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章

    第3章她醒来了

    “妈,阿若呢?在学校吗?”

    韩则城进了屋子,跟他妈打了声招呼就出声问道。

    他的确为了苏若的事回来的。

    他收到了她的信,就紧急请了三天的假,也没坐火车,直接开了七八个小时的车连夜赶回来的。

    吴桂枝听到儿子一进门什么话都没说,张口就问他媳妇,脸刷一下就垮了下来。

    她冷声道:“在房里呢。”

    看到儿子说了一句“那我去看看她”,高大的身影转身就要往房里走,这身影和多年前她前夫韩和淮的身影重叠,吴桂枝的心头就蓦地升上一股浊气,堵得厉害,刺声道,“你倒是紧张她!”

    “我跟你说,她已经躺在床上一整天了,家里的事不说半点忙不帮,吃喝还要你大嫂端给她。就因为我找了大队书记,不允许她报名参加那个什么高考,就给我甩脸子看!”

    “你说,你这是娶了个什么媳妇?”

    “可你还这么紧张她,把她当个活祖宗似的供着,可她眼里可有你?若有你,还能不跟我,也不跟你商量,就自作主张跑去大队书记那里要盖公章,报名高考?这怕不是打着抛夫弃子的心思了吧!”

    韩则城的脚步顿了顿,心头微窒。

    但他抿了抿薄唇,却不想跟他妈说什么,推开房门,就大步跨了进去。

    昏暗的房间里,一个面色发白,眉眼十分精致的女子闭眼躺在床上,像是睡熟了一般。

    旁边还趴着一个看起来约莫只有四五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看到有人进来,先是防备似的往后缩了缩,待看清楚来的人时,眼中闪过了一些惊喜,迟疑地唤了一声:“爸,爸爸?”

    “果果。”

    韩则城三步并作两步大步走到了床前,一手握住了小男孩的手,一手则是放到了床上女子的额头之上,没有太热,他稍微放下了心来,这才转头看向儿子,道,“果果,你妈不舒服吗?”

    小男孩本来眼睛就红红的,听到他爸的问话眼泪就“啪叽啪叽”掉了下来,大约是怕哭大声了吵到床上的女子,他胡乱地抹了一把泪,就哑着嗓子道:“爸,阿妈昨天就病了,已经睡了两天了,都没有醒过。”

    韩则城的面色又是一变,道:“有医生来看过吗?”

    小男孩摇头。

    韩则城又试了试床上女人的额温和鼻息,吐了口气,对小男孩道,“那果果你守着你妈,要是她醒了就给她喝点水,我去大队里请医生过来给她看看。”

    说完就转身出了门,理也没理在他身后叫着他的吴桂枝。

    几个小时后。

    “还没醒吗?这可真是金贵了。老二,你这大半年都没回来,一回来就对我黑着脸做什么?”

    “她病成这样,那都是她自己作的,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有,就算她真有什么事你也犯不着对我摆脸色。要我说她就是你纵出来的,她从嫁到我们老韩家,什么时候给过你,给过我们好脸色,你还巴巴的把她捧在手心里,现在她要走,不想跟你过日子了”

    “妈!”

    苏若听到了外面的争吵声,只觉得一阵的头疼欲裂,还有身上也酸疼,重得很。

    是什么人在外面争吵?

    她头疼,伸手就想按一按脑袋,却不想这一伸竟然没伸成,她的手好像被什么软软的东西给抓住了

    她有些难受地睁开眼睛睁开眼后先是一刹那的茫然,然后就懵住了。

    她看到了什么?

    入目的是原色暗沉的青砖瓦墙,有些狭小昏暗的窗户,几件木头家具,地面地面竟然是灰扑扑的泥土地面。

    不是她熟悉的房间,也没有她熟悉的大书柜,更没有米白的缀花窗帘,还有挂在墙上的风景画

    这是哪里?

    她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吗?

    “阿妈。”

    一个软嫩又带着惊喜的声音在床边响起,手上又传来那紧紧被抓住的感觉。

    苏若低头,就对上了一个小男孩黑黑的闪着喜悦光芒的大眼睛。

    圆溜溜的,漂亮极了。

    “阿妈,你醒了?我就说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小男孩说着话,但明明小脸是笑着的,但眼睛却湿湿的,有些泪光,声音也带了些哭音。

    苏若呆了呆。

    阿妈?

