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浴吻)

    rg


    第七十九章


    寒酥在铜镜里看见了人影,她吓了一跳,手心压在妆台上转身望过去,见是封岌,她这才松了口气。


    也是,除了他没谁会深更半夜来她这里。


    封岌朝寒酥走去,他立在她面前弯下腰,一手搭在寒酥身侧的妆台上,去瞧寒酥的脸。


    “大半夜对镜画这个?”他伸手抬着寒酥的下巴,将她的脸颊抬起来,细细地瞧。


    寒酥刚用不同色度的胭脂在右脸上的疤痕处描画遮掩。不同于朱笔落红梅,深深浅浅的胭脂落在她的脸颊有另一种氤柔之美。他弯腰靠过去,隐约还能闻到一点胭脂的浅香。


    “朱笔画在脸上一整日不舒服。”寒酥解释,“也就最初几日画画,等熟识适应些,我就不费这个劲了。”


    寒酥轻蹙着眉,又低声问:“将军怎么过来了?”


    封岌沉默了一息,才反问:“难道你没有什么想问我?我以为你初入宫会有些顾虑和担心,会想跟我问问宫里的事情。”


    寒酥确实有一点不安。别说给公主当老师,她也没去学堂给别人讲过课啊!更甚至……她就没去过学堂。


    寒酥望着封岌的目光里有一丝困惑。她有话想问,却又茫然得不知道从何问起。


    rg


    “娘子,热水都弄好了。赶快泡个澡就歇下明日还要早……”翠微一边说着一边进来,人已经迈进了门槛,脚步生生顿住,说了一半的话也卡在那里。


    梳妆台前的两个人,一坐一立,将军俯下身靠近寒酥且抬着寒酥的脸。两个人互相对望着,似乎下一刻就要亲起来了!


    翠微脸一红,赶忙低下头去不再看。


    寒酥也回过神来,她轻推了下封岌,再轻咳了一声,温声道:“好。我知道了。你下去早些歇着吧。”


    翠微应了一声,转身小跑着出去。


    寒酥听着翠微哒哒的脚步声,后知后觉自己的话有些不对,听上去好像故意将人支走似的……


    “走吧。”封岌道。


    他直起身朝一侧的衣橱走去,毫不见外地打开衣橱门,在里面翻找着,一边找一边问:“拿哪一套寝衣?”


    “翠微都帮我拿过去了。”寒酥道。


    封岌点点头,放下手里的寝衣,往小间去。寒酥微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他:“将军,您进去做什么……”


    封岌人已经走到了小间门口,他转过头来望向寒酥,一本正经地问:“难道你要我在这里等你?”


    寒酥轻抿了下唇,换了个稍微柔和些的语气,不答反问:“难道我不值得将军稍微等一会儿吗?”


    封岌毫无意料地被她这么一噎,他反倒是笑了。他颔首肃言:“值得。”


    “但是,”封岌话锋一转,“你就不信我半途进去?”


    寒酥微笑:“将军是端方君子。我自然是信您的。”


    寒酥强调:“深信不疑。”


    封岌深看了她一眼,不得不退步。他朝寒酥的书案走过去,随,等着她。


    寒酥这才往小间去沐浴。她迈进小间,转身关门时,不由望向封岌。他侧对着她,正悠闲地翻阅着她今晚刚抄完的书。


    她关了小间的门,脚步匆匆朝浴桶走过去。


    当寒酥整个身子泡在热水里没多久时,她听见了脚步声。她伸手握着桶沿,转头望向门口的方向。


    因是一个人住,这小间的门一直没有锁。


    她听见封岌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外。


    寒酥抿唇噤声,安静地等待着。


    片刻的安静之后,门外响起了叩门声。两叩之后,封岌立在门外开口:“夜里有些寒,我也想沐浴。”


    寒酥盯着房门,慢慢拧了眉。


    “可以吗?”封岌寻问。他语气寻常,是一如既往的平稳声线。


    寒酥握着桶沿的手不由攥紧了些。她紧握的手又突然松开,低声:“进来吧。”


    房门被封岌推开了。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寒酥只望了一眼,便转过头去,不再看他。封岌宽衣时,寒酥垂下眼睛,望着轻晃水面上映出自己的面颊,她掖了掖鬓间的碎发。


    每次稍微有些局促尴尬时,她总是改不掉掖发的小动作。


    封岌走到寒酥面前,寒酥不得不再次偏转过脸不去看他。她身子往后缩,将桶内不多的空间多腾出一些留给他。


    一阵阵水声,带起几滴水珠溅在寒酥的脸颊上。浴桶不大。水面之下,两个人的身体有了必不可免的碰触。


    寒酥再一次掖发,放下手时,便悄悄将手搭在了身前。她这身体,封岌本就里里外外看过无数次,可她总不能适应。


    比起寒酥的局促,封岌显得悠闲许多。从衔山阁过来,吹了一路的夜风,如今舒展地坐在热水里,带着一点香气的热水拥着他,十分舒服。尤其还有美人在前。


    封岌看了寒酥一会儿,才开口:“我有那么难看?你要这么一直低着头?”


