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劳动者乐园

    “野猪派克”并不催促,静静地注视着于元沅,耐心等待她消化完信息。

    于元沅又仔细询问了下,才明白日常任务和强制任务的发布形式也是不同的。勋章,就是她之前捡到的工牌,会不定时地发布日常任务,职业者可以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不接受的话也没关系,不会遭到什么惩罚。

    强制任务仅会告知职业者参与任务的时间,时间一到,强行拉职业者进入,任你哭天喊地都无法拒绝。

    换句话说,就是日常任务可接可不接,接了的话只要积分足够,随你折腾,任务进度达不到60也无所谓;强制任务却必须接,接了后还得干好,必须获得b级及以上的雇主评价,否则会丧失职业者身份,被劳动者乐园除名。

    至于说丧失职业者身份的下场,于元沅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刘东的死相——从二十一层高楼一跃而下,脑袋像是个摔碎的西瓜,收尸的人捡都不好捡。

    “如果是在任务途中死去呢?劳动者乐园除名后,在现实世界中会如何呢?”她轻声道,想起了惨死在幸福超市中的王洲三人。

    “任务途中死亡,视同主动放弃职业者身份,无论是主动或是被动放弃职业者身份,均会被劳动者乐园除名,原职业者在外界的身份同样会毁灭,毁灭方式随机。”

    沉默在空间中蔓延,不知从何时起,四周纯白的墙壁上多了诸多金银相间的线条,恣意扭曲舞动着,忽而像蜿蜒流过的溪流,忽而像写满金色音符的五线谱

    末了,于元沅颇觉荒谬地甩了甩头发。

    她唇边笑意浅淡:“这个随机——指的是随机指派自杀和意外身亡两种结局?还挺有幽默感的。”

    “野猪派克”似是丝毫没察觉出她笑容中讥讽的意味:“不单是如此,具体的死亡方式同样是随机的,比如说坠楼、落水和车祸等。除了日常任务和强制任务,还有一种任务形式介于这两者之间,职业者如果想要参与该种类型的任务,需要提前获得进入场景的邀请函。

    “通过邀请函参与的任务评价方式与日常任务相同,除非职业者剩余积分不足抵扣,否则不会剥夺职业者身份。如果职业者身上有道具、装备等可换取积分的物品,可在换取积分后再进行抵扣。”

    “邀请券该如何获得呢?”于元沅想到赠予她救命道具的粉红色章鱼,难道他是一位通过邀请函进入幸福超市的职业者?他的本体究竟是人类还是章鱼啊?

    “野猪派克”道:“三种类型的任务中均有机会获得邀请函,职业者使用积分参与拼搏大转盘的抽奖,也可获得邀请函。”

    于元沅来了兴致:“这个什么大转盘,能抽到什么啊,能抽到道具吗?”

    实习任务中,她从真正的的野猪派克那里诓到了最高等的s评价,虽说治疗伤口花了50积分吧,但还剩250积分呢,如果积分抽奖所需积分不多,抽个一次试试效果也行,剩下的留着给日常任务。不过相比于邀请函,她更愿意抽到“‘绝对安全’安全套”,它在战斗中可是帮了她大忙。

    “耗费100积分可获得1次抽奖机会,参与者有机会抽取道具、装备以及特殊物品,由于职业者是第一次讯问相关信息,特别在此做出风险提示,拼搏大转盘抽取时有一定概率轮空,请慎重参与。检测到职业者有2次积分抽奖机会,请问是否需要参与拼搏大转盘的抽奖?”

    “不,我不抽。”于元沅疯狂摇头,抽不起,真的是抽不起,统共两百多积分,若是两次全轮空,她上哪哭去,“除了抽奖,没有其他方式能获得道具或者装备吗?”

    “以上物品,均可在任务中获取,获取前会有提示告知职业者。职业者可在任务中直接使用,收入勋章后即可带回劳动者乐园。”

    于元沅眉头微微皱起,说起来,实习任务也是任务,幸福超市中没准就能找到道具或者装备。不过超市里她碰过的东西不少,但真没碰到跳出来提示说这是一件道具的。

    她倒不是特别惋惜没有在幸福超市里多摸摸多看看——就算有心找,也得有命去找啊,说不定道具没找到,先触犯了员工守则,平白喂了猪。

    “野猪派克”不清楚于元沅的心理活动,继续说下去:“……勤奋商店可用积分购买劳动保障商品。”

