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大公子无证卖萌

把本章加入书签

许都 · 少年时 帝汉帝刘协

    婵娟在长乐宫中待了两个月,这才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瞧见了刘协。

    那一日正值深秋,地上滚落的树叶似乎都要连成一条河流,长乐宫的内侍均忙里忙外的打扫收拾,庆喜却难得给婵娟放了一天假,允许她在西宫各院随意遛遛。

    前几日奉孝托人给她送来一本《广陵散》,供她闲暇之际用作解闷。曹丕在她生辰当日,还给她送来一具带有囚牛图案的红杉木双耳瑶琴,说是让她好好保管,等到他们二人以后成亲当日他还要用此琴为她弹奏一曲。

    乐得秋风好自在,婵娟抱着那本《广陵散》便出了门。好在如今刘协后宫的妃嫔并不算多,且主事中宫六院的还是曹操的女儿曹贵妃,遂一路行过来,除了见着几位匆匆而过并同样身着水绿色曲裾的侍女外,婵娟并未瞧见什么管事儿的人。

    其实她最喜欢的便是枫林,之前司空府中就有一处,而这后宫西院恰巧也有一处,就藏在西南角的一座假山石后面。这个季节,枫林已是灿灿如金,烈艳胜火,婵娟随意找了处地方便席地而坐。从此间向远处眺望,只见满目空余绚烂的金与幽寂的蓝,倒像极了她曾经在哪儿看到过的一幅油画。

    婵娟不知道自己在原地坐了多久,直到感觉肩膀和脖子都有些酸痛,她才打算抬头活动一下筋骨,可一抬头就蓦地瞧见一张熟悉至极却又分外陌生的脸。那人早已没有当年流亡在外时的面黄肌瘦与蓬头垢面,也不再是当年那个一吓便哭的小鬼头。

    他的目光沉沉似水,似乎经历了千帆波浪;他的眉眼平静淡然,仿佛再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掀起波澜。缇衣屐缕、金带玉冠,如此看来,貌似还算温善怡人。

    此刻他正矮身瞧着自己,肩上掉落两片枫叶,似乎已经保持这个姿势站了良久。

    婵娟:……

    连滚带爬地起身行礼,婵娟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道了句:“陛下万福”。

    刘协似乎有些惊讶,也没管她礼节是否周到,只挑起她怀中的书简,嗤笑一声:“你竟是在看《广陵散》?”

    婵娟扶了扶头顶的衔珠步摇,只继续低头道:“陛下圣明,婵娟只是拿它来装装样子罢了。”

    谁知,那人手中握着她的书简,嘴上却挂上一抹笑意,“哦?你叫婵娟?”

    婵娟又应一声,“奴婢正是”。

    刘协问过两句问题,却并没有着急离开的趋势,然后那人竟忽地席地而坐,倚在身后的树干上,耳边穿过风吹叶落的声音,和婵娟轻微加快的呼吸声。不知为何,他竟拍拍身边的空地,抬头笑道:“婵娟,你也来坐”。

    那一刻,婵娟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忽的就想起上一世他也喜欢躲在自己身后,寻求几分可怜卑微的安全感。她的心底忽地就长叹一声,虽说上一世将她斩头的那份圣旨是刘协所拟,但实则不能全部怪他,他当时被王允所迫,也是身不由己罢了。

    “奴婢万万不敢僭越,还请陛下见谅。”

    婵娟知道自己对刘协恨不起来,但她也不想多做纠缠,只想着早些离开此处。谁知,刘协却将头转向另一边,声音飘忽游荡,无奈笑道:“朕今日心情沉郁,看来终究还是无人作陪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上一世就对他有种心疼之感,万事都爱顺着他,此刻见他如此消沉竟脱口而出这么一句话。

    “婵娟愿为陛下排忧解难。”

    反应过来的下一秒,她便想抬手一巴掌将自己狠狠拍醒。

    刘协心满意足地点点头,“那你为朕弹奏一曲罢。”

    婵娟:……

    想着自己既然在看《广陵散》,那么说自己不会弹琴就显得有些虚伪刻意,遂婵娟清咳一声,为难道:“陛下,奴婢出来得急,并未带琴……”

    似乎早就料到一般,刘协轻轻拍手,远处就瞬间移动过来乌泱泱一片人头,手中提着各种物什,譬如:白玉瑶琴、紫檀木琴案,以及点金漆盆,与一鼎青铜香炉。

    婵娟:……

    ——这时候再说自己其实不会弹琴会不会被扔出去斩首?

