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夜坠玉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7章 过界

    屋内的一切摆设,浴桶,纱帐,屏风,尽付风月,师萝衣纵然不太懂,也能隐约觉得不对劲。但她并不会因此恼火狐狸,真正让她气炸的东西,是夜风吹进来的那一刻,她盯着墙壁,吸了口气。


    只见暗阁旋钮前,半遮半掩着一张栩栩如生的避火图。


    它被狐狸做成了刺绣,平日不细看看不见,但若夜间有风,纱帐翻飞起来,就能看得真切。刺绣图中,女子衣衫半退,抬起,男子压了上去。


    这东西细致地以黄金为线,玉石为轴。


    绣娘很是废了功夫,换作旁物,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卞翎玉见师萝衣瞪大眼睛看着一处,他也跟着看了过去。


    上次卞翎玉来看屋子是白日,晴朗无风,并没有看到还有刺绣图。


    狐狸小气得紧,卞翎玉让它更换,它一心去找师萝衣告状,也没说明白。


    今夜院子里吹着风,春夜的风带着冰莲的清香,吹开了红色纱帐,露出帐后的无边春色。


    师萝衣见卞翎玉墨灰色的眼眸也盯着那张图,她几乎眼前一黑,深吸了一口气,笑不出来:“如果我说不是我让这样布置的,你、你信吗?”


    他转头来看她。


    眼里仿佛跳跃着烛光,少年喉间滚了滚,不言不语。


    更让师萝衣焦灼的是空气里弥散的熏香,她就算先前没有觉得异样,如今看见刺绣图,也明白这绝非什么好东西。


    她再也坐不住,嘱托道:“你等等我。”


    她几乎飞奔过去,揭下了那套刺绣,不敢细看,揉了几下塞进柜子里。又在屋子里找到了熏香,把它熄灭。


    做完这一切,师萝衣出了一层冷汗,手上沾着香灰,心里拔凉。狐狸应当没有坏心,可是熏香是仙人之物,她不知道对凡人会有什么作用。


    她忐忑地回去,查看卞翎玉的情况:“卞翎玉,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卞翎玉垂着眸,师萝衣看不见他的眸色。眼见他苍白的脸颊泛起潮红,简直想把狐狸捉过来揍死为止。她急得伸手去碰他额头有没有不适,卞翎玉皮肤有些烫,师萝衣心里不放心,决定去找山里懂医理的精怪过来看看。


    她的手才松开,手腕就被人握住。


    师萝衣困惑道:“卞翎玉?”


    卞翎玉抬起眸,师萝衣终于看见了他的眼睛。少年眼瞳漆黑,直直地注视着她。仅仅一个眼神,她就已经觉得不妙。有的事情虽然发生得懵懂,可师萝衣如今好歹已通人事。


    两人对望片刻,他的手越来越紧,道:“可以吗?”


    他说的并不直白,但师萝衣莫名听懂了。


    师萝衣睁大眼睛,头皮都快要炸开,他喝醉了,盖头可以给他掀着玩,但这种事哪里行啊?卞翎玉现在不清醒,若再来一次,还是在中了药的情况下。她怕卞翎玉清醒以后杀了自己,或者不堪受辱自杀。


    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可以不可以,卞翎玉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你现在闻了熏香才不舒服,你松开我,我去给你找个药师,你好好睡一觉,很快就好了。”


    被她拒绝,他抿着唇,没有说话。


    师萝衣以为他想通了,想要抽回手,她不敢用太大的力气,怕伤了他,然而卞翎玉不仅没有松开她,反而站了起来。


    少年的身形挡住了烛光,带着让她不安的压迫力,师萝衣下意识后退了两步,不料抵到了桌边。


    女儿红晃了晃,她欲回头去看父亲的酒,生怕洒了。


    下巴被人捏住,她不仅没能看到酒的情况,更糟糕的是,两只纤细的手腕被卞翎玉单手压在身后,一具身躯覆上来。


    看清他的眼神,她不由一怔。


    卞翎玉清冷的眸染上欲念,他的眸光就像他的动作一样强硬。


    醉酒的年轻神族,彻底带着少年的轻狂,他睥睨众生,并不懂得退让。


    在他唇落下来之前,师萝衣反应还算快,及时偏过了头,卞翎玉的吻落在了她侧脸上。


    他顿了顿,置之不理般任性,唇移向她的发间。


    师萝衣颤了颤,仍然试图让他清醒一点:“卞翎玉,不可以这样。”


