺口冲出。


    跟着鬼气跑出来的,还有许多枉死在鬼打墙里,不能脱困的冥鬼。


    甚至冥鬼里还混着零星几只……邪鬼?


    这些邪鬼脸上的恐惧比冥鬼更甚,甚至平时最喜欢以猎杀冥鬼取乐的邪鬼,现在却看不都不看周围的冥鬼一眼。


    只顾着嚎叫着往外跑,哪怕看见他们特别行动组,都没半点退缩的直接就撞了上来。


    就像它们被身后的巨兽吓得只敢跑,就算现在正面遇上了昔日克星,权衡之下觉得特别行动组这边也许能争取到一线生机,咬咬牙半点儿不停直接撞过来。


    这种送上门的感觉怎么说呢。


    ……有被侮辱到。


    被沈随丢了个屁股墩儿的闻周,坐在地上呆了两秒。直接气笑了,抓起甩棍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就朝第一个冲过来的邪鬼迎过去。


    “挑软柿子捏是吧?我让你挑软柿子。”


    闻周气死了,冲上去就一顿输出。


    白狐狸才不帮忙呢,鬼打墙破开的瞬间她便悠哉躲开了。


    现在正飘在一边,吃吃笑着看热闹。


    偶尔扇开慌不择路往她面前跑的冒失鬼。


    要是遇见的是邪鬼,白狐狸才会懒洋洋的出手,一爪子抓碎它们,然后从一堆邪鬼珠里挑出颜色好看,形状圆润饱满的留着。


    其余的全随手捏碎,优雅扬掉。


    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破碎的鬼打墙恢复平静。沈随刚走到洞前,准备贴几张符纸保险再往里走。


    才站定,巨大的嚎叫声以及腥臭的厉风,从洞内一下子吹了出来。


    闻周脸色一变,“糟糕!有厉鬼要出来了!沈随,闪开!”


    来不及了!


    黝黑的鬼打墙内,几道厉鬼的恐怖身影直直朝洞口撞了过来。


    面对堵在洞口的沈随,张开血盆大口发出恐吓的嚎叫。


    阴冷的鬼气直扑而来,沈随双手结印勉强御盾挡住大半,再朝厉鬼连丢十几张符纸。


    符纸在空中化作金光,朝厉鬼飞掠而去。


    可这些厉鬼却连躲都不躲,宁愿硬生生抗下符纸伤害,也不愿意因为避开慢下脚步。


    好像现在只要稍微慢一丁点儿,就会被后面的不可名状追上,一口吞噬连渣都不剩。


    几只厉鬼见沈随堵在唯一的出口处,竟出人意料的选择了合作。


    鬼气凝成几股细绳,分别朝沈随四肢射去。


    沈随斩断冲着双手来的两条鬼气,旋身隔断右脚的,却在往后跃时被另一根迅速补上的鬼气拖住脚。


    身形一滞,等他割断那根鬼气时,腰上却被缠了好几根。


    用力一拽,竟将沈随拽向洞口。


    同一时间,厉鬼刚冲到洞口,冲已经被拽到空中的沈随张开血盆大口。


    “沈随!!”


    张开大嘴的厉鬼身形一滞,猛的睁大鬼眼。随即发出惊恐的嚎叫声被什么东西重新拖回鬼打墙深处。


    被鬼气捆住,暂时脱困不能的沈随也被顺带着拖了进去。


    一路上他被迫撞上不少杂物,就在他不知道自己会被拖往何处时,厉鬼的惨叫声相续传来。随即捆绑着他的鬼气消散。


    沈随止不住惯性,直到撞上一个木箱子闷哼一声,才终于停了下来。


    四周全是黑漆漆的鬼气,沈随单膝跪地,刚要撑着木箱子站起身,突然听见前方传来脚步声。


    他猛的抬头,右手在身上摸了摸,随即苦笑。


    符纸全用完了。


    脚步声不疾不徐,逐渐清晰。


    沈随盯着前方,右手慢慢在地上摸索,终于摸到一截木棍,紧紧捏在手里。


    一片漆黑中开始出现两团绿油油的光,沈随认出来那是厉鬼的鬼眼。


    他抿了下唇,捏着木棍的手指暗自活动了几下。


    鬼眼晃晃悠悠,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沈随听着声音估算着距离。


    十步、八步、三步。


    ……一步。


    就是现在!


