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回的A有病,得治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第十一章

    闻汛呆在浴缸里,想立即起来,但又不愿起来。

    闻汛再想要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被牢牢地困在浴缸里。闻汛其实也知道,困住自己的不是信息素,而是自己的身体反应。但本能的力量,远远要大于理智。

    在洛景天的信息素面前,什么控制自律都只是个纸老虎。

    闻汛张开了口,天人交战。虽然分化过迟,但青春期躁动还是有过,知道怎么做。

    但这和青春躁动还是有区别的。前者只是身体发育产生的影响。这次完全是外因,被洛景天的信息素所诱发的。

    这完全不是同一种感觉,也不是同一种状态。

    不甘屈辱,还伴随着兴奋与眩晕。洛景天的信息素无孔不入,在他身体各个地方流窜,催动反应。

    快离开浴缸,你是可以的!闻汛催眠着自己,却无法控制自己按捺不住,摸摸索索的手。

    半个小时后,闻汛才哆哆嗦嗦地从浴缸站了起来。腿软身子虚。他平息了自己的呼吸,刚要迈步离开,回头看了看浴缸里的水面

    艹。

    忙又转身,手忙脚乱地把水放干。看着水打着旋,水位一点点降下去,才算松了口气。脸又红又烫。

    这是在干什么啊。

    闻汛抓起毛巾,胡乱地围了一圈,再次确认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破绽,才从里面出来。

    一进卧室,就看到洛景天正在给他兑药,心脏快从嘴里跳了出来。

    其实回来路上,他脑子里一直盘桓着蒋阁的提议。还想回来找洛景天,听听他的意见。现在,他希望洛景天赶紧地从自己面前消失。

    他可以光着屁股对着维希,却没法裹着浴巾面对洛景天。

    “怎么没睡啊。”闻汛问完了,发现这不废话吗。

    洛景天每天都会给他兑药。

    自从李大江发现喝药的时候,闻汛在洛景天面前特老实以后,兑药的任务便落在了洛景天身上。

    洛景天抬头。

    眼前的闻汛,有些异样。面红耳赤,目光躲闪。身上的信息素虽然收敛得很好,但还是浮动着一股气息。

    “药调好了?”闻汛若无其事过去,却不由自主地把浴巾往上面拉了拉。

    洛景天没反映,闻汛主动把杯子从洛景天的手里拿了过去,一口气喝了,把空杯子放在柜头。

    “你快去睡吧。”闻汛打了个夸张的呵欠。不会发现什么吧。

    终于,洛景天“嗯”了声。

    这人身上弥漫了一股信息素之外的腥甜气息。是体香,又不是,同样激起了他身体里的浪花。

    洛景天转身。但眼睛从闻汛的脖子后面的腺体,一直滑到腰际。滑腻柔嫩,泛着红晕。洛景天的喉咙滚了滚。

    这人刚才做了什么?

    就在这时,忽然外面传来了巨大的嗡嗡声。其实这个声音来了有一会儿了,可是闻汛在尴尬,洛景天又心猿意马,所以直到这个声音,如轰鸣一样传来,两人才有所惊觉。

    “这是什么声音?”闻汛扭过头。

    这个声音巨大,如同巨大的风车带起的风声。洛景天向露台过去。闻汛跟着跑了出去。

    我去!

    闻汛傻眼了。

    一架直升机正盘旋在上空,螺旋桨像蜜蜂的翅膀一样发出呼呼的声音。

    闻汛的关注点却不在飞机上。

    “我的花!”

    院子里花草,被飞机带起的巨风,吹得东倒西歪,匍匐在地。看着看着,飞机调整方向,落在了自家楼顶上。

    “这是非法入室啊。”闻汛跳脚,就要上楼。

    洛景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你别拉我,这谁啊,看我不收拾他。”帝国的直升机改良了很多,安全性能更高,也更舒服。他的一些同学,远足的时候,会用上这东西。闻汛第一个念头,是哪个同学的恶作剧。

    “把衣服穿上。” 洛景天抓着他的胳膊。

    “嗯,好。”闻汛咳了声。

    他现在只系了条浴巾呢。其实只要不是面对洛景天,他就没什么好在意的。该遮的地方不都遮了。不过,闻汛还是重新换了身衣服。

    两人爬上楼顶的时候,正看到从里面走下一个三级alpha。

    这个年龄模糊,猛一看,大约四十多岁,再一看,眼角有些鱼尾纹,头发也灰白,大概有六十?衣着隆重,穿着燕尾服,一副老派绅士的风度。只差手里拿把雨伞了。

    老人家虽然上了年纪,但精神抖搂。下来的时候,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弯腰扶着他的手,一步一步地迈步下来。跟在后面的两个黑衣人,看起来应该是保镖。一个四级a。一个五级a。

    军人、警察、保安这类武力值高的职业,都会偏向选择信息素等级高的alpha。

    但因为这类人占比例太少,5级信息素拥有者万分之一都不到。所以,基本上也就在3级以上选拔。

    而这人一来就带了两个。来头不小。

    打家劫舍当然是不可能的。主要年纪太大,动静太大。

    那么,这几个神兵天降的,是要干什么?

