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章

    第9章韩家众人

    韩则城看到她听到这话时眼睛骤然就亮了起来,夜色中,格外的漂亮动人。

    从昨天他收到她的信,要失去她的紧张感便一直笼罩在他心头。

    此刻又浮了上来。

    他和她成亲五年,当然知道她其实并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大学,那就是她心里的一个结。

    而对苏若来说,却是在无比糟糕的处境下,终于听到了一件令她心头明亮的事。

    她的记忆还留在刚刚高中毕业,虽然那时候学校已经不重视教育,但她的基本功却一直都很扎实,参加高考对她来说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苏若以为这一晚她会睡不着。

    但大概是病后身体还是虚弱,她听他跟她说着话,说着说着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她看着窗户打进来的日光又有一刹那的茫然。

    不过很快就醒过神来,她看到眼前的景象就知道自己还是没能回去,现在这个丢失了五年记忆的梦大概是真的了。

    她刚坐起了身,门就被推开了一条缝,探进了一个小脑袋。

    然后她就看到韩果一个大大的笑脸,一脸喜悦道:“阿妈,你醒来了?”

    她笑了出来。

    经过昨晚,她对现在的状况已经没有那么惊慌和排斥了。

    她起了身,道:“果果,你什么时候起床的。”

    “好一会儿了。阿妈,你今天好点没有?”

    “嗯,没事了。”

    两人正说着话,门又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苏若抬头看他,一对上他的眼睛脸上不知道为何就是一热,别开了眼。

    多出来一个丈夫比多出来一个儿子让她更不自在。

    昨天她已经跟他睡了一晚。

    还有昨天他的那个吻

    简直不能想。

    她的脸更热了。

    韩则城看见她别扭的样子就是一怔。

    他看到她低下头,原本雪白的脸和耳朵上都快速地爬上了红色,心里头就软了软。

    他温声道:“起床了?今天好些了吗?”

    “嗯。”

    苏若低声应了一声。

    他再没看过她这般乖巧的样子,一向严肃的神情也软和了些,道:“那我去端水过来给你洗漱。”

    “不,不用了,”

    苏若忙道,“我现在已经好了,我自己出去洗漱就行,不过,”

    她转头看了一眼房门的方向,外面已经隐隐约约传来说话声,韩家人应该已经有人在外面了。

    她收回目光,有些小心地看着他,道,“你能陪我一起吗?我不清楚家里的格局,也不认识”

    “好。”

    他看了她身上一眼,道,“你先换衣服,我在果果的房间等你。”

    说完就拽了不情不愿的儿子去了隔壁。

    苏若看着晃动的帘子心里暖了暖。

    不管怎么样,现在的情况并没有糟糕到让人难以忍受。

    她吸了口气,让自己笑了一下,振了振精神就转身打开了背后的衣柜。

    一打开,衣服倒是很多,一排排的蓝色灰色的粗布衣裳。

    她伸手摸了摸,咬了咬唇,最后目光定在了挂在最里面的一件军绿色的衬衣上,虽然颜色跟别的衣服也差不多,但苏若还是一眼就看出,那是她以前的衣服。

    这个时候,熟悉的东西总是能更让人有安全感,她取了出来,就换上了这件。

    换完衣服她便也去了隔壁儿子的房间,就看到了正在房间里等着自己的父子两。

    果果坐在书桌前,韩则城就站在他身后看他翻着书。

    苏若一进去,两人都转回了头看她。

    他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目光顿了顿,但很快就挪开了目光,看向了她脸上,看到她眼中的不安和忐忑,温声道:“走吧,不用担心。”

    苏若起的不算太晚,但韩家人更早。

    她跟着韩则城出了房门,就看到昨天就已经见过的婆婆吴桂枝和一个老人家正坐在桌前,而一个年轻的女人则端了两个饭碗正从外面进来。

    那女人走到桌前放下饭碗转头看向出来的韩则城和苏若,就笑着道:“咦,二嫂你身体好些了?我还想着盛点粥送过去给你呢。”

    苏若笑着冲她点了点头。

    想来这位便是那位三弟妹吴娇艳了。

    而桌上那位没见过的老人家,应该就是她现在的“公爹”韩和平了。

    果然韩则城已经冲着桌上的吴桂枝和老人家道:“大伯,妈。”

    苏若吸了口气,虽然无比艰难,但还是跟着韩则城唤了一声“大伯,妈”。

    韩和平笑呵呵地点头,道:“好了就好,好了就好,快坐下吃饭吧。”

    吴桂枝嘴角却是垮得厉害。

    她眼睛剜了一眼苏若,那眼神真是满满的厌恶。

    能让她不厌恶吗?

