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月光博物馆06

    两撇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于元沅仍在思索先前目睹的一幕。

    黄皮得到职务徽章的经历无疑是暗示他们徽章的获取与个人技能有关。七个人受到启发,分散开寻找可能会赏识各自职业的博物馆员工。

    于元沅一想到自家的职业模板就头疼。屠夫,哪个正常的博物馆会需要屠夫?是要砍游客还是砍工作人员啊?

    想来想去,她决定去食堂碰碰运气。算起来,博物馆里就这一处地方能与屠夫沾点边。

    食堂大师傅是位胖大婶,胸口以下是个不倒翁,五官倒是正常的,生着张面团似的白胖脸,却不是个面团脾气。

    她挥舞着锅铲,猛击于元沅的身体:“去去去,我这里全是经过严格检疫的肉食,哪来的活物给你杀。”

    若非职业模板提升了她的体质,兼有“基础款弹力背心”保护,于元沅怀疑这一下能直接把她的肋骨打折几根。

    她来食堂比汪天耀晚一步,过来时恰好瞧见对方从食堂大师傅手里接过徽章,自然不愿轻易放弃。

    “大师傅,您就给我个机会吧,我杀猪的技术可棒了,切肉切菜也非常在行!老鼠蟑螂也能杀!”于元沅声嘶力竭地吼着。

    大师傅扶了把歪到一边的厨师帽,遮住满脑袋的羊毛卷,不屑地哼了声:“我这缺给人打饭的,不缺切菜做饭的,你趁早去找馆长吧。”

    磨了半天没磨下来,于元沅不敢在食堂耽搁太久,只得返回博物馆主馆。时间越临近九点,出现在博物馆中的员工就越多,她几乎是逮着一个问一个。

    “抱歉,没有适合你的职位呢,去找馆长看看吧。”

    “我这不需要你,去找馆长吧。”

    ……

    除了有一位博物馆员工十分激动地问她“你看见我的徽章了吗”外,其余人的回答大同小异。

    如果询问的人不多,于元沅还不觉得有什么,偏巧人人回答都要用一句“去找馆长吧”作后缀,就由不得她深思。

    馆长……去问朝日夫人,看她会不会发布任务?于元沅本能地觉得这个主意不靠谱。

    她的目光逡巡于空旷的一层大厅内,黑白相间的大理石瓷砖、金色的立柱、绚丽的壁毯、精美绝伦的穹顶画……直至落于两扇紧闭的暗红色大门上。

    说起来,前馆长,同样是馆长呢。

    把脑后束起的头发再次扎紧,确保装备道具摆在合适的位置,于元沅走向月光夫人纪念馆。

    大门吱吱扭扭地打开,于元沅精神高度戒备,踏入其中。

    一切正常,遮住展厅一整面的帘子被拉开了,露出底下的落地窗。

    纪念馆的窗户与其余展厅不同,不是彩绘玻璃,而是普通的透明窗户。和煦的阳光透过大扇落地窗洒入室内,大大小小的光斑散落各处,这里竟比博物馆其他地方还要明亮几分。

    再看当初把一群人吓得要死的油画也不觉得恐怖了,于元沅扫了眼画作底下的说明,最大的一幅果然是月光夫人本人的肖像画。

    画中女子皮肤白得耀眼,卷发优雅地盘在脑后,颜色像是熔化的黄金,一双碧眼如同两颗祖母绿,在日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这样的美人与朝日夫人是姐妹关系的话,哆啦a梦和汤姆猫也可能是兄弟了。于元沅在心里吐了个槽,屏气凝神,慢慢靠近月光夫人的画像。

    没有突如其来的攻击,画中人也没走下来砍掉她的脑袋。从于元沅的角度看去,月光夫人低着头,笑吟吟地注视着她。

    犹豫数秒,于元沅弯下身子,深深地鞠了个躬,措辞要多客气有多客气:“尊敬的月光夫人,很抱歉打扰您的安眠,请问您是否愿意给我一个职位呢?我会努力完成一切工作安排。”

    依旧无事发生,窗外传来悦耳的鸟鸣,似是在嘲笑她的举动。

    于元沅一咬牙,直接上手。

    “我就不信了……咦咦咦!”

    摸到画框后面时,四个东西噼里啪啦地掉入她的掌心,圆形,深蓝色,上面印着警帽的图案。

    【获得职务徽章-保安,月光博物馆任务进度20】

    久违的任务提示声响起,于元沅迷茫地抬起头,这未免太大方了吧,她其实只想要一个的……

    “谢谢月光夫人,真的非常感谢。”于元沅急忙道谢,把一个徽章别在制服上,剩下的准备带给其他人。

    可是到了门口,她发现自己出不去了。雕花把手如同水泥浇筑而成,牢牢待在原地,似乎她面前的不是一道门,而是一堵墙。

    但她试着把多余的三枚徽章放下后,把手就能活动了,再捡起来,又不动了。

    这是说一人只能带走一个徽章的意思?于元沅的睫毛微微颤动,她觉得将徽章扔在地上不太礼貌,最终选择放回原处。

    这次,她注意到画上用某种银色的墨水写了一句话。

    “以月光之眼,看月之世界。”

    从展厅出来,于元沅第一个撞见了汪天耀。

    “你知道还有谁没找到徽章吗?让他们赶紧来月光夫人纪念馆。”

    汪天耀一顿,眼神里透出狂喜:“真的吗?你没骗我?里面有徽章?”

    你原来的徽章呢?于元沅诧异地眨眨眼,目光扫过他空荡荡的前襟:“呃,就在里面,获得方法很简单……”

    汪天耀潦草地道了句谢,拉开展厅的门奔进去。

    五分钟后,汪天耀从里面探出来个头:“于元沅,里面没有徽章啊?”

    “还有三个的呀,我放在月光夫人肖像画后面了。”于元沅比他还惊讶,她靠近展厅门,“你按我说的向月光夫人请求了吗?”

    汪天耀望向悬挂于大厅的钟表,分针已然越过“10”,向“11”进发,眼看就要来不及了。他压下火气,满脸焦灼地向于元沅求恳道:“算我欠你一次,能不能把你的徽章给我,你再进来拿一次?”

    于元沅摇头:“不行,我不确定有没有一人只能取一次徽章的限制,是不是你对月光夫人说话的态度不够诚恳?再试试吧,时间还有的。”

    汪天耀垂下头:“……好,我再试——”

    最后一个“试”字没说完,汪天耀向于元沅扑去,右手勾成爪状,抓向她别在外套上的深蓝色徽章。

    汪天耀得意地想,我和你都是只参加过实习任务的新手,我的职业模板又是服务员,加的是亲和力和敏捷属性,哪怕你同样加的是敏捷属性,想追上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时间紧迫,你只能按我的话办,乖乖进来再取一个徽章。

    他这一点倒是没想错,于元沅确实追不上他。

    但是——于元沅打得过他。

    参加日常任务前,于元沅除了练习控制暴涨的力道,就是锻炼反应速度,见有人杀到自己面前,右臂高举,本能地使出全部的力气,一巴掌呼向对方的脑袋。

    汪天耀倒飞出去,脑袋比身子先着地,头一歪,眼一闭,失去了意识。

    我的力气,好像比现实世界里还要大啊,于元沅惊谔地看向自己的右手,手指张开,握紧,张开,握紧,细细体会这具身体蕴含的力量。

    大厅的挂钟响了九下,所有职业者汇聚于一层大厅。

    汪天耀仍未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