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章

    第5章一翻五年

    苏若偷眼看他的表情,可在他沉沉的面色之下,她着实看不出什么端倪。

    “这一次,你在家里住几天?”

    她试探性地问道。

    他好像是军人,先前她刚醒来时隐约听到他妈说过“你这大半年都没回来,一回来就怎么样”,那他平日应该是在部队里的,这一次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因为她的事情。

    “后天,”

    他道,“我后天晚上走。”

    他请了三天假,已经是很多的了。

    苏若垂下了眼,微微的松了口气。

    莫名的,她还是信任他的。

    或许是因为他是个军人,一身正气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刚刚他对她说话,态度都很尊重和理性,并没有任何让她不适的地方。

    而他妈就完全是一个反面对比。

    “那我要去报考大学的话,你妈那里”

    “我会去跟她说的。”

    跟她说有什么用?

    不过是表面同意,如果是住在一起,她不想让她考成,有的是方法让她考不成。

    这样一个念头冒出来,脑中莫名就闪过林婉华那张温婉的笑脸。

    她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慌张,也不要着急,沉下心来,一点一点来。

    她道:“谢谢你,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我现在头还是痛得很,这些,我都再想想吧。”

    他看了她一眼。

    她现在对他这样的态度,已经比他预想的要好上许多。

    他们的婚姻本来就很脆弱,是在她特别处境下的产物。

    她的处境变了,他们的婚姻可能要也就要断了。

    他收到她的信,急匆匆赶回来,不过就是担心她性子烈,被他妈压着,会生出和他分开的念头虽然她若真有这样的念头,就算他回来也一样拦不住。

    他伸手给她掖了掖被子,道:“好,那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去找大队长,帮你先把报名表递上去。”

    苏若张了张口,她想说“不急”,可是他说“考大学”,那就是自己之前没有上大学。

    而之前的“自己”为了“考大学”不惜把自己折腾成现在这个样子,显然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废话,这当然重要了!

    她也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这段空缺的时间里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最后到底没有再出声阻止他。

    她看着他从抽屉了取出了一沓文件走出了门去。

    她心道,这个人,且不管他是不是自己的丈夫,但好像还是一个不错的人吧。

    看起来也很可靠。

    可是她为什么会嫁给他呢?

    想到这个问题她便想起了袁成杨。

    那是她的未婚夫,想到嫁人这事,她很难不想起他。

    如果真的是她记忆空白了五年,为什么她没有嫁给袁成杨,而是到了这么个地方,嫁给了这个人?

    韩则城离开之后苏若并没有睡,她爬起了身,忍着一阵一阵的晕眩,开始一个抽屉一个抽屉的检查着自己的东西。

    好在房间的摆设不同,她藏钥匙的习惯却一样。

    就在最右边抽屉一个隐蔽的暗盒里。

    拿出钥匙,她打开了最下面锁着的一个抽屉。

    里面有几个记事本,其中一个青绿色的封皮,是她很熟悉的记事本。

    她小时候就有记日记的习惯。

    但后来偶然一次发现自己的日记有被人动过的痕迹之后,她便不再往自己的日记本上写什么心情感受了,不过却还是有记事的习惯,只不过记得比较稀疏简洁。

    例如,她会记下,某年某月某日,她考试几门功课分别考了多少分,是班级和年级里的第几名。

    某年某月某日,她生日,收到了爸爸的什么礼物。

    又是某年某月某日,她收到了青大的录取通知书。

    干巴巴的。

    她伸手取出记事本,翻开,就看到了自己曾经的记事。

    这的的确确就是自己的那本记事本,只是她翻到后面,在她昨晚睡前还空白的页面,却多了几行字,几个日期。

    一九七二年,八月。

    爸爸被人举报。

    是因为我的成分问题,有人说,我外祖父外祖母是国外的大资本家。

    所以,我不能去读大学了。

    林婉华找我说,为了不连累爸爸和弟弟,我只能下放去农村,接受改造。

    一九七二年,九月。

    苏佳替代我去了青大。

    爸爸说,他知道我很难受,让我不要介意,因为这个名额不给苏佳就浪费了。

    他说,等这阵风头过了,他再想办法把我从乡下弄回来。

    一九七二年,十月。

    下放的结果出来了,那个地方是隔壁省下属县江县的一个农场,清禾镇卫国农场。

    一九七三年,一月。

    那个女人托人送了东西给我,还有一封信。

    说爸爸和家里人都已经和我划清界线了,让我以后不要再联系爸爸,因为我成分不好,不要让我连累他和家里的人。

    还有,袁成杨和苏佳已经在一起了。

    让我也不要再联系袁成杨了。

    一九七三年,三月。

    结婚了。

    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一九七四年,一月。

    果果出世了。

    韩则城给他取名字叫韩果。

    因果吗?

