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章

    第6章深夜的吻

    苏若看着吴桂枝坐了下来。

    她只是静静的坐着没有出声,她知道吴桂枝是沉不住气的。

    果然,吴桂枝一坐下,黑着脸,目光把苏若从上到下剜了一遍,就道:“老二家的,之前我去大队书记家,不允许他给你报名参加那什么高考,你应该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但你现在撺掇了老二去给你报名,这事,我是管不着了,你想要考那就考吧。但之前我的话已经撂了出来了,你要是看不上我们老韩家,一定想要考这个大学,那我们老韩家也不留你,你就利落的跟老二签纸离婚,反正,这不也趁了你的意?”

    苏若听得心惊。

    饶是她有心理准备,知道这个婆婆肯定不喜欢自己,可也没想到她这一开口就是要逼自己和她那个“丈夫”离婚。

    这不是不喜欢,是很深的厌恶了吧?

    她没出声,只微抬了眼看她。

    吴桂枝看到苏若那清凌凌的眼神。

    清澈得惹人怜,那纤细的脖颈更是白得晃人眼。

    她脑中晃过另一个女人的脸。

    其实长得完全没有一丁点相像,但在吴桂枝眼里却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白,一样的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一样的只会勾男人!

    不是狐狸精是什么?

    她在家吃苦,帮韩和淮伺候老娘,生儿子养儿子,最后她却什么都没得到。

    那个女人却在他当大官之后嫁给他只用享福,半点苦都不用吃。

    她辛辛苦苦生下儿子,养大儿子,结果又便宜了面前这个狐狸精,把这狐狸精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却连多给自己这个妈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肯!

    吴桂枝心中又气又恨,道,“你不要摆出好像我欺负你的样子!这么多年,你嫁给我们老二,我们老韩家可不欠你,我们老二更不欠你!”

    “当年若不是你勾-引了老二,让老二不顾家里的反对娶了你,以你的成分,能当上大队小学的老师,能过上这几年的好日子?就你这副模样,怕是早就被人糟践了,能不能活到现在都不知道!所以你别不知恩,要走就利落的走,不要心不在我们老二身上,还要缠着他,一直利用他,吸他的血!”

    “你吸了他这么多年的血,也够了,送佛送到西,现在你能考大学,以后也有大把的前途,看在我们老韩家,看在老二这么多年待你不薄的份上,麻烦你就别再祸害他了。”

    苏若的脸一下子煞白。

    什么叫“早就被人糟践了,能不能活到现在都不知道”?

    她不是傻子,当然听得出这话的意思。

    而且她说自己嫁给韩则城,并不是因为自己喜欢他,而是为了摆脱自己当时的处境,勾-引了他,然后一直利用他,吸他的血。

    她又想起来自己记事本上的那句话,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苏若的脑子轰隆隆的。

    可是她虽然被吴桂枝的话给骂懵了,也不知道实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却绝不是能忍受被人摁在地上骂都不出声的性格。

    她自有她的骄傲。

    她咬着牙,没有去问她“妈你想怎样”,而是抬头看着她,道:“你有意见,不是应该跟你儿子说吗?”

    “我自己有工资,吸了谁的血,喝了谁的血了?我可没有靠别人的钱活着。”

    她就说了个最基本的事实。

    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吴桂枝被苏若的这一句怼得急停,接着就差点跳起来。

    这,这狐狸精,她是什么意思?

    是仗着她儿子不向着自己这个老娘,只向着她这个狐狸精?

    还说什么“不靠别人的钱活着”,是在指桑骂槐说她和老韩家是靠着老二的钱靠着她那么点钱生活吗?

    吴桂枝的眼睛都气红了。

    她骂道:“你的工资,你的工资哪里来的?你能做老师还不是靠我儿子”

    “那也不是靠你。”

    苏若也很气。

    管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她不打算就这么受着,站起了身,就道,“你让你儿子来骂我,至于离婚,只要你儿子同意,我也没意见。”

    这种日子要怎么过?

    她是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过五年的?!

    吴桂枝差点又被气得嚎起来。

    苏若头疼欲裂,也被气狠了,不想再理会她,直接躺到了床上,拉了被子道,“要离婚的话,让你儿子过来跟我说一声,我同意了。”

    吴桂枝看着躺在了床上,背对着自己的二儿媳,气得“你你你”了半天,最后就扔了一句“你等着”就气得发抖的走了。

    韩则城去了大队给苏若递交高考报名表。

    这事很快,不过他去了队里之后又和那些大队干部聊了一会儿,所以一直到晚饭前才回来,一回来就被他妈拉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他媳妇已经根本就不打算跟他过了,让他赶紧去办离婚手续

    韩则城是黑着脸回的房间。

    苏若正躺在床上想着事情。

    她身体本来就还没恢复,又被吴桂枝给吵得耗了不少元气。

    所以就躺在了床上努力串着这所有的事情,想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很多细节无从得知,但从自己的记事本,账本还有吴桂枝的话,她到底还是将自己空白的这五年捋了个大概。

    有结果,没细节,不知道缘由。

    她看到韩则城黑着脸进了门,想到他出门时脸色可没有这么差,便猜到大概是他妈跟他说了什么。

    想到自己不是被卖给这个人的咳。

    反正不管她到底有没有“吸他的血”“利用他”,但应该的确是因为他自己这不记得的五年才算无灾无难,顺风顺水的吧这时她看他已经不是最开始的紧张和防备,而是有些心虚了如果真是像他妈说的那样,她不喜欢他,只是利用他才嫁给他,他先前还说什么“你若遇到合适的,我们再商量离婚的事”,那她成什么了?

