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月光博物馆05

    日光穿透彩绘玻璃,于黑白两色的大理石瓷砖表面留下绚丽的光影。朝日夫人仍穿着昨夜出场时那身黑缎子礼服,移步间,身上多了条七彩勋带。

    “月光博物馆主楼共有四层,八个展厅,连带有一座花园,一座副楼……职务徽章便散落在这些地方。”朝日夫人的嗓音轻柔无比,恰似上好的丝绸滑过十六岁少女的指间。

    她一边说,一边用黑羽折扇虚点着言语中提起的地点,姿态曼妙极了:“职务徽章是员工身份的象征,衷心祝愿大家都能得到理想的职务,九点我们再会。”

    朝日夫人虽未明言,但几位职业者在过往的任务中或多或少接触过类似的规定,都听出来她言语里的未尽之意——九点前找不到职务徽章,任务失败得了个最低等的e级评价还是好的,指不定命都保不住。

    他们不再耽搁,各自行动起来。

    7:00到9:00,中间仅有两个小时,博物馆却足有四层楼高,还不提外面的附属建筑,单靠一个人翻遍博物馆所有角落几乎是不可能的,为了避免无谓的竞争,众人默契地选择了不同的寻找方向。

    然而搜寻徽章的过程并不顺利。

    8:00起,陆陆续续有博物馆员工迈入大门,像是完全没有看见四处乱跑的职业者们一样掠过他们。

    八点二十几分,除了黄皮和阙德业之外的人在大厅相会,朝日夫人已然不在此处。

    艾建国打量着胸前同样空空荡荡的五名同伴,抚摸着生出新鲜胡茬的下巴:“大家伙的运气都不咋地啊,要不,咱们交流下经验呗?毕竟只有半个小时了。”

    孙雪玲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道:“二层的三个展厅我全去了,没有发现。”

    于元沅端详着左面紧闭的展厅门:“我主要在三层转悠,我在想,要不要去月光夫人纪念馆里面看看?”

    艾建国的表情变得严肃:“不对啊,任务第一天,难度应该是最小的,多半是我们有什么事情没想通。”

    齐振宇双臂抱于胸前,一挑眉毛:“喂,我说,你们有人瞧见阙德业这小子了吗?我上次看见他时,他胸口挂着个圆溜溜的东西,挺像是徽章的,我刚想叫住他问问在哪找的,他就跑了——跟有鬼在后面追似的。

    是怕你硬抢他的徽章,所以找了个地方躲起来吧?剩余四人彼此交换了个眼神,心照不宣地打起哈哈。

    “没看见呀。”

    “见到了肯定要问他的。”

    于元沅若有所思,面前几个人里,会不会有人找到了徽章,却藏起来不说呢?不过换做是她的话,在确认齐振宇找到徽章前,也是不敢佩戴职务徽章四处晃悠的。

    然而有人的想法却与她和阙德业的不同

    “哈哈,大家在这里啊。”黄皮从博物馆大门外冲进来。

    “是职务徽章吗?你在哪里找到的?花园吗?还是副楼?”齐振宇连珠炮般地发问,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黄皮胸口,上面别着个黄色的圆盘,绘有一把黑灰色的园艺剪刀。

    黄皮有些不安,他停下脚步,含糊地说:“呃,我是从花园的园丁手里拿到的,我跟他聊了两句种植相关的事,说愿意帮他的忙,他就向我暗示了徽章的位置。”

    他警惕地看着齐振宇,时刻准备逃跑。

    “原来是要从其他博物馆员工手里拿到啊,”艾建国激动得直拍巴掌,“哈哈,我想到了,祝大家好运,待会儿见啊 。”

    稍候,博物馆三层,纪念品商店门外。

    店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掏出钥匙捅进锁眼里:“去去去,我这没有适合你的职位,你得找馆长。”

    相比于如同毕加索画作走入现实的朝日夫人,纪念品商店的店员长得要正常多了,除了鼻子是三角形,两眼一大一小,其余部分全是正常人类的长相,

    艾建国追在他后面:“先生,请您相信我的实力,有我在,商店每天能被顾客踏破门槛。”

    “快走。”店员不耐烦地一挥手,“别逼我动手啊。”

    看来不丢脸不行了。艾建国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右手高举过头,打了个响指。

    “都说了你不要白费力气了,趁早去找夫——”店员的身子瞬时定格,话都没说完。

    周围蓦地暗了三分,一束聚光灯从虚幻处投下,正照在艾建国锃光瓦亮的脑门上——如同一盏200瓦的灯泡。巨型麦克风悬浮于空中,所有led小灯泡在这一刻调到最亮。

    艾建国深吸一口气,提腰扭胯,在聚光灯下尽情舞动,嘴里哼着乱七八糟的歌曲。

    左手抚上胸膛,“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右手划过腰间,“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五分钟后,店员一脸梦幻地说:“真是——太棒了——语言过于贫瘠,难以形容这场演出,来,这个给你,欢迎你加入月光博物馆。”

    他递给艾建国一个深红色的徽章,上面画着一张大开的嘴。

    “谢谢,谢谢。”艾建国长长地吁了口气,接过徽章别在西服的胸口处。

    时间眼看就要走到九点,他转过身,准备返回一层大厅,接着看到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你——你什么时候上来的?”三层不是没人了吗?!

    十米外杵着个齐振宇,气质不复阴冷,表情迷恋和困惑掺半,艰难地开口说:“你,你居然提升的是魅惑力,你的职业模板究竟是什么?”

    他拼命甩头,想以此把艾建国跳舞的场面从脑中彻底删除——太可怕了,就像是青年时期的施瓦辛格在面前跳钢管舞,然后他还为此深深着迷了。

    精神污染,绝对是精神污染!

    我就不能有一个任务不丢人吗?艾建国胡撸了把脸,露出一个苦笑:“你都看见了?那我就不瞒你了,我的职业模板是偶像,嗯,魅惑力确实加的有点多。”

    齐振宇恐惧地后撤三步。

    艾建国却像是没事人似的向他走去:“你也找到徽章了?走,我们一起下去吧——”

    “你不要过来啊!”

    …………

    一楼大厅,汪天耀扶着柱子,艰难地站起来。

    “呸。”他吐出一口带着血沫的口水 。

    该死的齐振宇,竟然抢我的徽章。汪天耀抹去唇边的鲜血,眼中泛起焦急。怎么办,怎么办,时间来不及了,那个女的未必肯给我第二个徽章——不行,我不能死,爸妈在家里等我呢——必须想个办法,对,柿子捡软的捏。

    与此同时,于元沅从门内闪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