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章

    第7章狠一狠心

    苏若哪里受过这个?

    她完全就懵了,所闻所触全部是他灼热的气息,脑子炸开,本能地想往后退,却无处可退,想推开他,可他紧紧扣着她,钢筋铜骨般,她那点子力气,简直像是被人掐住了腰身的鱼儿,除了摇尾,连呼吸都已经不行,哪里还有半点挣扎的余地?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苏若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的时候,他才撤了开来,用滚烫的手摸了摸她的脸。

    可她的脸上却是一片湿凉。

    韩则城的手就是一顿。

    身上的热意也慢慢退了些下去,唤道:“若若?”

    声音喑哑又忍耐。

    然后他发现她的身体好像在发抖。

    他彻底醒了过来,往旁边退了退,一手却还是搂着她,嘶哑道,“对不起,是我失控了。”

    他刚刚真的是失控了。

    他们现在的状况不对,她又还在生病,原本他并没想做什么,只是这两日他的神经都紧绷着,刚刚静寂中他只是想要抱抱她,想要一下她在自己怀中的感觉,像是想确认什么,可她一到他的怀中,闻着她身上浅浅的幽香,他便失控了。

    苏若的手还攥着他的衣服。

    她还没有缓过来,只是一个劲的掉眼泪,先还是无声的,后面就开始控制不住,哭出声来。

    她是真的受到了惊吓。

    这种事情,谁能不受到惊吓?

    既惊吓于他的行为,也惊吓于自己的反应总之,刚刚所有的一切都让她崩溃。

    可偏偏这个人还是她的“丈夫”,他们已经有一个儿子,他说她曾经答应过他要跟他好好过日子,那这种夫妻之事也就是天经地义的了。

    可她又不记得。

    她明明记得自己还只是个刚过完十八岁生日的学生,生活最大的烦恼就是不想见到林婉华母女那两张脸而已。

    可一觉醒来,她父亲跟她划清了界线,把她的名额给了她继母的女儿去上大学,她一个人到了这里

    她哭着,先还是因为受到了惊吓,后面却已经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了。

    韩则城被她哭得怔住了。

    她还从来没在他面前这样哭过。

    以前就算是受了再大的委屈,她也最多是红了眼睛,紧咬着嘴唇,绝不肯在他面前落泪的。

    她现在这样,是不是因为已经不打算跟他过了,所以已经不能忍受他的碰触?

    他心头堵得难受。

    可是她哭得这样厉害,那眼泪像是灼到他的心里,他便也顾不上自己心里难受,克制着自己,伸手拍了拍她,喑哑着声音哄她道:“是我的错,别哭了。”

    苏若委屈又害怕,哭了好一会儿才在他的哄慰中慢慢止住了哭。

    发泄过后人也清醒了些。

    她微转头看他,就看到了他隐有青黑,线条冷硬的下巴。

    她不是不讲理的人,哭过了,慢慢冷静下来,就知道这根本不是他的错哪怕只是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她也感觉到这个人对自己应该不错,也很忍耐。

    可能还真的跟他妈说的那样。

    不然正常夫妻应该不是这样相处,他只是吻了她,就要跟她道歉,说是他的错,他失控了虽然她有些被吓着,记忆里也没嫁过人,没有过过正常夫妻的生活,但她又不是白痴,更何况她家里书多,该看过的东西她都看过。

    难道她真的只是利用他才嫁给他,然后占了嫁给他的好处还不许他碰她?

    想到这里她都有一些罪恶感。

    可再有罪恶感,她现在也不能闭着眼跟他行夫妻之事吧?

    这是叫什么事?

    “不是你的错,”

    她咬了咬牙,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之后已经慢慢做下决定,狠了心闭着眼睛道,“是我,是我的问题。”

    韩则城的心里一窒,握着她胳膊的手就是一紧,但约莫是怕捏疼了她,又很快松了下来。

    他道:“你想和我分开?”

    因为想和他分开,所以已经不能忍受他的碰触了吗?

    苏若听到了他语气中隐忍和克制后面的凶狠。

    分开?

    因为他的语气她有一点心惊肉跳,却也有一些茫然。

    她又想到他妈说的那些话难道那些真的都是真的吗?

    这让她的心坠得跟铅似的。

    不管真实情况到底如何,她不可能什么都没搞清楚就说什么跟他分开的。

    而且他还是个军人,军婚是能够说离就离的吗?

