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幸福超市04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完成销售目标,5个工作日内营业额达到1000金币,可获得店长派克的认可】

    于元沅在心里骂了句“操”。

    …………

    人类的忍耐力都是在苦难折磨中一点点提高的。

    反正于元沅现在是坦然自若地站在柜台后面,带着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营业笑容卖同类的肉:“这位顾客,您要来点什么?”

    “炭烤人头肉还有吗?”一只穿着马甲衬衫配西裤的鬣狗急切地问道。

    “不好意思呢亲,这项商品是每天限量的,已经卖完了。”

    “那麻辣人脑呢?五香人耳呢?”

    这群食人兽到底为什么如此钟爱人脑瓜啊?于元沅在心中咆哮,嘴上则温柔地回答说:“没有的亲,与头相关的产品都卖完了噢亲。”

    “怎么什么都没有啊,”鬣狗不耐烦地嘟囔着,“你们做得是什么生意?”

    于元沅机械地背诵营销话术:“亲爱的顾客,您要不要试试我们新推出的盐水人肝呢,选取得是二十岁到三十岁成年人类男性的肝脏,配以心头血调制的玫瑰盐制成,红艳鲜亮,回味无穷;或者是烧烤大腿肉,全是从死亡三到五日的尸体上切下来的,保证鲜嫩……”

    “我不要这些。”鬣狗歪着脑袋,一双纯黑的小眼睛里闪着不怀好意的光亮,“我看你长得不错,你自己卖不卖啊?”

    他用看待心仪商品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于元沅。

    于元沅长相属于偏妩媚那一款,又有细腰长腿加持,不是没被脑子有坑的男性问过类似的问题,然而人类的垂涎必然与眼前鬣狗的垂涎不同。

    好在于元沅今天不是第一次被这么问了,表现得十分淡定:“这位顾客,很抱歉,我是幸福超市的实习员工,不是商品呢。”

    “呵,谁知道过两天是什么样呢。”鬣狗呵呵笑了声,没再多说,扭头走了。

    于元沅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保持微笑。”店长派克的表弟,野猪瑞伯懒洋洋地说,“唉,我说,你喷的香水挺好闻的啊,前调像是脑浆,后调像是鲜血,大半天了都没散……”

    于元沅掐了下手心,硬挤出一个赞同的微笑:“谢谢您的赞美,主管先生。”

    “我跟你说,我的品味可好了,我表哥他经常让我替他挑领带搭配衣服……”他的自夸被上门送货的给打断了。

    如一缕幽魂般,姚小云从后面的仓库里飘出来,手里推着个行进时发出难听的吱咯声的小推车,上面满载着横七竖八的人类残肢。

    她周身萦绕着一股浓烈的腐败气味,若是有嗅觉灵敏的人闻到了,能把三天三夜吃过的东西全吐出来。

    于元沅屏住呼吸,投向姚小云的眼神里不无同情的意思。要说惨,她绝对不是最惨的,姚小云比她惨多了。

    姚小云这个“司库”工作的地方,是一座堆满人类残骸的仓库,水池里泡着的,架子上摆着的,全是尸体,多数死状凄惨,且死亡时间至少在48小时以上。姚小云的工作内容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运货,把腐烂到相应程度的尸体按照部位分好交给熟食柜台的厨房,再将新鲜的部分交给赵醒所在的生鲜柜台。

    “您好,大腿送到了。”姚小云木然地说

    野猪瑞伯嫌弃地说:“是腐烂时间七天至十天的吗?”

    “是。”

    “没用的东西,你在等什么,还不赶紧送到厨房去!”

    “是。”

    稍后,生鲜柜台。

    姚小云当着巡店到附近的野猪派克的面卸完货。派克哼哧两声,叫道:“脏死了,清洁工,过来打扫。”

    “来了,店长先生。”白洛茗提着拖把水桶一路小跑过来。她手里提着的拖把,下端绑着的居然是一个用特殊手法处理过,缩小了足有三倍的长发人头,水桶里盛着可疑的红色液体。

    长发拖地,血色在地面晕染。

    姚小云不敢多看,步履匆匆地离开,为了防止员工将外界污染带入仓库,每次“司库”回仓库前都要彻底清洁一次,否则就算违反员工守则第六条。

    对于这条规定,姚小云是真心感激的,虽然只是在盛满消毒剂的大池子里泡十分钟冷水,但至少能把因处理尸体而沾上的脏东西洗掉点,同时更是难得的放风机会,否则她真要撑不下去了。

    她去的消毒池是超市所有员工公用的,还附带一个更衣室。姚小云进去的时候,里面还有两只老鼠在换衣服。

    姚小云扫了他们一眼,没有多想,脱下衣服塞入衣柜,直奔消毒池。

    一刻钟后,洗完澡换好衣服的她不情不愿地走出来,立刻愣住了。

    那只可怕的怪兽居然守在外面!

