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章

    第15章质朴村民

    老校长见她这样很欣慰,笑道:“有用就好,有用就好。”

    又对韩则城道,“则城啊,苏老师是个好同志,你以后啊,要好好待她。”

    韩则城自然是应下了。

    老校长又看向苏若,道,“苏老师,则城他从小就是面冷心热,以后你们要好好过日子。”

    他也担心苏若考上大学两个人会分开。

    实在这种事他见得太多了。

    但太多的话他也不好多说,只能点上这几句了。

    苏若有些脸红。

    这感觉太怪了。

    虽然知道这是老校长的善意,但她也不好意思就应下,便低了头装害羞。

    韩则城看了她一眼就回头找老校长说话岔开了话题。

    后面苏若填了退职的表格,韩则城跟老校长唠了一会儿嗑之后两人就离开了。

    出了校长室两人也没直接走,韩则城又陪着她去了教职工的办公室,大家看到苏若都意外又高兴,听说她辞职了又很不舍。

    苏若不说话,就笑着拿了带过来的糕点给大家吃,反是大家都很热情的在韩则城面前自我介绍了一番,然后苏若在旁都默默记住了。

    郑硕也在办公室。

    这期间他一直没怎么说话,直到苏若要离开时,他才拿了一个笔记本尽量大方,用普通同事一般的神态语气送给苏若,道:“苏老师,你要参加高考,我家里从上海给我寄了一本《数理化自学丛书》,我自己也要考试,也不舍得把书送给你,但咱们好歹同事了这么多年,就给你抄了一些知识要点,你拿回去看吧。”

    办公室静了下来。

    苏若看到郑硕强作大方的神态之下的紧张,且不说这笔记是不是很珍贵,但她看出来这个郑老师并不是轻浮之人,而且刚刚她听其他老师说话,好像并不知道自己参加高考,他不仅知道自己参加高考,还特地给她抄书,那两个人以前的关系应该不错。

    她对他笑了一下就伸手接了过来。

    只伸手揭了一下就看到了里面密密麻麻的文字,足足有大半本。

    这几天之内抄这么一大本,怕不是整本书都抄下来了吧?

    苏若觉得有些烧手了,但这个时候显然是不能拒绝的。

    她便只能很真诚的对他道了声谢。

    回到车上时她又再揭开那本笔记。

    厚厚的一本,笔迹工整,十分详细这情况,看得苏若心慌。

    她再转头看老校长送自己的那些书,这才心又定了些,想来是她人缘好吧,这些校长和同事人都好。

    想想以前她的那些同学老师,他们对她也都是好的。

    原先她还在想就整天对着韩则城他妈那样讨厌她的人,她那五年的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

    可到学校这一趟,她才醒悟过来,其实她在韩家的时间应该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的,看学校的这些老师和学生,她的生活可能根本不是自己以为的那样差。

    苏若就这样握着手上那笔记本出神。

    韩则城侧头扫了她一眼,心里头却已经是醋得没边,看着那本笔记本更是碍眼,可是却偏偏又半句都说不得。

    他能说什么呢?

    只能自己憋着。

    从公社小学回家之后时候已经不早,这时候去地里上工的人很多已经回了家,韩则城就又带着苏若和韩果去村里转了一圈,主要就是去几个堂叔伯家里跟他们告别一下。

    苏若还是扮嗓子不舒服,不怎么说话,只是会跟着韩则城叫人。

    几个堂叔伯都很热情,都拿了一些家里的东西招呼韩则城和苏若,说韩家村是他们的根,嘱咐他们有空还是要回来村里看看什么的。

    走完这几家天也暗了,苏若回到家本来打算再收拾一下东西,没想到这一回家还没坐下,就陆续有村民上门。

    却是村民们听说苏若要跟着韩则城随军,过来道别的。

    他们都不舍得苏若走。

    毕竟哪家没个孩子上学呢?

    村里有个老师在学校也能照应些,有什么不懂的也能上门去问,苏若虽然长得太过洋气漂亮,让人有距离感,但其实对人很好,也没有什么架子,所以不管是学生还是家长都很喜欢她。

    村民们过来哪家手上也没空着,都拎了些东西,或是两只鸡蛋,或是一串咸肉,或是自家晒的野菜干,有的还是孩子们自己掏的鸟蛋,在山里打的野味。

    这时候物质不丰富,家家户户都穷,很多人家还都吃不饱饭,他们拎的这些东西,看着不起眼,却是家里少有的好东西了,平时自家都不舍得吃的。

    苏若收到这些朴实的礼物十分感动。

    心里最开始因为吴桂枝而不自觉对这地儿产生的排斥也终于消失了。

    等村民们都走了,她伸手拨弄着那些礼物,低声嘟囔道:“好像这里的日子真的没有之前以为的那么糟糕,如果能够想起来,可能也不错。”

