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媳妇她变小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章

    第1章一九七二

    一九七二年八月。

    八月下旬的夜晚,虽然天气还热着,但最酷热的时候已过,窗户开着,晚风吹进来,和风扇对吹着,已经有些凉爽的感觉了。

    苏若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慢慢收拾着东西。

    过几天她就要去省城的青大读书,以后大部分时间就都住在学校了。

    想到这个她心情就格外的清爽,收拾起东西来也格外的享受。

    她衣服什么的早就收拾好了,现在在慢慢地收拾着书桌。

    她把抽屉打开,把里面的日记本啊,相册啊什么的都一一搬出来,看哪些东西要带走,哪些东西要封箱锁起来。

    她一样一样的收拾着,不想就从抽屉的最里面抽出了一个相框。

    她拿着相框,看到里面的照片目光就定住了。

    黑白的照片,里面是一对年轻的夫妻,抱着一个小女娃儿。

    年轻的妻子十分的漂亮,编着两条浓黑的麻花辫,瓜子脸,翘鼻大眼,笑容幸福甜蜜。

    那是她的生母。

    苏若其实已经不太记得她了,不过对这相貌却很眼熟因为,她自己长得至少有七八分像她妈。

    只不过她年纪小些,看起来要更稚嫩些罢了。

    “若若,睡了吗?”

    苏若正对着照片出神,门外就传来一个女人温婉的唤声,伴随着一阵敲门声。

    她快速地把相框又扣进抽屉里,合上,这才转头道:“没睡呢,林姨,你进来吧。”

    门被推开,一个相貌秀婉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手里还端了碗什么,笑着放到了苏若的书桌上,道:“若若,这是你姐做出来的酒酿圆子,趁热试试味道看看。”

    苏若看了一眼,一碗酒酿圆子,小小的圆子,飘着一粒一粒的酒糟,还星星点点缀了一些桂花。

    且不说味道,就看着已经赏心悦目了。

    这也是苏若平日最爱吃的甜品。

    女人看苏若看酒酿圆子,就又道,“这么晚了,吃了就早点休息,这还有好几天呢,收拾东西也不急着一时。”

    这女人叫林婉华,是苏若的继母。

    苏若的父亲叫苏建州,是这南城技校的副校长。

    她母亲在她三岁时就病逝了,据说当时她父亲工作忙,为了找个人照顾她,就相亲了丧夫的林婉华,见她温婉行事妥帖,对她也好,另外林婉华跟前夫还有个大她两岁的女儿,小姑娘被教的很好,乖巧礼貌极懂事,当时她爸就觉得从那孩子的教养中也可以看出林婉华的品性,便很快就和林婉华再婚了。

    两人婚后没多久就又生了一个儿子苏振,今年十四岁。

    因为母亲过世的太早,除了刚刚那么一张照片,其实苏若对自己的生母并没多少记忆,倒是这么些年林婉华对她嘘寒问暖,也很不错。

    林婉华口中的“你姐”就是她和她前夫生的女儿,原来是叫顾佳,嫁给苏建州之后就改成了苏佳。

    “谢谢林姨。”

    苏若笑道。

    她看到她的目光落在了桌上的一方装在礼盒中的砚台之上,那是一块名砚,价值不菲,本来是她爸的一个收藏品。

    苏若就笑着解释道,“其实行李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就是再确认一下给袁爷爷还有袁伯父袁伯母的礼物,不要拉下了,这块端砚就是爸爸特别嘱咐了,要送给袁爷爷的。”

    “还有袁成杨的吧?”

    林婉华收回了目光,笑着揶揄了苏若一句。

    苏若笑了笑,没有出声。

    她口中的袁爷爷以前是这座南城技校的校长,是她爸苏建州的恩师,对他更是有提拔之恩。

    袁家一家以前也住在技校大院里面。

    苏若便和袁家的儿子袁成杨自小一块儿长大,后来袁爷爷退休,袁伯父因为工作的关系调到了省城,两家这才分开。

    不过袁成杨自小就喜欢苏若,袁家一家人也都喜欢苏若,对她非常好,有时候让苏若觉得,她在袁家好像比在自己家里还自在,所以两年前袁家跟苏建州提亲,苏建州便做主定下了苏若和袁成杨的亲事,苏若也没反对。

    这次苏若去青大上学,肯定是要去袁家拜访的。

    但她不想跟林婉华说袁成杨的事,垂下脑袋伸手捏了汤勺搅了搅酒酿圆子,就笑道:“佳姐煮东西真有天赋,明明当初奶奶教的是我,但不知道为啥,我自己酿就总酿不出那个味道来,反是林姨和佳姐都能酿出来,让爸都说我真不配是奶奶的亲孙女了,连佳姐都不如,我可真是没用。”