    在她心里,这些是过界的行为,哪怕自己当初被心魔控制,因为不爱也没有欲念,从未亲吻过他,也没真正触碰他。


    可是如今卞翎玉手上越来越紧的力道,几乎要揉进她的骨子里。而细碎的吻,虽然落在她的发间,师萝衣却总有种落在自己肌肤上的错觉。


    衣襟被少年蹭开些许,露出她包裹着玲珑身躯的红色里衣,她听见了他越发急促的喘-息声。


    师萝衣偏头,就看见了狐狸那张罪恶的图,空气还残存着冰莲和熏香的气息。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否则卞翎玉真的会恨死她。他们好不容易走到今日这一步,能和谐共处,卞翎玉也原谅她了。她不能再伤他的心。


    她挣不开手,只能控制着发间的一枚杏花步摇,刺向卞翎玉的穴道。


    那是让人昏睡的穴位。不论如何,总比之后卞翎玉清醒过来与自己同归于尽好。


    杏花步摇刺入卞翎玉后背穴道,卞翎玉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师萝衣已经做好准备接住他,可是卞翎玉没有昏睡过去,而是缓缓支起了身子。


    那个时候师萝衣并不知道神族哪怕虚弱如凡人,身体也到底是不同的。她刺入的地方,和被卞清璇神器洞穿的地方刚好吻合。


    她看见卞翎玉怔了怔,卞翎玉望着她始终清明澄净的眼睛,沉默下来。


    少年神族终于在这一痛中清醒,这并非是他真正的新婚夜。心口被洞穿,与步摇带来的痛,绵绵密密交织,卞翎玉褪去了方才的轻狂,肆意,喜悦和急切,缓缓松开了师萝衣。


    “对不起。”他低声道。


    师萝衣十分不解,刚刚站直身子,就看见卞翎玉唇角溢出献血。


    他捂着心口,吐出一大口血来。


    师萝衣连忙上前,接住了他倒下的身子。她无措道:“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没有伤你……”


    她的确没有撒谎,本意也不是伤害卞翎玉,卞翎玉却已经昏厥过去。


    她连忙把卞翎玉扶去床上,拔足狂奔去找山里的药师。


    师萝衣红色衣角在夜里翻飞,药师半夜被人从洞府中拖出去,师萝衣二话没说,就把他拎到了卞翎玉床边。


    “你快看看,他怎么了?”


    老药师见小主人都快急出泪,也不敢怠慢,连忙给卞翎玉检查身体。越检查,他脸色越凝重。


    此人经脉紊乱,气血翻涌,身上明明偏偏看不出有任何的伤痕,却已是濒死之兆。


    他如实相告,连忙拿出几瓶保命的丹药递给师萝衣:“萝衣小姐先给他喂几颗,我这就去明幽山找涵菽长老。”


    师萝衣被塞了一瓶丹药,连连点头。药师不敢耽搁,从不夜山往明幽山走。


    师萝衣小心把卞翎玉扶起来喂丹药,就算是得知自己生出心魔,她也没有这样慌张过,她无措道:“卞翎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卞翎玉全身发冷,再没有一点儿热度。


    这具身体本就是强弩之末,涤魂丹反噬,卞清璇的神器又穿透了他的身体。


    师萝衣见卞翎玉身体发着抖,过去把所有的被子,都拢过来裹在他的身上。


    “好一点了吗,卞翎玉。”


    他鸦黑的睫毛仿佛凝结了霜,师萝衣又赶紧点炭盆,她上前抱着颤抖的卞翎玉,往他身体里输送灵力,时不时给他喂一颗丹药。


    就这样熬了半个时辰,涵菽终于过来了。


    她把师萝衣赶出去,开始救卞翎玉。


    师萝衣在外面不知等了多久,终于等到了涵菽出来,涵菽的脸色也很苍白。


    师萝衣急急问道:“怎么样?”


    涵菽摇头,她什么保命的丹药都用过了,那些东西却仿佛对卞翎玉没作用。


    他至今还活着,靠的不是自己,而是他本身的力量。更奇怪的是,他还在努力好转。


    涵菽皱眉说:“他的身体很古怪,我的丹药对他没效果。但还好,他有恢复的趋向,你进去陪着他吧,他应该很快就能醒来。这种事我也第一次见,回去翻阅古籍看看怎么回事。”


    事已至此,师萝衣也没办法,只能进去陪着卞翎玉。


    天光黯淡,卞翎玉一夜又冷又痛。


    他仿佛回到了幼年在天行涧,母亲斩断自己尾巴的时候。她夺走自己所有的力量,只留给他一具受伤流血的躯体。


    天行涧外疾风呼啸,他走不出屋子。


    那个时候,是女子唯一会对他有所怜惜的时候,她怜悯道:“我会在这陪你半日。”


