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幸福超市10

    如一张拉满的弯弓,于元沅向后倾倒,左臂横于身前,切肉刀往野猪派克的嘴里捅去。

    野猪派克到底是行动不便,他头一歪,虽说避开了切肉刀攻击,却紧接着感觉胸口一凉。

    原来于元沅躲他的时候,右手的“无名氏的杀猪刀”顺势下滑,野猪派克的制服本来就在雷击中变得破破烂烂的,于元沅刀尖一挑,别在野猪派克制服上的胸牌便轻松落入掌中。

    胸牌离身的刹那,野猪派克不敢置信地低头,待看清空荡荡的胸口,猪脸上难得露出恐惧的神色。

    “该死。”他冲着于元沅咆哮道,声音中惊恐有余,愤怒不足。可惜他处于电击的后遗症中,手抬起,又放下,挣扎了半天仍未恢复行动能力。

    带有精致皇冠装饰的胸牌到手的同时,于元沅的耳畔响起一个声音。

    【获得幸福超市店长派克的胸牌,若对方五分钟内未取回,视为放弃店长职位。】

    于元沅的眼角随即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计时框。

    04:59、04:58、04:57……

    时间一点点流逝。

    时隔四天,于元沅的嘴角第一次绽开真心的笑意。

    她知道这一次她赌赢了。

    幸福超市员工守则第六条:员工需妥善保管胸牌和制服,保持仪容整洁。姚小云就因为进入消毒池前换衣服时不小心让象征实习生身份的胸牌离了身,致使胸牌为早有准备的老鼠偷走,因此丢了命。

    而白洛茗转述野猪派克活活咬死姚小云前说的一句话,引起了于元沅的注意。

    “卑贱的实习生,凭你也敢碰我的胸牌。”野猪派克如是宣称道。

    于元沅不禁有了个猜测,既然实习生的胸牌如此重要,丢了它就等同于丢了幸福超市的员工身份,那普通店员丢了胸牌会如何呢?往深了想,身为店长的野猪派克的胸牌被人夺走,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她怀疑这同样是一条未曾明言的规则——实习生丢失胸牌会丧失身份,普通店员乃至于店长同样如此。

    所以于元沅才一定要挑衅野猪派克,引着对方亲自处决自己,再将白洛茗推出去引发雷击惩罚。如果她能够趁着雷击的时候用“无名氏的杀猪刀”将野猪派克打成重伤,逼着他说出认可两个字最好,但如果杀猪刀效果欠佳,就割下胸牌逃走。

    现在看来,“无名氏的杀猪刀”还是有点效果的,反正于元沅给自己手指头放血的时候没觉得这把小刀有这么锋利,然而挖野猪派克的眼球时,手感却滑润得跟舀一勺豆腐脑差不多。

    而胸牌果然与佩戴者的身份息息相关,没看野猪派克着急成这样了吗?他因为攻击无辜的实习员工,已经遭遇了两次警告,于元沅相信他承担不了失去胸牌、丢掉店长职位的后果。

    猜测得到证实,于元沅顾不上捡落到地上的切肉刀,抓起野猪派克的胸牌和“无名氏的杀猪刀”就向熟食柜台后面的厨房跑去。

    这是她事先挑好的庇护所!里面地形复杂,还有各种工具在,甚至有一个通往超市其他地方的通风管道,足够她熬过五分钟了。相信五分钟之内,在杀死她泄愤和保住幸福超市店长职位之间,野猪派克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电击的效力尚未过去,野猪派克如一尾离水的鱼儿般,倒在地上奋力扑腾。他的表弟则终于摆脱了满地滑腻,垂着两只打着石膏的胳膊,一瘸一拐地挪到他身边。

    “表哥,我扶你起来。”

    库克大人在上,他为什么会有如此愚蠢的表弟!野猪派克气得直翻白眼,恨不得扯着表弟的耳朵大吼一顿,可惜受现实条件约束,他只能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抱怨:“你没长眼睛吗?那个卑贱的实习生把我的胸牌抢走了!听到没,我—的—胸—牌!”

