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恋[娱乐圈]

把本章加入书签
    顾清晏没有再回消息,丢开手机去跑了一个澡,临睡前一边做了几个深蹲,一边看徐导之前导的电视剧。

    看了两集后,时间差不多,便美滋滋的爬上床,让整个身体陷入柔软的天鹅绒被中。

    现在的生活简直太美妙,她没有去管微博上的言论。

    她虽然从小也算是普通人眼里的锦衣玉食,可心灵上的确是贫瘠的。

    这一片贫瘠的土壤,倒是让她强大的心灵种子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面对微博上一些无关紧要的指控,她看得颇有意思,心底毫无波动。

    早在进入娱乐圈之前她就做好的准备,既然要站在这个位置,就要承受相应的指责。

    相对于那些陌生人的揣测,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实在太美满了。

    等到拍完戏,有了钱,每天都可以吃那样好吃的外卖,就更完美了。

    现在已经足够完美。

    每天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睡觉,想看书就看书,想看电视就看电视。

    没有人管控她,没有人约束她。

    她躺在床上的时候,不用害怕身后突然出现的拥抱。

    让她窒息。

    顾清晏躺在床上,没有立刻入睡。

    她回忆了一遍时深年的举动,在被她拒绝晚饭的邀约后,没有不依不饶,没有强迫命令,看来是真的不会管控她了。

    顾清晏手掌贴在胸口,感受到一下一下有力的心脏跳动声。

    不难受,很好。

    她没有得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另一边的乔云,刚刚跟几位老朋友吃完晚饭,大家去了一个大排档,点了几份烤串,一边撸串一边喝啤酒。

    说到微博热搜,乔云的一位老友道:“你手里那个新人背景很雄厚吧,压根不用你操心?”

    乔云叹息:“背景是有点,不过都靠自己。”

    他说的是顾胜楠。

    那老友道:“你这次绝对能翻身,我挺你。这个新人不简单,你也不用操心热搜了,我研究过了,有一个极其优秀的团队在控评。

    他们估计投入了这个数……”老友比了个手势,继续道:“评论控的不起波澜,不是专业的都看不出来。你明天早上起来看吧,这件事应该就这么过去了。”

    乔云微微拧眉,他想起时深年的那张脸,一时没有接话。

    顾清晏跟他说过不喜欢炒作,只想好好演戏。他已经过了争强好胜的年纪,当初耗费心力培养出来的人,红透半边天,最后将他一脚踢开。

    他享受过荣誉加身,也跌落过谷底,对这些欲/望没有那么强烈。

    倒是顾清晏,他只怕她受伤害。

    如果是时深年帮她控评,他更怕时深年对顾清晏有什么目的。

    一个晚上过去,说顾清晏抢角的声音已经荡然无存。倒是不少人开始讨论即将开拍的《不得》,给剧组做了一次免费的宣传。

    最有意思的倒是,网友们一开始骂顾清晏营销炒作,纷纷想去关注她的微博骂她,找了一圈后,谁也没发现她的微博。

    最后大家醒悟过来,这个心机女压根没有微博。

    那为什么炒作?

    网友们感到自己被打了一个巨响亮的巴掌,怕脸上的五道手指印太过明显,被旁人看到后嘲笑,于是纷纷闭了嘴。

    顾清晏早上醒来的时候,收到了徐导的安抚,让她好好休息一天,明天试镜开幕,进度不受影响。

    底下跟着的是一个中老年人必备表情包——送你一朵鲜花。

    顾清晏噗嗤笑出来,回了一个一朵荷花,缓缓绽放,出来谢谢您三个字的表情包。

    她脸上的笑容还未收起,退出聊天界面刷了一下朋友圈,屏幕上亮起了陆志丰的来电。

    顾清晏的笑僵在脸上,等着铃声响了大约十秒,才缓缓接通。

    她没开口,对方的声音便传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大约刚刚锻炼结束。

    陆志丰年轻时小鲜肉一枚,上了年纪,却保养得当,任谁看了都要夸一句英俊不减当年。

    没有丝毫中年男人的油腻,打扮的清清爽爽,笑容温和。穿着长风衣,柔顺的头发往后梳成大背头。

    一笑起来,一排整洁的牙,可以去拍牙膏广告。

    他在顾氏集团失去了话语权,顾胜楠对他厌恶至极,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陆志丰唯一的优势便是长相,他对自己要求严苛。坚持锻炼,也是为了从另外几个单纯善良的富婆那边骗点钱用用。

    “晏晏啊,爸爸看到你上热搜了,你是真的要去拍电影了?”

    陆志丰对这些丝毫不感兴趣,他的一生,都在致力于研究如何讨女人欢心。

    顾清晏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反问:“陆海晏告诉你的?”

