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最光荣[无限]

把本章加入书签

幸福超市01

    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于元沅会选择听从闺蜜的建议,从烧烤店直接回家。

    19:45

    英振集团总部大楼二十一层会议室,巨大的落地窗外是灯火通明的城市cbd。

    踩着一双细高跟,宋秘书哒哒哒地迈入会议室:“小叶董的飞机晚点了,预计四十分钟后到公司。”

    众高管顿时松了口气,有人起身向外走,想趁着上司到达前松快下筋骨。

    “刘总今晚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是身体不舒服吗?”长桌末尾,有人发问道。

    刘总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地中海发型,啤酒肚微微凸起,十足油腻中年人的范本,此时神色紧张地揪着衬衫胸口的衣襟,左手腕江诗丹顿的蓝宝石表面映射出他泛白的脸色。

    片刻后,他一言不发地走向会议室大门,起身时手机被西装袖子从桌面扫到地板上。

    “哎,刘总你手机掉地上了都不带捡的吗?”先前提问的人在他身后叫嚷道,见对方始终不接话,不禁对身边人说,“看来新港影视城项目果真亏得厉害,姓刘的吓成这样。”

    “不会吧,下午我看他跟小姑娘说话时可精神着呢……”

    步出大会议室,刘总抹了一把额头渗出的汗珠。不远处,宋秘书沉默地对他点了点头。二人相继闪进一间没人的小会议室。

    黑暗中,窃窃私语声响起。

    “几点?”

    “九点整。”

    “强制任务?”

    “是,这回来得怎么这样快……”

    20:30

    夜幕降临,白日的暑气尚未消散,知了趴在行道树上有气无力地叫着。路边的烧烤店却正热闹,在空调冷气的加持下,内里人声正沸。

    “我是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渣的!他再敢动我一下,我就让他好看!”于元沅狠狠地从竹签上咬下一块牛心管。

    孙慧慧脸色凝重地说:“这种事情最难搞了,他办公室里又没装监视器,证据不好找啊。”

    于元沅往嘴里灌了半杯啤酒,清亮的液体冲淡唇齿间的辛辣感:“哎,我就该当场给他一巴掌,事后发难就晚了……我也没搞懂当时是怎么想的,可能是吓住了吧,整个人抖得厉害。”

    “职场性骚扰的上司太恶臭了,你以后小心点,千万不能单独跟他待在一块,进他办公室别锁门,手机随时保持录音状态——”

    “烤脑花一份。”服务员吆喝着走来。

    孙慧慧叮嘱到一半,眼睁睁地看着好友欢呼一声扑向锡纸。

    将葱花等调料拨到旁边的小碟子里,挑了一筷子脑花入口,香辣鲜香,细腻腴美,于元沅满足地眯起眼睛。

    她生得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眼尾上挑,内勾外翘,右眼底下一颗泪痣,天生的妩媚风流,嘴边溅上两滴红油,伸出舌尖一舔,像是刚咬断书生脖颈啜饮鲜血的狐狸精,还在回味血的滋味。

    孙慧慧吐槽道:“你怎么这么爱吃内脏啊,重口味。”

    于元沅摇了摇筷子:“不懂欣赏,可悲,可悲。动物世界看过没有?草原上的豹子抓到猎物就是从内脏吃起的,这说明什么?说明内脏是猎物身上最肥美的地方。”

    “那是因为豹子不会拔毛,而且嫌骨头太扎吧,再说它也不会专啃猎物脑壳……哎,丸子,你的手机在震。”

    于元沅扫了一眼:“擦,大周五的找事,待会儿我得回公司一趟。”

    “大晚上的公司没人还让你回去,别是那个什么刘总设的套吧?”

    于元沅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这倒不会,今晚集团高层有个会,公司里加班的人不少。”

    21:00

    大会议室内,某位集团高层正在侃侃而谈:“……截止6月30日,净利润率较去年同期上涨4……”

    骤起的惊呼声打断他的论述。

    “宋秘书小心!”

    宋秘书脸色惨白地坐在座位上,头顶天花板骤然开裂,白色的墙体砸落,正中她的头部。她闷哼一声,直直地倒下,半个身子被掉落的天花板埋起来

    鲜血淙淙流淌,与白水泥块混在一起。

    “快叫救护车!”