    “啊?”野猪瑞伯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也慌了,“表哥,你别怕,我这就帮你抢回来。”

    “等等。”野猪派克眼神一凝,他注意到不远处有店员朝他们这边探头探脑了,“先别管那个实习生了,你先去帮我把其他人拦住,就说实习生冒犯了我或者随便什么理由,总之千万不能让他们往这边走!”

    与野猪兄弟俩隔着一道门板的地方。于元沅把厨房大门能上的锁都给上好后还觉得不放心,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厨房中央一个原本用来摆放人肉的木质长条桌推过来,抵到门边。

    做完这些,她抹了一把额头冒出的汗珠,感觉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出来似的。

    事情的发展貌似全部按照她的预想进行,然而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到于元沅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如果她的估算有误,野猪派克吸取了误杀王洲的教训,未被白洛茗诱惑,而是直接冲着她杀过来;如果野猪派克未曾因攻击白洛茗而受到雷击处罚;如果因为野猪派克只是伤害白洛茗,而非像杀死王洲一般杀死她,所以遭遇雷击的力度远远小于上一次,很快就恢复了行动力……

    哪怕只有一个环节出错,哪怕只有一个猜想落空,就是再给于元沅十个“绝对安全”安全套,她都没把握成功抢到野猪派克的胸牌。

    能四肢健全的逃到这里真好啊,于元沅叹了口气,若是她的推测有误,只怕就要被活着大卸八块,接着在这间厨房里加工成熟食,明日摆在柜台中售卖了。

    不敢想,真的不敢想。肾上腺素退却,后怕涌上心头,于元沅的双腿直打颤。

    她环顾四周,观察着这间凌乱的厨房,目光流连在刀具台上,琢磨一会儿挑哪一把防身才好。“无名氏的杀猪刀”依旧紧握在手,可她之前精心挑选的护身刀却丢在外面了。

    暂时脱离强敌威胁,于元沅难免精神松懈了那么一刹那。

    变故就在此时发生。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直直砸向于元沅。

    惊呼声尚未从喉咙涌出,“绝对安全”安全套弹开,击退了来敌。

    这足够于元沅反应过来了,她迅速逃出袭击者的攻击范围,随手抓起一个锅盖护住喉咙和腹部。

    思索了一瞬,于元沅取出放在裤兜中的店长胸牌,没敢将它别在衣服上,而是塞入口中,压在舌头底下。

    这绝对不是什么舒适的体验,胸牌尖锐的边角很快刺破了柔软的口腔,于元沅的舌尖尝到了自己血液的味道。

    一手持着“无名氏的杀猪刀”,一手举着锅盖当盾牌,于元沅警惕地望向对面。

    袭击她的竟然是一只老鼠。半人多高,身上穿着超市中常见的灰色制服,几乎与灰黑色的毛皮融为一体。老鼠的前爪也抓着一把三角形尖刀,一双硬币大小的黑色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似乎在观察于元沅的身上哪里好开一道血口。

    于元沅皱了皱眉,她之前分明确认过在中央厨房工作的那群野兽员工爆炸后全部跑掉了呀,这只老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无名氏的杀猪刀”会对老鼠起效吗,还是说只对猪类有效呢?于元沅有点举棋不定。

    来到幸福超市前,她只是个刚走上职场的小白领,因为一直有锻炼身体的习惯,身体素质比同龄人强一些,但并没什么搏斗的经验——除了小学时一次被同桌男生惹急了,骑在他身上痛殴了他一顿,于元沅这辈子还没与人打过架呢。

    金属锅盖护在身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但她只有两只手,一手拿锅盖,一手就只能拿“无名氏的杀猪刀”,如果“无名氏的杀猪刀”这件装备没有额外的杀伤力,那就只是一把普通的小刀了,除了能给老鼠放点血,什么都做不了。

    野猪派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带着藏不住的惊慌:“实习生,你把胸牌还我,我就让你通过实习任务。”

