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是朵黑心莲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0919章

    第019章

    被遣送回长乐宫的丽妃整个人由内而外都透着绝望,甚至没办法自己行走,完全是被人架着回去的。

    这可把留守长乐宫的宫女嬷嬷们吓了个半死。

    今个儿是除夕夜,长乐宫的几位掌事宫女嬷嬷想着好不容易主子不在,可不得抓紧时间松快松快?又因为御膳房忙着前头的宫宴,她们索性自己点了个炉子,煮起了火锅吃。

    结果,锅子刚冒出香味来,还没动筷子呢,主子就被送回来了。

    几人被待了个正着,顿时“唰”的一下脸色惨白。

    等再一想,这时间不对啊!

    依着往年的惯例,除夕宫宴不都是要办到二更天吗?提早那么多回来,还能不是出事了?

    这么想着,几人的脸色愈发白得吓人了。

    “娘娘身子骨不适……被、被皇上送回来了。快传太医吧!”说话的是今个儿陪着丽妃去前头赴宴的宫女之一,她这会儿也是浑身都在哆嗦,却更担心丽妃的情况,忙催促的唤太医。

    留守的几位初时还略松了一口气,因为身子骨不适而提前回来虽然有些扫兴,可总归比因殿前失仪被皇上赶回来强吧?

    再一听要传太医,几人忙不迭的开口劝了。

    “姐姐说什么笑话呢,不说今个儿是除夕夜,单就是年关里也没有请太医的说法。”

    “娘娘是闻多了宴席上的饭菜反胃吗?若是这样,倒也容易,前头太医还吩咐了……”

    没等几人商量出个所以然来,丽妃就忽的两眼一翻,厥过去了。

    这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整个长乐宫都乱成了一锅粥,宫女们悲悲戚戚的唤娘娘喊主子哭着起身打算去找皇上。

    “谁也不许去!”丽妃的贴身大宫女先喝住了这些人,随后却是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趁着丽妃已经失去了意识,忙边哭边将前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皇上已是厌弃了咱们主子,万不可再在这种时候讨了皇上的嫌。”

    听到这些话,整个长乐宫都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仿佛过了许久,才有人匆忙过来,却是丽妃堂妹齐选侍。她因为份位实在是太低了,没资格出席除夕宫宴,偏昨个儿还来了癸水,索性便早早的歇下来了。谁知睡到一半,听到外头好大的动静,这才匆匆穿上外裳,赶了过来。

    见着齐选侍,宫女嬷嬷们仿佛又有了主心骨,边哭边七嘴八舌的将事情又同她说了一遍。

    这下可好,齐选侍也晕了。

    就在长乐宫陷入了兵荒马乱之时,前头宫宴已然开始。

    尽管因为皇后那一脸普渡众生的神情,直接导致皇帝的新年贺词效果不显,不过皇帝很大度的没跟众人计较,而是很快就让舞姬乐师准备,打算先将宫宴的气氛炒起来。

    其实也不是皇帝有多大度,不是有句话叫做,“珠玉在前,瓦石难当”?今个儿丽妃用绳命展示了什么就叫做,瓦石在前,珠玉璀璨。

    有了丽妃打底,如今皇帝看谁都是一脸的慈眉善目,就连已年过五旬的吏部尚书都有种貌若潘安之感。

    吏部尚书啊!

    他是雅妃娘家的大伯父,年过五旬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早已秃了。

    秃头潘安这会儿的心情其实并不是很美妙,只是他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表面淡定内心却忍不住焦虑万分,只因今年侄女的位置又往后挪了。

    原本,雅妃是仅次于皇后和丽贵妃之下的,也就是真正的妃位里第一人。可今年,先是丽贵妃被降份位,而后皇帝又升了端嫔为端妃,更是将端妃安排在妃位之首,明显就盖了雅妃一头。

    更要命的是,端妃和雅妃的人设有点儿重了。

    如果说,皇后是单纯的因先皇的缘故而稳坐凤位。那么丽妃则是因为她天生的花容月貌国色天香,这才牢牢的霸占了圣宠,毕竟齐国公府空有爵位而无实权,几乎无法帮衬丽妃,她在宫中只能靠自己。