    昨天在她面前是个什么横样子?

    现在在她儿子面前又是什么样子?

    娇滴滴的,还穿了一身尽显腰身,把那身皮子衬得白得反光的衣服,低眉顺眼地跟在她儿子身后唤着人,不是狐狸精是什么?

    昨天还说什么“你有意见跟你儿子说去”,“你儿子同意了,我就同意”这不明摆着就是没把她这个婆婆放在眼里,说你儿子就是向着我,你怎么着?

    吴桂枝的火气真是腾腾地往上窜。

    韩和平咳了两声。

    吴桂枝才摁了火气,耷拉了眼,冷声道:“好了就去厨房帮你大嫂的忙,没得就等着别人把饭端给你吃。”

    说完又看向韩则城,道,“老二,你难得回来一趟,今天就去村里各堂叔伯爷家都走上一圈打声招呼。”

    韩则城的面色在听到他妈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冷了下来,道:“妈,阿若要参加高考,今天我带阿若去县里拿点参考书回来。”

    说完就转头看向苏若,道,“过来吧,先去厨房。”

    “砰”得一声,吴桂枝就把手上的搪瓷杯砸到了桌上,声音尖利道:“高考,什么高考!老二,我之前话就已经撂在这了,她要是想参加什么高考,那你们就先离婚!”

    “当年你一声不吭就把这婚给结了,我也没说什么,想着只要她肯踏踏实实的跟着你,在家里呆着照顾老小,那我也就随你了。可这些年她也还当自己是资本家的大小姐一样,我们处处服侍着她,我也都睁只眼闭只眼了,可现在她都要抛夫弃子,去城里招蜂引蝶了,你还要纵着她,难道你还要真等她在外面”

    “妈!”

    韩则城面沉似水,他冷声打断她,道,“现在是新中国,阿若她是我媳妇,不是你的下人,更不是任你拿捏和磋磨的旧社会小媳妇,你没必要把对我爸的火气都冲阿若来发。”

    说完他转回头就对苏若道,“阿若,你回房,收拾东西,我们今天就走。”

    苏若都惊呆了。

    她是真没想到她这个婆婆会这么直接。

    昨天跟她那么说话她以为是因为在私下,没想到当着她儿子和一家人的面她也能这么直白的破口大骂啊。

    不过惊呆完之后她就松了一口气,拉着儿子转身就回了房间。

    这样子才好。

    也不用她找什么理由搬出去,不跟他们一起住了。

    这个婆婆这个样子,她住在这里准备高考,搞笑吗?

    她昨天看过账本,也数过抽屉里的钱,只要她摸清楚状况,说服了韩则城,搬出去住钱的问题应该不用担心,只是有许多细节要好好安排。

    她回了房间就当真开始认真的收拾起了东西。

    外面吴桂枝看苏若转身就回了房气得全身的血都往脑袋上冲。

    她喘着气,骂道:“你这是做什么,你这是做什么,老二,我那么难的生下了你,再辛辛苦苦养大你,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

    说着苦从心来,泪就滚了下来。

    “桂枝,”

    一旁的韩和平看韩则城的样子,心里有些心惊肉跳,忙在旁劝道,“桂枝,你歇歇气,老二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这是做什么?”

    说完又劝韩则城,道,“则城啊,你妈也是为你好,唉,”

    说着他就叹了口气,显然是有些说不出口,但又无可奈何道,“你是不知道,咱们村还有隔壁的几个村,那些回城的,说是要参加高考的知青都已经在闹离婚了,你妈天天在村里听闲话,所以一听说你媳妇要参加高考,这急火攻心,脾气就收不住了。”

    吴桂枝原就已经痛怒交加,这会儿听了自家老头子的话,更是委屈悲苦,眼泪哗哗的涌,拍着大腿哭道:“我这还不是为了你,还不是为了你,就她生得那副妖妖娆娆的样子,一看就是招人的,当年你看不上村里的姑娘,定要娶她,我依了你,全家都把她当祖宗一样供着,可现在她要去参加什么高考,要回城,摆明就是不想跟你过日子了,难道你定要等头上戴”

    韩则城气得面色铁青。

    不想她再说出更难听的话来,直接打断她道:“你不用担心这些了,我今天就去找大队书记,把阿若的高考报名表要回来,明天我就直接带阿若离开,让她还有果果跟我去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