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主角受的早逝兄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三四章

    温颂蹲下身子,试探性的将一颗针叶状的杂草拔出,熟料甫一碰触,那抹青色瞬时化为了一道青芒,直直向他的识海钻去,快的让人来不及抵挡。

    在青芒融入识海之后,丹田中倏然生出了一股凉意,浸透了全身的每一寸经脉,温颂察觉到这个变化,心头凉了半截,他该不会摸到什么毒草的吧!

    然而在战战兢兢的等了一会儿之后,那股子凉意竟是逐渐消失了,与此同时,和这颗草有关的效用浮现在了识海:青沙草,味甘而冽,可解热毒,引清气。

    温颂运转了一下灵气,发现全无滞涩,同刚进来时一般无二,整个过程好似就是为了让他亲身感受一番青沙草的效用,他垂目望向地上的花草,心中忽的冒出了一个猜测:这是不是就相当于神农尝百草?

    只是他的这个“尝”只会让他有所感受,而不会真正受伤。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温颂再度伸手,选择了一朵鲜妍艳丽的赤红花朵。

    红色的流光钻入识海,温颂霎时就倒在了地上,神思恍惚,等到药效过去,他的识海中又浮上了两行字:潭石花,味甘性寒,色绮致幻。

    再一次运转灵力,依旧同先前一般通畅。

    温颂俯视着地面的灵植,觉得自己或许找到了出去的办法,方才那棵青沙草和潭石花在他触碰过后,便消失了,那么若是将这里的所有东西都触碰之后呢?

    接下来温颂开始辨识一棵棵的灵植,卷朱草、玉毂草、灵胶篁、岚春花……

    这些灵植的效用简直千奇百怪,有让人经脉奇痒无比的,也有让人脸上长胡子的,也许前一刻还身在寒冰,后一刻就融进了烈火,弄得人苦不堪言。

    在触碰了一半之后,温颂苦着脸摊坐了下去,无他,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这个空间是没有夜晚的,是以温颂并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在休息的差不多之后,他便又开始辨别灵植了。

    好容易摸完了上千颗灵植,温颂累得仰躺在了地上,这种累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精神上的,他是真的被这些灵植折腾的不轻。

    正当他觉得自己能出去的时候,四周的壁垒开始动了,浓厚的雾气上面涌现出墨黑的字迹:垂雁草、岁华草、彼牧花、粉英金蕊、悬秋草。

    这五种灵植温颂记得,都是方才他触碰过的,他抬目看着浓雾上的字迹,莫名的懂了它的意思。

    “垂雁草,味辛性寒,可行气安神。”

    “岁华草,味苦性凉,可升举阴气,解郁疏风。”

    ……

    “悬秋草,味甘性温,疏寒固元,复脉固脱。”

    温颂答过之后,浓雾逐渐散开,而后由近及远慢慢往后延伸,露出了又一片灵田。

    粗粗算去,新的灵植比上一次的数目还多,温颂望着地上的百草千花,惆怅的叹出一口气,他什么时候才能从这里出去呢?

    抱怨总是耽误时间的,温颂不再多想,沉下心神,开始新一轮的试药。

    往往他刚触碰完一片灵田,就会有一个对应的测试现出,若是答对了,便能进入新的灵田,若是答错了,就得重新把那块灵田的灵植再辨识一遍。

    刚开始的时候温颂还企盼着出去,到了后来,他就不抱什么希望了,开始老老实实的辨认灵植。

    温颂在这个空间中不知今夕何夕,颇为平静,别人却不如他这样自在了。

    譬如印宿,他在通过第一轮试炼之后,被扔在了一个剑窟之中,其间仅立有两把剑,一把呈浩然正气,一把燃烧着猎猎魔息。

    当他从鞘中抽出鸿兮,两把剑身后各现出了一个人影,而他们的面孔,俱是印宿本人。

    三人持剑相对,眉眼是同样的锋锐冷厉。

    “来战。”

    剑刃相击,印宿的后肩被魔剑划出一道血痕,感受到身上的疼痛,他的神色更加凝注,眼底似有火光摇曳。

    洞窟中的血气愈来愈重,这其中的大多数血迹都由印宿而来,他的剑道造诣在同辈修士中本已是卓然不群,然而面对两个同样的自己,依然输了。

    但印宿不会让自己一直输。

    他在思考,自己的弱点何在。

    这个弱点,也必然是其他两人的弱点。

    他修生死剑道,比起生,他参悟更多的是死亡,因为他天生更愿意在生死中磨练剑意,太多次的命悬一线,才造就了他的寂亡之剑。

    可如今,他要用向生之剑击败另外的自己。

    死生之道,在其两端,在乎一念。

    生为阳,死为阴,看似对立,却能阴中融阳,阳中融阴。

    消亡之后是虚无,而无则为天地之始,生机也该从中蕴育而出。

    印宿阖上眼睑,漆黑的识海在此刻生出了一道白光,他手执鸿兮,将那一瞬的生息覆于剑上,向外荡去。

    死亡是回归,生机则是开始,现在,他要用自己的向生之剑带着寂亡回到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