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月光博物馆01

    近乎诅咒的郑重宣告中,于元沅返回现世。

    救护车的鸣笛高一声低一声,萦绕在耳边,手机屏幕上21:30的时间清晰而醒目,浅蓝色工位隔板外站着的男同事依旧那么没眼色,唠叨个没完。

    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又似乎一切都不一样了。世界揭开温情脉脉的面纱,露出底下险恶的一角。

    “走吧,你孙哥我开车稳当着呢。”男同事不知就里,胳膊倚在隔板上,一扬头,摆出个自认为帅气的姿势。

    “不了,谢谢孙哥,我今晚有事。”

    男同事腆着脸道:“周末你有空吗?我搞到两张音乐剧的票,正愁没人陪我看呢。咱俩可以先吃个饭,散场后附近还有个酒吧,是我兄弟开的,睡前喝点小酒有助于睡眠……”

    “不了,我明天跟男朋友有约,而且我很少喝酒。”于元沅没心情敷衍同事,俯身去拉放提包的抽屉,打算拎包走人。

    她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安慰地待在被窝结界里,忘掉所有血肉飞溅的记忆。

    上周部门聚餐时你不还跟别人说自己是单身吗?男同事殷勤的笑容淡了几分,张嘴似要说些什么,但接下来的变故打断了他的质问。

    于元沅拉抽屉时居然带倒了整个抽屉柜。“桄榔”一声,抽屉柜重重砸向地面。

    卧槽,我里面放着的指甲油不会打碎了吧?这玩意洒了可不好清理啊?慌张中,于元沅一把抬起柜子,伸手去拽第一个抽屉。

    随后,她手里多了一个光秃秃的抽屉把手。

    于元沅眨了眨眼睛,又去拉另外两个抽屉,可能是抽屉柜砸地的力道过大,致使滑轨的零件有点变形,两个抽屉全卡住了。

    她不信邪,手上加了点力气。

    抽屉飞了出去,散架了。

    我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于元沅眼尾上挑,勾勒出一个惊诧的表情。她顾不上收拾东西,晃晃脑袋,手翻过来,再翻过去,一眨不眨地盯着看。十根手指白皙纤长,丝毫看不出其中蕴含的力量。

    男同事瞧了瞧欣赏自己美手的于元沅,又瞅了瞅地面的一片狼藉,脚下后撤两步:“这个抽屉柜的质量真不行哈,你周一找行政换一个吧——我有点事,先走一步,周末愉快!”

    他用飞一般的速度撤离办公室。小美女单身与否他不清楚,力气非常大是一定的,而且今晚心情特别糟糕,没看已经在他面前表演手动拆解抽屉柜了吗?

    走的过于匆忙,他在电梯前差点撞上人:“哎呦诶,白助理,实在对不住,没事吧?”

    “没关系的,请问于元沅是在这一层吗,她还在办公室吗?”一个温柔的声音道。

    “呃,她没走,她的工位靠着过道,过去就能看见了。”

    于元沅正在弯腰清理地面,有脚步声由远而近,到了她工位边时停住了。

    直起身子,白洛茗映入她的眼中,穿着进入幸福超市时的套装,面容姣好,笑容中疲惫多于温柔:“一起走吧,路上聊聊。”

    “好。”于元沅干脆地答应了,撇下地上的一摊,抓起工牌,跟着白洛茗离开。

    下到地下车库,于元沅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去拉车门。车门缓缓拉开,连接处没有脱离车身的迹象,把手也牢牢待在应该待的地方。

    好样的,于元沅。她在心里为自己喝了声彩,再同样小心翼翼地系上安全带。

    驾驶座上,白洛茗默不作声地观察她的动作,见于元沅坐好,一踩油门,车子驶出地下车库。

    “你家在哪?”

    于元沅报了地址,然后说:“从幸福超市回来后,我得了个屠夫的职业模板和一个‘天生神力’的天赋,当时没觉得不对,出来后发现自己力气变大了好多……”

    她把身上的变化,以及从勋章助手那里听到的消息复述了一遍,甚至连那条章鱼的事情也没略过,全部讲了出来。

    白洛茗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她邀请于元沅上车,是有与对方交流的念头,但没料到自己还没张口问,于元沅就交代得如此痛快。

    于元沅考虑得很简单,她在现实世界只认识白洛茗这么一个职业者,两人没什么竞争关系,又有合作了一场的情分在,不如共享信息,集思广益,增加彼此通过任务的机会。

    睫毛轻轻扇动,白洛茗决定投桃报李:“我的职业模板是清洁工,天赋是‘明察脏污’,视力变好了许多……”

    她顿了顿,道:“那个安全套,我起初以为是你抽取的道具,你的想法很有道理,对方很可能是高级别的职业者。”

    之后,白洛茗介绍了“潜伏者x先生之耳(仿)”的功效,以及靠它偷听到的消息:“我怀疑是因为有人强行闯入幸福超市,抢了藏在仓库里的供品,激怒了派克,导致我们的任务难度提升。否则死了三个人后,我们俩就安全了。”

    于元沅一挑眉毛,她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莫非——劳动者乐园发布的任务,场所是互通的?如果掌握方法,就可以跳到更简单的任务地点?”

