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幸福超市03

    胃酸顺着食道逆流而上。

    “呕。”于元沅紧紧闭住嘴巴,晚上吃的烧烤似乎全涌到她嗓子眼了。

    有一个瞬间,她怀疑是自己这辈子吃了太多猪脑花,从而招来了报应。要不她为何被迫面对一头脾气暴躁的野猪呢?简直像是被她吞了脑子的猪猪们组团回来复仇了一样。

    深吸气,深呼气,深吸气,深呼气。如此反复数次,于元沅勉强压制住了呕吐的冲动。有姚小云的先例在前,她并不想挑战所谓的员工守则第六条,有关仪容仪表的规定。

    虽说从姚小云的经历来看,每个人有一次违规而不受惩罚的机会,但如此宝贵的机会可不能没进超市大门就浪费掉。

    不行,得想点能转移注意力的事情,于元沅,想想大自然,大自然是多么美好啊,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王洲的脑浆是白色的。

    停下,你想什么呢,换个角度看世界,蔚蓝的天空下是碧树红花……

    ——血花在空中绽开,空气中弥漫着铁锈般的血腥气,持续不散。

    于元沅崩溃了。

    心一横,她掏出“无名氏的杀猪刀”,给左手手指挨个来了一刀。十指连心,割到中指的时候,疼痛总算盖过了呕吐的欲望。

    白洛茗和西装男站得离王洲稍远,幸运地躲过了飞溅的液体。

    或许是与于元沅一样在今夜直面过死尸的缘故,白洛茗的表情尚算镇定,只是捂着眼睛连跳几步,躲到远处。西装男就不行了,一边涕泪横流地在地上乱爬,一边高呼各路神佛的名号。

    “上帝阿拉如来佛祖财神爷,救命啊,回去我就给你们捐钱!”

    至于死里逃生的姚小云,她抱住膝盖,在地上蜷缩成一团,也不哭了,直愣愣地盯着野猪派克嘴动给同伴开瓢,

    “不错,新鲜的就是好吃。”蹄子捧住王洲的后脑勺,野猪派克大口啃了下去,但没吃多少,他就察觉出不对劲来,“咦,我记得这个可恶的实习生毛挺长的呀……”

    猪脸上开心的表情凝固住。

    “该死,你们居然不提醒我!”

    这是——认错人了,太荒谬了吧?于元沅有点啼笑皆非,等等,好像是从哪看过自然界中的野猪视力不佳,只能看清鼻子附近一块区域的事物。

    白茫茫的迷雾翻滚不停,似乎有什么事物要孕育而出,转瞬间,一团铅灰色的乌云野猪派克的头顶汇聚。

    派克整头猪僵硬地杵在地上,如同一尊名为“惊恐”的塑像。

    “幸福超市管理者派克,无故杀死职业者(实习)编号36742269,给予警告一次。”伴随着冰冷的机械声,粗壮的树状闪电劈下,正中野猪派克的头顶。

    “啊——啊啊啊啊!”沐浴在耀眼的银色光辉中,野猪派克疯狂地前后左右摇摆。数秒后,闪电消散,他抽搐两下,“咣当”一声砸向地面。

    地面颤了三颤。庞大的猪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深红色制服变成破烂的布条挂在身上,裸露的猪皮充斥着焦黑的电击印记。

    可疑的烤肉香气弥漫在空气中。微微睁大眼睛,于元沅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不会真变成烤野猪了吧,那他们的实习任务怎么办?之前那个声音明确说必须获得店长派克的认可才能通过实习任务的。

    众人躺的躺,立得立,愣是没一个人有勇气上前察看野猪派克的死活。

    十分钟后,野猪派克骂骂咧咧地爬起来:“嘶,疼死我了。站得离我那么远干什么,你们这群狡猾的实习生,还不给我排成一路纵队站好!”

    指令已下,没人敢不听。队伍在五秒内排好,于元沅站在第一位。白洛茗原本想挨着她站,但她走过去时瞧见于元沅头发上沾有可疑的红白液体,立刻后撤三步。站在队伍末尾的西装男则离倒数第二的姚小云有八丈远。

    我刚刚是不是喊得太大声了,西装男神经质地啃起手指甲,这算不算违背了第五条员工守则?

    野猪派克眼下没心情搭理西装男,他一瘸一拐地挪到姚小云身边,俯视着她:“哼,你给我等着。”

    姚小云面如死灰,脚下步子一乱,险些倒在地上。

    野猪派克撂下狠话,却也没做别的动作,径自往超市门里去了。

    “没时间给你们浪费了,全给我进来!”

    排在第一个的于元沅握紧的“无名氏的杀猪刀”,跟在野猪派克小山般的身躯后面,步入幸福超市的大门。

    阴影爬上额头,鼻尖,直至笼罩了于元沅的整张脸。她心里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为什么有种自己主动走进某头史前巨兽嘴巴的感觉?