    当脚步声停在他一步之遥时,沈随举起木棍猛的朝鬼眼挥去!力度大到在空中发出风声!


    就在这时,这颗鬼头凑了过来。


    随带照亮拎着鬼头,正撑着膝盖弯腰,低头看他的云雾。


    那张漂亮的脸,在青色的鬼火下竟带着鬼气的艳丽,偏现在眼眸低垂的样子,又让清澈的眼神显得有几分无辜。


    沈随瞳孔一缩,在即将敲爆云雾的头前堪堪收手。


    心脏剧烈跳动,说不清是差点误伤普通人的庆幸,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啊。是你。”云雾认出沈随。


    她手上抓着照明用的鬼头,将他上上下下看了一圈后,有些失望的抿抿嘴,“……我还以为是鬼。”


    那种有点香的好吃的鬼。


    ……啧。


    “啊。不好意思,我是人。”沈随干巴巴的回答,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跟云雾道歉。


    沈随撑着木箱站起身,警戒周围。


    他轻声对云雾说,“这里还有厉鬼,小心。”


    还有吗?


    云雾听了,扭头看向躲在肩膀后的几只寻祟小人。


    寻祟小人脸上的诡笑已经消失,恢复只有豆豆眼的可爱模样,乖巧的并排趴在云雾肩后,不让沈随发现它们。


    这是云雾要求的。


    刚才杀掉的那只厉鬼,听它意思似乎她起灵召出来的寻祟小人,和别人的有很大不同。


    云雾不确定别人的寻祟小人在完成工作后,是直接恢复人形纸符的模样,还是能一直存在。


    在发现沈随是人后,干脆先让它们躲起来。


    寻祟小人想了想,伸出简笔画的手手,齐齐朝云雾手上一指。


    云雾低头,和被她用来照明用的厉鬼头对上眼。


    恍然。


    她点点沈随肩膀,等他扭头看向自己后,将厉鬼头递给他,“就它。”


    “?”沈随愣了下,随即明白云雾的意思。想到刚才在洞口看见,死活要往外逃的厉鬼,再看看眼前全须全尾什么事都没有的云雾,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刚才谢谢你。”沈随冲云雾点点头。


    “不客气,顺手。”云雾想了想又说,“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


    刚才要不是沈随挡在洞口,让逃跑的厉鬼慢了一步,她还真追不上。


    一想到现在背包里一共有十颗鬼祟珠,云雾看沈随怎么看怎么顺眼。


    十颗也!每两天吃一颗,四舍五入这就是一个月的伙食!


    能给她提供伙食的,都是好人。


    “我要回去找小老板,你要一起吗?”云雾问好人。


    沈随点点头,“好,谢谢。”


    “走吧。”云雾转身走了两步,见沈随没跟上正奇怪呢,头皮就传来轻微的拉力。


    “……啊。”她忘记寻祟小人还齐刷刷躲在她肩后呢。


    此时,不小心暴露的寻祟小人正眨巴着豆豆眼,和沈随面面相觑。


    呆了好几秒后,齐齐捂住脸颊无声呐喊,飞到云雾头顶,抱着她的头,趴在上面警惕的盯着沈随。


    怎么办,它们被发现了。


    云云说不能被发现,可是现在被看见了。


    那……要不挖掉他的眼睛杀掉他?


    可是会变鬼!


    变鬼更好,吃掉不犯法,好主意也!


    它们真聪明。


    那……先挖他眼珠子?


    寻祟小人用可爱的豆豆眼瞅着沈随,眨巴眨巴的。


    沈随看着这几只可爱的寻祟小人,觉得它们眨巴着豆豆眼瞅着自己的模样,确实很可爱。


    所以等云雾扭头看向自己,一脸“秘密被发现了”的表情时,冲她安慰一笑,“你起灵出来的寻祟小人很可爱。”


    “……”你知道它们在交流一些可怕的事吗?


