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总裁负心前女友[穿书]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28  章

    虽然都是不好好演戏,但到底还是有点区别,前者不出力,后者却还起反作用。

    娱乐圈每个人心中都有点自己的小九九,顾想想和江洛不太熟,原本也没必要去找他打破砂锅问到底,然而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她也不想在这里没意义的陪对方耗力气。

    解铃还须系铃人,说到底问题还是出在江洛自己身上。

    ……

    “江洛你什么情况?能不能对工作上点心?你再这样划水下去我也管不了你了,你可别太过分,杜导说要换人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江洛仍旧还是懒洋洋的抱臂倚在墙上,满不在乎的开口:“他要换就换咯。”

    经纪人的精神已经游走到了爆发的边缘,她眼神凶狠的剜着江洛,几乎是怒吼着出声:“江洛!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心里没有底么?!”男人猛地从墙边立直身体,猛地往经纪人面前走了两步,“我说了我不接我不接!公司难道不知道吗?”

    听到眼前的男人终于吐露了心声,经纪人不由得嗤笑了一声,接着道:“你都多大人了,能不能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了?哈,难不成你还以为自己是原先那个万人追捧的天才童星,谁都围着你转吗?”

    杀人诛心,经纪人的这一番话完全就是戳中了江洛的痛脚。他不到十岁进入娱乐圈,十二岁时就凭借着出演大热都市剧而崭露头角,然而那个时候的江洛怎么都不会想到所谓的“出道即巅峰”会落到自己头上,从那以后他一路高开低走,就好像天边坠落的一颗流星,迅速的淡出了观众们的视野。

    江洛紧紧的咬着嘴唇,周身的肌肉绷得僵硬,老半天没吐出一个字。

    “反正你别在这给我使性子,你再这样下去得不偿失的只有你自己。”

    说完这番话,经纪人看都不看江洛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男人沉默的凝望着自己经纪人愤然离去的身影,末了,猛地一拳头打在了旁边的墙上,“fuck!”

    江洛忿忿的跺了跺脚,脸上写满了压抑不住的焦躁,他低下头在兜里摸索了片刻,掏出了烟盒和打火机,然后抽出了一支烟塞到了嘴里,还没打着火,一道幽幽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可以抽烟的吗?”

    顾想想站在拐角处,亮晶晶的眸子盯着男人一瞬不瞬。

    江洛应声抬头,他没好气的打量了顾想想一眼,反问道:“我都成年好几年了,为什么不可以?”

    顾想想三两步走上前,歪着头看他,“你经纪人知道了不会生气吗,我感觉你们公司管的挺严的样子。”

    江洛所在的yj娱乐是业内出了名的造星工厂,同时也是出了名的对旗下艺人管理严苛,况且江洛还是童星出身,各方面的限制按理说要比其他艺人还要更多才是。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男人从鼻腔里发出了轻蔑的哼声,似乎对顾想想所说的话感到十分不满。

    “或者说,你打算告状吗?”江洛将嘴里叼着的香烟拿下来,有些玩味的笑了起来。

    顾想想摆摆手,道:“我手没那么长,管不到你们公司的事情去。”

    “不过,”女人坏心眼的停顿了片刻,见嘴上说着不在乎的江洛的目光依然黏在自己身上,不由得轻轻笑了两声,“我不碍着你,你能不能也别碍着我?”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江洛看着脾气暴躁耍大牌,芯子里却还是个半大的叛逆期男生,心里什么想法都写在脸上,单纯的很。

    和这种人交流,与其玩那些弯弯绕绕的,不如打直球来的更快。

    江洛偏了偏头,“我怎么碍着你了?”

    “你自己心里明白,”顾想想卷了卷自己搭在肩头的发梢,笑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刚才是故意演砸的?”

    闻言,江洛的呼吸微微一滞,但男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扭过头去,语气生硬的回道:“你凭什么说我是故意的?我演技差不行么?”

    顾想想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用“我演技差不行么”这种借口来作为回击,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起来,一时竟不知道究竟是该气还是该笑。

    她的感觉果真没有出错,江洛的确是故意不配合演出。

    “我刚才听到你和你经纪人的对话了,在我看来你现在的行为除了给剧组的所有人增添麻烦以及败坏自己名声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用。”

    “你懂什么?”江洛神情复杂的瞪了顾想想一眼,复而揪着自己的头发慢慢蹲下了身,喃喃开口,“我也不想这样,可我有什么办法?”

    听到江洛带着痛苦的嘶吼,顾想想却反倒笑出了声来,她慢吞吞的踱着步子走到江洛面前,缓缓的蹲下身平视着男人,嘴唇轻启,说出口的却不是安慰,“你的经纪人说的没错,你就是在耍小孩子脾气,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讨不着糖果吃而耍无赖的小孩子。”

    “可是你别忘了,耍无赖不能让你讨到糖果,反而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对你感到厌恶。”

    女人的嘴角微微翘起,话语却尖锐,如同一根细细的长针狠狠地扎入了江洛的心头,让他一时语塞,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过早的爆红让男生从小沐浴在鲜花和掌声之中,以至于后来他长大成人却仍旧没能从这些幼时的影响中脱离,这种影响就好似藤蔓一样根深蒂固而又难以发觉,哪怕如今江洛的人气大不如前,它们却依然在影响着江洛的思维,引导着男人做出错误的选择。

    就像眼下,无论江洛是有意也好无心也罢,在导演、在剧组的其他人眼中他就是演技差不敬业外加耍大牌,然而江洛本人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些。

    如果今天顾想想没有点破这一层,也许江洛还会继续浑浑噩噩作下去,直到彻底把自己的人气败光为止。

    “怎么不说话了?”顾想想哂笑一声,“你是觉得我说的不对,还是无法反驳?”