    至于雅妃,却是因为出身权臣之家,由族中倾尽全族之力拱她上位的。

    偏偏,端妃也是如此。

    更让雅妃伯父烦躁的是,他是文臣,雅妃又只是他侄女而非他女儿。反观端妃,家中祖父、叔伯、父兄皆是手握重兵的将军,在朝堂上远比他更有话语权。

    再者,雅妃翻过年都二十三岁了,入宫多年却只得一女。端妃却才二八妙龄,未曾生育便已是四妃之首。

    输了输了。

    ……

    雅妃可不知道自己伯父正为自己苦恼着,她只快活的跟宸妃小声说着话,偶尔尝一筷子面前的菜肴,再抬头看一眼由御乐坊排出来的盛大开场舞。

    稍后,她们这些身怀才艺的妃嫔也要上去亮相。当然这是以自愿为主的,若不情愿谁也不会强迫她们上场,毕竟对于有些出身名门的贵女来说,上台献舞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可雅妃不。

    她心说都入宫当妾了,不挖空心思献艺争宠,还矫情个什么劲儿?又不是给人当正头娘子,装啥端庄贤惠大度善良?

    当妾就要有当妾的自觉!

    才这般想着,雅妃就觉得身边一阵微风略过,扭头一看才发觉是端妃悄然退下了。

    雅妃压低声音问宸妃:“端妃表演的是什么?”

    “献舞呗,还能是什么?”宸妃轻笑一声,“合该让你尝尝被人珠玉在前的滋味。”

    因为是同届入宫的,雅妃的家世又远远好过于宸妃。也就是说,入宫这八年里,每一次雅妃都稳稳的盖过了宸妃一头。光是在前头表演也就算了,偏雅妃的舞技极为高超,弄得每回宸妃的压力都特别大。

    年年都如此,这俩人的友谊小船还没彻底倾翻,完全是因为宸妃具有阿q精神,特别会自我安慰,能够自我排遣负面情绪。

    雅妃就不同了,她对自己的舞技格外得有信心。

    简直就是皇帝的同款自信。

    “丽妃还年年在我前头呢,我何时怕过?这舞技好不好,跟排第几出场有什么关系?就算排在后头,也能被称为压轴好戏。”

    雅妃很是不以为然:“丽妃也就算了,好歹她长得好,就算舞技一般,皇上买账就成。至于端妃……”

    噫——

    宸妃想想也是,点头附和道:“你说的对,若是皇上喜欢端妃,也不会放着两年都不曾宠幸。皇上不好她那一口吧?”

    严格来说,端妃也很漂亮的。

    事实上,能被家族精心培养的,就绝不可能是丑女。差别大概也就只是在究竟美到了什么程度。

    端妃是个美人,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可她是将门虎女,哪怕不似父兄那般从小舞刀弄棒的,通身的气质仍是跟那些高门贵女有着天壤之别。

    简而言之,端妃是那种偏英姿飒爽的长相,跟皇帝所喜欢的柔美完全是南辕北辙。

    俩人有说有笑的,雅妃是幸运的,倒霉的是宸妃。她是坐在雅妃下手处,侧着头跟雅妃说话时,一个不留神就看到了同一方向的帝后身上。

    确切的说,是皇后。

    皇后啊,她简直就跟占据了除夕宫宴的c位一般,别说其他妃嫔了,她都把皇帝给衬得黯然无光了。

    也亏得皇帝大度……

    宸妃并不知道,皇帝这不叫大度,这叫怂成狗。

    就连安雪莲也没想到,她一时兴起加了佛性值,竟然会引起如此之多的连锁反应。

    这里面有个问题,安雪莲可以肯定自己在上辈子加了佛性值后,效果并没有这般离奇和夸张!

