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童话[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66章 第 166 章

    /


    孟博远应道:“好。”


    当务之急是过了人格场,这里可不太平,稍有不慎就是永远迷失,这与死亡没有区别。


    说回人格场,孟博远自然要问她:“你看到三……孟博斐了吗?”


    谁知道他一开口,秦步月愣住了:“会长先生在人格场?”


    她这么诧异,让孟博远察觉到了不对劲。


    白天的时候他们不是


    孟博远蹙眉问她:“你进入人格场时,看到了什么?”


    秦步月知道,在人格场方面,孟博远比她了解更多,尤其是专修“哲学家”的孟家。


    她说道:“我醒来时在病房,遇到了一枚【坚若磐石】,我把它击杀后,出了病房,之后还遇到了【泥古不化】……”


    秦步月醒来时,已经身处异变的医院。她没有遇到任何正常的人类,有的只是被标签污染的怪物。


    这种程度的怪物,她能轻松靠精神视野找到弱点,不必动用自己的标签,就能将其击杀。


    首发网址.


    不过她身体受了伤,好像肋骨摔断了几根,体能上也有些不太够,好像饿了很久,远不如在外面时有力。


    孟博远听她说完,沉吟道:“我进来时是白天,遇到了一个情绪场,我在救下一个孩子后,摔成重伤,被送到了医院中。”


    说着,他看向秦步月,道:“我在医院遇到了你。”


    秦步月:“&34;


    孟博远顿了下,解释道:“没有觉醒精神体,还是普通人的你。”他又把白天在医院发生的事,说给了秦步月听。


    秦步月毫无印象,她茫然道:“在这之前,我没有见到你,更没……没见到会长先生。”


    她眼睫颤了颤,手指不自觉地握紧。


    这一刻,秦步月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情:哪怕是假的,她也想见见他。


    孟博远对于人格场的体悟,的确要更多一些,哪怕不爱看书,打小的耳濡目染,也够用。


    “我们融纳【坚定】的时间有先后,估计我比你早一些,但因为我的人格场没有结束,所以你融纳【坚定】时,意外连接到了我。”


    秦步月点点头,可惜他俩都不知道命运之钟和堕落绿洲的时差,也就没法对上精准的融纳时间。


    当然了,对上也没用,因为他们在文明之水的时间是没法估算的,可能只有一瞬,也可能有几小时。


    就像在人格场中,这里的时间和外面也不一样。


    在没有参照物的精神世界,主观感受是最大的欺骗。


    秦步月:“也就是说,你之前遇到的我,是你幻想出……”


    孟博远纠正她:“不是我的幻想,而是融纳的【坚定偷窃了我们的潜意识,构建出来的。”


    秦步月默了默,决定守护孟六先生的面子,说道:“对,是它构建的,包括会长先生。”


    孟博远:“没错。”


    秦步月问出了那个关键问题:“会长先生,现在在哪儿?”


    孟博远是从四楼一路杀上来的,对这个医院也更加熟悉,他道:“这是个迷失场。”


    秦步月当然知道迷失场的概念。


    孟博远道:“【坚定】构建出的假孟博斐,迷失了。”


    秦步月:“&34;


    不需要多说,两人都明白,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


    他们会身处同一个人格场,一来是前后融纳【坚定】的时间差不多,二来是两人有着同样的犹疑。


    在遇到秦步月之前,孟博远知道秦步月死了,知道孟博斐撑不住“人间世”的侵占,注定会迷失。


    然而,在孟博远的内心深处,期待着奇迹降临。


    他希望秦步月没死,希望孟博斐还在。


    所以他的人格场中,出现了普通人秦步月,出现了没有遭遇“人间世”,甚至没有王伊之这个亲妹妹的孟博斐。


    秦步月的状态和他截然相反,她当然没死,她在绿洲的不断探索中,笃定了孟博斐还在,她坚信他还在努力和“人间世”抗争,他还会……回来。


    然而,在这样笃定的秦步月的内心最深处,依旧存在着质疑。


    孟博斐真的还在吗?


    他真的没有迷失吗?


    两人的交点是孟博斐,一个笃定他迷失了,却希望他还在;一个笃定他还在,却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迷失了。


    于是,在这个人格场中……


    被两枚【坚定】所构建出的孟博斐,迷失了。


    那么,他们该怎么做呢?


    他们各自的【坚定】又是什么呢?


