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4章

    第14章是吃醋了

    不得不说韩和平对吴桂枝还是很有一套。

    吴桂枝早上闹了一场,之后苏若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她现在心里应该是对这个儿媳恨毒了,但后面却也没再来找苏若的麻烦。

    韩则城先去了大队和公社给苏若和果果处理户籍的事,苏若则是带着果果在房间里收拾东西,还没收拾到一半本来应该还在上工的吴娇艳却突然过了来。

    她看了看房间,就问道:“二嫂,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我今天跟队里请了一天假,过来给你帮忙。”

    不知道为啥,苏若不像对吴娇艳不像对大嫂刘秀梅那样有亲近感,甚至看到她就有种想打发她走的感觉。

    大概是对方眼神太过活络,总像是在算计什么吧。

    她笑道:“三弟妹有心了,不过只是简单收拾一下,应该没什么需要帮忙的。”

    吴娇艳道:“唉,二嫂你就不要客气了,这么多东西收拾,时间又紧,怎么会不需要帮忙?你就不用跟我客气!”

    一边说着,一边四处打量着,伸手就已经帮苏若打开了衣柜。

    苏若:

    她性子看起来开朗,但因为继母和苏佳的原因,其实身上的防线设的很深,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跑到自己房里自作主张东翻西翻。

    但她也知道每个人的性格和行事习惯都不同。

    自己又失了记忆,不好因为一时观感贸然说太难听的话,所以只是有些冷淡道:“三弟妹,我的东西都是有条理的,收拾东西也喜欢自己一件一件来,所以真不需要你帮忙,不然只会把东西弄乱,我反而不好收拾。”

    吴娇艳有些不高兴。

    但她脸皮厚,并没有因此就被打倒。

    她收回了手,就笑道:“那我就在旁边看着吧,二嫂你有什么重的东西要拿的,我再给二嫂搭把手。”

    苏若简直想抚额。

    她没了记忆,收拾东西,鬼知道哪里可能冒出什么不想外人看到的东西呢?贵重的也好,私隐的也好,反正一个外人杵在这里让她感觉实在不怎么好。

    可这三弟妹也太牛皮糖了些。

    她看了看吴娇艳,见她目光并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在房里四处提溜着,心里便恍惚知道了什么。

    好吧。

    她从桌上拿起了一盒奶糖,里面还剩下一些,就都给了吴娇艳,道:“三弟妹,这是我刚收拾出来的,家里孩子多,就不带走了,本来是想等会儿孩子们过来拿给他们的,三弟妹既然在这里就先拿去给他们吃吧。回头等我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还有不方便带走的,再叫三弟妹过来看看。”

    “阿妈,还是我去叫秋姐和来宝他们过来吧。”

    苏若和吴娇艳说话时韩果一直在旁边看着没说话,这回倒是很机灵的插了话进来。

    吴娇艳忙一把拿过了奶糖,一边就道:“哎,不用了,不用了,二嫂收拾东西叫一堆孩子过来不是捣乱,我去拿给他们吧,二嫂你先收拾,有事再叫我。”

    说完就利落的走了,生怕韩果跑得比她快似的。

    韩果看着她的背影眨了眨眼,苏若瞅着他脸上的小表情“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韩则城是军人。

    公社和大队自然不会为难为保卫和建设祖国做出贡献和牺牲的军人,所以迁户籍的事很顺利就办妥了。

    办完就回家接了苏若一起去了学校。

    因为苏若要装嗓子不舒服不说话,这事可不好跟韩果解释,就没带他一起,留了他在家里跟韩来秋还有韩来宝一起玩。

    车子停在了学校外面,两个人进去校园的时候正是下课的时间,本来学生们都在操场玩耍,跳绳的跳绳,踢毽子的踢毽子,见到他们的苏老师和一个高大的军装男人进来了,眼尖的都停下了玩耍,好奇地看向了他们。

    他们一路往校长办公室走去,碰到的学生们就纷纷或腼腆或兴奋地跟苏若打招呼,口上叫着“苏老师”,眼睛却偷偷地往韩则城身上瞄。

    都是学生,苏若也不担心穿帮,虽然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以前她也就是个学生,现在却带着个“丈夫”接受众人的注目礼,还是有些不自在的,不过还是努力克服了这不自在,一路就笑着冲学生们点头。

    孩子们看到苏老师冲他们笑,都一个个高兴得不得了。

    一直到校长办公室门口,一个高高瘦瘦,相貌斯文秀气的年轻男人正好从校长办公室出来,他乍然看到苏若似乎有些意外,然后又注意到她身旁的韩则城,更是错愕了一下。

    不过他很快就从韩则城的身上移开了目光,转头对苏若道:“苏老师,你不是生病了吗?今天怎么过来了,是不是好些了?”

