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真千金穿回来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不要着急。”对上纪小雨涨得青紫的脸,余白继续道:“你的脸不是最大的,慢慢排队。”

    “你!”纪小雨气得直发抖,身体前后摇晃。

    左珊珊忘记了刚刚沉重的话题,嘲讽的笑:“你摇的跟个不倒翁一样,也改变不了跟个跳梁小丑一样的事实。”

    “噗嗤!”何含芮这次笑出来了,她以前不敢在旁人面前多开口,这时候为了余白胆子也大起来:“余白就是很厉害的,我劝你不要再自取屈辱了。”

    “你这个贱货!”纪小雨不敢过分针对左珊珊,直接将怒火对着何含芮:“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贱货生的孩子,不还是贱货。我警告你,你别惹我,不然我将你是小……”

    纪小雨一下哑了声,就跟喉咙被堵住了一样,呃呃啊啊的发不出声音。

    余白用了一个禁言咒,脸色苍白。以她现在的身体,用这些咒术还是很吃力。

    她一道凌厉的目光扫向纪小雨:“我劝你闭嘴。”

    这一瞬间,纪小雨觉得自己就像是中了诅咒一样,余白的形象一下落在了她的脑海深处。好像是灵魂深处发出来的敬畏与恐惧,让她不由自主的点头。

    余白没开口,给她解了咒语。

    纪小雨一下没了那种感受,那一瞬间,好像只是她的错觉。

    她看了眼脸色难看的何含芮,咽了口口水,决定不再跟何含芮纠缠那些事情,本来就跟她无关。

    她的气势一下弱了很多,小声嘀咕:“你别以为自己这次考好了下次还能考好,我就在这里等着,看你什么时候考砸了哭。”

    左珊珊觉得这中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但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选择性忽视,没好气道:“等你把这次的赌约实践了再说下次吧。”

    纪小雨眼神躲闪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我是可以不追言神,但你以为言随会看得上你吗?”

    她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我今天中午看到言随跟陆羽灵待在一起,陆羽灵中午给他送了爱心便当。你觉得你比得过她吗?”

    纪小雨同样很讨厌陆羽灵,可陆羽灵的段位比她高太多。长得比她好看,全校一半男生都喜欢她,23班都有很多男生暗恋陆羽灵。学习成绩又是数一数二的,能歌善舞,温柔可人。就连家境,陆羽灵也不比她差,她的家境还好,却也没有像左珊珊这样,可以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

    全校所有女生中,估计就左珊珊家境最好了。要是纪小雨有左珊珊这样的家境,说不定还能跟陆羽灵拼一拼。

    但她没有,所以她准备借刀杀人。

    纪小雨观察着余白的神情,故意神秘道:“你既然考的这么好,就没作弊。那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是谁诬陷你的?”

    左珊珊早就想问到底是谁这么恶劣,竟然匿名举报余白作弊。她激动的问:“难道你知道?”

    纪小雨得意的一抬下巴:“我肯定知道,但要不要告诉你们,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

    左珊珊厌恶的给了她一个白眼,心想着你爱说不说。但她又实在心痒痒,到底没把这种话说出口,最后不情不愿的道:“你想要什么?”

    纪小雨没回答,反倒看着余白:“言神是不会喜欢我的,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但他会不会喜欢你,我也不知道。你最大的情敌是谁,你应该知道吧?”

    左珊珊从自己课桌里抓了一把瓜子,百无聊赖的嗑起来:“你到底要说什么啊?这又跟言随有什么关系?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行不,很讨人厌。”

    纪小雨被噎了一下,有些生气。但一想到能让余白去对付陆羽灵,又忍下这口气。神神秘秘的往门口看了一眼,确认没有人进来,才小声道:“是陆羽灵。”

    她说完,不管她们什么反应,骄傲的看向余白:“我告诉你这么大一个秘密,赌约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怎么样?”

    余白倒是挺惊讶纪小雨是怎么知道的,她问:“你怎么知道的?”

    左珊珊也跟着追问:“对啊,你怎么知道的?陆羽灵跟余白无冤无仇的,干嘛陷害她?”

