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月光博物馆02

    于元沅先抬头看了眼显示器右下角的时间。

    13:30

    她有条不紊地行动起来,先拿起手机,给白洛茗发了条消息,接着走向更衣室。

    最近只要于元沅人在外面,都会随身带套便于行动的衣服,准备任务开始前换上,毕竟,万一任务npc开场就发动攻击,她总不能踩着高跟鞋迎战呀。

    换衣服时,她收到了白洛茗的回复。

    白洛茗:日常任务,可以不接的,你再好好考虑下吧。

    于元沅:想好啦,待会地库见。

    过去的两周中,她俩讨论时一致认为日常任务的难度会比强制任务低一个档次。

    就拿幸福超市的任务举例,若它是个日常任务,没有必须获得店长派克认可这条死规定在,几位职业者们苟一苟,不触犯员工规则,平安生存到第五天的几率相当高——至少赵醒就不用把自己切片了。中途再扫荡点道具装备,返回个人空间后,身上东凑凑,西凑凑,总能凑出一两百积分。

    但关于要不要接日常任务,两人持有不同的观点。

    白洛茗的态度趋于保守。她认为日常任务风险再低,还是会死人的。任务途中死亡,回不到劳动者乐园的个人休息室,积分留得再多都白搭,就算能活着回来,也有可能没赚到什么,反倒赔出去一笔积分。

    于元沅想的很简单,不趁着任务要求宽松时积攒点道具积分,还等什么时候,到强制任务时再哭去吗?

    另外,“无名氏的杀猪刀”是可以靠吸取鲜血提升的,经历的任务越多,升级的可能性越高。光冲着这点,于元沅也甘愿去日常任务中闯一闯。

    手掌紧贴在勋章上,纯白空间重现眼前。

    “欢迎职业者回归劳动者乐园。”“野猪派克”似乎已等候多时。

    “打开勤奋商店。”于元沅豪气地一挥手,然后把积分花了个干净。积分不用白不用,留着的话未必有命留着去抵扣。既然决定了,她就不喜欢留后路。

    装备名称:基础款弹力背心

    装备描述:弹弹弹,疼痛飞飞,弹掉伤害,尽享弹力生活。

    道具名称:爆裂口香糖

    道具描述:暴脾气先生女士的最爱,含在嘴中嚼一嚼,吐在敌人身上,十秒后可引发一场小型爆炸,目前可使用数量3;注:不要嚼太久呦,否则可能会把你自己炸成一朵烟花。

    250积分,一件装备加一件道具,一攻一守,完美的选择。

    但其他的我也好想要啊,真的好想好想要啊。于元沅用惋惜的眼神注视着剩余六件物品。

    没有背心的话,她就会选增加敏捷属性的鞋子了,这玩意是逃命必备。力量护腕也好棒的,实战演练中,除了第一次时她没掌握好力道,卸了格斗馆更衣室的门兼差点揍翻资深教练外,之后就慢慢适应了这具身体的力量。

    于元沅从此坚信一点,只要力气大,谁都能揍趴下,倒是耳环仅能抵抗一种负面状态,性价比有点低。

    只有十分钟时间,金银相间的线条重新出现在墙上,似是向她发出无声的催促。

    不再留恋,于元沅折返现世。

    13:59

    英振大厦地下一层车库,不是上下班的时间点,除了保安,车库几乎没什么人。

    于元沅与白洛茗相会于此。

    白洛茗的脸色倒比于元沅这个要参加任务的人更难看些:“给家里人留话了吗?如果……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不用了,祝我好运就行了。”没来得及等到白洛茗的回答,于元沅把勋章贴在胸口,迎来了熟悉的晕眩感。

    …………

    【职业者编号3674226,接受月光博物馆的工作邀约】

    【日常任务:月光博物馆是一家私人博物馆,由于近期博物馆部分职工离职,现临时招聘一批员工以维持博物馆的日常运转,七天内,请通过自身努力,维护月光博物馆的正常运作,将艺术品的魅力传播给社会大众】

    【劳动最光荣,我们爱劳动】

    于元沅睁开眼睛,眨了两下,又眨了两下,怀疑自己瞎了。

    无声的黑暗包围着她,四周一丝光亮皆无。

    这是被关小黑屋了?只有我一个人吗?

    她的第一个反应是取出勋章中的装备道具,可在身上摸了半天,仍没找到类似胸牌或者工牌的事物。

    手越摸越往里,于元沅终于在贴近心脏的肌肤处摸到一片凹凸不平的痕迹。

    我这里没疤呀,于元沅没惊讶几秒,眼前就弹出五个格子。

    顾不上考虑勋章为何这次直接长在身上,她快速取出全部家当。“基础款弹力背心”刚拿出来便化为一层贴身的衣服,“无名氏的杀猪刀”和小罐里的“爆裂口香糖”被她握在手心里。

    又腾出一只手,于元沅摸索起全身上下,自己居然又换了身衣服——衬衫,外套和裤子,厚度摸上去像是秋装,脚底踩着双皮鞋,还有点磨脚。

    做个日常任务还带一键换装的啊?于元沅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搞不清楚周围的情况前,她不敢做什么多余的动作,也不敢出声,全身紧绷,像是一只在草丛中潜伏的豹子,在黑暗中静静等待。

    黑暗增强了眼睛之外感官的敏感度,于元沅屏住呼吸,耳边清浅的呼吸声若隐若现。又过了不知多久,有一道呼吸声越来越重,近乎于粗喘了。

    于元沅反倒安定下来,这么久没发动攻击,还吓成这样,可见是友非敌,说不定就是她此次的同伴。

    有人恰好与她想到一起去了。

    “我说,大家伙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就别躲着了呗?”

    黑暗中,一个麦克风亮起来。

    真的是麦克风,而且是个十分炫酷的麦克风。周身围着一圈亮瞎眼的led灯,发出炫目的七彩光芒。

    麦克风的主职不是照明,但光源也足够用了。于元沅迅速打量了一圈周围。

    她身处一间广阔的大厅,身边是罩着玻璃的展台,对面墙上挂着大小不一的镜子——也可能是画框,身后是一层类似幕布的东西,远处好像还有扇门。

    任务地点叫做月光博物馆……那她现在是在博物馆的一个展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