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幸福超市06

    “奥科特珀斯先生,听说您想要订购一批人肉?”野猪派克一边恭敬地问,一边引导来客往超市里面走,“其实如果您不介意等上个一两天,我们很愿意为您提供上|门|服|务——免费,一个金币不收。”

    他交谈的对象是一只顶着个章鱼脑袋,身穿白大褂的人形怪物。章鱼头外罩有一个像是倒扣过来的鱼缸似的玻璃圆球,内里盛满淡绿色的液体。

    “新实验需要用到一些人类青年男性的脑组织和皮肤组织,入选标准很高,助手们把握不了尺度,我只好自己来挑,听说你们血肉超市的货色相对齐全,希望一会儿不要让我失望。”奥科特珀斯咕嘟咕嘟吐出一连串小气泡,满是吸盘的粉红触须在水中飞舞。

    他们所处的超市大门附近十分热闹,衣冠楚楚的野兽们进进出出,爪子里或者翅膀底下夹着各种购物袋,显然不是于元沅等人之前走的那一个。

    “那是,不是我派克夸口,没有比我们货色更齐全的地方了。”派克自豪地挺起胸膛,“您居然听说过‘血肉超市’这个老名字,可见是我们超市的忠实客户。”

    奥科特珀斯不易察觉地停顿下:“你们这里还有多少货?听说你们的供货量不是很稳定,可我这次要的量很大,不知道你们是否能满足。”

    野猪派克欠了欠身:“最近我们仓库储存充足,人类脑袋可能少一点——您也知道,大家都好这一口,不过其他的应该能满足您的需求,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跟我先去人类生鲜柜台看看,不行的话我再带您去仓库。”

    “好吧。”奥科特珀斯缓缓吐出一个巨大的泡泡,

    生鲜柜台。

    举着寒光凛凛的切肉刀往身上比划的赵醒: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昨日,他没抵抗住狐狸主管的诱导,从左手小臂割了两小块指甲盖大小的肉下来,疼是疼,可并非不能忍。后来去食堂灌了碗绿糊糊,一顿饭的工夫过去,他手臂的伤口就长好了,缺失的地方平整如初,而且连条疤都没留。

    赵醒大喜过望。狐狸主管趁机半哄半恐吓地劝他挂出“人肉刺身”的牌子,一片定价5个金币。谁知正式售卖后,客户完全没有上午试吃的那两只兔子好说话。

    “我付了5个金币,5个金币啊!你就给我这么点,连牙缝都不够塞的,奸商!我要投诉你!喂,那边那个,我看见你的胸牌了,你是主管吧?”啪地一声,比野猪派克还高不少的黑熊把爪子拍到柜台上,留下几道深深的痕迹。

    狐狸主管摇着尾巴来打圆场:“不好意思,您消消气,他第一次干这个,不懂事,我这就教训他。”

    她将赵醒扯到一边,递给他把尺子:“上午试吃是免费提供给客户的,少一点也就算了,正式卖钱你怎么能这样呢?幸福超市向来明码标价,既然是按片卖的产品,每一片都要达到相应的规格,你还是边量边切肉吧。”

    赵醒胳膊上淌着血,小腿肚子疯狂打颤:“主管,这——这也太大了吧。”

    狐狸晃了晃火焰般的大尾巴:“哎,没办法,谁叫超市就是这个规矩呢,我实话告诉你,被客户投诉两次的实习员工按违反员工守则第三条算,一律开除处理,刚才那个客户的话听到没,你身上已经有了一次投诉了呦。”

    “啊?”赵醒瞬间傻了眼。

    “客户在等你呢,还不快回柜台去,小心再被投诉噢。”狐狸笑眯眯地说着威胁的话语。

    赵醒很无奈,只得走回柜台后面继续割自己的肉叫卖。狐狸倚在柜台边上玩她的大尾巴,一会儿把它抱在身前,一会儿将它甩到身后。

    投诉像是一把利刃悬在赵醒的头顶。本来自己割自己的肉手就抖得厉害,眼下还要衡量大小,若是从身上切下来的肉片大小不合适,赵醒还得再补上一片免费的。

    啧啧,脑袋果然不灵光,狐狸心里嗤笑道,食堂那碗破汤的疗伤效果可是一次比一次递减的,你下刀子下得这么慢,这样下去不是活活疼死,就是因为撑不到下班,失血过多而死。有这样一个宝贝在,老娘这个月的业绩考核不用愁了——小白猪和秃鹫哥俩可还没开张呢,两个废物点心。

    一个下午的时间,赵醒活活疼晕过去几次。他越疼,越不敢动刀子,想着食堂的糊糊可以疗伤止痛,他决定不去争什么第一个完成实习任务的奖励,将150刀平均分配到之后的每一天。

    偏有群怪物客户虎视眈眈地围着他,一见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就威胁说要投诉,赵醒只得放缓每次下刀子的速度,一点点划开身上的血肉。

    到了晚上,食堂提供的绿糊糊的治疗效果也没有赵醒想象得好,疼倒是止住了,但左胳膊却变得坑坑洼洼的,这里少一块肉,那里少一块肉。

    第三日,赵醒的左臂无限趋近于白骨,他被迫向自己的左腿下刀子,自然没有精神留意到路过的野猪章鱼二兽组。

    “这就是我们的人类生鲜柜台。”野猪指着赵醒,暧昧地笑了笑,“特殊时期会有现切人肉刺身出售,机会难得,您要不要过去尝尝?”

    隔着玻璃罩,章鱼凝视着涕泪横流,全身血污的赵醒,吐出了一串泡泡:“可惜了,我这个形态不方便进食——先去你们仓库看看。”

    “是我疏忽了,”野猪派克忙道,“请这边走,仓库里存着一批只提供给像您这样尊贵的vip客户的人类尸体,不向公众发售,您随我来……这地板是用添加有人血的清洁剂擦过的,对了,那边是我们的熟食柜台……”

    收银台附近,白洛茗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她之前去生鲜柜台兜过一圈,见识过赵醒的惨状,认为他的死亡已是定局。

    既然如此,没必要在这个vip客户身上浪费道具的最后一次窃听机会可,虽然他身上可能带有其他机遇,但她已经摸到收银员转职任务的边,没必要横生枝节。赵醒一死,她就动手。

    …………

    于元沅也注意到了这对组合,不过她见他们兜了个圈子往仓库走,就没多想。谁知一个小时后,那只罩着个鱼缸的章鱼独自一鱼出来了,径自往于元沅的方向去。

    野猪瑞伯匆匆迎上来:“先生,店长没陪着您吗?”

    隔着淡绿色的液体,章鱼嘴发出来的声音如同深海古怪的呓语:“他好像有点事——我想给妻子带点东西回去,能让这个人类实习生给我介绍下产品吗?”

    “好啊。”野猪瑞伯乐呵呵地说,“喂,这位先生是vip客户,你要好好接待啊!”

    于元沅眼中写满警惕,却无法决绝,眼睁睁地看着章鱼滑进柜台后面。

    ——冰冷滑腻的感觉覆盖上手背。

    于元沅猝不及防,一声尖叫卡在喉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