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幸福超市08

    时间倒退回半小时前。

    店长派克为伪装成梦魇研究所成员的职业者欺骗,被对方用道具反锁在存放人肉的仓库里。

    道具名称:爱的画地为牢

    道具描述:徒儿在此画个小心心,师父你切不可走出,走出便要上西天呀上西天;注:持续时间一小时,水中、真空等特殊环境无效。

    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带走了密室冰柜中盛放的男性人头,而自己与一群只会瞎咋呼的老鼠们在粉红色桃心光圈中大眼对小眼,野猪派克险些气炸了肺。

    那个蕴含丰富力量的人头可是他亲自从几百个人头中挑出来的,准备献给库克大人的供品,完全没有替换的!

    与诸多脑子不灵光的同类相比,野猪派克是头聪明猪,缺点是性子急躁。苦等不来救援的员工,他又急着出去抓偷供品的贼,如何能有耐心等待道具失效,天知道这个恶心猪的道具的失效时间是十分钟还是二十四小时?

    最终,野猪派克选择使出了他的必杀技:猪猪冲撞。

    砰!砰!砰!

    几番暴力冲击后,炫目的粉红爱心渐渐变得虚幻,“咔嚓”一声,光圈破碎了。然而光圈破碎的一瞬间,巨大的冲击波席卷了整个仓库。

    密室中残存的供品化为血肉残渣,仓库里堆积成山的存货毁了大半,连带着仓库附近的货架柜台也遭受了巨大损失。

    超市店员中有好几位因此负了伤。野猪派克的表弟瑞伯无疑是他们中间最倒霉的一个。他半天没见店长表兄出来,猪生中难得聪明了一次,动身前往仓库察看情况。刚好走到仓库大门附近,爆炸发生了,飞起的钢铁门板砸了他个正着,锋利的边沿差点削掉他两只肘子。

    为了抓偷供品的小偷,野猪派克付出的的代价不可谓不惨重。超市货物的损失且不说,他的左后腿也在爆炸中受了伤。然而当他瘸着一条腿奔出超市,小偷早已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了。

    “该死的骗子!别让我再遇见你,我要把你剁成肉酱!”野猪派克无能狂怒。

    他追丢了背锅对象,不得不自己收拾残局。受伤的员工好说,普通货物的损失也好说,但那一仓库的人肉是真回不来了。人肉商品可是幸福超市的主打商品,仓库里有一部分是专门预留给vip客户的货物,以及最重要的——密室冰柜中保存的预备呈给库克大人的供品。

    由于种种原因,幸福超市多年以来一直有着较为稳定的人肉供应。虽说是稳定的供应,却是只会多不会少的那种。那就是说,野猪派克没办法再调过来一批货物补上缺口。

    野猪派克被迫再次召集心腹主管开会。

    三位参会者个个心情沉重,货物短缺意味着客户不满,营业额下滑,这个月的业绩是别想了,说不准全年的业绩都保不住。

    “其他的全可以拖,库克大人的供品拖不得,这次的三个实习生,一个不留,拿他们的头凑供品的数。”野猪派克恨声道。

    野猪瑞伯两只骨折的前蹄吊在胸前,猪脸缠满绷带,只露出一双眼睛和硕大的猪鼻:“可是表哥,之前不是你说的要保证实习生的存活率吗?”

    野猪派克不耐烦地说:“你个人脑子,实习生的存活率又不是光靠一次两次就能拉上去的,一次‘意外’死光了,后面放放水不就行了?先把眼前这关过去再说。”

    “哦,原来还能这样。”瑞伯恍然大悟。

    大尾巴轻轻摇曳,狐狸妩媚地笑了笑:“忘了同店长讲了,不负店长对我的期望,分给我的那个人类已经死了,我才叫老鼠崽子们把他的尸体拖到仓库去。”

    “小狐狸,干得好!”野猪派克夸奖道,瞪了其余两兽一眼,“听到没有,瞧瞧这效率,你俩看着办吧。”

    秃鹫用翅膀大力拍打胸脯表决心:“店长放心,我明天就找茬说实习生违规,逼着她做任务,如果做出了血之花清洁剂,我就在她使用前故意打翻,逼着她再来一次。血之花清洁剂制作时要用到带有活性的人类器官,人类脆弱得很,两次必死无疑。”

    “就是这么干,瑞伯,学会了吗?”

