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祚今天气死康熙了吗(清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59章 第 259 章

    直到康熙打完儿子回到龙椅上,大阿哥还是一副灵魂出窍的模样,呆呆地站在原地,神情恍惚。


    我是谁?我在哪?刚刚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不过是答应六弟做一件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就被汗阿玛打了屁股?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


    怪不得说什么真男人假男人。


    如果必须要这样才能是真男人,那他宁愿一辈子都是假男人!


    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一向不对头的太子亲眼见证了这一切,依旧是那张让他看到就想骂人的温和面孔,眼里却隐藏着明显的笑意。


    胤礽在嘲笑他!


    大阿哥羞愤欲死,恨不得在御书房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样就不必承受来自他人,尤其是来自胤礽的视线与嘲笑。


    上一次在这个地方恨不得钻进地洞里的人,是穿着兔子睡衣的四阿哥。


    他非常能够理解大阿哥社死的心态,并由衷地怜悯亲哥。


    “大哥,你没事……”四阿哥安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弟弟们骤然拔高的话音盖了过去。


    八阿哥嘻嘻哈哈,像个乐子人:“可算赶在年前了。”


    七阿哥露出一个矜持的微笑,吐露出来的话却有些魔鬼:“幸好不是新年第一天的竹笋炒肉。”


    大阿哥愣了一下,看看完全是看热闹心态的两个弟弟,再看看神色纵容的太子,脑海中冒出了一个怎么也压不下去的念头。


    “所以,胤礽,你也被打过?”


    不会吧?


    胤礽可是太子啊,汗阿玛不是一向最疼这厮吗?


    太子的笑容僵了一下。


    如果大阿哥是私底下问这个问题,他可以毫不犹豫地选择说谎,但当着康熙和那么多弟弟的面,他要是说没有,被拆穿了怎么办?那不是更没有面子吗?


    既然你们不仁,那就别怪孤不义了。


    太子微笑着道:“兄弟们整整齐齐。”


    不就是被打屁股吗?


    所有兄弟都被打了,多他一个不多,有什么好尴尬的?


    大阿哥:“……”


    虽然得知太子和其他兄弟都被打过,心里有那么一丢丢好受,但他并不想沦落到和太子一个地步,他想成为没被打过的那个啊!


    “大哥,别难过,兄弟们都陪着你呢。”罪魁祸首胤祚蹭蹭蹭地跑过来,本是想拍拍大阿哥的肩膀安慰一下,却碍于身高差距,只能踮着脚拍。


    然而,大阿哥并没有被安慰到。


    他黑着脸瞪弟弟,双手蠢蠢欲动,想揍弟弟怎么办?


    “我没法把功劳分给你,就想补偿你一件我能做到的事,结果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对得起我吗?我可是你亲哥!”


    胤祚可爱地歪了一下脑袋,发出灵魂质问:“可这不就是我们爱新觉罗家传统的兄友弟恭吗?”


    比起未来九龙夺嫡时,兄弟们想把对手往死里弄的程度,他只是坑哥哥一顿竹笋炒肉,皮都没破一下,完全就是小毛毛雨啊。


    大阿哥一脸迷惑,爱新觉罗家的兄友弟恭是这样的?


    包括太子在内的五个弟弟在旁默默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胡说!”康熙看戏好半天,看到这儿,实在没办法再保持沉默,震声道,“你们这叫坑哥坑弟,和兄友弟恭没有半文钱关系。”


    天底下哪门子的兄友弟恭是坑兄弟被亲爹打屁股?换你,你要不要?


    胤祚摇着食指,啧啧出声:“汗阿玛这话就错了,有一句话叫做‘打是亲,骂是爱’,我只是看大哥一去福建这么久,和汗阿玛之间没有互动,未免父子感情生疏,这才想让你亲亲他。”


    大阿哥作为今日唯一的受害者,对这话尤为不感冒,迁怒于害他丢脸的罪魁祸首,出口的语气也有点冲。


    “你这么想跟汗阿玛亲,那就去啊。”


    胤祚羞赧地挠挠头,“什么去不去的,这不就是我和汗阿玛的日常吗?”


    大阿哥噎住了,积攒的怒气就跟个松了手的饱满气球似的,咻咻咻地漏光了,再没剩下一丁点。


    他怎么就忘了不能用普通人的常态来揣测这个弟弟呢?