    “我才没有……”寒酥反驳,她刚抬头,目光刚好落在封岌的胸口,不由凝了凝。


    封岌身量高大,浴桶里的水没过了寒酥的胸口,水线却在封岌胸口伤处以下。纱布覆在他的左胸伤处,隐约有血迹的渗透痕迹。


    每次只要想起、看见封岌胸口的伤,寒酥心里总是会突然柔软下去。


    “愈合得怎么样了?”她问。


    “没太注意。”封岌语气随意。


    寒酥带着嗔意地看了他一眼,稍微靠过去些,将他身上的纱布扯开一些,蹙眉去瞧他的伤。“还好。”她轻声说着,也略放心了些。


    她退回去,重新屈起膝来,膝盖抵在身前,双臂环抱着自己的腿,后背靠着桶壁。


    封岌瞥她一眼,道:“这里太小了,腿伸不开,坐得不舒服。”


    寒酥望向他,他那目光好像在说她碍事挡着他伸展胳膊腿儿,她闷声说:“是您要挤进来的,可别不讲道理。”


    封岌没继续这个话题。他沉默了片刻,突然就说起了宫里的事情:“那两位公主性子都不错,不是刁蛮不讲理的人。你给她们讲课,不需要像对你妹妹那么严苛。尤其小公主年纪小又贪玩,你哄着她些就是。”


    寒酥没想到封岌会在这样的情景下说起正事,偏偏还是她很关心的正事。她问:“那……教的东西都随我吗?”


    封岌点头。


    寒酥想了想,低声嘀咕:“我对笙笙也没有很严格啊……”


    封岌笑笑,没接话。


    寒酥又反思了一下,抬眼望向封岌,反倒不确定地问:“我平日里对笙笙严苛了吗?”


    封岌朝寒酥伸出手,他说:“我腿麻了。”


    寒酥望着封岌伸过来的手,有一种早就料到的情绪。她将手递给封岌,在一阵水声中,任由他将她拉过去抱在他怀里坐在他腿上。这下,他能坐得舒展开了,寒酥反倒越发局促了起来。


    封岌习惯性地将手搭在寒酥的腰上,与以往不同的在于这次是在水下。他说:“每日会有内宦给你引路,送你去公主的住处,再送你到宫门。不要乱走动。”


    “我知道的。”寒酥说。


    封岌倒是对寒酥没什么不放心。她向来是个重规矩的,宫里的那些规矩,她都应付得来。


    “还有吗?”寒酥问。


    封岌说:“不要招惹皇贵妃。”


    寒酥微怔,说:“我招惹她做什么。”


    她不由去猜测封岌会不会知道什么?应该不能吧?毕竟她只是有一个想法,还什么都没做。


    她偷偷抬眼去看封岌,却撞见封岌正目光沉静地望着她。封岌用指腹抹了一下寒酥脸上画红梅的胭脂,胭脂立刻蹭到他指腹。他瞥了一眼,放入口中尝了一下。


    寒酥惊讶看他,说:“胭脂又不能吃!”


    封岌继续品了品口中胭脂的味道,才问:“那什么能吃?”


    四目相对,寒酥移开目光。


    封岌向来很有耐心,他继续用指腹在寒酥脸颊上的胭脂蹭来些尝,甚至悠闲地伸手从架子上拿了块蜜饯吃,他又拿了一块喂给寒酥。


    蜜饯的酸甜在寒酥口中慢慢蔓延,她唇上似乎还残留着封岌塞糖时指腹碰过的触觉。


    蜜饯吃完了。封岌干脆将那碟蜜饯端过来,他自己吃着,也一颗颗喂给寒酥。他闲聊般与寒酥说话:“听说考题是仙境,你画了什么?”


    “随便画画。”


    寒酥想了想,如实说:“画了家乡。”


    封岌没有再多问。


    一小碟蜜饯,就这么被他们两个你一块我一块地吃光了。寒酥在不知不觉中早已不似刚刚那样局促紧张。


    封岌将空碟放回架子上,他看向寒酥,直接问出来:“不紧张了?”