    野猪瑞伯鼻孔朝天:“知道了,我这里之前又不是没死过人。”

    “就你那里的实习生存活率高,还有脸说。”野猪派克没好气地道。

    散会后,野猪派克想了想仍觉得不放心,表弟受了伤,容易吃亏,还是得嘱咐他几句。

    爆炸发生后,顾客们在店员的引导下相继疏散,受伤的店员忙着奔赴食堂治疗,剩余留在超市里坚守岗位的没几个。

    跨过翻倒在地的货架,越过地上乱七八糟的商品,野猪派克叮嘱表弟道:“有的实习生是邀请制进来的,‘勋章’里藏着道具,你可别给我出岔子啊,上上次你不就是……”

    “表哥,你究竟什么时候能忘了这一茬啊?再说了,有道具怎么了,辅助性的道具海了去了,就算实习生很幸运抽到了攻击型的,他们初始级别这么低,出不了大事的。”

    “上上回丢了那么大脸,还没长记性?兄弟,不说别的,若不是有我护着你,你主管的位子都保不住——”

    啪。

    教训的话说到一半,一个东西正中猪脸。

    野猪派克被打懵了,缓缓向地面看去,视线所及之处,一个扎成球形的熏人肚咕噜噜地滚远了。

    “喂,死肥猪,你怎么还没死啊!”

    一声清亮的叫骂,道出了肇事者的身份。不远处,于元沅手举熟食柜台中最大号的菜刀,直指野猪派克,披头散发,状似疯狂。

    我是江姐,我是董存瑞,我是邱少云……我不怕,我不怕,这一刻,革命烈士与我同在。于元沅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握着菜刀的手异常平稳。

    生死在此一举。

    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野猪瑞伯高声喊道:“实习生,你是疯了吗?居然敢拿东西丢我表哥?!”

    他看见另一个实习生丢下拖把,飞扑过去抱住同伴的胳膊:“于元沅,快住口,你不要命了?”

    “我是不要命了,”于元沅咬牙切齿地说,“你知道赵醒是怎么死的吗?他是活活疼死的,活活疼死的啊!我受够了!喂,你们这群死肥猪,把他的尸体拖到仓库是要干什么,分尸后做成菜卖掉吗?”

    “于元沅你快闭嘴,店长先生,她刚才头被东西砸了,人已经傻了,您千万别跟她计较——”

    “别管我。”于元沅指甩开白洛茗的手,继续指着野猪派克的鼻子叫骂,“死肥猪,不是爱吃人头吗,我跟你说,你早晚会变成猪头肉的!”

    这是—疯了?野猪派克要比他表弟冷静得多。他主持幸福超市的日子已久,不是没见过被任务或者同伴的死亡逼疯的实习生,但疯成这副模样的还真没见过。

    或者——她是有道具在身,想要拼死一搏?但不对呀,若是想发动袭击,不该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出手吗,事先挑衅是什么意思,道具发动的必备条件?

    应该还是疯了,否则说不通,啧啧,脆弱的人类,野猪派克给出了结论。

    “于元沅,对上司不敬,违反员工守则第一条一次。”

    “哼,你以为你是谁?你是红烧肉、酱肘子、炒肝尖、水煮肉片……你是一盘菜!也配跟我说话?!”于元沅疯狂地挥舞着菜刀,语气里满是恨意。

    “员工于元沅,两次违反员工守则第一条,给予开除处置——好了,你可以说遗言了。”野猪派克几乎是懒洋洋地说。杀人是件乐事,最美妙的部分是欣赏对方临死前无力的挣扎,可惜一个疯子是给不出合适的反应的。

    庞大的猪身向下砸落,两只前蹄落地,野猪派克摆出战斗姿态,他习惯性地一蹬左后腿,发现有点使不上力气,临时换了右腿。

    如同一颗小型炮弹般,野猪派克向于元沅冲过去。

    电光火石间,于元沅拽过白洛茗,如一百次在心中演练时那样,把她推向飞驰而来的野猪。

    白洛茗紧紧闭上眼睛。

    …………

    时间倒转回十分钟前。

    超市中满地狼藉,店员们没工夫管两个活着的实习生,给了她们自由活动的时间。白洛茗脸色煞白,小跑着来到于元沅身边。

    她摸着耳朵,对着于元沅点了点头:“我全听你的,但你得提前把东西给我。”

    于元沅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明智的抉择,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白洛茗还是有点担忧:“如果他们不过来怎么办,要不还是等到明天再动手吧?”

    于元沅无所谓地说:“那就违反一条员工守则出去找他们呗,横竖是拼死一搏,还怕什么员工守则?明天他们伤养好了,咱俩再上就是把肉喂到他们嘴边了。”

    白洛茗咬住嘴唇:“我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等我消息。”

    不久后,四头野兽从会议室相继步出,秃鹫和狐狸往各自负责的区域去了,两头猪则走向于元沅所在的方向。

    白洛茗立刻跑回来与于元沅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