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侯爷看上以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23第 章

    往行宫去的前一晚,许文茵又做了梦。

    不再是那个暗不见光的小阁楼。

    她托着银盘,穿过碧瓦朱甍的宫室回廊,同殿前宫人打了个眼色,脚一跨,迈进寂静的天子寝宫。

    殿内灯火通明,富丽堂皇,角落金玉桐花炉内燃着龙涎清香。她穿过层层紫檀仕女画屏,弯身将银盘置于红木案几上。

    “陛下怎么又不吃早膳?”她抬头问小榻上的少年。

    少年身形瘦弱,只着一件浅紫袍服,领口微敞,暴露在光线中的肌肤皙白如珠,几近病态。

    闻言,他偏过头来,精致秀气的脸上竟满带阴戾,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许文茵习以为常,继续与他对视。

    只不过几息,少年的神情竟陡然一缓,一翻身,从软塌上站起,几步上前抓住她的衣裾,“为什么今早不是你来送早膳?我才不要吃罗平那阉人送的东西,恶心死了。”

    许文茵伸手将他敞开的衣襟捋平,温声道:“今早太后娘娘传唤,婢子走不开,这才让罗公公代劳了一回,陛下若不喜欢,日后就不让旁人来做这事了。”

    秦追一听“太后”二字脸色就冷下来,可他不会冲许文茵发脾气,垂下头嗓音细微地问:“那老妪婆又叫你过去?不曾刁难你?”

    许文茵摇摇头,蹲下身来给他布菜,道:“陛下不是答应过婢子要好好吃饭的吗?”

    秦追盯着一桌热腾腾的汤菜,是半分食欲也无,想起方才摸到许文茵袖角处似有被雪水浸湿过的痕迹,眼底满布阴戾。

    只再一抬头,与她对视,那股摄人的寒意又荡然无存,他乖乖坐下,执起银筷,却是夹了一块肉送到她嘴边:“你还没吃过东西吧?”

    许文茵仓皇道:“陛下这可不……”

    “不许说不。你若不吃,那我也不吃。”秦追细眉微颦,执筷的手指皙白纤瘦却稳稳当当。

    许文茵犹豫须臾,只好小口将那块煎肉咬进嘴里,秦追这才满意地弯了眉眼,眸中仿佛淬了星辰。

    他从没对任何人笑过,除了许文茵。

    “茵娘,你会一直和我在一起的,对吧?”他静静看着她,就像一个孩童将自己的一颗真心捧到她面前,不加任何防备,藏着满腔小心翼翼。

    许文茵果然顿了顿,轻道:“只要陛下好好吃饭,不再随便发怒,打骂宫人。长成了顶天立地的郎君,婢子就考虑考虑。”

    秦追的眸光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倏然闪了闪,澄亮透明。他伸手抓住她的袖角,点点头:“我会听茵娘的话,好好吃饭,再也不随便生气。”

    “到了那时,就一直同我在一起吧,茵娘。”

    许文茵端着银盘走出天子宫室时,于游廊下与一个红衣男人擦肩而过。她顿了顿,回眸,看见他腰间几条玉坠在随风微微摇曳。

    同行的宫婢见了,小声在她耳边道:“那是谢小侯爷,与陛下关系极好。时常会过来同陛下说话的。”

    许文茵知道他,秦追经常会和自己提起,虽每回都没摆什么好脸色,但他是秦追在这宫里唯一的朋友。

    方才她会回头,是因为擦肩而过时,总觉得他看了自己一眼。

    怎么会呢,是错觉吧。

    许文茵重新转头,与宫婢往前走去。

    梦境到此处停下,如时光飞逝,画面倏然一转,在昏暗的寝殿中,她被秦追抓住了袖角。

    死死的,像是用尽了全力。她摔倒在地,被秦追半压在墙角。

    视野中一片漆黑,可她感觉到秦追在颤抖,在低低地哭泣,晶莹的泪珠自他颊边滚落,一滴一滴砸落在她的锦缎华服上。

    耳边充斥着他沙哑的声音:“他骗了我……茵娘,原来,他一直在骗我。”