    “你……”大阿哥认为自己十二岁,是个去过战场的真男人,不能和四岁的弟弟太过置气,得以理服人。


    “你不能因为自己跟汗阿玛是这么个相处模式,就觉得其他兄弟也一样。”


    大阿哥觉得自己这话说得非常有道理,满分一话,起码也得打个九十五,结果却见六弟不以为然的样子。


    他转头去寻求其他弟弟的意见,却见这些弟弟竟然是胤祚同款的不以为然。


    大阿哥:???


    大阿哥:!!!


    什么情况?他不过是离开皇宫半年,怎么这些弟弟都跟被谁洗过脑似的,古古怪怪,不太正常?


    胤祚直言道:“大哥不要生气嘛,大家都一样的,等小九小十长大了,也不会逃脱‘打是亲,骂是爱’,缺少竹笋炒肉的童年是不完整的。”


    哗——仿若一道惊雷劈下。


    大阿哥可算明白完整的童年是什么意思,俊秀的脸孔胀得通红,不知是气还是羞。


    “我,我都十二岁了!”大阿哥气得鼻子都快歪了,“童年早结束了!”


    胤祚:“那这不就是在给你弥补的机会吗?别给童年留下遗憾。”


    大阿哥愤愤道:“我不需要弥补!”


    “现在的你觉得不需要,不代表将来的你也觉得不需要,可这事是有时效性的,现在不做,将来就更做不了了。”胤祚倾过身子,小声地道,“你想想现在被汗阿玛打屁股,和二十几岁再被汗阿玛打屁股,你更乐意接受哪一个?”


    大阿哥:“……”我两个都不能接受!


    他不禁开始怀疑弟弟是真的喜欢他吗?这分明是在整他啊。


    更令他怀疑人生的是,其他几个弟弟堪称一致的反应。


    太子:“遗憾还是不要留下的好。”


    四阿哥:“现在不觉得有什么,日后可能会非常遗憾。”


    七阿哥:“六哥也是为了大哥好。”


    八阿哥:“打都打了,大哥就不要挣扎了嘛。”


    大阿哥的眼神都死了。


    最后一句才是你们的真心话吧?


    康熙眼睁睁地看着胤禔被几个弟弟又是忽悠又是背刺的,总觉得这个儿子有点可怜,以及……这情景该死的眼熟。


    就跟过去他被胤祚气了个半死,其他儿子却来拉偏架一模一样,没有一个站在他这边不说,还会拍手叫好,真真是气煞爹也。


    但同样的事情落在他人身上,他成了那个旁观者,不代入被气得半死的角度,就只有一个想法:哈哈哈干得不错!


    轮到自己,就还得再添半句:下次别再干了!


    “童年完整”事件到此告一段落。


    康熙道:“胤禔,朕看到你送上来的奏折了,过完年你就去办吧。”


    大阿哥:“儿臣遵旨。”


    当着大家的面说话说一半,那不是故意引诱人吗?


    胤祚立马上当,眼巴巴地凑过去,“什么事啊?我们能知道吗?”


    这可是臭小子自己送上门来的。


    康熙暗暗发笑,抬手一招,胤祚率先溜了过去,七阿哥和八阿哥是他的小跟屁虫,屁颠屁颠地也去了。


    他们三个跑得快,没注意到太子和四阿哥不止没有向前,还默不作声地往后退了一步,一副“别把我和他们算成一伙儿”的模样。


    大阿哥悄悄打出一个问号。


    下一刻,康熙大手一揽,就把三个儿子全部搂到了怀里。


    而后,把那份奏折拉开来,怼在三个儿子面前:“自己看吧。”


    大阿哥瞠目结舌,是他离京太久了吗?汗阿玛居然会把奏折给三四岁的弟弟看诶,这是普通阿哥能看的东西吗?


    就在他震惊三个弟弟待遇特殊的时候,胤祚扫了一眼满是字的奏折,理直气壮地把奏折塞进两个弟弟吧。”


    大阿哥:?


    八阿哥转吧。”


    大阿哥:??


    七阿哥小眉头微皱,也没考虑奏折是不是他能看的问题,还真低头看了起来,就是……“六哥,这几个字我不认识,你帮我看看。”


    胤祚按着弟弟的肩膀,小表情十分沉痛:“你都不认识,还指望我呢?”


    大阿哥:???


    三个弟弟手里拿着的奏折应该是他送上去的那本吧?他记得自己没写太深奥的东西啊,至于这一个个的都不认字吗?