    纪小雨哼一声:“陆羽灵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因为我之前给言神送了几次东西,有一次放在盥洗室的短裙给划坏了。我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坏的,后来才想出来,肯定是她做的。”

    她看向余白:“余白喜欢言神弄得人尽皆知,言神他们班还有好几个好事的男生来问余白是哪个。陆羽灵肯定早就知道了,她做出什么事情我都能理解。”

    左珊珊自始至终喜欢的都只有顾明,没了解过她们这些人的圈子,不由咂舌:“那喜欢明明的那么多,我还能一个个对付不成?更何况了,明明不喜欢我,又不是因为那些女生。”

    她看起来有些惆怅,虽然她性格大大咧咧的,可被一个这么喜欢的男生不喜欢,多少有些难受。

    纪小雨哼了一声:“反正我言尽于此,你们信不信我不管。”

    她侧头看了余白一眼,余白眼神淡淡的,提起陆羽灵也没有丝毫的变化。这一刻,纪小雨心底不得不承认,光是这一点,余白就比她优秀。

    因为嫉妒,又因为自卑。但凡别人在她面前提起陆羽灵,她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她从小顺风顺水的,也就碰到陆羽灵后,样样被比下去。陆羽灵明明背后做了那么多坏事,在别人眼里的形象却圣洁的不得了。

    她太气了,却又无能为力。这一刻,她无比希望余白能够争气一点,至少把陆羽灵给比下去。

    纪小雨离开后,左珊珊趴在余白的座位前,小声的问:“你真的相信是陆羽灵陷害你的?”

    “是蒋章。”余白一锤定音。

    “真的是他啊,你考场上就说了是他,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听心跳,这是这一点无法跟旁人说。

    余白道:“他考试那一整个下午,都坐立不安。”

    何含芮激动的锤了下桌子:“他是不是心虚?我们去调监控,一定要找出证据。”

    “对对,监控!”

    左珊珊跳起来,二话不说,带着余白去监控室。

    出去的路上,恰好沈寰跟顾明打球回来。

    “喂喂,去哪啊?”沈寰好奇地叫住她们,心里纳闷左珊珊什么时候跟余白这么好了。

    左珊珊道:“去调监控,有人污蔑余白作弊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你们去……”沈寰随口说着,他听说了余白的分数,惊讶之余又有点意料之中的味道。那天听到余白直接心算出答案,就有些察觉了。

    “我跟你们一起去。”他的话被顾明打断,顾明一反冷漠的常态,将球丢给沈寰,说要跟他们一起去。

    “那好啊!”左珊珊更加兴奋。

    “算了算了,我也去。”沈寰将球一下丢到教室后面,小跑着跟上他们。

    监控室,保安不敢得罪这些二代,任劳任怨的给他们调出当天的监控。

    “真的没有,不是我骗你们。早上你们几个老师已经来看过了,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几天的监控全都坏掉了,画面一闪一闪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说着,打开当天下午办公室门口的视频给他们看。

    一个短发的学生背对着镜头,走到主任办公室门口,手里拿着一封信。穿着统一的苏高校服,寸头的发型辨别不出身份,脚上的鞋子也是男生们普遍喜欢的√牌爆款,全校能找出一百个穿这双鞋子的。

    他进了办公室,等到他再出来的时候,画面突然一闪,变得花花绿绿的,从头到尾没看到脸。

    保安道:“不止这天的视频,还有这两天的监控都出现了问题,怎么也修复不了。”

    “啊!怎么会这样啊,是不是有人故意的啊?”左珊珊不高兴的皱眉。

    顾明言简意赅的直指问题核心:“是这个摄像头坏了,还是所有的摄像头?”

    保安咳了一声:“就只有这个和考场那个。”

    顾明敛眸:“那就是故意的。”

    “所以也查不出问题。”保安无奈道:“早上你们主任已经来发出一次火了,考试试卷泄露不是小事,他会严肃调查的。”

    余白看着视频里那个背影,目测一米七五左右,走路有些拘谨,在捏着信的时候,习惯性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脖子。就跟那天她看到的蒋章一模一样,的确是他。

    他们出了监控室,听说昨天月考的成绩出来了。因为昨天那场作弊风波,老师们都加班将试卷批了,成绩也统计好了。几人对视一眼,没回教室,直接去了成绩公示初。

    左珊珊习惯性从尾巴上开始找自己的名字,终于在倒数四十五名的地方找到了自己,还有些高兴:“进步了啊,我还超过了几个普通班的学生。”

    “怎么没看到你?”她好奇,以前余白的名字可都在她下面:“不过你数学进步了,说不定名次会进步很多很多。”

    “余白来了。”有人小声道。

    不少人默契的往后退,直接给余白让出了一条道。

    “特尖班的好几个人都突然走了!”左珊珊跟发现新大陆一样:“我记得他们,他们这几个都是论坛上说要跟你打赌的!输了要退学的那种!”

    她喊得大声,一点不怕招仇恨:“躲什么躲啊?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这种学渣都知道的道理,你们学富五车,难道不懂?”

    那几个本想就这么一走了之,可听到周围小声压抑的笑声,硬生生止住了步伐,涨红了脸停在原处。

    “卧槽!余白你总分考了79名!”左珊珊看到公示栏上的名次,声音都拔高了几个度。

    与此同时,广播里传来了年级主任的声音。说是这次月考出现了考试作弊事件,事态严重,请相关同学到办公室处理。

    然后,报了余白和几个名字,应该是按照视频对比,排除之后的嫌疑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