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幸福超市09

    将白洛茗推出去抵挡野猪派克的冲击,于元沅迅速闪到左边,快跑几步,双手一撑,跃到柜台后面。

    野猪果然是只会向前冲,连弯都不带拐的种族。她在心里感叹一句。

    拉开距离后,她与野猪派克之间隔着货架、购物车等诸多障碍物,有的是仓库爆炸造成的,有的是于元沅趁着其他店员不注意的时候故意推倒的。如果野猪派克及时反应过来,要发起第二轮冲击,这些东西还能给她争取点时间。

    摆出来虚张声势用的切肉刀迅速交换到左手,惯用的右手只握着一把长约十厘米的小刀,于元沅警惕地注视着场中。

    她所在的熟食区离爆炸发生的仓库很近,受到的冲击是最为严重的,若非有章鱼事先赠予的道具,她不是被翻倒的柜台压成重伤,就是被飞溅的玻璃碎片扎成筛子。

    对方救了她一命,于元沅相信他是对自己心怀善意的,便拼命回想对方与自己交谈时透露的信息。而章鱼当时跟她说了什么呢?

    “……实习任务主持者的实力其实不足为惧,探查规则时错上一两次也不怕……”

    章鱼说的话吐露了两件事。第一,作为实习任务主持者的野猪派克是可以反抗的。

    来到幸福超市后,耳边的声音告诉于元沅想要通过实习任务,必须获得店长派克的认可,在任务的第一天,又明确提示说赚取1000金币的营业额后可获得店长派克的认可。

    请注意,提示音说的是“可”获得认可,而不是“才能”获得认可。也就是说,获得店长派克的认可并非只有赚取足够的营业额一种模式。

    于元沅因此产生了个大胆的想法。

    任务的主持者是头猪,偏巧她抽到了“无名氏的杀猪刀”这么有针对性的装备,不利用一番,似乎有点对不起这种巧合?既然叫做杀猪刀,就算杀不了他,也该能给他点厉害瞧瞧吧?

    这一步迈出,非生即死,要是死的话,还是死得极为惨烈,全尸都留不下来的那种,于元沅不是没有犹豫过,然而获知赵醒的死讯后,她决定赌上性命搏一搏。

    一个青壮年男性都熬不住折磨活活疼死了,除非真的是革命先烈附身,于元沅可没信心自己有毅力撑过那狗屎的人肉刺身任务。左也是死,右也是死,她还是希望选择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那一种。

    而这场爆炸,无疑给她创造了最好的机会,其他时候,超市里店员各司其职,她成功的几率是无限的小。

    章鱼吐露的第二项信息,是实习任务存在需要探知的规则。于元沅的理解是,除了野猪派克在第一天明确告知她们的六项幸福超市员工守则,还有其他的规则存在,而且很有可能是对他们完成实习任务有利的那一种。

    结合这四天的遭遇,有些事情就清晰可见了,那就是,店长派克同样为规则所束缚。譬如说,无故处罚未犯错的员工,店长就会遭受处罚。

    所以有了于元沅推白洛茗出去挡刀的那一幕。

    白洛茗被野猪派克顶了个正着,身子向后飞出去,一连撞翻两辆购物车,在她摔得更惨之前,“绝对安全”安全套及时弹出,无形的屏障笼罩住她的全身。

    野猪派克张开大嘴,想要上前将獠牙刺入这个该死的实习生柔软的腹部,又隐约觉得不对。

    于元沅的挑衅与表弟瑞伯的提醒及时赶到。

    “蠢猪,你找错人了,行不行啊?”

    “表哥,不是这个实习生,你快放开她!”

    落地后,白洛茗不顾地上散落的玻璃碴,拼命向远处翻滚。拉开足够远的距离后,她迅速站起,躲到一个货架后面。

    祝你好运,你失败了的话,我离死同样不远了。白洛茗抬头向远处张望,双手紧张地交织在一起,为于元沅祈祷。赵醒死后,她在悲伤之余有些庆幸,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

    幸好我将道具的最后一次机会用出去了,否则真是连死都不知道是如何死的。白洛茗在心中叹息着。

    熟悉的乌云汇聚,熟悉的电闪雷鸣。

    “幸福超市管理者派克,无故伤害职业者(实习)编号36742270,短期内连犯两次,给予严重警告,再犯者剥夺实习任务主持者身份。”伴随着冰冷的机械声,闪电劈向野猪派克,他周身泛起银色火花,瞬间化为一束火炬。

    惨叫声中,野猪派克倒下。闪电带来的火光仍未熄灭,萦绕在他小山般的身体上。于元沅以飞一般的速度冲了过去,指尖有寒光闪烁。

    一番眼花缭乱的操作,令本来反应速度就不快的野猪瑞伯极为震惊,顾不上做些什么。直至他的表哥快被天降闪电劈成烤猪了,他才扯着嗓子高喊道:“实习生造反了,你们快过来啊。表哥,你要撑住!”

    他瞅了瞅两只包着厚实绷带的前蹄,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两条胳膊断了后,他草草处理了下就被表哥叫去开会了,还未来得及去食堂做进一步的治疗。

    然后他转念一想,我两只手是废了,可吨位还在啊,光靠体重也能压死这个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的实习生。

    野猪瑞伯重拾信心,气势汹汹地向于元沅杀过去。于元沅似有所觉,持刀的右手向他的方向一指。

    在看到于元沅手里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小刀时,野猪瑞伯莫名感到一种惧意,像是他还是小猪仔时,被隔壁家的豹子压在爪子底下玩弄的感觉。

    脚下一个迟缓。

    “哎呦!”野猪瑞伯脚底打滑,重重地摔倒在地。地面太乱,他没注意到地上洒了好多油,本就有伤的前蹄更是伤上加伤,眼看一时半刻是爬不起来了。

    见另一项布置生效,于元沅心中宽慰了一瞬。此刻,她已经冲到野猪派克身边,小刀戳向他的眼球。

    时间紧迫,于元沅对“无名氏的杀猪刀”这件装备的效果没什么把握,所以准备从对方的脆弱处下手。几个要害中,喉咙处皮太厚,于元沅担心小刀划不开猪皮,眼球就成了最恰当的攻击部位。

    无名氏的杀猪刀”无比顺滑地没入野猪派克的眼眶,刀向下一挖,再向上一挑。血色浸染刀身,一个婴儿拳头大小、黑白相间的球体飞了出去。野猪派克原先右眼所在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凹陷。

    血水涌入眼眶,于元沅又惊又喜,欲要再补上一刀,变故在这时发生了。

    “啊啊啊——”野猪派克似乎被疼痛从电击造成的昏迷中唤醒。待看清攻击他的对象,野猪派克仅剩的左眼闪过凶光,张嘴咬向于元沅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