    外面的人可能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逆着窗户,苏若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身上穿着笔挺的军装,面目看得不是特别清晰,但却还是能看出轮廓分明,五官深刻,虽然好像有些黑,但极英挺,气势也很逼人。

    他走到了床前几步。

    面无表情地看着苏若。

    苏若被这突然出现的男人给惊住了,她撑着身子勉强坐起了身,呆呆地看着他。

    “可终于醒来了!”

    一个声音在后面突然炸了出来。

    因为这个男人的气势太强,出现也很突兀,苏若的目光都定在了他身上,直到这个声音在他后面突然炸出,她才晃过神来,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是一个穿着蓝布衫,面目微胖老太太。

    可能是因为此时眼睛和嘴角都重重的垂着,面相显得十分刻薄。

    她看到坐起了身的苏若,嘴角再往下坠了坠,露出两道深深的纹沟,冲着苏若就道,“你醒了就好了,不然老二还以为是我容不下你,逼死了你呢。”

    “老二家的,这些年我们是怎么待你的,你心里最清楚,你看不上我们老韩家,但我们还是一直都由着你,纵容着你,但这次的事情却是原则问题,你要是真想要考什么大学,也行,我们老韩家留不住你这个大小姐,也不想留,正好老二也回来了,那你们就利落的离婚,不过要走你就自己走,果子是我们老韩家的孙子,你不能带走”

    老太太说到这里,苏若明显感觉到抓着她的那只小手猛地紧了起来。

    她垂眼看了小男孩一眼,就看到他神色紧绷,浑身像是长了刺般,心里不知为何就是一疼。

    她反手握住他的小手,安慰性的捏了捏。

    小男孩眼睛立即又迸出了光芒,那样子看得苏若鼻子就是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妈,阿若刚醒,这些话以后再说也不迟!”

    军装男人打断了老太太。

    他皱了皱眉,顿了一下,道,“我跟阿若先谈谈。”

    “谈谈?有什么好谈的?你就纵着她”

    “妈!”

    声音不算大,但里面却已经有了不容置疑的厉色。

    “好,你们谈,你们谈,我告诉你,她考大学可以,但你们得先签纸离婚了再说!她不稀罕你,不稀罕我们老韩家,那我们也不稀罕留她!”

    老太太也听出自己儿子这是动了怒了,虽然心中更恼,但却也不敢再吵,甩了门,就满脸愤愤地转身出去了。

    男人待她出了门,这才又转头看向了苏若。

    签纸离婚?

    他们在说什么?

    苏若心“砰砰”跳起来,只觉得茫然又紧张。

    她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在家睡觉吗?

    为什么一觉醒来会出现在了这里?

    还有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她脑子里乱乱的,甚至突然升出一个荒谬的念头,不会是她那继母或者继姐被她气着了,趁她睡觉的时候给她下了什么药,然后卖到了这里给人做媳妇吧?

    想到这里,她心头越发的紧张起来。

    男人看出了她的紧张和看着他时眼中的警惕。

    他眼神沉了沉,但没有像是刚刚跟那老妇人说的那般,直接就跟她“谈谈”,而是看了她一会儿后,就走到了桌边,默默地倒了一杯水,还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个搪瓷罐,舀了一勺什么倒进杯中,拿勺子搅了搅,这才端着白色的搪瓷杯走到了她的床前,坐下,递给她,道:“你昏迷了一整天了,先喝口水润润嗓子吧。”

    苏若却没应他。

    也没有看他。

    此时她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先前他倒水的那桌子上。

    刚刚他去倒水的时候,她的目光也跟着他看向了那里,本来只是下意识地跟着,然后却定在了一处那是一个台历,上面有个醒目的数字“25”,但让她触目惊心的不是这个鲜红的阿拉伯数字,而是上面的一排小字,“一九七七年十月”。

    她就呆呆地盯着那个台历。

    先是懵圈,然后脑子稍微转了转之后就是如遭电击。

    “阿若。”

    “阿妈。”

    男人隐忍的声音和小男孩犹疑的声音同时响起,终于唤回了苏若的心神。

    她呆滞又木然地收回目光。

    先看了看男人,再看了看小男孩。

    然后突然地,她发现小男孩的脸,某些地方,他的眉眼竟是十分的熟悉。

    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微微翘起的眼角,挺立小巧的鼻子,还有尖尖的下巴,竟然都是跟她如出一辙,这让苏若又生出一种诡异又茫然的感觉。

    “阿妈。”

    大概是苏若的眼神跟平时有点不一样,小男孩有点不知所措,迟疑又心慌地又唤了声。

    苏若又是一个激灵。

    他叫她“阿妈”!

    她张了张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