    江洛气鼓鼓的瞪了顾想想一眼,心想自己之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个外表甜美的女孩子私底下竟然这么坏心眼,最重要的是,他一时之间还真的想不到用什么话来反驳对方。

    他烦躁的把手里的香烟丢到地上,用鞋尖碾了个粉碎,“你说的轻巧,像你这种刚刚出道的新人,根本就不能明白被定型的痛苦。”

    定型?

    这就说得通了。

    江洛出道伊始时依靠自己又软又奶的形象一炮走红,俘获了无数粉丝柔软的少女心,在这之后他又接了好几部作品,反响都很好,粉丝们甚至亲切的称呼他为“国民弟弟”,一时风头无双。

    然而事实上江洛后来接到的这些角色设定上大多大同小异,几乎都是一挂路数,只是那几年的市场行情很好,江洛又有粉丝底子撑着,所以还看不出什么问题,然而到了近些年市场行情一路降温,偶像剧一扑再扑,江洛的新剧接连扑街,从而导致人气断崖式暴跌,而这样又刚好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江洛因为人气暴跌而急于转型不愿意再出演青春片题材,而片方基于风险的考虑又不敢大胆采用尝试转型的艺人,经纪公司比起冒险更愿意用江洛原本积攒下来的人气来割韭菜。

    此上种种综合在一起,最后江洛就被公司给定了型,他只能在公司的安排下接自己不喜欢的题材,也只能用这种不配合工作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公司的不满。

    这反抗方法可真是……蠢爆了。

    顾想想看着江洛,一字一句的开口道:“所以我才说你真是被宠坏了,用这种自损一千的方式来发泄不满,到了最后吃亏的只有你。”

    “yj娱乐在圈内是著名的明星流水线,它今天没了你改明儿就能再造一个,但你呢,你的星途可就彻底完蛋了,当然了,你完不完蛋跟我没任何关系,但是既然我们现在这里拍摄,就请你收起你的小孩子脾气,有点敬业精神ok吗?”

    面对定型的问题,出路无非有两种,一是不破不立,二是厚积薄发。

    顾想想还记得上辈子圈内有一位影帝当年也是像江洛这样面临着转型的困境,那时候他面临着解约风波,并且还丑闻缠身,眼看着几乎走到被公司雪藏的地步,他索性不破不立,跟着导演飞到南美洲拍电影。

    电影一拍就拍了大半年,后期制作又花费了一两年的光景,期间他整个人几乎从娱乐圈里销声匿迹,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退圈了的时候,电影上线,大爆特爆,那位前辈不仅成功转型成主流演员,还一举夺下影帝金杯,成了圈内的一段美谈。

    后来他在上访谈节目时提起当年往事,仍旧对那段在南美洲拍戏的时光记忆深刻,原因无他,只有一个,那就是太惨了,惨到他一度想过放弃,但好在最终仍旧选择了坚持,所以才有了之后的成就。

    当然,娱乐圈内转型失败的例子同样比比皆是,并不是每个艺人都能够把握住能让自己一飞冲天的机会,更多的艺人则是在转型失败之后彻底的糊掉,从此黯然退场。

    因为有的时候割舍原有的人气去选择新的领域的确是一种勇气,但它并不一定能够让你得到你想要的成果。

    既然如此,那就十年磨一剑,砺得苦寒香。

    江洛的问题在于,他既不够勇敢,又没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他就是个没长大的任性少爷,依旧活在自己的幻想国度中。

    顾想想真的想扶额叹息了,自己只想好好拍个mv,怎么就这么难呢?难道她真的是在hard通关模式吗?

    江洛被顾想想说得哑口无言,他从来没被人这样教训过,整个人一时之间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只能愣愣的从地上站起身,扯了扯自己微微皱起的衣角,最终小声开口:“……那我好好演行了吧。”

    顾想想摊手一笑,“乐意之至。”

    她抬手拍了拍男生的肩膀,声音里都是藏不住明媚的笑意,“好好拍,我看好你哦。”

    江洛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抬头朝着顾想想望了过去。

    两人站的很近,从他的位置他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女人眼尾细微的珠光,藏在睫毛根下的黑色眼线,以及火光一样艳丽的眼眸。

    扑通、扑通。

    忽然有那么一瞬间,心跳得很快。

    江洛怔了怔,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眼角却机警的捕捉到了一抹白光。

    男人的目光瞬时凌厉了起来,猛地转过身朝拐角看去,“谁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