    “或许吧,左右我们这辈子都无法脱离劳动者乐园,总有一天会搞清楚的,到时候,说不定就是我们闯入别人的实习任务大闹一场。”白洛茗苦笑说。

    车窗外,左手边是悠悠的江水,江对岸高楼林立,灯火辉煌,右手边是飞逝而过的霓虹盛景。

    辛苦的一周结束,欢乐的周末即将降临,然而车内的气氛沉重得像是两人刚刚被告知,你们这辈子都没有假期了。

    于元沅摁了两下太阳穴,强打起精神:“从劳动者乐园得到的能力可以带到现实的话,再过几个任务,我俩就能变成超人了——说错了,是神奇女侠。”

    白洛茗接话说:“希望我们能活到那时吧……我问了勋章助手,知道对方编号的话,在劳动者乐园可以给认识的职业者发消息,说不定以后有与别人组队的机会,到时我俩组队吧。”

    “好啊。说起来,咱俩是运气不好,活活被人给坑进去的,我们再约定一件事吧——进任务前告诉对方时间,之后过去守着,若是结果不好,不要再让别人捡到工牌。”

    白洛茗“嗯”了声,不说话了。

    狭小的空间中,抽噎声分外清晰。

    仗着于元沅看不见,白洛茗索性放弃压制哭声,她吸了吸鼻子:“像宋秘书一样意外死了还好点,如果我‘被自杀’了,爸妈该哭成什么样啊,他们只有我一个孩子……”

    于元沅沉默了,她不是很识货,但基本的判断力还是有的。从车和衣包来看,白洛茗无疑是个白富美,想必从小是被宠爱着长大的。

    没想到有一天,我孑然一身,无亲无故,倒成了优点,她侧过脑袋,盯着玻璃窗上的影子。

    玻璃窗上的女人扯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

    车停下。

    白洛茗已经整理好情绪,至少从声音里听不出不妥:“到了,祝平安。”

    “谢谢,祝平安,好好休息。”

    于元沅回到家,倒在卧室的床上,点开手机,搜索附近的格斗馆。

    她打算请一周的假,先习惯下暴涨的力气,再找个格斗馆,好好练上个几天,不是指望学到什么战斗技巧,能稍微锻炼出来点战斗意识,她就知足了。

    幸福超市的最后一战中,野猪派克没能伤到她,一只老鼠却差点扯出她的肠子来,说到底,是她的战斗意识不行,在战斗中没有观察周围环境的意识,还很容易松懈和分神,不把这些缺点改过来,力气再大也没用。

    微信跳出数字,于元沅顺手点开。

    原来是好友孙慧慧发来的的消息:丸子,看到一家不错的馆子,下次一起来吃吧,有你爱吃的猪脑哦!

    白色的对话框下面是一张天麻炖猪脑的特写。砂锅热气腾腾,猪脑沟壑清晰,形状完整,在清亮的汤水中载浮载沉。

    “呕。”于元沅险些捏碎手机,她跳下床,来不及穿拖鞋,赤着脚冲到卫生间,中途差点卸掉卫生间的门。

    二十分钟后,她神色萎靡地走出来,手指颤抖着点开手机屏幕。

    于元沅:别约我,我要吃一段时间的素。

    孙慧慧:你说个啥子?

    孙慧慧:你这个食肉狂魔,噬脑者,小猪佩奇的一生之敌,要吃素?

    孙慧慧:你是加班加疯了,决定出家了吗?看开些,这年头,社畜都这样,剃头发好丑的。

    ……

    页面迅速向上滑动,于元沅双眼无神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半天才回了句:因为一头猪狠狠地伤害了我。

    五分钟后,孙慧慧回她说:哈哈,那你更应该去吃了,给自己报仇,莫过于喝敌人的血,吃敌人的脑花!

    于元沅没有开灯,小小的卧室中,手机屏幕是唯一的光源。黑暗中,她闭目养了会神,抄起手机回道:你说的对,我们过几天就去吃。

    战胜恐惧的第一步,是面对恐惧。逃离劳动者乐园的第一步,从执行它给的任务开始。

    …………

    一周后,午休时间。

    回公司接着当社畜的于元沅正在电脑前打字,心口忽然传来一阵灼热感。

    她似有所觉,从包里取出工牌,一行美丽得如银月清辉般的字体洒在上面,从左到右,滚动不停。

    “月光博物馆向您发出诚挚的邀请,请问是否接受,14:00前可做出选择。”

    还好,是日常任务,于元沅神色一缓。

    只可惜不是xx养猪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