    “陛下……”

    “谢倾骗了我!”秦追嘶吼出声。

    可那嘶吼转而又化作了不住从唇齿间溢出的哽咽,含着满腔怨恨和绝望。

    “我也许……不能遵守和你的诺言了,茵娘。”秦追的手抚上她的面颊,冷得刺人骨髓,不像是人的体温。

    许文茵心底一紧,慌道:“陛下说什么,你不是答应过……”

    “没用的……我会死的。”

    秦追低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他不会让我活下去,他们不会容我活下去。我的命运……从一开始就被决定好了。”

    那只冰冷的手一松,从她脸颊边离开了。

    “茵娘,你走吧。趁他如今还没有举兵攻城。”

    “我唯独……希望你能够活下去。”

    许文茵记得自己最后看见的,是秦追半掩的双眸,一边哭一边冲自己笑的光景。

    再次惊醒时,已是卯时三刻,天蒙蒙地亮了。

    今日是要随太后出行的日子,许家阖府上下,天没亮就点起了灯。

    泽兰一大早就在院中招呼婢女们将许文茵的行李装车,因此进来伺候她沐浴洗漱时,才没有发现许文茵满身是汗,眉梢阴沉。

    宫里的规矩大,从穿着到发饰,一应都得按分位来。泽兰怕太过低调让她家娘子被人看扁,今日卵足了干劲,又是敷面又是画眉,从妆奁里挑了好几套宝石玛瑙头面试了又试。

    许文茵全程任她折腾,一言不发。

    像许家这样的世族,出来的贵女自该是从头发丝精致到鞋面花纹的,一丝不苟,仪态端丽。

    待梳妆完,泽兰拿了大氅给许文茵系上,一边系一边说:“婢子一会儿要和别的下人同乘一车,没法伴在娘子左右。娘子万事当心,等到了行宫,婢子立马就来寻娘子。”

    她自是知晓袁五娘也去,就怕她家娘子被人刁难。

    许文茵淡笑道:“放心吧,你家娘子还没那么软弱可欺。”

    等到宫里的车马来迎,一直冷脸的魏氏才上前为她理了理衣裳,道:“此去行宫,不可没了规矩,惹出事端。”

    “若遇上什么难处了,”她一顿,“可去寻你沈表兄。他信得过。”

    说这话时,她一直垂着眉眼没看许文茵,语气僵硬无比,许文茵忍不住想笑,伸手抓住魏氏的手捏了捏,“母亲放心吧,我省的。”

    “许二娘子,请吧。”旁边一绯衣给使唤她。

    许文茵放开手,魏氏动动唇角似乎还想说什么,可等到许文茵裙裾一提,上了华车,那句嘱咐她快去快回的话终是没能说出来。

    温泉行宫就在京郊,依山而建,占地有半个皇城那么大。从许家到行宫,车队青旗猎猎,一列禁军左右相护,行得不快却稳当。

    许文茵本以为会和袁五娘一车,未料同车的却是另一个华服贵女。

    自她上车,二人相对而坐了半晌,那衣裳精致,仪态雍容的贵女始终撑着下巴望着车外,一言不发。

    许文茵如今也没工夫和人打交道,冲她略一点头算作行礼,坐下不再多言。

    梦里,从自己被选进宫里照料天子起居开始都还在她意料之中,但秦追却说,“谢倾骗了他”?

    就在大军攻破城门的两日前,他像是早有预料,将她叫去寝殿,遣退了所有宫人,就为了说这番话。

    谢倾攻城果然不是为了救秦追,他从一开始就打算杀他。

    那现在呢?也是打的这样的主意?

    思及此,许文茵不禁沉了眉梢,似乎所有的谜题都指向了谢倾和当今天子。而巧的是,这回出行,他们都在。

    太后的车马在不至黄昏时便到了行宫。将要下车时,一直沉默的贵女忽然转过头问许文茵:“你就是许家二娘子?”