    事实上别说佛性值这么虚无缥缈的状态了,哪怕她给自己加了力量值,其实增幅也不大的。只因为在末日天灾的世界里,每个人的潜能都已经被激发到了极限,在原始点数超过一百,甚至那些体能变异的人力量值能达到三百五百的……加20点力量值确实没什么卵用。

    更没用的是加减颜值之类的属性点,在末世,压根就没人关心你长得是美是丑。

    只要长得不像丧尸也不像变异兽就行!!

    如果说,力量值还能解释是因为原始属性的差距问题,颜值则是大环境的问题,那么佛性值又是怎么回事儿?

    安雪莲一头雾水,她一面摆出了立地成佛的样子,一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思考着世界级别的难题。

    也因此,她完全没发现皇帝快被她感化了。

    佛性……

    超凡脱俗……

    羽化成仙……

    皇帝倒不是特别介意自己的皇后有朝一日飞升成仙,可眼下皇后就坐在他的身畔,通身都是一副布道讲经的做派,这让他这个打算趁着除夕宫宴,好生享受一番美人献舞的人间帝王咋办?

    他就算是个皇帝那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江山美人好酒佳肴,这才是他的最爱。

    像皇后这样一副随时随地立地成佛的……朕无福消受!!

    “皇、皇后啊,以后你得闲了可以多传岚儿去鸾凤宫。你是朕的皇后,是朕的原配发妻,同那些莺莺燕燕的妃嫔是截然不同的。”

    “除了岚儿,若是皇后你想同其他皇子公主说话也可以,他们是朕的骨肉,也是你的儿女。记得多跟儿女们相处,不然经常唤你娘家人入宫陪伴说话也成。”

    “千万要记得你凤体初愈,万不能过于劳累。辛苦的事情可以让别人去做,像丽……丽妃就算了,她没长脑子。像端妃、雅妃、宸妃,都还是挺不错的。”

    安雪莲:???

    再一次忍不住检查了皇帝周身,她还是觉得自己刚才放错异能了。

    结果当然是没有,皇帝身上干干净净的,啥都没有。

    所以,结论是增加佛性值可以让皇帝降智?

    及至端妃上了舞台,边上的大太监尖声宣,端妃献上剑舞,安雪莲还是不为所动的思考着。

    很抱歉,她两辈子的爹妈都没给她丁点儿艺术细胞。

    同样不为所动的还有皇帝,一方面他是对剑舞完全不感兴趣,另一方面也是身畔的皇后给了他太大的压力。

    这就很尴尬了。

    不久前才升了份位,并在今个儿才官宣为四妃之首的端妃娘娘,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上了舞台,结果刚打了个剑花,就看到帝后二人皆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二脸冷漠。

    端妃心里慌得一匹。

    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舞台上稳得住的,尤其是头一次登上舞台的人。端妃之前是有排演过许多次,可那时候最多也就是伺候她的人在,眼下却是整个后宫外加宗室,还有朝堂上所有的高官及家眷……

    剑舞,又称剑器舞,专指手持短剑的舞蹈。这原先是由男性来表演的舞蹈,用短剑塑造出一种类似于战斗的气氛。

    端妃选择跳剑舞,也是想扬长避免,以及将自己同后宫众妃嫔区别开来,借此达到在皇帝心目中独一无二的好印象。

    想法是很好的,可惜真正执行起来却出了岔子。

    因为帝后的冷漠脸,端妃心头愈发的没底了,直接表现在手上的动作微微滞后。原本,剑舞的舞姿该是稳健娑爽的,可一旦心里存了犹豫,她的动作愈发显得迟钝了,给人一种英气不足又柔和过度的感觉。

    更要命的是,剑舞的配乐是隆隆鼓声,端妃一个迟疑,拍子就不对了,本来该是踩着点舞出单光剑舞的感觉来,如今却成了在鼓声震天中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小鹌鹑。

    一曲罢,端妃仿佛虚脱了一般,赶紧下了舞台。

    皇帝很想夸几句,可他真的夸不出来。

    过了半晌,皇帝才终于开了尊口,毫无诚意的鼓掌道:“端妃……勇气可嘉。”

    妈的这是啥玩意儿?!