    只有这五条。

    空缺的这五年,竟然就只有这五条记录。

    苏若呆呆地看着记事本,约莫是冲击太大,一时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但或者是因为这些都是过往的既成事实,或者是她前面已经被突然没了五年的事实震过,她看到这些虽然震惊和懵,但竟也没有太过激动,亦没有觉得这些事多么不可信。

    反而生出一种,“哦,原来是这样”,被解惑了的感觉。

    解开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迷惑。

    苏佳代替自己去读了青大。

    她爸和她划清了界线,因为她成分不好是的,这个她知道,因为她妈妈是资本家的娇小姐。

    可是除了那张照片,她都不记得她母亲是个什么样子了。

    也从来没见过外公外婆和舅舅家的人。

    她就这样摸着记事本一直坐着,许久都不能完全消化这短短的几句话。

    这个时候,她真是恨自己这几年怎么只会记下这么几条事了,但那是她自己,她也很能理解自己短短记录的心情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她终于吐出了一口气,放下这本记事本,又开始检查抽屉里的其他东西。

    账本,钱,还有各种票子,肉票,布票,粮油票,什么都有,钱也有不少,她没仔细数,但看着也有好几百的样子,是很多钱了。

    她又翻开账本,相较于前面的那个记事本,这个账本倒是详尽多了,每个月甚至每一天的收支都记得很清楚。

    翻着这个账本,倒是也让她窥到了这几年生活的一点影子。

    “阿妈。”

    苏若正拿着账本慢慢想着事情,消化着这一切,就又听到了身后唤自己的声音。

    她回头,就看到那应该是自己儿子的小男孩推开了门,正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原来这个,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啊?

    苏若看着这个自己一觉醒来就冒出来的儿子感觉也十分复杂。

    不过这大约就是母子天性虽然她的意识还是觉得自己只有十几岁,还是个学生,但看到这孩子,她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对他的喜爱的。

    “果果。”

    她把账本塞回抽屉,挤了一个笑出来,转头就唤小男孩道。

    韩果走到了她前面,抬头看她,有些小心道:“阿妈,你不会走是不是?不,你走也没有关系,但是你不会抛下我对不对?”

    苏若的心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

    她伸手搂了他到怀中,道:“当然不会,不管阿妈去哪里,都会带你一起的。”

    这是她的儿子。

    她从小没有生母,父亲工作忙,在继母和继姐的手下生活,虽然她性格开朗也独立,一直要求自己开开心心的,可曾经有多少惶惑害怕黑暗中的瞬间她却是记得很很清楚的。

    她自己过着那样的生活,怎么会让自己的儿子再遭受就算她不记得了这过去空白的五年,就算她也很不习惯这多出了一个儿子的感觉,但却也不能用这个理由逃避自己的责任。

    “老二媳妇。”

    苏若正拉着韩果跟他说着话,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陌生是因为她本来不认识这个人。

    熟悉是因为她刚醒来时就听过这个女人的声音,是她“丈夫”的妈,她的婆婆。

    苏若看向门口,就看到了她刚醒时就见过一面的那个老太太。

    她张了张嘴,但那声“妈”却怎么也叫不出口。

    吴桂枝看着她这副大眼睛死瞪着人的样子可真是讨厌啊。

    漂亮是漂亮,可儿子娶媳妇要漂亮有什么用?

    尽只会勾-引男人,什么都不做,就让男人对她们俯首帖耳,眼里再没其他了。

    她沉着脸,对韩果道:“果子,你先出去一下,奶跟你妈说一会儿话。”

    韩果听了她的话却没出去,反是拦在了苏若的面前一脸防备的看着吴桂枝。

    苏若又被这孩子感动了一下,心里满是柔软。

    她摸了摸韩果的脑袋,柔声道:“出去玩会儿吧,妈就跟奶说说话。”

    韩果看看苏若,看她笑容温柔,不像是有事的样子,这才看了一眼吴桂枝绷着小脸出去了。

    吴桂枝被他那一眼看得火气这小子真是跟他爹妈一样不招人疼!

    从韩果的身上收回目光,苏若看着吴桂枝淡道:“妈,您坐下说话吧。”

    看了记事本和账本,又跟韩果说了一会儿话之后,现在她已经不像刚刚醒来时那么慌张。

    至少自认应付这个婆婆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最多是不说话,由着她说就行了。

    而且她的账本上记得很清楚,她做教师工资一个月二十五块,每个月上交十块给家里。

    另外备注上还记了韩则城另外每个月还会寄二十五块钱给吴桂枝,一部分是给吴桂枝的养老钱,一部分是她和果果住在韩家的生活费。

    平日里她也经常买菜买东西贴补家里。

    所以她并不欠吴桂枝,不管她对着自己有多大的恶意,她对着她也没必要气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