    “没有……”陆志丰笑得有些尴尬,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自己这个傻傻的女儿好像开始不傻了。

    “就是,海晏她也听说了。她倒是也挺喜欢当明星的,爸爸也不认识这个圈子的人,就想来问问你。”

    顾清晏差点笑出声来,她忍下那一声冷笑:“您认识的,之前那个白阿姨,她老公就是娱乐公司老板。”

    白阿姨,陆志丰某阶段泡到的一位□□。被顾胜楠捉奸在床,那位娱乐公司老板带着几个保镖过来,将陆志丰脱光拍了一个视频。

    如今这个视频还没有删掉。

    陆志丰脸一下黑了,沉声教训女儿:“顾清晏,你说的什么话?”

    顾清晏语气无辜:“怎么了爸爸?白阿姨之前跟您关系挺好的,您还带我去见过她,现在不来往了吗?”

    陆志丰一怔,对了,顾清晏就是个傻子,她什么都不知道,根本不是在讽刺自己。

    陆志丰冷声道:“以后不要说这个人了,你要是有什么办法,就帮帮爸爸。海晏是你的亲姐姐,她有什么需求,你肯定也要帮帮忙的。你跟她不亲,难道还想跟顾一城那臭小子亲吗?”

    一个陆海晏,一个顾一城。

    都是他们夫妻两婚外出轨的孩子。

    顾清晏有些疲了,她懒懒打了个哈欠:“陆海晏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这部戏缺一个洗脚的丫鬟角色,让她来试试。”

    “晏晏。”陆志丰沉声喊她的小名:“你这说的什么话,海晏心高气傲的,当洗脚丫鬟,她受不得那个气。你要是……”

    顾清晏又打了个哈欠,不客气的打断:“她小时候为了住进家里,都受得了给妈妈洗脚的气,怎么现在演个角色都受不了了?”

    “那是顾胜楠她……”陆志丰提高了音量,显然对于这件事耿耿于怀,险些破功:“不说那些,你就告诉爸爸,这个忙你愿不愿意帮?”

    一锤定音,语气中充斥着威胁。

    仿佛在说,你要是敢拒绝,以后就没有我这个爸爸了。

    顾清晏再也忍不住,嗤的一下笑出声来。

    她觉得自己的心境也有了一些变化,若是以前,她还会敷衍敷衍,省得闹崩了给自己找不痛快。

    可现在,她实在懒得理会这个虚伪的男人。

    顾清晏笑了几声后,揉揉眼角笑出来的泪水,定定道:“不帮。”

    电话那头定了一下,显然想不到顾清晏竟然会这样直截了当的拒绝。

    他沉默了两秒,等着顾清晏给一个解释,至少好有台阶下。

    可等了一会儿,对面没有一丝声响。

    作为一个长辈,为了最后那一丝威严,他啪的挂断了电话。

    顾清晏听着话筒里嘟嘟嘟的声响,缓缓吐出一口气,丢开手机,软趴趴的靠在沙发上。

    眼睛有点酸,心情说不上沉重,也说不上轻松。

    就淡淡的,好像一直是这样,不起波澜。

    顾清晏趴了一会儿,趁着瞌睡虫还没有上头,打起精神,从沙发上爬起来。

    走到冰箱前,打开看了一会儿。只有一盒牛奶,一小片面包。

    她关上冰箱门,决定去楼下买一根新鲜油条。酥脆爽口,带着刚从油锅里捞起来的香味。

    想想心情就好了。

    顾清晏洗漱完之后,站在窗前姚望着楼下的风景。

    这一片小区治安完善,绿化充足,人流量少,是乔云花了大价钱,找关系租到的。

    她站在窗前做了一个简单的瑜伽,等到差不多饿了,准备换个衣服出门。

    往下一望,楼下的一辆车有些熟悉。

    顾清晏视力53,但住在十九楼,看不清底下车的具体模样。

    她望了两眼,没有多想,转身在衣帽间找了一条裙子。还没来得及换,敲门声响起。

    这个住所只有乔云知道,而且一梯一户,进出都要查证身份,进电梯还需要密码。

    顾清晏没有多想,抱着裙子走过去开门。

    她感到身上这条吊带裙的拉链有些戳人,腰间的软软肉被戳的痒痒的。

    她低着头,没有看站在门外的人,一边嘀咕着要换一件睡裙,一边挠着那一块痒痒的地方。

    等她反应过来,发现今天的乔云似乎有些安静的异常,才有些懵的抬头。

    “怎么没提前打电……”

    最后一个字被吞了下去,顾清晏咽了一口口水。看着站在门外的时深年,以及站在时深年身后,提着几个袋子的助理。

    时深年黑着脸,将助理手里的东西抢过来,往里跨了一步,转身迅速关门。

    隔着冰冷的铁门,对助理冷冷道:“下去。”

    顾清晏清晰的感受到门砰的一声被关上的怒气,她浑身抖了一下,甚至想不起来问时深年为什么能上来。

    她被动应付着时深年的怒火。

    “谁让你穿成这样开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