    林婉华的笑容就是一僵。

    她看着她笑容明媚,细长的脖颈,精致的侧脸,细细的黑发散下来,衬着白嫩的肌肤,显得格外的动人,目光落下,纤细的手指捏着勺子,白嫩得比白瓷还要剔透,心里的郁气就一闪而过。

    这些年她对这个继女很好。

    衣食住行,关怀甚至比对自己女儿还要更好上一些。

    平日里不管什么事也要女儿让着她。

    可不是亲生的就不是亲生的。

    不管她怎么捂,也捂不热。

    小小年纪就心思深沉,看着纯真,其实又狡猾又恶毒。

    当年她嫁给苏建州的时候女儿佳佳还小,原本他对佳佳也是亲生女儿一样的,可是苏若小小年纪,挑拨离间就已经用得炉火纯青,不停的提醒苏建州和她爷奶佳佳不是苏家的亲生女儿。

    所以苏建州和她爷奶后来就不怎么待见佳佳。

    苏建州面上还行,但在关键事情上,什么资源和好处都给了苏若,佳佳就什么都没有。

    例如上大学的事,当年佳佳升学,苏建州什么关系也没有帮忙找,就让她留在了技校读书,可等苏若高中毕业了,却找了关系把苏若送到了省城全国都知名的青大上大学。

    还有和袁家的亲事。

    袁成杨比苏若足足大了五岁,明明是佳佳跟袁成杨年龄更接近,而且自己也跟苏建州暗示过佳佳一直都喜欢袁成杨,可他还是把当时才十六岁的苏若定给了袁成杨,为着这事,佳佳差不多以泪洗面了半年。

    林婉华想到这些心里就又恨又憋屈。

    也对女儿苏佳又心疼又愧疚。

    “林姨?”

    林婉华听到苏若的唤声,晃过神来,见她正抬了头眼神有些探究的看着自己,心头一紧,展了个笑出来,柔声道:“喜欢就赶紧吃吧,吃了早点睡。”

    说完还伸手摸了摸苏若的脑袋,道,“一眨眼你都这么大了,时间过得可真快,你这去省城以后就住在那边,林姨也很不舍得呢。”

    苏若听她这般说,就笑道:“那你和爸还有佳姐还有阿振就常过来看我啊,我先去熟悉一下省城,到时候就可以做地头蛇带你们出去玩了。青大还有一条很出名的樱花路,我想佳姐肯定会喜欢的。”

    林婉华:

    这不就是明摆着的炫耀?

    她不想再跟苏若说话了。

    每次都这样,她一副慈母心过来,最后都要被这丫头气饱退场。

    她僵硬着脸又跟这个继女说了几句就离开了,苏若目送了林婉华出去,看着门带上才撅了撅嘴,神色灵动又可爱。

    不过被林婉华这么一打岔,她也不想再收拾什么了,反正还有好几天,明天再来吧,索性就换了衣服躺到了床上想着事情,一边想着,不知不觉就慢慢睡着了。

    一九七七年十月,韩家村。

    清晨,是韩家村村尾林子湖畔最热闹的时候。

    村里不少的女人们都会聚集在这里洗着一家老少的衣服,一边将衣服捶得“噼里啪啦”响,一边还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聊着。

    “冬子他奶,听说你们家老二媳妇病了,连学校那边都请人代课了,现在可怎么样了?”

    一个体型干瘦的老太太从手里捞起了衣服,放到了石条板上,偏头问她身旁的一个圆脸老太太道。

    被唤作冬子他奶的圆脸老太太先还跟别人在闲聊着,一听这问话脸上的笑意就没了。

    周边的声音也都静了下来,一个个都竖了耳朵想听听圆脸老太太怎么回答,连手上捶衣服的动作都缓了些,“啪啪”声也小了下来。

    这圆脸老太太叫吴桂枝,是村东头老韩头韩和平的媳妇。

    因为她大孙子小名冬子,所以村里人都习惯叫她冬子他奶。

    这干瘦老太太问的是吴桂枝的二儿媳,名叫苏若,是个城里下乡的知青,现在就在公社小学那边当老师。

    吴桂枝脸上的笑没了,眼神变了,连面相都从原先的福相变得有些刻薄了起来。

    她道:“能有什么病,不过就是淋了些雨,头痛脑热罢了,歇两天也就好了。”

    语气冷淡,显然是不想多说这个二儿媳的事。

    可吴桂枝的冷淡却打消不了众人的八卦之心。

    她越是这种神色反而越是让人心痒痒。

    干瘦老妇人便只当看不见她那神色,继续涎着脸,因为年纪大眼皮早耷拉了下来的小眼睛满是八卦亮色的问道:“冬子他奶,说起你家老二媳妇,听说前几天她也找了大队书记,说是要报名去考那个什么大学。冬子他奶,这事可是真的?那你们家放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