    恍然间想起太子和四阿哥的反应,转头那么一瞧,那两人一个看天,一个看地,都不敢和他对视。


    就、离谱!


    “不认字还这么理直气壮!”康熙怒了,按着从左到右的顺序,分别从胤祚、七阿哥和八阿哥的脑袋上一一敲过,咚咚咚的声音特别清脆。


    “不都在启蒙了吗?小八刚刚开始认不了几个字就算了,胤祚和小七不都是张廷玉教的吗?都教到哪里去了?”


    胤祚的小短手飞快捂住多灾多难的小脑袋,瓮声瓮气地说:“汗阿玛忘了吗?按照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内容,廷玉哥哥得先帮我把物理化学教材编完,再挑一批年轻的学生开展物理和化学教室的试验点,看是否具有在大清推广和创办学院的可能性。”


    “快过年了,他还在盘账,看看今年各个店铺的收入与支出,查查有没有不明流向的资金,有没有人中饱私囊。再过几个月就是春汛,他还得把近半年的钢筋混凝土堤坝的账做出来,交给户部、工部……”


    张廷玉忙得直想一个人分成四个来用,哪有时间教人读书啊?


    “他又不是这几天才开始教你的,之前呢?”康熙的眼神温度有些降了下来,他怀疑臭小子又偷懒了。


    胤祚默默地把奏折拉回来,看着那没有标点符号的一大段小字,磕磕巴巴地读了一遍。


    这里面说的是大阿哥请求组建新海军,想要更多的兵,更精良的装备,包括海船、枪支、烟花、大炮等等。


    简单来说,就是要人、要钱、要武器。


    “汗阿玛,国库有钱了吗?”胤祚仰头问道,“那钢筋混凝土堤坝是不是能够围着长江黄河建一圈?”


    康熙本就因为胤祚读个书还作妖而黑的脸色,刹那间更黑了。


    “国库的钱本就不多,给胤禔是因为他把福建那一片的海盗窝端得差不多了,缴获而来的银钱能够支撑好一段时间。”


    至于再后面……还是得靠国库。


    希望这两年不要旱不要洪,国库税收多来点,让大清把海军建起来。


    “堤坝实在太贵了。”康熙每看一次账本就心疼一次,一边庆幸这钱不是国库出,一边又心疼儿子辛辛苦苦大半年全部砸进里面去。


    “若是明年收成好,没灾没难的,多建一点没问题,可你想建一圈,那就是痴心妄想了。”


    归根究底,还是穷闹的。


    康熙和几个阿哥暗暗叹气,大清怎么就这么穷呢?


    “我有办法!”胤祚举起小手手。


    “什么办法?”


    胤祚眯着眼睛,拇指和食指比了个一丢丢的小动作,笑容讪讪:“就是会有一点点损,干不干?”


    康熙犹豫了一下:“要钱吗?”


    胤祚摇头:“不要。”


    康熙和几个阿哥异口同声地道:“那就干!”


    胤祚连忙招招手,太子、大阿哥、四阿哥全凑了上来,一家七口弯腰低头做贼似的聚在一块说话。


    “大哥的海军其实可以这么搞,京城不是有很多逗猫遛狗的八旗子弟吗?汗阿玛担心他们荒废祖宗基业,大清还得养这些个只晓得吃喝玩乐的纨绔,现在完全不用担心了,全部交给大哥拉去海上。他们要是有意见,一句‘爷这个皇子阿哥都来当海军,你们比爷尊贵?’立马就能把他们噎死!”


    “大哥建海军缺钱,但是国库钱也不多,这就要靠你们自给自足了。沿海海盗猖獗,不止福建这一处,你们就专门找海盗窝打,打一窝就是好几个月的军费呢。如果路上没遇到海盗,你们就开着船南北通,可以自己做生意,也可以护着商队赚保护费。”


    大阿哥听得双目异彩连连,他怎么就没想到去打劫海盗窝充军费呢?汗阿玛同意了,但户部不一定能拨出款,可是海盗有钱啊,贼有钱!


    六弟不愧是大清有名的聚财童子,不止聚财,还特别省钱!不愧是爷的六弟!


    胤祚抓着康熙的手,郑重地道:“汗阿玛,你给我一道圣旨吧。”


    康熙第一次见臭小子这么严肃,也跟着严肃起来,“做什么用?”


    胤祚:“抢人、催债。”


    康熙:???


    阿哥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