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章

    第2章一九七七

    吴桂枝一听这话,脸色就更黑了。

    “啪”得一下,她狠狠地锤了一木槌石条板上的衣服,道:“什么真的假的,她不过就是去大队书记家家访的时候跟大队书记随便说了两口,考什么考?她是军嫂,我们家老二在部队现在已经是副团长了,需要她去考什么大学?那谁来照顾这家里,照顾果子?”

    “再说了,她现在已经在公社那边当老师,不就已经是铁饭碗了?还有什么需要考什么劳什子大学?”

    众人听了吴桂枝这话都默了默。

    心道,这能一样吗?

    考上大学那可就能回城了。

    看那些知青哪个不是为了回城的名额都跟疯了一样。

    别说是那些知青,更别说能去城里读大学,就是村里的姑娘们,要是能嫁到镇子上去不用再干农活那都是体面的事。

    不过也难怪吴婶子家不肯放人,那苏老师娇滴滴的,水灵成那样,在乡下这么多年,皮肤还白嫩的跟刚剥出来的鸡蛋一样,看人一眼,都能让人晃半天神,要不是韩家老二是在部队里做大官的,这十里八乡的,不知道要招多少人惦记,招多少是非呢。

    这要是考了大学回城了,韩家老二又在部队里,以后能太平?

    不过她们心里这样想,但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

    瘦老太太便附和吴桂枝道:“那是,冬子他奶,你们家老二有出息,老二媳妇也已经有铁饭碗了,是不需要考那什么大学,就算是考上了,回了城,也不见得就能比现在好。”

    “不过吴婶子您也看着点,要是她偷偷报名了,一门心思想考,岂不是要糟?”

    这时旁边一个妇人插言道,“嗳,你们听说了吗?隔壁村刘树根家的老三媳妇,也是为了考大学,已经在跟刘老三在闹离婚了,现在刘树根家就吵得不可开交呢。”

    “唉,这两年,回城的那些知青,抛夫弃子的还少吗?”

    “真是不知根不知底不知人心,平日里看着都细声细语的,还挺好,这一回城,就翻脸不认人,丈夫孩子都不要了,唉,忒狠心。”

    “咳,要我说,这不早就明摆着的事吗?当初他们就不该娶那些知青,”

    又有一个女人插嘴道,“那些个城里来的知青啊,除了长得好看点,白嫩点,还有哪样好的?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娶回家都跟供祖宗似的。不过就算是这样,人家的心也根本就不在这里,这不,一有回城的机会,就翻脸不认人,连儿子都不要了,就一门心思的要走,啧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开始八卦开来,说着这两年知青的那些个事。

    吴桂枝再没插过话。

    心里梗得跟什么似的。

    饶是中间那些女人们看她面色不好,也奉承过她一两句,说什么“你们家老二有出息,你们老二媳妇她要不是傻子就不会生别的异心,就算她真狠心走了,你们家老二也能娶到更好的”这样的话,但这些也不能让吴桂枝的心情好上一星半点,把个洗衣捶捶得“噼里啪啦”响。

    实在的,因为当年老二违背她的意思,自作主张娶了苏若,这本来就是她心头的一根刺。

    吴桂枝洗完了一家老小的衣服就拎着木桶回了村头的家中。

    吴桂枝家坐落在韩家村村东头。

    房子是整个韩家村最好的,是韩家村仅有的青砖瓦房。

    前面五间,后面五间。

    搁以前,是地主家才能住的房子了。

    吴桂枝家里一共有三个儿子,老大韩家松,老二韩则城,老三韩家林。

    不过吴桂枝和她老头子韩和平都是二婚,家里儿子不多,却还有点复杂。

    没有哪两是同爹同妈的。

    老大韩家松是韩和平跟他已经去世的前妻所生。

    老二韩则城则是吴桂枝跟她前夫韩和淮所生。

    韩和淮也是韩家村的人,还是韩和平堂弟,但两人成亲没几天韩和淮就当兵参加抗战去了,吴桂枝后来生下了韩则城,守了一年,后来误听到别人说韩和淮战死了,日子不好过,就带着韩则城改嫁给了同宗的韩和平。