    不安一闪而过,如水面泛起的波痕般消散不见。

    一行人(猪)离去,迷雾中的广场复归平静,突然有无数细小的暗红色触手从地底冒出,搭上缺了半个头的王洲尸体,“咕嘟咕嘟”地大口啜饮起来。尸体迅速干瘪,柔软滑腻的触手逐渐变得粗壮,像是一团团血红色的巨虫。

    当王洲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点存在的痕迹消失,镶有“幸福超市”四字的牌子上,“幸福”隐去。

    取而代之的,是血淋淋的“血肉”两字。

    …………

    初入幸福超市,内里的场景比于元沅想象得要正常许多。除了空间巨大,过道无比宽敞,给类似派克的巨型野兽留下充足的活动余地外,她暂时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货架上摆着满满的货物,有顶着各式野兽头颅的顾客在大门附近的收银台结账。

    “瞎看什么呢,走这边。”野猪派克吆喝着。

    一群突然涌出来的老鼠将五人小队冲得东倒西歪。这群老鼠足有半人高,每只鼠的爪子里推着一个空荡荡的小推车,叽叽喳喳地冲向右手边的通道。

    “快点快点,今天有新货到了,得立即放入冷库,再晚了就不新鲜了。”

    “店长,你的衣服呢?光着身子让顾客看见多不好啊,胸牌要掉了呦。”

    “让路啊,赶紧让路。”

    “你们,这群,该死的,老鼠!”野猪派克直跳脚,身上仅存的布条哗啦啦地往下掉,慌得他赶紧用两只前蹄摁住它们。

    蹄子摁住胸口仅存的布料,野猪派克一个转身,领着众人进入左手边的通道。走到一间类似更衣室的屋子外,他从腰间掏出花名册,简单粗暴地分配起任务来。

    “实习生没资格挑剔工作,姚小云,司库;于元沅,促销员;白洛茗,清洁工;赵醒,促销员;全去给我换衣服,半个小时后开始工作!”

    这半小时是留给他自己换衣服的吧,他都快裸奔了。于元沅腹诽着。

    进入更衣室,两排衣柜映入眼帘。每个小柜子上都标有职位名称,于元沅匆匆扫了一眼,除了分配给他们的三个职位外,还有“收银员”、“理货员”等职位。

    顾不上仔细观察,于元沅冲到一个写有促销员的衣柜前,取出一套灰色工服换上,然后把“无名氏的杀猪刀”塞进裤子兜里,再将字样已经变动为“实习促销员”的胸牌小心地别在左胸前。

    整理衣领时,她对着柜子里自带的穿衣镜照了照,脸瞬间黑了。

    我简直像是刚从丧尸片里逃出来的一样。于元沅深呼一口气,这间更衣室没带洗手间,她没办法,只得咬着牙用换下的连衣裙胡乱擦了擦脸和头发。

    看不见就是不存在,看不见就是不存在,她默默地在心里念叨。

    十分钟后,还活着的人在门外集结。

    姚小云最后一个出来。她咬着嘴唇,拧着衣角,向于元沅等人靠拢:“对不起。”

    西装男赵醒嚷嚷道:“别,您行行好,离我们远点吧,人家一个大小伙子,死得那样惨。家里人知道了不知道得哭成什么样子呢。”

    姚小云绷不住,又哭了:“我也不想的啊!”

    于元沅不忍地别开目光。认真说来,姚小云没什么大错,哭泣和躲避完全是人受惊后的正常反应,再者,她也不是故意推王洲出来挡枪的,但谁叫王洲就这么被活活咬死了呢。

    “我知道你们全在怨我,我自己都忍不住要怨我自己。”姚小云边哭边说,“刚才我换衣服的时候就想,有什么意思呢,不如死了算了。自杀总比被怪物吃掉舒服得多,衣柜里有玻璃镜,打碎了往脖子一捅就完事。”

    说完,姚小云扭头就往更衣室冲,于元沅离门最近,连忙拦住她:“别冲动,想想你男朋友,你不是说他还在家里等你回去给他过生日吗?”

    “大家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谁也别嫌弃谁,说不定待会分配的工作需要我们协作完成呢。”白洛茗提醒赵醒道。

    话是这么说,没过多久,于元沅自己却后悔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拦着姚小云的。我就该用铅笔刀给每人脖子上的大动脉来一刀,最后再给自己一刀,省得大家受零碎折磨。

    透明的熟食柜中,一排炙烤过的人头在冲她微笑,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应有尽有。

    一头两米多高,自称是派克表弟的野猪站在她身侧,骄傲地说:“你知道你有多幸运吗?这可是幸福超市的明星柜台,你的任务很简单,五天之内营业额达到1000金币,表哥说他是特意把你派过来的,感动吧?”

    于元沅:不敢动,不敢动。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完成销售目标,5工作日内营业额达到1000金币,可获得店长派克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