    来人为首的两位便是庆喜和庆春,他们遥遥地望见皇帝与婵娟坐在一起时,本还震惊了一把,但想着婵娟左右是被曹大将军送入宫中的,今后十有八九是要许给皇帝,就算地位不及曹贵妃,那也定是个他们这种奴才万不该招惹的主子。所以自打婵娟入宫,他们便对她极为照料。

    婵娟硬着头皮在漆盆中净手,又着人点上香炉,这才跪坐在被放置平稳的琴案前,手中预先拨弄了两下琴弦,试试音色,然后才轻拢慢捻,幽幽弹奏起来。此曲是上一世她随着董卓从长安迁都洛阳的途中,她经常弹给刘协听的一首曲子,名唤《江南弄》。

    抹弦复又挑,她一直面含微笑,全程并不去瞧刘协。这首曲子在《乐府诗集》中被划归于清商乐的一种,是此时较为流行的一种俗乐。

    一曲终了,刘协似乎回味了许久,这才若有所思地感慨道:“此曲清丽曼约,妙哉妙哉。”

    婵娟正想着赶紧收场谢幕,便听刘协那厮忽地一声晴天霹雳响,“你既琴艺如此精妙,那今后便来合欢殿伺候罢。”

    望着庆喜庆春二人冲她拼命挤眉弄眼以示庆贺的模样,婵娟:……

    果真是因为自己和曹植越来越像了吗?为何她现在也喜欢随时随地一通乱秀?直到把自己秀到了皇帝眼皮子底下……

    之后,婵娟工作的地点转移到了合欢殿,实则就是由在长乐宫中侍茶,范围缩减到了在合欢殿中侍茶,时不时还要夹着尾巴宽慰皇帝几句,或是弹上几首曲子。

    如此太平无事地度过了数月,在此期间,曹丕每隔几天便会找个借口进宫面圣,然后趁机与她聊聊奉孝与若儿的近况,并将冲儿与曹植让他带来的信件交给她,每次临走时却又粘粘腻腻不肯撒手,卖萌撒娇求亲亲的套路也运用地愈发得心应手。

    阿彰倒是也来瞧过她,只是不知为何,婵娟总感觉他似乎有什么心事,却又不肯轻易告诉别人。

    ~

    年后五月,天气晴朗舒静。

    白日里婵娟和轻屏闲聊时还听说袁尚与袁谭两兄弟被曹军逼得败走邺城,曹操带兵进攻黎阳,将将还朝,皇帝大喜,特在正殿封赏三军将士。

    晚上睡下后却又被庆喜庆春中途叫起,并将她带到合欢殿中宽慰刘协。刘协将剩余的宫人全部斥退,仅留他二人在此,合欢殿中的光亮昏暗微沉,莫名就让她有些气短胸闷。

    婵娟攥紧有些微微颤抖的手指,这一幕熟悉的很,乃至于当她确切地听到那声 “你来伺候便好” 时,竟浑身一震,只以为自己还是在梦中。

    遂婵娟一动不动。

    倒是刘协先掀开龙塌上的帐子向她走来,帐子上的洒珠海棠花碰撞在一起,荡起阵阵清波。

    那一刻,婵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反应。退不得退,因为面前之人至少是名义上的天下之主;进不可进,因为她心中已有所属。

    就在婵娟纠结的瞬间,刘协明黄色的身影已经来到她的跟前,并将她的手腕牢牢握在掌心,婵娟自认气力比常人要大上些许,可她却根本撼不动刘协分毫。

    她从来不知道,刘协他竟也会习武?要不然手劲不会生得如此蛮横。

    “陛下这是何意?”

    婵娟避开那人滚热的呼吸,只将头侧过去不再瞧他,刘协却继续向前几步,将婵娟狠狠抵在她身后那条赤色长柱上,与她贴得更近。

    “你说何意?怎么,曹司空将你送来之前没有找人和你谈过这种男女之事么?”

    婵娟脸色忽地惨白,她知道刘协定是以为她是曹操送来的眼线,这种事情只会愈描愈黑。

    只听婵娟忽地轻笑一声,倒叫刘协不由蹙起了眉头。

    “陛下既然担忧婵娟的身份,那又何必以身试险,将婵娟留在身边伺候呢?”

    刘协的目光幽幽沉沉,婵娟故意抬头对上那双眸子,却仿佛被置入了无边的巨海中。她本以为惹怒他,刺激他,他便会对她嫌弃疏远。

    可他只是笑笑,然后低声凑到婵娟耳边,道:“美人刀下死,朕也不枉一世风流。”

    婵娟这才终于看清,过了这么多年,或许他早已不再是当年的他了。

    只感觉自己被人腾空抱起,然后几步带到龙塌边,并将她一把扔到塌上。婵娟嗑地肩膀生疼,谁知那人却顷刻俯身而上,牢牢箍住她的身子。

    当她发现自己动弹不得的那一刻,眼前出现的却是那个平日里总是喜欢口头上逗弄她,可到头来却从不会强迫她的清俊少年。

    不知道他随军攻取黎阳的这几月,可有受伤?

    刘协的手划到她的侧腰,只轻轻一拉,她腰间的丝带便垮垮脱落,被那人随手扔到一旁。

    似乎见她满面泪水,那人的动作一滞,却只是贴近她的鼻尖,细声道:“婵娟,我对你已经算是极有耐心了,你本就是曹司空送给我的女人,现在又何必要装出这幅样子?”

    在他伸手打算扯下她的宫衣时,婵娟忽地拼命抬手护住自己的胸口,口中说出的话却是冰冷如刀锋,似乎这道声音根本就不属于这具身体。

    她只唤了一声:

    ——“协儿”

    刘协的动作成功凝滞。

    这个名字,普天之下除了他的母后,也便只有那个人敢如此唤他。

    就连曹操也断不敢如此称呼……

    他的眼中瞬间凝起了几道光亮与惊恐,但更多的却是即将失而复得的喜悦。

    只听他颤着声音问道,“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