    只有老三韩家林才是吴桂枝和韩和平两人生下的儿子。

    这也是三个人的名字中间那个字不同的原因。

    这会儿三个儿子都已经成亲。

    老大韩家松娶的是隔壁刘家村的姑娘刘秀梅,生下了两儿一女,大儿子韩来冬十二岁,二儿子韩来春十岁,小女儿韩来秋七岁。

    老二韩则城娶的就是前头村民们口中说的女知青苏若。

    两人生了一个儿子韩果,明年开年四岁。

    不过韩则城在部队里,常年都不在家中。

    老三韩家林娶的则是吴桂枝娘家村里的姑娘叫吴娇艳。

    老三年纪比老二小六岁,但他当年因为和吴娇艳未婚就先造出了人,结婚比他二哥还早,现在儿子韩来宝已经五岁了。

    韩家前后两排屋,各有五间房。

    前头的五间除了一间堂屋,一边住着吴桂枝韩和平两老夫妻,另一边两间就住着苏若和韩果母子两。

    后头五间就分别住着老大和老三两家,也是一家两间。

    但老大家的孩子多,小女儿韩来秋渐渐大了,韩泽松就跟他爸韩和平商量了,让韩来秋住在了老两口那边空出来的那间房。

    且说回吴桂枝。

    她洗完一家老少的衣服时候已经不早,回到家时家里人上工的上工,上学的上学,瞅着一个人也没有,空荡荡的,只有猪圈里的猪嗷嗷叫,估计是饿了。

    吴桂枝把衣服放在了院子里,进了屋子给猪拿稻糠。

    她进屋后先瞅了一眼老二家的紧闭的房门,嘴角就重重的沉了下来。

    之后舀了稻糠掺了水去喂猪,一边喂着猪一边就恨恨的骂道:“养头猪还能杀了卖肉呢,这真是供了个祖宗,猪饿成这个样子,毛都不出来张一下。”

    越骂心里越堵,再重重的把喂食桶放到了一边,又去了外面晾衣服。

    她觉得她不喜欢老二媳妇并不是她的偏见。

    本来就是老二违背她意思娶回来的,娶回来后不说孝顺听话,那性子简直还让人十分讨厌。

    可不真就像村里人所说的,娶回来这么一个,简直跟娶回来一个祖宗似的。

    例如这两天,往常说是在学校教书也就罢了,但从昨天请了假在家里,也是一天到晚的躺着,房门都不出的,别说是洗衣做饭,就是出个门收拾个碗筷,扫个地喂个猪都不会。

    一点做人媳妇的自觉和眼色都没有。

    不过吴桂枝不高兴归不高兴,却也不能说出来。

    因为公社小学那边其实有给苏若分了两间房。

    苏若是想带着儿子韩果一起搬过去那边住的,但吴桂枝觉得她一个年轻媳妇,丈夫不在身边,长得又那么招人眼,便不同意,以韩果太小,在村里方便照顾为由不许她搬到学校去住。

    另外二儿子在结婚前每个月是给她寄十块钱,结婚后每个月就改成了二十块,后来又加到了二十五块,跟她明说了让她不要为难苏若。

    吴桂枝知道二儿子那脾气,若是闹得太难看了,他很可能就直接把苏若娘俩接去部队随军了老二那是个脾气大的,他要是真要这么做,她是肯定阻止不住的,所以只能硬生生把那口气给吞下了。

    而且苏若和韩果吃用虽是在家中,但她每个月也从工资里取出了十块钱上交给她。

    平日里苏若和韩果他们自己的衣服也都是苏若自己洗的。

    明明老韩家还没有分家,老二和老二媳妇把他们的工资上交是应当应分的,哪家都是这个规矩!

    可是老二还要拿这个来要挟她,竟然直接要求她平日里不准为难他媳妇,不准管她的私事!

    为着这个她心里不知堵了多少口气,别提有多愤懑。

    但再愤懑,却也只能憋着。

    所以就愈加的看苏若不顺眼。

    她辛辛苦苦把儿子养大,却把别的女人当祖宗供着。

    而且就算是这样,她看那苏若也并没怎么把老二放在心里。

    否则她为什么还要想考那个什么大学?

    吴桂枝一边愤愤地想着事,一边就把衣服晾完了。

    她敲了敲老腰,弯腰拎了木桶正准备回屋,就看到前面大道上驶过来了一辆绿色的军用车。

    她先是一愣,随即就是一喜,这村子里,会开一辆军用车回来,除了她二儿子,还能会是谁?

    果然车开到韩家的篱笆墙外就停了下来。

    紧接着车门打开,里面就跨出来一个身着军装,身姿笔挺,相貌英俊,高大硬劲的年轻男子。

    的确是她的二儿子。

    吴桂枝放下水桶就想迎出去,可这步子刚迈出一步就又收了回来。

    回来了也就回来了,她是他妈,干嘛要去前面迎?

    惯的!

    而且早不回,晚不回,偏偏就这个时候回来,说不定就是为了那女人的事。

    她心里这样想着,那心就不爽快起来,手又把那放下的水桶给提了回来,转身回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