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上位谋反指南(重生)

把本章加入书签

咸咸鱼

    自从审过苗睿达一案以后,仪鸾司便也没什么大的事情了。秦离将剩下的收尾工作交给了刑部,刑部巴不得抢了这份功劳,秦离也乐得头偷闲。

    如今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她只需要等着就是,剩下的事全交给了魏冉,至于魏冉会怎么处理,她也不过问了,反正他的本事自己是知道的。

    再说了,她也懒得理他,不是愿意躲着她么,那便躲着吧。

    那日她进宫把仪鸾司审讯的过程卷宗交给太后看了以后,秦离便知她心中生了疑,恐怕已经内府盐司同梅永处联系在了一起。

    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以后,事情就不会变得太突兀了。接下来,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

    只是可怜户部了,恐怕要倒霉。

    秦离那日入宫后汇报完大概情况,本想着回到仪鸾司,可她转念一想似乎该办的事都办得差不多了,而且特殊时刻,还是莫要叫人寻了把柄为好。

    索性便没回去,一连在长乐殿中住了好几天,当了好些天的甩手掌柜。

    当然也好几天没有见过魏冉,只是二人虽说有些日子没见,但还是有着不错的默契,虽然上次事情仍是没有说开,但两人到底都不是矫情的人。

    谁还没点事情要互相瞒着呢。

    事情似乎要比秦离预想的要发生的快,今日下了朝,秦离特意告了几天假,美其名曰累着了,要歇几天。

    朝臣不免嗤之以鼻,不过是个小案子,审一个小主簿而已,况且连赃银都没找出来,竟然如此居功自傲。

    最近仪鸾司清闲,前段日子偷闲的刑部如今是忙翻了天。当时一口应下来这桩案子的收尾工作,崔阁本想着在太后面前露脸,却不想赃银死活也找不到。

    若是已经销过账了,那便应该能找到苗睿达名下的土地,可偏偏没有。那银子就如石牛入海,竟一点下落也没有。

    如果不是藏起来的话,也没有置办成宅子田地,便只有一个可能,还没有走完账,银子还没流出去,压在帮着洗钱的人手里了。

    他们如此想其实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刑部的人哪里知道他们所知的一万两银子中,有八千都是假的。

    焦头烂额得寻,只怕是寻不出结果来。

    秦离此时待在长乐殿中百无聊赖,又何尝不知道刑部此时的状况,谁叫他刑部当初不识抬举,送来一堆破烂案子发难。

    睚眦必报,这是她一贯作风。

    她逗弄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殿中的鹦鹉,秦离前些日子没回来,屋内倒是多了不少新奇摆件,她颇为无聊,对身旁宫人道,“这鸟儿哪弄来的?”

    旁边小宫女回答道,“是南越国前些日子进贡来的,其他都给养死了,就剩这一只了。”

    南越国,秦离点头,“是到了该进贡的日子了。”

    南越国是边西的一个大国,与大齐素来交好,所以南越和大齐的边境也一向安稳,只余一些边疆部族不成气候。

    战事平稳,比凶险的漠北不知好上多少倍。只是奇就奇在那边西的戍守防线,明明没有什么战斗,可偏偏粮饷索要不断,说来好笑。

    漠北的战士因为这个困死在边境,而边西则是吃得好睡得饱,所以说这充军也得择好了地方。

    有句俗话,走南不闯北,城北苦瘦蛮荒,城西粮饷满仓,这城北城西便是隐喻的漠北和边西。

    秦离嗤笑一声,谁不知道这边西的戍边将领沈越本就出自沈家本家,索要粮饷这种事当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初先帝有意将他调回来,可偏偏在那个节骨眼上驾崩了,不免惹人生疑。

    也就是因着这边西的军权被牢牢握在沈家手中,才使得这外戚如此肆无忌惮。

    秦离逗弄着那只鹦鹉,一个户部根本不会损伤沈家根基,要断就得从根上,她懒洋洋抬眼,“南越有贡品了,北萧那边也该送来了,本宫猜猜,送的还是美人么?”

    “没有,北萧自上次进贡后使者似乎便再也没了往来。”

    秦离点头,“下去吧。”

    天气转暖,也快了。她起身,唤来竹青,“这鹦鹉也忒老实点了,要我说还是城东头那边的花鸟集市有趣。”

    “最近反正也没什么事,陪我出宫逛逛,看看有没什么有意思的,最近宫里待久了,闷的慌。”

    竹青不比秦离时不时还能出宫去仪鸾司,自打陪着秦离入宫以后便再没出去,自然也是憋坏了,一时间高兴,也失了稳重。“好啊,殿下,最近天气好,有不少可逛的呢。我听说城南的月神庙最近翻新,去拜的人可多了,特别灵。”

    “好端端的去拜什么月神庙,那是牵姻缘的,你想测个什么好姻缘啊?”

    秦离开起了玩笑,想不到一贯稳重的竹青心中也藏着姑娘心思。但她一回想起上一世,不由心思沉了沉。上辈子的竹青,就这样揣着自己的姻缘梦,被赐死在了公主府。

    而她此番定不能让上辈子的事再来一遍。

    竹青羞得满脸通红,气呼呼得跺了下脚,“我这是为了殿下求姻缘嘛!”

    说完她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前段日子自家殿下刚同小侯爷退了婚,自己便急着寻姻缘,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竹青把头垂了下来,“对不起啊殿下”

    “害,这有什么。”秦离没什么所谓,若真是求月神便能得到一份好姻缘,那这天下便全是神仙眷侣了。

    因着重生这类离奇的事,她不由地信了鬼神之说,但独独这月老牵红线的事,她一个字也不信。

    只是她虽然不信那个地方,可她看着竹青那种对姻缘略带些希翼的神态,那是自己从来没有过的心境,不免生了些动摇。

    她不是没有过一心求一段好姻缘的闺阁时光,只是太久远了,她有点忘了。秦离笑了一下, “你要是想去便去,那地方名声正盛,也说不定呢。”

    竹青听了这话,眼睛又亮了起来,“真的嘛殿下,那咱们现在就去?”

    连一贯稳重的竹青都这般了,秦离叹气,“你太急了点,明天吧。”

    “可殿下您的假,可就到今天啊。”

    “没事,这假要不够,那就再请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