    “小叶董,我们赶紧出去吧,这里不安全啊!”

    “老刘,你要干什么?”

    天花板掉落溅起的灰尘尚未散去,参会者蜂拥着往门口挤,忽有一人推开众人,直奔反方向的落地窗。

    咔嚓一声,玻璃碎裂开来,刘东整个人团成球形,向窗外二十一层的高空扑去。

    “啊啊啊啊啊!!”

    同一时刻,于元沅走到英振大厦附近。

    她缓缓吐出一口气,职场三字定律,忍狠滚,对方罢手的可能性不高,先忍两天吧,看有没有举报或者换部门的机会,不行的话只能滚了。

    想着有可能被迫丢掉这份过五关斩六将才得来的工作,于元沅不太好受,抬头望向自己工作的楼层。

    一秒后,她的瞳孔因恐惧而放大。

    重物落地的声音伴随着飞溅的鲜血,有部分人体组织甩到路边的车顶上。刺耳的警报声炸响,于元沅倒退几步,右手扶住玻璃幕墙。

    世界停顿三秒。

    人群四处奔走叫嚷,对着于元沅的方向指指点点,大厅内执勤的保安小哥以风一般的速度冲出侧门。

    理智告诫于元沅要挪开目光,但人类这种生物,天性|爱看热闹,她还是忍不住瞟了两眼。

    视线所及之处,一个人蜷缩在人行道上,残留的双手一腿折成诡异的形状——像是荒诞画作里的人物,又似畸形的蛇。后脑勺触地,整个头凹陷下去,变成了个半球形,眼看是活不成了。

    红白相间的糊状液体从尸体脑后涌出,在地砖的缝隙间流淌。

    从衣着上,于元沅辨认出坠楼者的身份。

    她头脑里冒出来第一个念头不是从此以后不必为职场性骚扰的事情发愁,而是哎我晚饭吃了什么来着?

    于元沅发出痛苦的干呕声,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某个薄片状的物件膈到了她的膝盖。

    21:20

    再清醒过来的时候,于元沅惊觉自己坐在大厦六层的工位上。

    窗外,救护车呼啸而过。

    “元沅还没走吗?宋秘书的事情听说没?小叶董发话了,说周末要让专业机构入驻排查楼内的安全隐患,之后两天公司不让进人呢。”隔壁部门男同事路过她的工位,殷勤地叮嘱道,“要不要孙哥我送你一程?”

    “不了,谢谢孙哥……我有点事,晚点再走。”于元沅应付似地说,她死死地盯着身前的卡片状事物,上面有个熟悉的中年人冲她微笑。

    下午刚遭遇了他的咸猪手,晚上就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脚底下咽了气,相比于解气,更多的感受是后怕。不过刘东的工牌怎么就到她手里了,别是变成鬼后盯上她了吧?

    等等,这工牌为什么没带公司名字和logo,莫非高管的工牌版本跟她不一样?这些红点点又是什么?

    是——血吗?

    不待她做什么动作,疑似鲜血的污渍蔓延开来,很快吞没了刘东的整张脸。工牌为红色覆盖后,红色又一点点褪去,工牌光洁如初,然而印有刘东半身照片的地方却换了一副面孔。

    瓜子脸,桃花眼,红润的双唇。

    这分明是于元沅自己的脸!

    血红色的数字浮现于工牌上。

    21:30

    一阵天旋地转。

    …………

    【监测到勋章上任持有者,职业者35672681死亡】

    【职业者(实习)编号36742267,通过邀请制加入】

    【欢迎来到劳动者乐园,在成为正式职业者前,您需要先通过实习任务】

    【为了感谢您对劳动者乐园的大力支持,您将获得1次奖品抽取机会,奖品池为上任职业者在最后一次任务结束后持有的装备、道具等物品】

    【奖品抽取中……】

    【实习任务:幸福超市是一家老字号超市,在各界消费者群体中享有良好的口碑,可惜近些年来受到竞争对手冲击,销量下滑严重,店长为此深感苦恼,决定吸收一批新鲜血液,让超市重新焕发生机,请通过自身努力获得店长派克的认可,成为正式的职业者】