    于元沅很想说“好啊”,可惜她嘴里含着胸牌,发不出声来。

    老鼠滴溜溜地转着比黄豆大不了多少的眼睛,细声细气地说:“人类,你干得太棒了,我早就看那头猪不爽了,来,你把他的胸牌交给我,我当了店长,准保让你通过实习。”

    于元沅难免被他说的话分了下神,老鼠趁机扑了过来。

    顾不得犹豫了,于元沅果断丢出了“无名氏的杀猪刀”,接着用锅盖护住要害,向刀具台冲过去。

    随便扔出去的刀自然没什么准头,“无名氏的杀猪刀”擦着老鼠的皮毛飞过,除了带走几根灰色的鼠毛,一点伤害都没有造成。

    老鼠躲进厨房恰好是野猪派克遭雷劈的时候,外面没人注意到他,他也看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是以老鼠不知道这还是一件装备,只以为是对面人类随手抓了一把小刀扔过来。

    眼看就要抓住心仪的那把菜刀,于元沅忽地脚底一绊,身体失去平衡,向堆积着不知道多少层油垢的瓷砖地扑去。

    “哈,去死吧。”松开勾住人类脚腕的尾巴,老鼠高举起爪间的尖刀,刺向于元沅的后脑。

    于元沅身体失去平衡的一瞬间就意识到不对,落地后一个翻滚,用锅盖护住喉咙和腹部,听到利刃破空的声音已是晚了,她只来得及侧过头去。

    爪起刀落。

    大丛头发、一只人耳连带着一块脸颊上的肉掉地。

    因为嘴里含着胸牌,于元沅的痛呼声闷在了胸腔里。

    鲜血模糊了视线,也蒙蔽了于元沅的理智。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害,于元沅直接发狂了,她连自己伤到哪里都没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惨遭老鼠割喉。

    她的眼睛瞬间红了,我活不了,你同样别想活。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于元沅吐出了嘴里含着的胸牌,老鼠一喜,伸爪去够,于元沅趁机用锅盖痛击老鼠持刀的爪子。

    由于鼠爪的生理构造,老鼠们不擅长使用精细工具,在超市里只能做一些类似于搬东西的粗活。老鼠爪子一松,刀掉在地上。

    于元沅再接再厉,挥舞锅盖痛殴老鼠。老鼠吃痛,顾不得捡胸牌,脖子一扭,趁着锅盖砸中身体的刹那,叼住了于元沅的手腕。

    于元沅吃痛,锅盖落地。

    有成功挖了野猪派克一只眼睛的先例,于元沅空着的左手本能地向着对方的眼球刺去。

    “啊——疼!!!!”老鼠发出凄厉的长鸣,松开叼着于元沅右手的嘴巴。

    两只手重获自由,杀红了眼的于元沅身子腾空而起,向老鼠扑过去——掐住对方的脖子。膝盖一弯,抵住对方的腹部,依靠自身体重将其压在身下。

    眼睛受创,体型又只有人类的一半,生死关头中,老鼠彻底被于元沅给压制住了。脖子掌握在人类手中,老鼠喘不过气来,只能胡乱蹬着四肢。

    尖锐的爪子在于元沅身上留下无数道伤口,鲜血与气力一同流逝,混乱中,老鼠甚至咬下了于元沅的鼻子尖。

    不过她仍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感受着身下挣扎的力道渐渐减弱,于元沅拾起老鼠丢下的刀子,一下一下地扎向他的面部。

    门口传来撞击声,门闩和抵着门的桌子齐齐发出悲鸣,不知是野猪兄弟俩中的谁在做着破门而入的努力。

    于元沅一手捂住腹部鼠爪抓开的伤口,防止肠子流出来,一边继续补刀。她哑着嗓子说:“认可我和白洛茗的工作——不许做手脚,否则我就将你的胸牌交给别的店员,实话告诉你,快到时间了,厨房里面有只老鼠在等我答复呢,你不答应的话我就把店长胸牌交给他。相信他一定能挺过五分钟,毕竟他体型小,可以顺着通风管道逃走。”

