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地狱来相会

把本章加入书签

时间流流逝

    秋意将树叶染成了红与黄交织的色彩,在阳光的照射下透出一层剔透晶莹的红来。然后又随着树叶的层层堆积,原本仿佛闪着光一样温暖颜色一点点黯淡了下来,层层加深,变暗,最后落在地上便是一层晦暗的阴影。带着寒意的冷风吹散了枝头的温度,枯黄的落叶在空中打着旋儿坠落,飘落到别的树木之下,安静了没一会儿就被低空的风吹得滚到了一边。

    又有风送来了乌泱泱的云,遮天蔽日的笼罩在树林之上,撒下如棉絮般大团大团的雪花。那看似柔软实则冷得刺骨的白色覆盖了整片天地,将原本斑斓的大地拉入单调的灰白世界。

    直到一抹春的新绿破土而出,紧接着就是冰雪消融,万物复苏。

    猗窝座伸出手,拂去了身上还未消融的冰雪。

    猗窝座作为鬼不能晒到太阳,便找了阴处等候。常年见不到阳光的角落,连空气都是阴湿冰冷的,所以当树林向阳的地方都已经吐绿了,他身上的积雪却还是像冰一样的状态。

    转眼,小半年就过去了。

    猗窝座也不知怎地,心里陡然升起了一种期待感。那被时间几乎打磨成尘埃的期许之情死灰复燃般,在他心中烧得灼烈。

    去年冬日,便是差不多的时间。他在这里见到了那个分明是陌生的,却牵动他全部心神的背影。

    所以,今年,那个背影的主人也会来这里吗?

    猗窝座如此期待着。

    而被他所期待着的主人翁,并不是很想来现世。

    “现世和地狱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

    面对瑠火的疑问,恋雪解释道:“缘一先生、还有锖兔和真菰在那边有事,今年过年能回去的名额本来就有限,我就不占用了。”

    这也是十六后来补充的规矩。他们这些异世之人若想回去原来的世界,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就必须是在地狱的节假日,也就是工作之余的时间。

    他们本就是已死之人,倘若频繁出没在彼世,总归是不太好的。所以也没有人对此感到不满。

    “倒是瑠火小姐。”

    恋雪弯着眼睛,语调轻缓而温柔:“你的孩子都在等着你吧。”

    “一年过去了,想必杏寿郎和千寿郎都成长了不少了吧。”

    恋雪没有见过瑠火的两个孩子,但她想,像是瑠火这么优秀的一位母亲,教出来的孩子也定然是善良又正直的模样吧。

    真好啊。

    送走瑠火之后,恋雪看了一眼地狱有些阴沉的天。目光有些放空,显得那般深邃而遥远,仿佛透过了天空,看到了遥远的彼世的风景。

    地狱不分四季。有着或是诡谲或是迷艳的奇妙景色的同时,也少了一些变化。

    但算算时候,如今的现世,应该正是白雪斑驳之中,透着点点新绿的新春吧。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季节呢。

    啊,不如今天晚上就做点荞麦面给大家吃吧。

    恋雪回过神来,顺便敲定了今天的晚餐。

    时间就在忙碌中悄然逝去了,转眼间又是一年新春。

    再一次被积雪掩埋的猗窝座,已经不对自己能够再见到那个背影的主人而抱有希望了。

    新年伊始,有鬼黯然神伤,但有人却还是非常高兴的。

    比如已经做好等寒冬过去新春开始,就去参加鬼杀队的最终选拔的灶门炭治郎。

    也许是做好了送行的准备,最近他的伙食真的非常好,鳞泷先生做的火锅好吃得他想要落泪,更别说他还收到了来自他两位老师的礼物。

    鳞泷先生送了他一个消灾面具,由他亲手雕刻的和锖兔和真菰同款的狐狸模样的面具。而教授他日之呼吸的那位不知名先生则是送给了他一根红色的发带。

    本来想剪头发来着的灶门炭治郎:“……”

    继国缘一见他沉默,看着他问道:“是不会束发吗?如果不会,我可以帮你。”

    “啊?啊!不用了!”

    眼瞧着继国缘一就准备起身过来帮他束发了,灶门炭治郎连忙用发带将自己这两年来长长的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毕竟家里有妹妹,梳头发这种事情我还是比较擅长的,不劳烦先生了。”

    继国缘一点点头。

    十六就是在此时敲门进来的。

    她从已经回到地狱的锖兔和真菰口中得知了灶门炭治郎要去参加那个最终选拔,所以特意来看看这个天选之子现在练得怎么样了,顺便还可以接继国缘一回地狱。

    灶门炭治郎一看见十六,便立刻礼貌问好道:“酸浆先生。”

    十六对那声“先生”不置可否,也没想着解释什么。看了一眼那个扎着马尾明明跟继国缘一没有血缘关系,但比时透有一郎还要像三子兄弟的少年,朝他点了点头之后,向鳞泷左近次问了声好。

    理论上来说,这只是灶门炭治郎第三次见到十六,这个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人。十六出现的时候不多,但第一次来的时候给他带来了锖兔和真菰,第二次更是带来了剑法卓绝的日之呼吸使用者。

    看着这个浑身上下几乎写满了神秘的青年,灶门炭治郎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那个……酸浆先生!”