    然而半日不到,她就因为幼子呼唤急匆匆离开。从未真正守诺陪伴过他半日。


    一开始卞翎玉并不知道世间母子是怎样相处的,还会感到困惑,后来卞翎玉就习惯了,他也不再对女子充满感情。


    意识朦胧间,他以为自己的尾巴又一次被斩断了。


    卞翎玉心里很平静,只要痛过去,熬过了,很快就能好起来。


    然而这一次他睁开眼,看见的不是恶鬼呼啸,而是烛火笼罩的屋子。


    他在一片暖意中醒了过来。


    入目一片大红,卞翎玉首先感觉到暖,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并不冷,背上还出了一层薄汗。屋子里不知道点了多少个炭盆,他的手掌被人握住,源源不断的灵力被渡过来。


    卞翎玉转过头,看见了额上沁着细汗的师萝衣。


    两人对望一眼,她唇色苍白,担忧道:“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昨夜昏过去前的记忆,也如潮水般涌上来。


    卞翎玉没有骗师萝衣,昨夜是他第一次饮酒,少年神族没了神魂,也会受伤,也会喝醉。他念及那些失控的动作,心里发涩,更是难堪,他也没想过自己不仅对着她求.欢,还不愿放开她。


    那就像一个梦,而今破败的身体,走向衰亡的现状,将他拉回应当面对的现实。


    听师萝衣问话,卞翎玉点了点头。他看着她汗湿的头发,半晌道:“我没事,把炭火熄了吧。”


    她摇摇头:“你会冷。”


    “不冷。”那些低落的情绪,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淡了些,他低声道,“有点热。”


    她笑了笑:“好。”


    师萝衣只留下一个炭盆,又打开了窗户。


    卞翎玉看见还没有天亮,外面依旧是黑漆漆一片。夜风吹散屋里的血腥气,少女蹲在他身前,给他盖好被子,她小心翼翼道:“对不起,卞翎玉,我没有想过伤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是因为你。”他说,“是我先前就受了伤。”


    见她脸上仍是带着愧疚,卞翎玉顿了顿,补充道:“和卞清璇发生了冲突。”


    师萝衣惊讶不已,但是联想到之前卞清璇都气得任由卞翎玉流放荒山,似乎也很合理。


    他见她就这样坐在塌边守着自己,开口道:“我没事,你去睡一会儿吧。”


    话落才想起来屋子里只有一张床,而天没亮,此时的不夜山几乎都在修真界大能的掌控之下。


    她给他输了一夜的灵力,确实很累很困。


    卞翎玉抿唇,想把床让给她。


    师萝衣却率先从柜子里拿出两床被子,在他塌边铺好:“我在这里陪着你,你要是难受,随时和我说。你睡好,别动。”


    她当真在他身边躺下。


    红纱翻飞中,师萝衣偏头看着他。见卞翎玉终于好许多,她紧绷一夜的心,终于安宁不少。


    卞翎玉身体虚弱,但他睡不着。天还未亮,他也不想就这样睡过去。


    他一直看着她,却不料她也抬起头,两人对上眼神,卞翎玉看上去苍白又安静,半晌,他微微移开了视线,但是仍然面朝着她,没有转过身子。


    师萝衣惦记着熏香的事,怕他心里有疙瘩,连忙解释道:“昨夜狐狸点的熏香有问题,你别放在心里去,我怕你醒来生气才扎你的。”


    卞翎玉应道:“我知道,你没做错。”


    师萝衣见他确实不像生自己的气,也没生他自己的闷气。她心里也松快了些,见他脸色苍白,因为忍痛额上青筋微微凸起,她从怀里拿出如意锁。


    “有一个东西,我本来昨晚就想给你,可那时你喝醉了,我只好现在给你,卞翎玉,手拿出来。”


    卞翎玉伸出手,掌心被放上一枚如意锁。


    他觉得眼熟,蹙眉看向师萝衣。


    师萝衣枕着胳膊,冲他微笑道:“是你还给我的那把如意锁,你当时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给你如意锁,没有折辱之意。它原是我母亲打造,给我未来道侣的。”


    “我只愿你长命如意,一生欢喜。”她轻轻说,“我没从不夜山带出去什么,那时一无所有,只有这个能给你。”


    “或许之后很多年,直到你想离开前,你都不得不做我道侣了,因为你,我才能回家。我现在有很多可以给你,但说起来,它才是我最珍贵的东西。它曾举国之力祝福,或许能护佑你快快好起来。你愿意收下它吗?”


    卞翎玉握紧了锁,醒来之前,他觉得自己又痛又悲凉。


    醒来之后,他忆起自己昨夜的任性和失控,只带着低落和难堪,然而所有种种,此刻都被掌心小小的锁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