    甭管皇帝心中是怎么想的,可起码他夸了一句,也给这个舞蹈定了基调。底下人纷纷跟着鼓掌赞美,尤其是雅妃伯父,不单自己大力鼓掌,还让同僚也一起来。

    “端妃娘娘不愧是将门虎女,果然有勇有谋!”

    “都说虎父无犬女,看到这剑舞,我们这些文臣可算是放心了。”

    “厉害!”

    雅妃很是嘚瑟的冲着宸妃一挑眉,仿佛在说,看吧,她怎么跟我比!

    宸妃也斜了她一眼,心说端妃确实不能跟你比,瞧瞧你伯父多气人呢,还鼓动别人跟着一起夸,皇上说一句勇气可嘉也就算了,请问有勇有谋是什么鬼?这居然还是当年的状元郎?!

    果然,心最脏的就是那些读书人了。

    端妃似乎也知道自己搞砸了,她本想在除夕夜来个惊艳亮相的,也好为自己争取到皇上的爱慕。谁知道帝后居然能够二脸冷漠的看着她,她当时就崩了心态,能咬牙将整支舞蹈跳下来,已经是大不易了。

    足足两刻钟后,她才低着头回到了座位上。

    此时,雅妃已经离开了,只余宸妃笑盈盈的举着杯子冲她摇了摇。

    端妃拿起杯子就一口闷了。

    稍片刻后,雅妃登场了。

    然而皇帝还是那副死样子,说冷漠都是好听的,他压根就是瞪着他那双死鱼眼睛,心不在焉的吃喝,偶尔抬一抬头,不过明显是魂游天外的敷衍模样。

    安雪莲心说这不行,好歹是除夕夜呢。要知道,就算是在末世里,除夕也是很重要的节目,基地里会提前很多天就准备起来,也只有在这一天,所有人都能吃饱喝足,感觉人生还是有希望的。

    所以,您闹啥呢?

    安雪莲只恨不得立马将自己身上的佛性状态给去了,她已经意识到问题肯定出在佛性值上。

    仔细想想,上辈子之所以没产生这些个意外,肯定是因为末世里没人信佛。没人信啊,别说摆出女菩萨的模样,你就是原地飞升,不信的人还是不信。

    哪怕没证据,安雪莲还是觉得真相就是如此。

    可惜,她如今并不能将异能收放自如。

    略一思量,她有了新的点子。

    安雪莲先是抬眼看了看已经上台的雅妃,悄悄的拿手点了点,继而又微微侧脸看向皇帝。

    皇帝谢昼,【幻觉+20】。

    几乎就在异能起效的那一瞬间,皇帝仿佛陡然间换了个人似的,从刚才的冷漠疏离,一下子就生动了起来,两眼放光的看向刚刚上台的雅妃。

    此时,乐声齐鸣,雅妃身着一身红绸舞衣,体态轻盈的登上了一面雕龙大鼓。

    雅妃的招牌舞蹈——鼓上舞。

    鼓上舞同剑舞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鼓是上古时期被奉为直达天庭的神器,鼓声更是被誉为通天曲,能作战场上助威之用。

    剑就更不用说了,本就是神兵利器。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宸妃会说“也该叫你尝尝珠玉在前的滋味”。从某方面而言,雅妃伯父的担心也没错,她俩的人设确实有着一定程度的重合。

    雅妃才不怕!

    她自信满满的登上雕龙大鼓,长袖飞舞好似天仙下凡,又柔中带刚,配着汹涌澎湃的鼓声,显得格外得气势磅礴,一时间犹如千军万马尽在眼前。

    皇帝听得如痴如醉,一副“朕心甚悦”的陶醉模样。

    安雪莲用眼角悄悄的注意着皇帝的表情,忽的她嘴角略一上扬,同时小手指微微一颤……

    雅妃韩氏,【敏捷-20】。

    只见雅妃水袖一甩,整个人呈飞天之姿,离鼓面约有一尺之距,本该是轻盈落下,却忽的动作一滞,整个人一下子砸到了大鼓上。

    d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