    寒酥低声反驳:“我没有……”


    她听见封岌低笑了一声,紧接着她的脸就被封岌捧了起来。他带着蜜饯之甜的吻气势汹汹地落过来。


    他向来很在意寒酥的感受,每次亲吻都由浅到重。可是这次不同,没有任何温柔的试探,直接闯入,堵搅得寒酥软口中一塌糊涂。蜜饯的糖也遮不住他这样重的掠吻。封岌温柔不起来,毕竟他刚刚为了等寒酥缓一缓,已经忍耐太久。


    封岌捧着她的脸,她脸上的胭脂画反复蹭在他的手心。他另一只手在水中寻芙蓉。


    寒酥颤着眼睫睁开眼,对于封岌如此强势的吻,生出一丝惧来。即使被水围着,她竟生出被火灼烤的危险感。


    她艰难地挤出颤音:“将军……”


    封岌压着胸腔里的重喘稍微放开她一些,他仍旧距离她很近,危险仍旧环绕着寒酥。封岌低下头,额头抵在寒酥的眉心,他发红的眼睛盯着寒酥,指腹反复蹭一蹭寒酥肿红的唇,他压着喘问她:“疼了?”


    寒酥摇头,不是疼,是有一点喘不过气的难受。她声音里噙着颤:“您、您……伤口的纱布被打湿了……”


    她一句话不能一口气说完,说得断断续续气喘吁吁。


    封岌垂目瞥了一眼胸口的伤处,他收回目光,为避开伤口,他忍着将寒酥嵌进怀里抱紧的冲动,靠过去,只微用力地在寒酥的耳朵尖咬了一口。


    他松开寒酥,从水中站起身。一瞬间水声哗啦,水珠子迸溅。寒酥闭上眼睛避开水珠,更是为了避开看他的身体。


    封岌迈出浴桶,拿了架子上的棉巾简单擦了擦身,穿好衣服。他垂首系最后的腰带时,对寒酥说:“早些休息。”


    他又是往日里低沉平稳的声线。


    寒酥浑浑噩噩地点头。


    她垂着眼,愣神般望着水面上映出的自己,直到听见封岌走出去的脚步声,她才慢慢回过神。


    浴桶里的水已经凉了。


    好半晌,寒酥伸手,手心贴在自己的腿侧。那里好像还在被什么东西灼抵着。


    寒酥捧一把水,泼在脸上。


    在凌乱的水声中,寒酥清晰地发现自己整颗心也都跟着凌乱。因为她发现封岌放开她的时候,她虽然能畅快呼吸了,心里却是不舍。


    第二天早上,翠微进小间收拾的时候,看着狼藉的水痕,挠了挠头。另外两个小丫鬟跟进来收拾,翠微立刻将手抵在唇前,压低声音说:“我刚刚不小心打跌了水,别让表姑娘知道。”


    两个小丫鬟点头,手脚麻利地收拾起来。


    此时寒酥正坐在梳妆台前,按照昨天练习好的画法,用胭脂在右脸上画了红梅,最后又戴上面纱,先去给姨母请安。


    姨母坐在院子里做针线活,见寒酥过来,拉着她说话,叮嘱她今日进宫要守礼数。


    距离寒酥出门的时候还有一段时间,她也没急着出门,就坐在姨母身边帮忙递递剪子和线团。


    封岌和封三爷一起经过,听见三夫人又在向寒酥抱怨林家的不光彩事情。封三爷瞥了封岌一眼,对三夫人道:“你整日里对孩子说旁人家的闲话做什么?”三夫人一愣,没想到被指责。


    “我和寒酥有什么话不能说?”三夫人还想说几句,顾虑封岌在,便把余下的话咽了回去。


    寒酥站起身福身:“将军、姨丈。”


    封三爷沉吟了片刻,突然问起:“小酥,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想立女户?”


    寒酥很惊讶姨丈会这样问。三夫人也很惊讶。毕竟封三爷万事不过心,以前根本不会过问这些事情。不过寒酥是借住在这里,这话由他说来,若寒酥是个多心的,恐怕要以为封三爷在撵人。三夫人立刻皱眉瞪他。


    封三爷却没看三夫人,说:“立女户还是挺难的。不过若你能把这差事干好干稳当了,自立门户就容易了些。但是也别给自己压力太大,尽力就好。这日子嘛,还是要享乐为主。”


    寒酥道:“是一直有这想法,若能将这差事做好,那就再好不过了。”


    封三爷问:“什么时候出门?”


    “再过一刻钟就走。”寒酥答话。


    封三爷笑笑,道:“那正好。二哥也要进宫,你可以顺路乘他的车。他来我这拿个东西就走。”


    三夫人赶忙说:“哪敢劳烦赫延王,再说也不方便。”


    封三爷摇摇头:“你总是跟二哥太客气。寒酥是你外甥女,其实在你眼里就是亲闺女。”


    三夫人赞同:“那当然。”


    “所以啊。”封三爷道,“你把小酥当亲闺女,我自然也疼这孩子。都是一家人,二哥顺路带个孩子进宫有什么不方便?二哥说是吧?”


    封三爷不等封岌回话,又道:“等着,我去给你拿名册。”


    寒酥望了封岌一眼,又垂下眼。


    后来三夫人抱怨封三爷:“你今日话怎么这么多?”


    封址果冻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