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幸福超市02

    算了,有总比没有强。于元沅自我安慰着,至少自杀的工具到手了,遇到不得已的情况,用不着咬舌自尽,往脖子大动脉捅一刀了事。

    白洛茗注意到她的动作,不动声色地摸上自己的胸牌。

    另一边,王洲与西装男陷入了争吵。

    “我说,这真的不是什么整蛊节目或者真人秀吗?这雾气是干冰弄出来的吧?周围有摄像机在拍我们吧?喂,有没有人啊,快放我们离开!”西装男冲着空气挥舞拳头。

    “哥们,听你说的这话,我就知道你平时不爱看网络小说,你刚才说的属于出场就死的炮灰必说套路台词top3。”王洲吐槽道。

    “干嘛,咒我死啊!”西装男心里本来就没谱,这么说只为了壮胆,听了王洲的话立即急了眼。

    “我明明是好心!”

    “呜呜呜,放我回去吧,我男朋友在家里等我呢,明天是他的生日啊。”长发女孩低声啜泣着。

    王洲撇下西装男,走到长发女孩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可是说出来的话依旧听了让人想痛殴他一顿。

    “妹子,别哭了,冷静点,保存好体力,这年头花瓶无脑女的设定可不流行了。”

    长发女孩哭得更厉害了。

    “你们几个就是新来的实习生?”一声惊雷在耳边炸响。

    于元沅转过身子,惊疑不定地望向前方。在他们交谈的时候,建筑物合拢的大门无声地打开了。

    一个硕大的野猪头从黑洞洞的大门里冒出来,头探出来后紧跟着是身子,脖颈处黑色的鬃毛根根竖起,两根弯曲的獠牙凸刺向前,穿着一身深红镶金边的制服,打着条墨绿带条纹的领带,品味极为堪忧。

    野猪能说人话且直立行走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头野猪足有三米多高,像座小山一样庞大。

    拖着沉重的身躯,野猪一步步向他们行来,每踏出一步便发出沉重的声音,犹如踩在他们心上。

    走到离他们七八步远的地方,野猪停下了。

    依靠双眼20的视力,于元沅发现野猪的胸口别着一个金黄色的胸牌,上面写着“店长”两字,式样要比他们实习生的胸牌华丽得多,不仅布满繁复细密的花纹,上面还带着一个小小的皇冠状凸起。

    “又送了这么差劲的实习生过来,连小猪仔都不如,还不如给我派几只该死的老鼠呢。”野猪的嘴巴张开,露出一口带着寒光的牙齿,淡黄色的涎水从口中滴落。棕黑色的猪脸上,一双矿泉水瓶盖大小的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着众人,从左边看到右边,再从右边看到左边,似乎在判断哪个人更有嚼头。

    “妈呀,怪物啊!”长发女孩惨叫道,双手紧紧抓住王洲的胳膊,王洲一个一米八的大高个子,挣扎半天竟没甩开。

    野猪的目光在哭泣的长发女孩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没好气地说:“我是幸福超市的店长派克,不过这名字可不是你们这群卑劣的实习生有资格叫的,平时你们需要称呼我为店长先生——都听到没有?”

    场中一片死寂,间或传来两声长发女孩的抽噎,所有人都被野猪派克的亮相吓住了。

    店长居然是头猪,这可巧了。于元沅咬了咬牙,取出了她目前唯一一件装备“无名氏的杀猪刀”握在手心里。

    天知道这把削铅笔刀能不能划开这头猪的猪皮,说不定还不如我脱下高跟鞋戳他眼睛有效呢,于元沅忧伤地想。

    “都听到没有!你们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了?”野猪重复了一遍问话,继续盯着长发女孩,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听到了,店长先生。”于元沅反应最快,其余三人相继跟上,长发女孩光顾着哭,反应就慢了点。

    野猪派克吧唧了两下嘴巴,不无惋惜的意思:“你们这些卑劣的实习生,给我记住了,来了幸福超市,需要时刻谨记员工守则。”

    “一、对上级说话应该保持恭敬,提问当有问必答;

    二、非工作时间禁止离开工作区域;

    三、顾客是上帝,vip顾客是上帝中的上帝,员工需无条件满足vip顾客的一切需求;

    四、认真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

    五、非工作时间内禁止大声喧哗。”

    他再次看向努力抑制住哭声的长发女孩,硕大的猪鼻抽动了两下:“就知道哭,看上去就没力气,不像是能干活的样子,干脆吃了算了。让我查查,你的名字是——”

    野猪派克的猪蹄往身后一掏,鬼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了本蓝色的花名册。

    “你就是姚小云?”

    在野猪派克去查花名册的时候,为了完全压住哭声,姚小云双手死死捂住嘴巴,手指覆盖下的皮肤涨得通红,就差把自己给捂窒息了。

    猛地听到野猪派克提问,她的反应再次慢了一拍。

    “哈,被我抓住了。”野猪派克立即指责说:“刚说完员工守则就忘了?嘿嘿,员工守则第一条,上司提问当有问必答,你—违—规—一—次。”

    啧啧,太可怜了,好好的妹子被头猪给盯上了,后面的环节肯定讨不到好。王洲揉了揉被掐出印子的胳膊,递给姚小云同情的一眼。听这头野猪话里透出来的意思,违反了他口中的员工守则,必然是有惩罚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最后一条,员工需妥善保管胸牌和制服,保持仪容整洁。好了,就这六条,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店长先生。”面对一头光靠身体就能压死他们的怪兽,自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没人犯错,野猪失望地砸吧两下嘴。等了一会儿,他计从心来,举起猪蹄冲着姚小云吼道:“光说没用,让我考考你们,你先说,我叫什么名字?”

    姚小云的眼睛里擒着泪花,眼妆花得不成样子。这次她反应很快:“您叫派克。”

    “哈哈,这可怪不得我了。”野猪派克大吼一声,“你也配叫我的名字吗?对上司竟敢如此无礼,员工姚小云,两次违反员工守则第一条,给予开除处置。”

    所谓的开除,听在众人耳中等同于死亡宣告。

    “啊啊啊。”姚小云的尖叫声分外凄厉,双手挡在胸前,“别吃我,求求你了,别吃我,我男朋友在等着我回去呢。”

    “嘿,这可由不得你。”

    野猪派克伸出粗大的舌头,“吸溜”一声舔了圈猪嘴,小山般的身躯向前倒去,两只前蹄触地,由直立的人形化为走兽,后蹄一个蹬腿,像是颗小型炮弹似的弹射出去。

    人在生死关头爆发出的力量是可怕的,姚小云以飞一般的速度抱头蹲下,向左侧疯狂翻滚四周。

    擦着她的裙角,野猪派克哼哧哼哧地撞过去——直面已经撤退到姚小云身后两米远的王洲。

    惊慌的神情在王洲面上定格。

    野猪派克一个甩头,清脆的头骨碎裂声响起,白色的浆状物与鲜血向四周喷溅,有几滴溅到了同样躲避不及的于元沅的脸上和头发上。

    一天之内连遭两次近距离冲击,于元沅眼前一黑。

    她发誓,她这辈子都不会吃脑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