    她又咳了一声,道:“对不起,之前你妈过来,我被她吵得太头疼了,她那个架势,我要是不答应离婚她大概不会走,我又说不过她,所以我就说,只要你同意了我就没意见我只是,不想她继续说下去。”

    韩则城扫了她一眼,看出了她的小心翼翼,甚至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竟然还有一丝讨好。

    他的面色缓了一些。

    但对这事他却也不想多说什么,只道:“手续已经办好了,大队会递交上去,等准考证下来就拿给你,到时候你去县里参加考试就行。”

    苏若“嗯”了一声。

    她得尽快摸清楚情况才行。

    晚饭还是韩则城端给她,就在房间里吃的。

    不过就算是在房间里吃,这房间只和堂屋隔了一道墙,外面的吵嚷声她也听到了。

    很多声音夹杂着,听得苏若心乱,脑袋也疼。

    她吃着那粥真是味同嚼蜡。

    但她不是自怜自艾的性子,现在这种情况,脑子已经有问题,身体就更不能有问题了,否则岂不是完全被动了?

    所以她堵着心还是生生把那碗粥都吃完了。

    不过在他问她还要不要再吃点的时候却是摇了摇头。

    晚上韩则城又端了水给她洗漱。

    苏若觉得有些难堪,可是她也不能不洗,也不能出去无头苍蝇般去端水且不说她都不知道梳洗的用具在哪,水在哪,就是看到人她都不知道怎么称呼。

    所以便也只能默默接受了他的好意。

    洗漱完苏若努力让自己先静下心来,给韩果讲了一会儿故事,不过没说一会儿韩果就睡着了。

    她摸了摸这孩子的脑袋,看这孩子又困又倦的样子,还不知道他守了自己多久。

    她突然觉得,好像有个儿子也不错。

    至少自己现在这个情况,好像只有这个儿子能让她完全放松,还有一种特别的安慰。

    “我抱他去他房里睡觉吧。”

    苏若想着心事时,坐在一旁的韩则城突然出声道。

    苏若愕然。

    抱他去睡觉?

    他的房间?

    儿子不是跟自己睡吗?

    可是在她反应过来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韩则城已经沉默地抱着韩果去了隔壁屋子。

    她看着他的背影离开,等看不见了才心乱地躺下了。

    她躺下看着蚊帐顶发了一会儿呆就闭上了眼睛,心道,若是她睡着了,会不会一觉醒来,就又回了她的屋子,现在的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噩梦?

    对的,很可能就是一个噩梦。

    可是还没有等到她睡着这愿望就被打破了。

    她听到有人进了房间,睁开眼就看到先前出去的韩则城又回来了。

    正站在床边沉默地看着她。

    他回来了

    他不是带着儿子去睡觉了吗?

    苏若茫然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现在这个人是她的丈夫,他是要跟自己一起睡的。

    她也才意识到,自己突然变成现在这样的状况,将要面对的另一个绕不开,也蒙混不过去的事情是什么

    不过,看他这么严肃的冷脸,之前还说什么商量离婚的事,或许她是多虑了吧。

    苏若脑子乱七八糟的想着,瞪着他一时半会都没出声。

    韩则城看到她瞪着自己的目光防备又忐忑,像受了惊的小鹿一般,清澈湿糯的漂亮剪瞳之下,是令人心动的惊惶。

    他猛地收回了目光,道了一声“睡吧”,就转了身,走到桌前吹灭了油灯,然后在黑暗中除了外衣,掀开了被子上了床。

    苏若哪里有和男人同床共枕的经验?

    黑暗中,她隐约看到他上了床,然后她身边的床铺就被压下去了半边。

    她还闻到一阵夹着淡淡皂角味道气息,其实不浓,却让她有些窒息,心也擂鼓一样跳了起来。

    她的手紧紧攥着被子。

    就这样静默了不知道多久,她想着或许说些什么吧,说些什么让自己镇定下来。

    她也要向他打听一些信息。

    她这样想着,刚小心地呼了一口气准备开口,却不妨就睡在身侧的男人突然侧过身来,然后一手就搂过了她。

    苏若吓得差点惊叫出声。

    还好那声音在咬唇的同时收住了。

    他的胳膊刚劲有力,她被搂住简直像是被铁臂钳住一般。

    苏若心头猛跳,下意识就伸手去抓他的小臂,想要掰开他的胳膊,却听到他就在她耳后道:“阿若。”

    灼热的气息袭来,而她已经整个贴在了他怀中。

    他那么高大,她在他怀中,像是被笼住的小鱼儿,哪里有半点逃脱之地?

    苏若急得差点哭了出来。

    然后她就听到他在她耳边说了一句,道,“阿若,我们成亲的那时候,你跟我说过,会好好跟我过日子,这话,现在还算数吗?”

    苏若本来推着她的手就是一顿。

    她曾经跟他说过这句话吗?

    她这一恍神间,就忘记了挣扎。

    而他已经支起了身体,低头看她,看她瞪大了眼睛无措地看着自己,心头某种情绪一涌,低头就吻在了她的眼睛上。

    苏若下意识闭上了眼睛,他的吻便从眼睛滑到了她因为生病而有些干涩的红唇之上。

    苏若的脑袋“轰”一声。

    她张嘴欲说什么,却不妨反是给了他可趁之机,含着啜了啜就深入了进去。

    一开始还算温柔,压抑又小心地吻着,像是安抚着她,但馨甜入口,很快便失了控,急促地吸咬着,像是要把她吞入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