    两只猪蹄摊开,他摆出一个托举的姿势,八个格子呈现在于元沅眼前,每个格子里盛放着一件正以无比缓慢的速度转动着的事物。

    “商品随机展示八项,如果职业者需要翻页,需要付出30个积分。”他补充说。

    翻三次页就够凑一次抽奖了,于元沅翻了个白眼。抽奖抽不起,翻页翻不起,哎,凑合看吧。

    八个格子里分别是四件装备和四件道具,装备统一标价150积分,道具则是100积分。

    于元沅的眼神首先落在装备上,读完装备属性的描述,她有些泄气,一双加敏捷属性的鞋,一个加力量属性的护腕,一件加防御属性的背心以及一只抵御魅惑之声的耳环。

    没有攻击类型的装备啊,于元沅深觉自己目前缺少进攻的手段。“无名氏的杀猪刀”杀猪时是好使,别的时候只能用来削铅笔,还不如给她一把普通的大砍刀呢,看上去更有威慑力点。

    回到劳动者乐园后,写有实习生字样的金属胸牌就变回长方形的工牌,红底黑框,印着于元沅的两寸照片。

    “对了,有个问题我确认下,我是能回到现实世界的吧?假设我在现实世界里弄丢了这个,是会丢掉职业者的身份吗?”于元沅扯着脖子上的工牌问道。

    野猪派克平静地回答:“任务结束后,职业者可随时返回原先的世界。勋章与个人绑定,除非死亡,不会丢失。”

    倒比幸福超市的规矩强多了,超市里工牌离身,小命就丢了。于元沅小声嘀咕着,接着她看向道具。

    道具的属性比装备的属性更让她满意,四个道具分别是“对决悠悠球”,“一碗美味猪头肉”,“爆裂口香糖”和“黑曼巴小姐的牙签”,后两项都是进攻类型的道具。

    一共只有250积分,挑点什么好呢,要不要留点积分,防备日常任务评价过低?于元沅不自觉地摸了摸下巴,心中很是犹豫。

    “出去后,我还能回到这里吗?”

    “在下一轮任务开始前,职业者可回到个人空间十分钟。”

    于元沅神色微松,这就足够了,她现在脑子有点不够用,还是把这八件东西的属性记下来,出去后慢慢思考吧。

    她忽然想起对面猪说的道具和装备可以反过来换成积分的事情,心中一动,点开胸口的勋章。勋章自带的五个格子里,只有一个格子不是空着的,一把小刀悬浮于其中。

    于元沅正待取出“无名氏的杀猪刀”,询问“野猪派克”它能换多少积分,目光突然凝住了。

    “无名氏的杀猪刀”的描述居然有了变化!

    “装备名称:无名氏的杀猪刀

    装备描述:系无名氏打造的无名宝刀,已确认可以杀猪,刀已开刃,初露锋芒的它急需啜饮更多生灵的鲜血。”

    初露锋芒……这是说它可以通过吸血进阶的意思?

    瞬时熄了拿“无名氏的杀猪刀”换积分的想法,于元沅悔得直拍大腿。

    唉,我最后给老鼠补刀的时候,为什么不拿它来扎几下呢?话说回来,任务结束时好像听到说我的职业模板是屠夫,得了个“天生神力”的天赋——不会与这把刀有关吧?杀猪刀和屠夫,听上去就是一对组合。

    于元沅当即问道:“职业模板是什么意思?我的职业评价是一位初出茅庐的屠夫,职业模板也是可以升级的吗?”

    可惜无论她如何换着方式提问,试着套出点关于职业模板升级的方法来,眼前的猪只有一套回答:“请职业者自行摸索职业进阶方式,职业者模板决定了职业者今后的道路,进化模式不一,需要职业者自己摸索。”

    “那我有办法带这把刀回现实世界吗?”任务里不好搞到血,现实里就容易多了。

    她对“野猪派克”的答案没抱什么希望,然而得到的回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职业者需达到一定级别,该功能才会开放。职业者目前处于初级阶段,两个强制任务后脱离新手期,劳动者乐园届时将为您开放职介所等更多功能。”

    于元沅惊愕地抬起头:“所以,这个地方还不是真正的劳动者乐园?”

    “这是您在劳动者乐园中的个人休息室,乐园的公共设施尚未对您开放,请您继续努力。请问您还有其他需要咨询的问题吗?”

    左手扶着额头,于元沅道:“……最后一个问题,付出足够多的积分,或者达到一定的级别,是否就能脱离劳动者乐园,从此不用执行任务?”

    大嘴一咧,獠牙露出,“野猪派克”对着于元沅展现了一个充满狰狞意味的笑容。

    这幅场景唤回了于元沅某些不快的回忆,她身体一个激灵,重拾战斗中的紧迫感。

    在于元沅取出“无名氏的杀猪刀”前,“野猪派克”给出了回答。

    “正如我所说,勋章会一直追随职业者,除非职业者死亡。一朝为职业者,终生为职业者,劳动永不停歇——衷心祝愿职业者好运。”

    墙上迷乱的金银线条俯冲而下,直冲于元沅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