    “您知道能将鬼变回成人的方法吗?”

    突然被点名的十六:“……”

    这个世界的鬼还能变成人?

    十六的内心世界非常的懵逼,但天选之子都问了,她也不好什么都不说。

    十六仔细思考,语气迟疑:“死后进入轮回约莫就可以变成人了吧。”

    灶门炭治郎:“……”

    鳞泷左近次:“……”

    唯有继国缘一觉得十六说得挺有道理的,但他还是非常耿直的指出:“炭治郎只是想让他妹妹从鬼变回人类,而不是想让他的妹妹进入轮回。”

    十六:“……哦。”

    她摇了摇头:“我并不知晓方法,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话虽如此,但有人可能会知道。

    比如那个行踪神秘的卖药郎,也许白泽那个不着调的神兽过来研究一下也能研究出来?

    只是,他们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为了避免破坏规则,十六就算真的想帮炭治郎什么,也得万分小心谨慎的来。

    “这样啊……”

    灶门炭治郎有些失望,但很快就重新调整好了情绪。

    后来十六和灶门炭治郎告别,离开鳞泷左近次的居所之后,回头看了一眼藏于山间的一点温暖的人间烟火,问身边的继国缘一:“灶门炭治郎……他现在怎么样了?”

    继国缘一沉默了片刻,才道:“不及鬼舞辻无惨。”

    十六微微蹙眉:“不及?”

    好吧,其实她也不是非常意外就是了。毕竟十六也是和鬼舞辻无惨交过手的,那家伙的能力真的还挺变|态的,这个世界也就继国缘一这种仿佛开挂一样的存在才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强大到足以战胜他了吧。至于灶门炭治郎那个少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世界意志看上了他,但在十六看来,他终究只是一个性格格外坚韧一些的孩子罢了。

    “但我相信他。”继国缘一看着远处的灯火,想起了那个红发少年眼中从未磨灭的光。

    “他跟我不一样,炭治郎他……前进的道路上必然不会是孤身一人。”

    那样一个像冬日的焰火一样令人感到温暖的少年,恐怕连恶鬼那早已冰冻的心都能融化了吧。继国缘一相信,但凡是活着的生物总有趋光性。而灶门炭治郎一人虽不敌鬼舞辻无惨,但或许能够和他人一起创造一个连他都没有完成的奇迹。

    十六若有所思:“所以,你这是承认你自己社交障碍没有朋友咯。我早就说了,你通透不代表别人也通透,善意有些时候是需要表现出来的。”

    继国缘一:“……”

    十六神色自若的扯回话题:“这挺好的,那个少年的性格我也很喜欢。”

    “话说回来,鬼舞辻无惨总不会是完全没有弱点的吧?”

    “有的。”

    继国缘一态度认真一丝不苟的回答十六的问题:“两年前见到他的时候我看见了,当年我造成的伤口仍旧存在于他的身体上。那些伤口,就是他的弱点。”

    “我也将此告诉了炭治郎。”

    十六:“……”

    所以人家的弱点都是你打出来的咯?

    十六觉得自己有点儿理解为什么鬼舞辻无惨见到继国缘一会怂得不行了,换她她也怂。所以继国缘一是如何做到都做出这样的事情了,还这么轻描淡写的仿佛此事根本不值一提。他对自己到底有没有半点自知之明啊!

    十六绝不承认自己羡慕了。

    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一个念头突然从十六的脑海里蹿了出来。

    “两年前你就没有去见你的兄长。”

    十六看向继国缘一,这个分明强大到犹如神明,却一生深陷悲苦的存在。

    “两年后的你,也不愿意吗?”

    十六行事素来干脆果决,虽然惊叹于继国缘一的强大能力,但也看不惯他在处理人情世故上仿佛缺了一根筋一样的表现。他既然愿意在地狱多多照顾他兄长的血脉时透有一郎,就定然不会真的厌恶他的已经变成鬼的兄长。

    “……”

    “兄长他……”继国缘一微微垂下眼眸,看上去竟是有几分像个犯了错的儿童一样无措,“他应该不会想要见到我的。”

    十六不解:“你们兄弟关系这么不和睦的吗?”

    “不……”

    继国缘一说:“兄长他对我很好。”

    “那为什么不愿意见他?只是梦境而已。”

    继国缘一:“……”

    毕竟和继国缘一也是相处几百年的老同事了,十六看出了他那张平淡的脸下动摇的情绪。

    想想地狱里面那些人,再看看面前的继国缘一,十六深深的、深深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想她不过是个千余岁的花季少女,为什么在接受了这些人之后,就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总是操心的老妈子。不仅要负责他们的吃喝拉撒和工作,还要关心他们的心理状态。

    也罢,就当是日行一善。

    “走吧。”

    十六说:“既然思念着,那就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