    苏若看到了他眼中的善意和关心。

    听起来两人以前的关系还不错。

    可她一点也不记得他,也不敢乱说话,就冲着他笑了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年轻男人呆了呆。

    苏若不知道她以前很少笑,就算是笑也是很浅淡,带着忧郁。

    像现在这样明媚又灿烂的笑容当真是很少见。

    所以那年轻男人一下子就被这笑晃了神。

    苏若只以为她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就转头看向了韩则城。

    想他过来圆圆场。

    韩则城却是板着脸。

    苏若不懂男人。

    但韩则城自己就是男人,当然看到了那年轻男人眼中的倾慕之色。

    尤其是他看到苏若笑时那眼中简直可以堪称是痴色了。

    他心里不高兴,想拉着苏若直接离开,可就这么离开了也不可能缓解那股子不舒服。

    最后他就板着脸看着年轻男人道:“这位同志是?”

    年轻男人愕然。

    苏若也愕然。

    难道不是应该先客气地跟他解释自己病了,喉咙不舒服不能说话吗?

    哪有用这样的语气像是质问人一样?

    而且,他不知道他这副语气这副神情的时候气势挺吓人的吗?

    那年轻男人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愕然之后有些尴尬,但他是知道苏若的丈夫是一个军人的,所以已经隐约猜到了韩则城的身份,心中黯然,但还是很快就调整了自己,跟韩则城自我介绍道:“这位同志,我姓郑,叫郑硕,是苏老师的同事,也是苏老师班上的数学老师不知这位同志您”

    “我是苏老师的爱人。”

    韩则城简洁道,“苏老师喉咙有点不舒服,不好说话。这位郑老师,我们找校长还有事,有话再说吧。”

    说完就拉着苏若的手腕径直去敲校长室的门去了。

    这

    郑硕的话还没说完呢,可那边校长室的门已经被敲响了。

    苏若也不知道韩则城是怎么了,只能回头冲郑硕表情略有点尴尬地笑了笑,算是再见。

    韩则城握她的手上又多用了几分力,让她倒吸了口凉气差点喊痛。

    这人怎么回事啊?

    本来郑硕就是刚刚从校长室出来,门都还没带上,所以外面的动静里面老校长已经听到了。

    这边韩则城刚敲门,老校长就已经起了身,一边喊着他们快进来,

    两人刚进了校长室带上门,老校长已经上前迎了他们让他们坐。

    苏若也把刚刚那郑老师抛在了脑后。

    老校长道:“苏老师,则城啊,你们过来了?”

    说着又道,“苏老师不是了吗?怎么不在家好好休息,还跑过来做什么?有什么事就让则城办不就行了。”

    他是公社小学的老校长。

    韩则城以前也是在公社小学读的书,他还带过他的课,所以也是他的老师。

    韩则城笑道:“瞿校长,我是带苏老师过来辞职,也是跟您告个别的。”

    “苏老师打算参加高考,但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所以这次回来,我们商量了一下,索性就帮她办了随军,这样她跟我到部队那边也能专心准备高考。”

    老校长有些意外,就把目光看向了苏若。

    苏若想要参加高考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会突然辞职随军。

    苏若笑着冲他肯定地点了点头。

    韩则城解释道:“苏老师着了凉,喉咙哑着不好说话。”

    苏若又抱歉的笑了笑。

    瞿校长便道:“唉,这是又感冒又上火了吧。”

    韩家的情况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这样一想他便也理解了她随军的决定。

    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唉,这样安排也好,也好,这样你们既可以家庭团聚,苏老师又能好好准备高考,再妥当不过了。虽然我们学校学生和老师都喜欢苏老师,我作为校长的私心也希望苏老师能一直留在我们小学,但其实苏老师也早就该跟着你一起随军了,唉。”

    他说着脸上就露出了些伤感的情绪,大概是为了掩过这情绪又忙起身去了后面书桌上抱了一垒书过来,放到了韩则城和苏若面前的办公桌上,道,“那天听苏老师说要参加高考,正好我家里还有几本早些年的高中课本和参考书,就收拾了出来。苏老师看看需不需要,需要的话就拿回去复习,也是我的一片心意了。”

    苏若十分惊讶。

    她伸手翻了翻,竟是六十年代的代数和语文课本,她没了这五年的记忆,但却记得就是她读中学时课本已经就剩下《工基》和《农基》,是没有这些高考课本的想来现在也差不多。

    她许多的基础知识还是袁伯母拿了书给她,让她自学的。

    而她现在手上可是什么复习资料都没有,这些十几年前的书就算想找一时之间也是很难找到的,所以瞿校长的这些书可以说是非常珍贵了。

    苏若的鼻子有些发酸。

    她没想到这位自己不记得的老校长对她竟然这样好,感动之下,差点就说出话来,最后还是韩则城握了握她的手,她把话给憋了回去,冲着老校长点了点头,但还是很低声地说了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