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章

    第10章一番闹腾

    吴桂枝一呆。

    她想要的是老二媳妇别去参加什么高考,就老实呆在家里,要高考就离婚,可不是老二带苏若去部队。

    老二本来就护那女人护得厉害,若是他再带了她和果子去部队,那她很可能就要彻底失去这个儿子了。

    她心里升出了一阵巨大的恐慌。

    她再想说什么,却是被韩和平一把给拉住了。

    韩和平道:“则城,你妈就是不懂,心里慌张,怕你吃亏,回头你跟她好好解释解释也就是了,没必要说这气话。这高考啊,我看要是你媳妇真想考唉,这能上大学,谁不想上呢?既然都已经报名了,当然得考,不然你媳妇也难受。”

    说着顿了顿,道,“你去里面看看你媳妇,我再跟你妈说说,一会儿你们就出来吃早饭吧。”

    韩则城抿了抿唇,没说什么转身就推开房门入房去了。

    韩和平看了一眼满脸鼻涕眼睛通红,满脸怒意的吴桂枝,叹了口气。

    他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三儿媳,道:“你去后面叫了老大老三还有冬子他们过来吃饭,我跟你妈去说会儿话。”

    说着就拽了吴桂枝回房。

    韩和平和吴桂枝房里。

    韩和平拖了吴桂枝入房,有些颓丧道:“桂枝,你跟着我这么多年,吃了不少的苦,是我没用,委屈了你。”

    吴桂枝一愣,随即就是难堪,难堪之后就恼怒道:“韩和平,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老二胡说八道,你不帮我,竟然还要跟着他一起来气我吗?”

    说着原先已经止住了的泪又涌了出来,哭道,“我为了这个家费心费力,你还在这里说这种话,你还是个人吗?”

    韩和平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我知道,唉,我知道你的心,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想留下老二媳妇在家里,为的都是我们这个家?”

    “可是桂枝啊,强扭的瓜不甜,你又不是不知道则城的脾气,以前是老二媳妇自己也不想随军,现在你把老二媳妇逼急了,她真的跟则城去随军了,又对你生了怨气,岂不是让则城更是跟你离了心。”

    吴桂枝的脸色难看无比。

    她道:“所以我才要借着这个机会让他们离了!”

    说着她哽咽道,“和平,你是知道的,我为了老二吃了多少苦。当年才成亲没几天他父亲就一走了之,我一个人怀胎十月生下他,再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可他却连娶媳妇都不能娶个让我如意的,执意娶了这个女人。”

    “以前老二多听话,他爸要接他走,他宁愿留在村子里受苦,也不肯去城里,后来就算在外面读书也没去住过他爸那里。可现在为了她,却处处不把我这个做娘的放在眼里。”

    “我让他离婚难道是为了我吗?是那老二媳妇生成那副模样,一看就不是个好的,她要是去读那什么大学,整日里跟那些男的在一起,老二又在部队里,你说她能守得住几天?与其到时候她把老二当傻子似的蒙在鼓里在外面乱搞,还不如现在就干干净净的离了婚。”

    韩和平听得感觉也很复杂。

    他知道自家媳妇的私心,但就算是有私心,他也觉得她说的的确是对的。

    若老二媳妇真去了读大学,出问题肯定是早晚的事。

    只是他不是老二的生父,有些事就不是他能直说或者强压的。

    他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桂枝,则城从小就是个脾气大的,后来一上中学就去了城里读书,更是事事都自己拿主意。你就算是心里怎么想,也不能强逼着他听你的意思,就像老二媳妇这事,”

    他顿了一下,低声道,“就算你不喜欢老二媳妇,也好生跟她处着,你这样逼着,把她逼着跟则城走了,以后则城只能跟这家里,跟你更生分了,若是他因为这个再不回家,你”

    你到时候才是没地儿买后悔药去,就算天天在家里发脾气摔东西也是没有用的。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媳妇脾气不好。

    现在说这个只会更是火上浇油,所以缓了一口气,劝道,“其实你要是真想他们离婚,那就由着老二媳妇去参加那什么高考,以后老二媳妇回了城,不想跟则城过了,那不就离了?这些啊,你就别管了,就好好的把果子留在家里好好的带,则城和老二媳妇也都能念你的好。”

    “其实要我说,老二媳妇都嫁给则城这么多年了,我看她虽然清高了些,但心眼却不是个坏的,要我看,要是则城跟他离了,再娶了个城里的,未必能有她这么好说话你别不服气,”

    他看到她像是有什么话说,就抢在她前面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就想则城跟老二媳妇离了,然后在这附近村里再给他寻个,可你也不想想,不说现在老二已经是副团长,就以前他才从学校里去部队那几年,不过是个连级干部,他都不肯听你的意思找村里的,现在会肯?”