    在他逼人的眼神中,她摇了摇头,道:“不,我不是。”

    至少不是现在。

    “那是怎么了?”

    韩则城听到她的否认,先前心上的锥痛总算是缓了些,连紧绷的身体都松了一些下来。

    声音也松了一些下来。

    他的手指摩挲了一下她的胳膊,道,“是我刚刚太粗鲁,弄痛你了吗?”

    刚刚他的确太过粗鲁。

    她一向都娇得不行,而他本来就很少回来,禁得太久,每次碰她,都会控制不住伤着她。

    苏若:

    她哪里听过这么直白的话?!

    她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身上也一阵颤栗。

    好不容易才平复了的心跳又乱了起来,也才意识到两人还离得这么近,自己的胳膊现在还被他握着,呼吸的也满满都是他的气息,这一意识让她一下子都快喘不过气来,她忙挣了挣从他手中挣了出来,往床的里侧退了退。

    这回韩则城没有拦她,而是随了她的意,只是目光仍是紧锁着她。

    苏若退到一旁。

    被子漏了风,外面的冷意让她的身子也凉了凉,她也觉得越发清醒了些。

    她深吸了口气,觉得躺着的状态不好,干脆坐起了身,这才迎向他一直看着自己的目光,鼓起勇气,孤注一掷道,“对不起,是我,是我出了一些问题。”

    咬了咬牙,继续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醒过来,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把这里,把这里的人和事情都忘记了。”

    “我只记得我刚刚过了十八岁的生日,过几天我就要去读大学,可是我一觉醒来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在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嫁了人,多了一个丈夫,还有了一个儿子,我”

    她摇了摇头,道,“所以刚刚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不记得了,我不记得我们之间的事,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有这样,这样的接触过,所以我有点害怕。”

    韩则城怔住了。

    他原来是撑着身子看着她,但这会儿却也坐起了身,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先是像不明白她说的,然后目光渐锐利,像是要把她看透一般。

    哪怕现在是夜里,没有灯,但他是一个优秀的军人,夜间视力极好,现在她脸上的表情也都一一落入了眼中。

    他压住心底涌起的情绪,语气莫测道:“你不想我碰你,没有必要找这种理由,你知道,我从来都不会强迫你。”

    说完又顿了一下,道,“就算是你想离婚,我也不会不答应你。”

    声音又冷了几分。

    苏若知道他不相信自己。

    他认为自己是为了逃避他的碰触,所以才会撒这样的慌。

    这让她无地自容,又委屈。

    可她也知道这事的确匪夷所思,就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的这个反应也再正常不过。

    她屈了膝,抱住,低头喃喃道,“我也知道这种事情难以置信,就是我自己也不敢相信,从醒来一直到现在我也都期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明明我就是在家中睡觉,我记得很清楚,是一九七二年八月二十二号,我在收拾东西,过几天,过几天我就要去省城的青大读书,开始新的生活。可是一觉醒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我什么都不记得,只从自己的记事本上勉强看到了几条信息,知道从一九七二年到这七七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多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我再睡一觉醒过来就还能回到我自己的房间,过几天我就要去读大学这一切都只是个噩梦。”

    说着话心中酸楚,眼泪忍不住又掉了下来。

    天知道从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有多开心,因为她终于可以开始新生活。

    终于可以不用再跟林婉华和苏佳在一个屋檐下生活。

    可现在发生了什么?

    苏佳代替了她去读大学。

    父亲跟她断绝关系。

    她下乡做了知青,嫁了一个男人这事还不能怪别人,很可能真的是她为了改变自己的处境,勾-引来的,完事之后还没有好好对人家

    生活天翻地覆,连人品都可能被推翻。

    苏若压抑地抽泣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手伸了过来,她抬起头来,就见到他递给了一个什么东西给她,隐约地,她看到那应该是条手帕吧。

    苏若伸手接过抹了抹脸,道:“对不起。”

    虽然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然后她就听到他道:“你不用哭了,我相信你。”

    哈?

    苏若愕然,侧过头去看他。

    夜色中,她看不真切他的神色,但也能感觉到应该是很阴沉的。

    他这个“相信”应该也就是这么一说,其实并非是真的相信吧。

    苏若哭完之后这回倒是慢慢清醒了过来。

    也清醒地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