    【请注意,完成实习任务后方能获得正式职业者身份,否则将剥夺勋章】

    【劳动最光荣,我们爱劳动!】

    白茫茫的迷雾中,一座建筑物静静地矗立着,四四方方,约莫十来层楼高,大门上立着个白底黑字的招牌,镶有四个字体怪异的文字。

    幸福超市。

    “这是什么地方,劳动者乐园是什么?还有这见鬼的幸福超市是什么玩意。他妈的店长又是谁!”于元沅愣神的时候,身边已经有人叫出声。

    环顾四周,于元沅发现周围站着四个人,两男两女,黑发黄皮肤,脸上露出相同的迷茫。每个人的胸口处都别着个带有实习员工字样的胸牌。

    “我一定是在做噩梦吧,早知道就不在加班时睡觉了。”于元沅左边的长发女孩看上去跟她差不多大,狠拧了大腿处的皮肉一下,眼泪瞬间冒了出来,“嘶,好疼,我为什么还没醒?”

    耳边是熟悉的语言,外表是正常人类,看上去与自己同样的惊慌,于元沅定了定神,直截了当地发问:“你是睡着后过来的吗?我是之前捡到了一个奇怪的工牌,接着就莫名其妙地到这里了。”

    “工牌,什么工牌啊?我就是加班加累了偷个懒而已,天呐,这里到底是哪里,我答应男朋友十一点前回去的,明天是他生日啊。”女孩带着哭腔说。

    “请问你是公关部的于元沅吗?”一个温柔的女声从右侧传来。

    “你认识我,你是?”于元沅愣了一瞬,转身望向说话的人。对方一身职业套装,面容姣好,化着得体的妆容,看上去是有点眼熟。

    “我叫白洛茗,是总裁办的,以前见过你一两次,”白洛茗含糊地说,“你方才说捡到了个奇怪的工牌?”

    “是的。”

    白洛茗面色复杂地说:“我跟你差不多,我是捡到了部门同事的工牌,宋惠文你认识吗?”

    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于元沅道:“宋秘书她还好吗?我看救护车到楼底下了。”

    白洛茗摇了摇头,涩声道:“唉,人当时就不行了。你捡到了谁的,也是咱们公司的人吗?”

    “太可怜了,”于元沅低声说,“我捡到的工牌是刘东的。”

    白洛茗默了默,再开口时说话声音轻飘飘的:“原来是刘东刘总啊。宋秘书倒下后,刘总就撞破会议室的落地窗跳楼了,要知道,那可是二十一层。”

    对视一眼,两人各自移开目光。也就是说,她们都捡到了死人的工牌,然后一起来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我说两位小姐姐,你们说的话我为什么听不懂呢?怎么我就是像那个小姐姐一样,睡了一觉就过来了,没看到什么工牌?”说话的是个穿着t恤短裤的光脚青年。

    他摸了摸后脑勺:“我不就是今天上了个八点的早课,然后在宿舍午睡睡到了晚上九点吗,至于这么惩罚我吗——对了,我叫王洲。”

    最右边的西装男,也是第一个发声的人急促地说:“我是下了班在地铁上迷瞪了一会儿。”

    于元沅若有所悟,公司一连死了两个人,白洛茗肯定没心思在这个节骨眼睡觉,也就是说,她们俩都是清醒时被拉进来的,另外三个人是在睡梦中被拉过来的,莫非通过工牌进入就叫邀请制?那个古怪的声音说上任持有者死亡,联系起工牌上的照片,上任持有者是刘东无疑了。

    这个混蛋,人死了还要带累我,于元沅暗骂一句。不过听那个声音说,通过邀请制进来的人能抽一件东西,我好像抽到了件装备,这玩意在哪呢?

    眼珠转动两下,于元沅伸手探向右胸突兀出现的名牌,一个半透明的格子出现在她面前,内里盛放着一件灰蒙蒙的物件。

    “装备名称:无名氏的杀猪刀

    装备描述:系无名氏打造的无名宝刀,虽然号称杀猪刀,但因为无人使用过,能不能真的杀猪,谁也不知道。”

    于元沅的目光凝住了。

    于元沅的手指在颤抖。

    光听名字她还以为抽到的是一把大砍刀,然而格子里的所谓杀猪刀,居然跟削铅笔的小刀差不多大,长约一指,宽约一个指甲盖。

    这能杀猪吗,杀的是荷兰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