    捅到老鼠头只剩下一层皮挂在脖子上后,于元沅放下手中的刀,探身察看老鼠的胸牌:“他是司库,编号56。没有了胸牌,你就不是店长了。”

    接着,她捡起了搏斗中丢下的店长胸牌和“无名氏的杀猪刀”,靠在厨房的冰柜上不动了。耳朵就落在脚边,但于元沅实在没有力气捡起来了。

    此时,于元沅眼角那个半透明的计时框走到了00:29。

    撞击声停止。

    门外传来一句万般憋屈的“我认可你们两个的工作,给你们两人最高的评价,但你必须把胸牌还给我!”

    【职业者编号(实习)36742267,通过幸福超市实习任务,即将返回劳动者乐园】

    于元沅无力地笑了笑,匍匐着爬向门边,将胸牌从门缝中塞过去。

    熟悉的晕眩感快速传来,于元沅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

    【职业者编号(实习)36742267,通过幸福超市实习任务,欢迎您加入劳动者乐园,劳动最光荣,我们爱劳动】

    【获得正式职业者身份,职业模板判定:屠夫】

    【职业评价:您是一位初出茅庐的屠夫,要想当个成功的屠夫,没有一把好力气可是不成的】

    【职业者耐力、力量等体质要素提升,获得天赋“天生神力”】

    【任务结算:雇主评价s,获得基础100积分与附加200分,共计300积分】

    一片纯白中,于元沅悠悠醒转,伤口不停向外淌血,眼前一阵阵发黑。当她发现野猪派克在俯身察看自己的时候,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了。

    “检测到职业者伤势严重,是否要付出50积分治疗伤势?”

    “治。”于元沅缓缓吐出一个字。

    身体沐浴在暖流中,于元沅舒服地闭上眼睛,惬意得如同胎儿在母亲的羊水中一般。不知过了多久,她惊奇地发现身体上的伤势全部复原,无论是腹部大得能看到里面内脏的伤口,还是缺失的耳朵和鼻子尖,尽数回归原状,甚至连衣服都换上了她留在幸福超市更衣室的那一身。

    “你是谁?”于元沅从地面坐起来,好奇地望向这片纯白的空间中唯一的活物。

    小了好几号的“野猪派克”用无机质的声音说:“我是职业者勋章助手。”

    原来是机器人。

    “你……一直是这副模样吗?”

    “野猪派克”说:“我是根据职业者上一个工作任务的雇主形象生成的。检测到职业者初次进入劳动者乐园……”

    大量的信息一股脑地向于元沅涌来,听得她头昏脑涨。

    揉了揉额头,于元沅觉得她急需好好睡上一觉。但从猪嘴底下走了一遭,她清楚眼前这头机器猪讲的信息与自家小命息息相关,就耐着性子听了下去,偶尔还要向“野猪派克”复述一遍,确保没有理解错误。

    “所以说……这个什么劳动者乐园发布的任务分为两种,一种是强制任务,一定要接,另一种是日常任务,可以选择接还是不接?”

    “是的,强制任务,必须接受且完成,否则剥夺职业者身份;日常任务可选择不接受,如果接受的话视完成情况奖励积分或者扣除积分,积分为0及以上,职业者身份保留。”

    “强制任务及日常任务的任务评价分为s、a、b、c、e 五个档次。s、a、b三档评价对应100、80、60的工作完成进度,以上三档评价均可获得积分奖励,b档评价可获得基础积分,a档评价可获得的积分是b档评价的两倍,s档评价可获得的积分是b档评价的三倍。”

    “c,e两档评价分别对应40、20的工作完成进度,以上两档评价将倒扣积分, c档评价扣除一倍的基础积分,e档评价扣除两倍的基础积分。”

    一堆英文字母在脑子中胡乱晃荡,于元沅这下彻底死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