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章

    第12章凑个整数

    吃完饭大家就该散了去队里上工了。

    不过赶在大家散了之前吴桂枝看了一眼苏若,面上虽还是垮着的,声音也僵硬,但语气却已经算是温和道:“老二家的,你身体这是好了吧?今天还去不去学校上课?”

    好像早上吃饭前的争吵完全不曾有过。

    韩则城说要带阿若和果果离开的事也不曾发生过。

    她知道今天苏若不会去学校,只不过就是拿这话起个话头而已。

    苏若本来正在和大嫂刘秀梅一起收拾着碗筷,听言就转过头来,道:“妈,这学期我已经请了别人代课了,所以这几个月都不用去学校了。”

    这事还是她写信告诉了韩则城,韩则城昨晚再告诉她的。

    也幸亏她写信把详细的安排都跟他说了。

    吴桂枝不知道她竟是请了整学期的假,心中惊怒,道:“代一学期的课?这学校能同意?老二家的,你这样就不怕再回不去,丢了教师的位置?”

    公社小学的教师位置,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毕竟小学教师要求的文化程度浅些,而那些公社干部家里的孩子都是读过一些书的,谁都想把自家孩子或者亲戚安排过去。

    这道理苏若当然也知道。

    所以她觉得吴桂枝的话逻辑都有问题。

    这学校能有什么不同意的?

    她本来就是靠韩则城的身份进的学校,她肯把工资给别人请人代课,而请谁是校长说了算,校长怕是只有巴不得她不回去的。

    苏若笑了一下,正待回答,不过这时韩则城却先出声了。

    他道:“阿若不用回学校了。妈,这事我正想跟你说,我打算带阿若和果果去随军,还要麻烦你把户口本子拿我用一下,我今天就去大队里把她和果果的户口给迁出来,明天就带他们一起走。”

    众人都惊住。

    原先早上韩则城和吴桂枝的争吵他们都听说了。

    可他们以为那就是争吵时一时的气话,毕竟迁户口啊什么的都是大事,明天韩则城就要走了,哪能说让苏若和果果随军就随军的?

    哪知道这么大的事韩则城说决定就决定了呢。

    吴桂枝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她心头急怒和恐慌一起袭来,原先被韩和平劝上来的理智一下子又没了。

    她尖声道:“你,你说什么?你这是翅膀硬了”

    “我昨天还去了一趟公社小学,瞿校长说他们学校正准备请一个校工,如果阿若把教师的这个职位让出来,他们就可以把家林安排进去。另外这个校工还有机会帮忙代课,若是他后面能通过代课的考核,也有机会转成教师。”

    就在吴桂枝说出更难听的话之前,韩则城打断了她道。

    吴桂枝的话戛然而止。

    其他人脸上也露出各色的表情。

    韩家林一直是吴桂枝的心头肉。

    当年她嫁给韩和淮,新婚没几天韩和淮就当兵打仗去了。

    生下韩则城没多久就传来了韩和淮的死讯。

    那时候还没解放,日子艰难,韩和淮家里就一个老娘,然后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这日子根本没法过,也不能一直靠着娘家娘家养自己家孩子都艰难呢。

    所以只能改嫁。

    可就因为韩则城她改嫁的选择也不多,韩和淮的老娘也不允许她远嫁到别的村,最后只能选了韩家同宗,其貌不扬,也带着孩子的韩和平。

    不过最开始那两年韩则城并不是跟着她,而是留在了韩和淮老娘的身边,一直到她去世了,才把韩则城接到了身边。

    而她嫁给韩和平日子也不好过,一直到生下韩家林她在韩家说话才硬气起来。

    也是因为韩家林,她和韩和平的这个家才稳固了下来。

    所以韩家林就是吴桂枝的心头宝,格外的受宠。

    只是没想到几年后韩和淮竟然活着回来了,不仅没有死,还因为打仗立了大功,成了领导。

    吴桂枝悔之莫及,却也没用了。

    毕竟她已经改嫁给了韩和平,就算没再生孩子,韩和淮也不可能再要她。

    那时候韩和淮要给她一笔钱做补偿,然后带走韩则城。

    吴桂枝虽然一直不喜欢韩则城,养在身边的日子也不多,感情不深,但在韩和淮要带走韩则城的时候却发了疯一般反对,最后韩和淮到底也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她,妥协了,把钱给了吴桂枝,也答应了让韩则城留在韩家村读完小学,只是小学读完之后就必须去城里读中学这件事才了结。

    也是因为这些前缘,韩则城一直都知道他妈想要紧紧抓住他,抓不住他,就要抓住他媳妇的心思。

    他也厌烦,但以前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他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且说回韩家林。

    吴桂枝再想抓住韩则城,但其实她心底也知道她是抓不住的。

    再加上韩则城性格冷僻,和她一点也不亲,所以她就更加疼爱小儿子韩家林。

    这样受宠的孩子自然是一直有读书的。

    本来她还指望小儿子能通过韩则城或者韩则城生父的关系读个工农兵大学或者去部队里。

    可惜小儿子不争气,书虽然是读到了初中,但成绩却差得很。

    部队本来韩则城也给安排了他入伍,可不知道为啥,后来他却死活又不肯去。

    当然在吴桂枝眼里,这都是二儿子不肯尽力的原因。

    所以心里又添了不少的怨气。

    现在韩则城抛出这么一个条件,她心中虽然怨怒不满,但话却也被堵住了。

    怨怒不满是因为二儿子拿本来就应该尽心做的事情,现在却拿出来谈条件。

    话被堵住了是因为她知道二儿子的脾气,把他惹急了,可能他真的就会不管小儿子了。

    这时一旁的小儿子韩家林看自己妈一直不说话,也急了,眼巴巴地看着吴桂枝,喊了一声“妈”。

    去学校当校工啊!

    没啥活,却有工资拿,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

    他实在是不想再面朝黄土背朝天,每天去田里种地了!

    吴桂枝看了小儿子一眼,嘴角垂了垂,再看向二儿子,道:“那好吧,就让老三顶了你媳妇的工作。”

    “不过老二,你媳妇不是要考大学吗?既然都在大队里报了名了,不考也可惜,那就让她把工作给家林顶了,就在家里学习参加考试好了,不然她跟你去了部队,岂不是不能考那什么大学了吗?”

    苏若心中轻哼。

    这还体贴上了?

    韩则城淡道:“不必了,在部队那边也能考。”

    吴桂枝又是一阵气恨。

    这是铁了心要带他媳妇走了!

    她看着儿子脸上的冷漠神情气血一阵翻涌。

    但这么多年了,儿子的性格她当然也是很清楚的,这是打定了主意了。

    她咬了咬牙,道:“好,好,好,你既然定要带她走,那就带她走。”

    “不过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和你大伯已经快做不动了,可家里却有这么多人要穿衣吃饭,这么多孩子要读书上学,以前你媳妇在学校教书,每个月是往家里上交十块钱,她现在要走了,这钱也交不上了,那以后你就每月把这钱补上,另加上五块凑个整数,往家里寄四十块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