    许文茵这时才看清她的脸,朱唇粉面,眉梢微扬,瞧上去比自己年长些。

    “正是,你呢?”她问。

    贵女摆摆手,撩开帷幕下车,丢下一句:“你用不着知道。”

    态度是倨傲无比。

    不愿说就算了,许文茵没当回事,搀着宫婢的手轻慢下车。她们正在一处开阔的宫室殿下。

    方才入行宫时,太后和天子的马车与她们女眷分了两路而行,贵女这边要先由宫人领着去各自的居所。

    袁五娘就立在不远处的树下,一见许文茵,就扯起嘴角冲旁边的好友道:“你上回不是说想瞧许二娘么,喏,看见没?往常从未带她同行,这回太后娘娘招了她一块儿,八成就是……”

    她压低声音,那小娘子赶紧笑嘻嘻接话:“为了给我那表哥当皇后嘛,可怜催的。”

    这小娘子乃是严六的嫡亲妹妹,在家中行七,是严九娘的姐姐。

    严七娘向来自持身份,当初听说她阿兄要娶许文茵时,差点没给气死。

    旧姓一向瞧不起新贵,如今却反倒来巴结他们严家,可不是没脸没皮。

    如今知道许家二娘最终要嫁给这个要权没权,要势没势的病秧子皇帝,只觉得解气十足。

    二人谈话间,那头忽有给使一声长唤,是太后并天子的马车来了。周围的人声一气安静。

    宽大华车前,四列玄甲护卫挂刀佩剑,肃然行于两侧。十二骑马并列开道,鎏金暗纹鞍具,头冠金饰玉琢。

    当中一骑,鬃毛胜雪,通体无一丝杂毛,在那之上,少年着白银甲胄,腰间佩剑,背脊挺直,端正行于最前。

    袁五娘隔着遥遥一段距离,看了又看,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那人不是谢十三么?”

    怎的禁军护驾,他能来打头阵?

    严七娘也看见了,不屑地翘起嘴角:“还不是我姑母偏宠他,这回为了让他开阵,赏了他个上护军的官职罢了。”

    上护军虽说是勋官,可也是正三品,太后对谢十三宠爱毫无作假,都要越过她这个侄女去了。

    她说完,袁五娘却没像往常那样出言讽刺,狐疑地一瞥,发现她竟痴痴盯着不远处那个笔直的背影。

    “五娘?”她伸手拉了她一下,“我是听说我姑有意要给你和谢十三赐婚……你不会真愿意吧?”

    袁五娘两颊一红,瞥她一眼,问:“为什么不愿意?”

    严七娘难以置信:“谢十三的名声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可不是良人。”

    “怎么就不是良人了?你看谢十三门第好,家境简单,生得也——”

    “少来了,门第好的小郎君帝京里头一抓一大把,他能算个什么?”严七娘翻了个白眼,“非要说,也就皮囊生得好这一点还算可取。”

    袁五娘只觉得严七娘没眼光,不爱与她多说,又垫垫脚尖去看那抹银白的背影。

    许文茵正立在稍稍远离人群的树荫下,那列声势赫赫的华车经过袁五娘等人,朝着她这边行来。

    她没发现在最前列开阵的是谢倾,听见声响不经意抬头,与他视线撞了个正着。

    分明身姿挺直端正,眼底却散漫悠哉,不像是护驾像在骑马游街,一翘殷红唇角,冲她笑了笑。

    这笑仿佛灼了许文茵的双眼,她撇开视线,权当没看见。

    车队徐徐往前,后面的马车经过她身前。

    微风吹得车上挂的风铃轻轻作响,她再次抬起头,这回却骤然对上一双从车帷后望过来的双眸。

    像宝石一样澄澈透明,却暗然深不可见。似乎知道她是谁,故而细眉一蹙,眼底染上了阴戾的冷光。

    这一眼,不过一息。待许文茵反应过来,那马车帷幕已被人从内掩上。

    许文茵愣愣看车马远去,“……谢十三,和秦追?”

    这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