    “所以要我说,你要么就别管老二媳妇高考这事,由着他们,就好好的帮他们带果子就行。要不你要真不想她去读那个大学,那还不简单吗?到时候让她去不成考试不就成了。”

    韩和平觉得,与其让老二再找一个不知道底细的,还不如就现在这个,留在家里在公社教书就挺好的。

    韩则城进了房间就看到儿子严肃着小脸坐在了小凳子上,苏若则是在桌前整理着东西。

    他看了一眼儿子,道:“果果,你先出去和你堂哥他们玩一会儿,我跟你妈说一会儿话。”

    韩果看看自己爹,再看看苏若,道:“爸,你要是带妈走,也一定要带我走。”

    苏若转头看他,笑了出来,走到他面前,伸手摸了摸他小脑袋,道:“放心,阿妈去哪里都会带着果果一起,没有果果,阿妈也会不习惯的。不过现在,你先出去一会儿好不好?等一会儿阿妈和爸爸说完话,就跟果果说我们要怎么走,好不好?”

    就算她不记得自己生过他,但这的确应该就是自己的儿子吧?

    她自己就是没妈的,自然知道一个孩子没有亲妈会是什么处境,所以绝对不会让自己儿子落入那个境地的。

    而且她也相信自己能照顾好他。

    苏若笑得灿烂,没有一丝阴霾。

    韩果看到自己阿妈的笑,心里就踏实了下来。

    他再看了一眼自己阿爸,看他肯定的对自己点头,这才一扫刚才郁郁的心情,高兴的出去了。

    除了回应儿子的时候除外,韩则城一直都是在看着苏若。

    他看她笑容温柔明亮,似乎并没有受刚才事情的影响,他的心情也缓和了许多。

    他道:“对不起。”

    苏若摇了摇头。

    这是他妈,又不是她妈,有这样的妈,他才可怜呢。

    被骂几句怎么了,她要是像林婉华那样的她才该头疼呢。

    不过他现在神色严肃,看起来有点吓人。

    苏若斟酌了一下,看着他道:“不过看这情况,这里我应该是住不下去了。”

    说完看他并没有生气或者皱眉,她便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跟他解释道,“我不是对你妈有意见,我想她肯定有她的立场,只是我不知道以前的我是怎么跟他们相处的,但是,”

    她有些抱歉道,“韩,韩大哥,我很抱歉,我没有为人媳妇的经验,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好,但现在的我,肯定是做不到你妈心目中想要的媳妇的。”

    “我想这段时间我会辞了学校的工作,一边照顾果果,一边复习准备高考。”

    “但很显然她见不得我去参加高考,就算你坚持她表面妥协了,但如果我继续住在这里,她肯定也会希望我操持家务,洗衣做饭,这些我肯定是做不到的。”

    “抱歉。”

    岂止是操持家务,她看他妈那样子,能让她顺利参加高考才怪。

    高考是让她现在能抓住,跳出现在这个令她无措生活状态,重回她记忆中生活轨道的最佳途径,她是不可能放弃的。

    韩则城听到她说这话却是又松了口气。

    他道:“不用说抱歉,你没有错。你不介意的话,回头就收拾一下东西,跟我一起去部队吧,我今天就去大队那边把你和果果的户籍转出来,转到跟我一起。”

    哈?

    苏若愕然。

    她没想过要随军。

    她想的是只要在哪里找一处房子她住上一个月,参加完高考,后面她就可以带韩果一起去学校了。

    她记得,大学里是可以申请已婚宿舍,她可以带韩果一起住的。

    白天上课可以送韩果去幼儿园。

    不过韩果也是他的儿子,她这么打算肯定是要征得他的同意和支持的。

    更何况她对这里完全是一无所知,那样计划操作起来也肯定需要他的帮助。

    只是没想到他会说随军。

    还有转户籍什么的,一天就能搞定吗?

    另外她都已经要报名参加高考了,转了户籍,撤了报名表,那她岂不是得放弃高考?

    她不可能放弃的。

    想到这里她很坚决的摇了摇头,道:“我想参加高考。”

    他见到她摇头先还心头一沉,但听到她说想参加高考之后又松了下来。

    看来她应该是误会了。

    他便解释道:“这个没有关系,明天一早我们就走,下午我就能帮你把户籍按上,然后直接就在军区给你报名,到时候你直接就在s省的省城参加考试我们军区离省城只有三个小时的车程。”

    说到这里他像是又想起了什么,顿了一下后就垂下了眼,道,“你之前不是说本来你是要去青大上学的吗?那就还报考青大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