    云雾瞅着沈随,想了想更加诚恳的对他说,“……你是个好人。”


    这年头像这样单纯的好人已经不多了,杀一个少一个。所以要好好爱护。


    云雾将这个念头传递给寻祟小人。


    小纸人们齐齐睁大豆豆眼,可爱度立刻翻倍。


    它们齐齐点头,然后慢慢离开云雾的脑袋,试探着朝沈随飞过去。


    沈随没动,落在寻祟小人的视线却带着笑意。


    寻祟小人先是小心翼翼的伸出圆圆的手手,轻轻戳戳沈随的脸,然后立刻拉开距离,偏头观察他的反应。


    见沈随一动不动任人摆布的样子,豆豆眼齐齐一弯,不住点头表示满意。


    就像云云说的一样,是个好人也!


    寻祟小人立刻放心,有飞到沈随肩膀上坐着前后摇晃脚脚的,有跑到他头顶待着的。


    就连他的上衣口袋里,也嘿咻嘿咻的钻进去两只,扒拉在口袋边,像两只萌萌的装饰物。


    沈随还没遇见过这么可爱的寻祟小人。


    说实话也挺稀罕的。


    加上云雾刚才救了自己,包容度无限放大。


    难得遇见好人,当然要抓紧机会了。


    “我第一次起灵成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忌讳是我需要注意的?”云雾指指挂在他身上的寻祟小人,虚心请教。


    沈随惊异的看着云雾,“你以前对这些都不了解吗?”


    云雾摇摇头,想了想老实说,“其实我是最近不小心撞到头后,才看见这些的。”


    原来是突然觉醒的玄学。


    沈随宽慰她,“别担心,刚开始能看见这些东西确实令人害怕,特别行动组有很完善的教学培训。我建议你可以系统了解一下。”


    ……其实她一点都不害怕,甚至觉得自己就应该看见。


    云雾看了看安慰自己的沈随,没开口解释,只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想了想问,“那我起的寻祟小人有问题吗?”


    她说完,趴在沈随头顶的两只便飞到他面前,张开双手在沈随面前转了个圈。


    沈随伸手接住,惊讶寻祟小人身上充盈的灵气。


    灵气就像是存在于空气中的水分子。


    玄学师聚灵就像是将水分子聚集在一起,让它们凝结成水滴。然后将“水滴”正确均匀的灌进各种用途的符箓里,起到增强的效果。


    寻祟小人也是同样的道理。


    但比起只需要完成“攻击”、“防御”等简单概念的符箓而言,寻祟小人的难度更甚。


    就像手机和智能手机之间的区别。


    功能越多,价位越高。


    但无论是符箓还是寻祟小人,都是一次性用品。


    因为聚灵形成的“水滴”是有限的,它们会随着使用逐渐消耗。


    可云雾的寻祟小人却不一样,沈随已经通过直播清楚她是什么时候起灵的寻祟小人。


    从出铜钱线开始,寻祟小人身上的灵力便开始消耗。


    但现在这几只小纸人身上的灵气,却充盈得像是没有被使用过。


    甚至更正确的说……像是完成了第二次的灵力补充一样。


    不仅如此……


    沈随眼底思索着,轻轻捏着寻祟小人的手手,摩挲了一下确定了猜想。


    他很清楚沈馆的符纸纸质,但现在寻祟小人的纸感却多了一点厚泽。


    这是灵力及其充沛的表现。


    云雾的天赋简直近妖。


    第一次被摸手手的寻祟小人呆了呆,偏头看着沈随。直到他又摸了第二次,立刻将手手抽回来,双手捂着脸无声尖叫。


    “咻!”的一下飞回云雾面前,将刚刚被沈随摸了两次的手手高举给云雾看,然后又气鼓鼓的扭头,冲沈随指指点点。


    “……”就算寻祟小人说不了话,然沈随也看懂了小纸人的意思。


    等云雾抬头看向他,沈随赶紧摆手,“我是想确定一下它们有没有问题,就多摸了一下。”