    姚小云面露张皇,脚下蹭蹭倒退两步,似乎想要逃回更衣室内:“店长……您有事吩咐我吗?”

    野猪派克咧开大嘴,猪脸上绽开了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姚小云,你的胸牌呢?”

    姚小云慌忙摸上胸口,只摸到柔软的布料:“刚才还在的啊,为什么不见了——我想起来了,更衣室里有两只老鼠,一定是他们偷的——小偷,快还给我!”

    后半句话是对两只蹦跳着从她身后跑走的老鼠说的,其中一只手里高举个金属物件,正是她的胸牌。

    “嘻嘻,今天要加餐了。”

    “没有胸牌,算什么员工,是食堂的食物跑出来了吧?”

    老鼠蹦跳着跑远,姚小云试图去追,野猪派克一伸腿,绊了她一跤。

    庞大的猪身如泰山压顶般砸向她,姚小云垂死挣扎,挥舞的右手无意间划过野猪派克的胸口。

    “啊——妈妈——我疼!救我!”

    逐渐弱下去的惨叫声中,野猪派克冷笑道:“卑贱的实习生,凭你也敢碰我的胸牌?下辈子练练再来吧,不对,你没有下辈子了。”

    远处,装模作样拖地的白洛茗脸上瞬间失去血色。

    如果此时有人撩起她的头发,能发现她两只耳朵的肤色有轻微的差别。

    “道具名称:潜伏者x先生之耳(仿)

    道具功能:可使用3次,指定对象窃听,使用前需与窃听对象有身体接触三秒,窃听对象实力越强,窃听时间越短。”

    这是白洛茗抽取的道具。

    可怜的女孩,白洛茗一边拖地一边轻叹了口气,终究是没躲过去。

    下一个窃听的选谁呢?必须有身体接触这条要求真让人头疼啊。

    …………

    一阵诡异的音乐过后,野猪瑞伯伸了个懒腰:“好了,下班了,去食堂吧。你今天可不行啊,才卖了51个金币,离1000个金币差得远呢。”

    于元沅敷衍地说:“是是是,主管您说的是,明天我会努力工作的。”

    认真说来,第一天的工作量并不大,而且还能定时休息。食物是免费的,午餐提供的是一种绿油油的糊糊,不难吃,甚至能赞上一句滋味鲜美,吃完后身体的疲惫一扫而空。

    当然,于元沅拒绝去想这糊糊的原材料是什么。

    晚间的食堂比午间的食堂热闹得多,于元沅第一次晚上过来,以为这是正常现象。野猪瑞伯觉得不对,揪住一只飞奔而过的豚鼠的后脖颈:“出什么事了,食堂为什么这么热闹?”

    被他提到半空的豚鼠胡乱蹬着腿,尖着嗓子回答:“门口黑板上写着呢,快放下我!”

    于元沅不由得望向豚鼠所说的地方,食堂门口果然挂着个小黑板,上面用红色的粉笔歪歪斜斜地写着一行字。

    “新添人肉羹,限50份,预购从速。”

    晚间,实习员工休息室,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白洛茗是清洁工,不像于元沅和赵醒得钉在柜台边上卖货,工作期间活动范围很大。她便将自己通过“潜伏者x先生之耳”获得的消息假装是自己路过偷听到的转述给他们。

    “保管好胸牌,一定要保管好胸牌。”白洛茗反复强调道,“我怀疑它象征着我们的员工身份。戴上它,我们只要不犯规,就不会受到伤害。若是工牌没了,我们就不受规则保护,就会沦为商品。”

    “那他们为什么不硬抢,我们几个有谁能拦得住?”赵醒问。

    白洛茗迟疑地说:“或许还有一条规则,不允许明抢?店长最后一句话有点奇怪……”

    于元沅推测说:“可能只允许偷和骗。或者上位者不能直接抢低位者的,姚小云将胸牌放在更衣室,或许被视为主动放弃了,所以能被老鼠拿走。”

    三个人又讨论了一会儿,赵醒问于元沅道:“你今天卖了多少金币?”

    “51。”觉得没什么瞒着的必要,于元沅爽快地回答。

    “目标是5天内营业额达到1000金币?”

    “看来你跟我接的任务是一样的。”

    赵醒耷拉着眉毛,嘟囔说:“我与你职位一样,任务当然差不多。唉,我还不如你呢,我今天只卖了42个金币,再这样下去,我们也就是能比姚小云多活四天……我快疯了,一天都不想在这个可怕的地方多待……”

    然而第二天,超市就贴心地给了他们迅速赚钱的方案。

    不过,换一种角度来看,更像是自杀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