    秦步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她好像忘记了什么,可又没有丝毫线索。


    只隐约有种,忘了什么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很重要的事,被她忘记了。


    敛住思绪,秦步月道:“走吧,我们去找他。”


    无论怎样,他们的方向是明确的,找到孟博斐,找到他们的【坚定】。


    两人走到医院走廊,顺着残留的精神丝线,向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外科病房有很多,除了秦步月的那间外,其余的都被铁栅栏挡着,里面的人睡得很沉,浑然不知夜晚的医院,是另一幅模样。


    半道冲出来一个泥浆怪,秦步月手持紫藤剑,干脆利落将其击毙。她是以精神状态来到的人格场,醒来时看到手腕上的翡翠镯子,也没太诧异。


    外界的东西带不进来,但源自她精神的东西,是可以具象出来的。只是【包罗万象】中,有且仅有一把紫藤剑,并没有她在绿洲敛获的其他物品。


    之前她还想不通,现在明白了,估计也有孟博远的干扰,他对紫藤剑印象深刻,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秦步月问他:“小银龙呢?”


    孟博远:“……”


    秦步月哪会不懂,这家伙十有是把【飞龙在天“还给”自家三哥了。


    因为神话标签的特殊性,年轻的世家子弟很难再持有其他标签,所以:“你身上一枚标签都没有?”


    孟博远:“……嗯。”


    秦步月把手里的紫藤剑给他:“拿着。”


    孟博远:“不用,我的体术……”


    秦步月凭空掏出一把黑色手|枪,说道:“我有【枪林弹雨】。”


    孟博远:“……哦。”


    秦步月没提【春秋笔法这枚标签太特别,她还不想暴露,倒不是不信任孟博远,而是对他的一种保护,有些没必要知道的事,知道了只会增加危险。


    好在【枪林弹雨】和【泪如雨下】都是再寻常不过的标签,在绿洲也能轻易买到。


    秦步月已经融纳了四阶标签,也该多持有两枚标签了。


    因为紫藤剑和【飞龙在天秦步月对人格场更多了些思索。


    总的来说,是他们融纳的【坚定凭借文明之水的力量,入侵了他们的潜意识,布下了重重考验。


    又因为秦步月和孟博远的“相似”,他们共同拼出了这个人格场,只是在某些细节上,看得是两人意志谁更强大。


    比如【飞龙在天在秦步月心中,这属于孟博远。


    但孟博远在这一块的意志更强大些,他坚定这不属于自己,坚定是孟博斐的,于是……【飞龙在天】属于孟博斐了。


    这时秦步月和孟博远,都没有怀疑过孟博斐的真假。


    已经五阶的孟博斐,不可能出现在四阶的人格场。


    他是假的,当然也是某种意义上的真。


    ——是他们真切思念着,无法放下的人。


    两人来到了楼梯口,感觉到了丝丝缠绕着的白色丝线。


    秦步月轻声道:“在三楼。”


    孟博远:“嗯。”


    -


    秦步月稳稳坐在银龙上,恢复了不少体力。


    一路上他们遭遇了很多标签怪,孟院长身手了得,轻松解决。秦步月一直拿着的黑色手|枪,毫无用武之地。


    病房在六楼,他们走下楼梯时,秦步月有强烈的感觉,她忍了忍,还是脱口而出:“好像食道……”


    六楼像腹腔,楼梯口像食道,他们仿佛在一个巨大的怪物体内。


    孟博斐脚步一顿:“的确。”


    秦步月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随便说说。”


    孟博斐看向她:“想离开这里得找到‘心脏’,你觉得它在几楼?”


    没想到孟院长会和她讨论,秦步月有点紧张,又有点被重视的兴奋,她认真思索着,说道:


    “这栋病房楼一共有九层,如果六楼是腹腔的话,那我觉得‘怪物’是倒立的状态,它的口在一楼,心脏可能在三楼?”


    孟博斐:“有道理,那我们先去三楼。”


    秦步月生怕自己误导了他:“我只是胡乱猜的,即便真是个怪物,也不一定是按着人的身体生长……”


    她解释半天,孟博斐笑了下,安抚她:“没事,三层不对的话,我们再去其它层,不妨碍。”


    秦步月:“……好。”


    虽说有些忐忑,但又忍不住有点开心,好像她真的有帮上忙。


    “食道”很湿滑,孟博斐脚步很稳,秦步月在银龙上,庆幸自己不用踩上去。他们很快来到三楼,秦步月好奇地看过去,居然真的看到了一个血红色的大心脏。


    秦步月:“……真的在这!”


    孟博斐黑眸闪了闪,他忽地向前一步,挡在了秦步月面前。


    秦步月看不到三层楼的情况了,她只能看到孟博斐的后背,只见他结实挺括的后背上,有丝丝缕缕像雪像云又像雾气的白色丝线,蔓延而出。


    白色丝线舒展成巨大的雪白六翼,本该是光明神圣不可侵犯的天使之翼,却比眼前的血腥医院,更让人心生恐怖。


    秦步月心中升起阵阵不祥的预感。


    孟博斐没有回头,只轻声对身后的女孩说道:“等我。”


    秦步月紧张地握紧了黑色手|枪:“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