    说完发现原本乖巧趴在他身上,剩余的几只寻祟小人,不知何时已经飘在半空,半眯着豆豆眼将他围住。


    沈随哭笑不得。


    没想到第一次被说非礼,对象居然是寻祟小人。


    “不信你看看它们,是不是手感和之前是符纸的时候不太一样?”沈随说。


    云雾收回视线看向寻祟小人。


    刚刚还眯着豆豆眼围着大变态的它们,立刻恢复豆豆眼,飘到云雾面前排排站好,乖乖的伸出双手让云云摸摸。


    云雾挨个试了试,发现手感确实和刚才不同。


    冲沈随点点头说,“误会你了,你还是好人。”


    寻祟小人飘过去,一边点头一边拍拍沈随的肩膀。好像在复刻云雾的话。


    沈随哭笑不得,“谢谢你的认可。”


    不,是要谢谢它们的认可。


    云雾没说话,朝寻祟小人瞥了一眼。


    沈随一定不知道,刚刚寻祟小人围着他的瞬间,他又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你的天赋很高,这些寻祟小人……”沈随顿了下,扭头看了眼重新坐回他肩膀上的小纸人,对云雾说,“记得别给它们开口就行。”


    云雾眨了眨眼睛,反问他,“如果开口了会有麻烦吗?”


    沈随看着云雾,对方乖乖的瞅着自己,连其余几只寻祟小人也停下闹腾,同款乖巧的看着他眨巴豆豆眼。


    眨得让人心软。


    沈随想了想,原本要说的话在嘴里转了一圈说,“不被发现就不会有麻烦了。”


    真是意料之外的答案。


    不愧是她看中的好人。


    云雾冲沈随扬起甜甜的笑,主动开口,“对了,顺便让它们找一下张叔吧。他还在这里面困着呢。”


    意思是原本没打算找吗?


    沈随眨了下眼,什么都没说利落点头,“好的,谢谢。”


    “不客气。”云雾笑眯眯。视线落在寻祟小人身上,趴在沈随头顶的两只小纸人停下玩闹。


    飞到空中转悠了两圈,辨别方向后便一前一后冲进浓黑的鬼气中不见踪影。


    “它两去找张叔,我们走吧。”云雾对沈随说。


    “好。”沈随惊诧的收回视线,追上云雾。


    闻周一行人在外面急得团团转,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白狐狸看得眼花,摇曳着尾巴赖洋洋的说,【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肯定死不了。】


    顿了下捂着嘴笑,【顶多少胳膊断腿。】


    闻周瞪了白狐狸一眼,没有之前和她嬉皮笑脸的油滑样。


    【哎呀,你居然瞪我。我好怕呀。】白狐狸尾巴轻轻一拂,半遮了脸,仅露一点绝美精致的眉眼在外。


    眼角微勾,似笑非笑。


    ……看得人火大!


    闻周没好气的收回视线,一咬牙,“不等了,直接冲进去。”


    刚才那几只厉鬼扑到洞口的情景,所有人都看见了,再等下去沈随更危险。


    周小红和王佳奇明白,什么都没说,抿着唇跟在闻周身后。


    刚要蓄力预备往前冲,就听见冰层破裂时的声音。


    三人抬头一看,整个鬼打墙迅速出现无数裂缝,白色灵光从缝隙处闪现,越来越亮,最后终于冲-破裂-缝从-内-射-出。


    鬼打墙瞬间崩碎,伴随一声清脆碎响。


    无数鬼打墙的碎片叮铃作响,落地瞬间立刻荡起一点涟漪,像水滴回归水面,迅速融进地面不见。


    囤积在鬼打墙内的鬼气打着旋儿刮成一道黑色的龙卷风,将想要四处逃逸的黑气全卷了进去。


    顺着风旋送至天空。


    “哇,居然出来了。”张叔一脸“赚到了”的表情,扭头冲沈随说笑,“我还以为这次得折在141了。”


    说完发现不仅是沈随,所有人都抬头望着天空,一脸惊异。


    “嗯?天上有什么好……”看。


    抬头看天的张叔瞬间睁大眼,嘴一时半会儿合不拢。


    “那个,兰兰啊……”耿新看着141上空,正在逐渐成形的乌云,语气幽幽,神色恍惚。


    “这是有人要渡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