    本来她看了记事本,又见到吴桂枝那样,还有他们挂在嘴边的“离婚”两字,让她心里对这消失的五年是很排斥的。

    觉得对自己来说应该是噩梦一般的一段日子。

    甚至还觉得是不是上天厚待她,才不让她经历那些,就直接跳过了这段时间。

    可现在去了学校一趟,再跟村民们接触,觉得或许也不是那么差吧。

    韩则城听到了,但没有说什么。

    炊烟之下,乡村自有乡村令人留恋的质朴之处。

    就是在他的记忆里,这里也有值得他怀念和记挂的地方。

    这日的晚饭很丰盛。

    有烧得油汪汪的红烧肉煲豆腐节,还有红艳艳辣椒煎出来的鲜嫩豆腐,以及自家种的几个蔬菜。

    这回连大小桌都没分了,韩和平招呼了大家一起到大桌上吃饭。

    毕竟是韩则城和苏若他们离开前的团圆饭。

    不过饭桌上孩子们是吃得十分尽兴,比平时多吃了好几碗饭,但大人那里除了便宜喜气洋洋的韩家林和吴娇艳,其他人都很沉闷,或闷着脸或板着脸各自吃着饭都不吭声。

    韩和平倒是招呼了几声,但他是个老实人,也不爱多说话,除了招呼韩则城和韩果几声让他们多吃菜也没别的了。

    吴桂枝更是板着脸一直没说话。

    不过等吃完饭,大嫂刘秀梅收拾了碗筷,吴桂枝却又提出来了另一件事。

    她对韩则城道:“老二,妈想过了,之前妈心急话多了些,但也都是为你们好,你多担待些。”

    “妈仔细想了想,你想要你媳妇随军那就随军吧,不过你平时训练忙,你媳妇又要学习参加高考,你们哪里有什么时间带果子?等将来你媳妇要真是考上了,还不知道要去哪里上学,那果子就更没人带了。你们走,就把果子留下来,我替你们带吧。”

    苏若皱眉,不过这回不等她说什么,韩果先跳了起来,道:“我才不留下。”

    吴桂枝沉了脸,道:“你小孩子,闹什么闹?你爸工作忙,你妈要读书,你跟着去了部队里是要当野人吗?”

    韩果撇嘴,转身一把抱住苏若,道:“阿妈,我不留下,我不需要谁带我,我自己就能带我自己。”

    苏若没出声,他就又转头对吴桂枝怒气冲冲道,“你带我什么?整天让我洗碗扫地做家务吗?还不给我吃的,只给我喝稀粥吃粗面馒头,还抢我妈给我买的东西,还拿鸡毛掸子抽我,就是地主家的长工也不带这样的,我有爸妈,为什么要做你的长工?”

    苏若:

    她是真没想到这个婆婆平时竟然是这么对她儿子的。

    她的脸黑了下来,怒气也生了出来。

    不仅是生吴桂枝的气,还生自己的气,她怎么能让别人这么对自己的儿子?

    吴桂枝的脸则是一下子涨红了起来。

    其实从她那里出发,她是真没苛待韩果。

    让他做家务是这乡下哪家的孩子不做家务?

    而且韩果还特别鸡飞狗跳惹人嫌,今天摔碗明天砸窗的,能不拿鸡毛掸子抽吗?

    至于只给他喝稀粥吃粗面馒头,这又有另一层的原因在。

    因为说实话村里条件艰苦,家家户户都这么吃,能不饿肚子已经是不错的了。

    然后苏若她手里攥了那么多钱和票子,花在韩果身上那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韩果的什么糖果水果麦乳精从来都没断过,从学校回来也隔三差五的会捎回来肉包子油条茶叶蛋什么的给韩果。

    相比较老三家的来宝就可怜多了。

    这种情况下,家里但凡有些什么好的,她怎么可能不偏着来宝?

    再有老大不是她亲生的,她只给来宝不给老大家的孩子肯定不行,所以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她也多是分给来宝一份,然后老大家几个孩子一份了。

    不仅如此,但凡她看到苏若给韩果买什么,她是必定要让苏若平分给老大和老三家的,本来就没分家,私下吃独食那一定是不行的!

    吴桂枝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只没想到这小孙子竟然还记恨自己。

    还有他瞪着自己的那是什么眼神?

    吴桂枝实在是太气了,她冲着韩果就骂道:“你这没良心的小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