    “他们是谁?”洛景天也在想是不是闻汛认识的。

    “谁知道他们是谁啊,我可不可以告他私闯民宅?”闻汛说。

    “你是闻汛?”来人一脸慈详,闭起眼睛,一脸陶醉,“好香的味道。”

    闻汛纠起了眉毛。变态?痴汉?

    “你谁?”

    “我叫林健城。”

    “不认识。”

    “没听过不要紧,你还太年轻。如果你看看全球富豪排行榜,就知道我是谁了。”说到这儿,林健成谦虚地一笑,“我排名第三。”

    所以,这是专程开着直升机到他面前炫富?但一个小飞机也不是新鲜玩意,闻汛同学富豪多,家里有几个轮流开着玩的也不在少数。

    闻汛:“所以,你就落我家屋顶。连自己的飞机场都没有?”

    林健成一点也不生气,也不着恼。看着闻汛,如同看着自己可爱的孩子。好玩、喜欢。

    “我从星城来的。我在电视上看到你的事情,觉得真是奇妙了啊,所以,就专程过来看看你。果然,是难得一见的信息素啊。”

    “现在看也看了,那你能麻溜地离开吗?”

    “闻汛,我到这儿来,是有个事情要找你。我有个孙子叫林然,一个4级alpha。我那孩子,优秀帅气。人品好,就是吧,特别挑,这么大了,连个对象也没有,还让家里为他操心。我这次过来是专程为他相个亲。我一见你啊,就特别喜欢。不仅仅是因为你的信息素啊,你长的也真好看啊,脾气也对我胃口。”

    在林健成说的过程中,闻汛已佛了。

    帝国因为信息素原因,深宅死宅特别多,相亲文化发达,但这么不辞劳苦,兴师动众的,还真是奇葩。

    “如果你考虑当我的孙媳妇,我会把我所有的财产分一半给你。”林健轩慈眉善目地说。

    我

    你

    闻汛瞠目结舌,无言以对。这老爷子真是自说自话啊。不过,从这个事情上,他更清楚地感受到帝国人民对信息素的焦灼与渴望。

    老爷子笑了,“我还带了我孙子的照片,我给你看看啊。”

    林健成说着,便迈步向闻汛走去,但走了半步,忽然就走不动了。

    林建成面露惊讶,这才把目光看向洛景天。刚才他眼睛都没从闻汛身上挪开过。现在才匀出精力,去看洛景天。

    一个一级a。

    他试着再往前走,但那股压力如排山倒海般,压在他的胸口。

    其实不是压力,而是对方信息素造成的主观感觉。

    久未发声的洛景天忽然开口,“你们从这里离开。”

    林健成抬手摸了摸心脏,和颜悦色。“你是闻汛的什么人?”

    闻汛灵光一现,就要脱口而来,他是我男朋友。就可以把老头打发走。

    但话到嘴边,忽然就不好意思了。耳朵尖有点热。

    “司机。”就听洛景天淡淡的声音。

    “哦,这位先生,我有心脏病。”林健成说着对旁边的保镖说,“把照片给小汛看看。”

    “你要看吗?”洛景天扭头问闻汛。

    “忍忍。”闻汛小声说。以闻汛的性子,早就想打人了。但看了看对方的保镖。

    闻汛冲,但不傻。真动手的话,势必会拖洛景天下水。

    洛景天默然。

    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闻汛忙说,“我给维希发信息了,一会儿警察就过来。”

    但他话音刚落,洛景天已抓住那个过来的五级a,掀了出去。

    于是一个五级a,一个一级a,就在闻汛家屋顶,肉搏起来。

    闻汛现在也想不了这么多,怕洛景天吃亏,随时准备上前去援助洛景天。

    看了两眼后,闻汛却发现自己远远地低估了洛景天的战斗力。帝国的战斗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拳拳到肉,贴身肉搏。

    对方的五级a,专业训练,体格强健,但洛景天丝毫不落于下风。

    虽然和洛景天一起闹过事,打过人,但洛景天格斗级别和他不可同日而语。这人也是专业训练过。

    这个时候,闻汛也顾不上追究洛景天的来历。

    林健成看了一会儿,摇摇头。

    五级a和洛景天纠缠得厉害,忽然发现一个空子,心里一喜,就抓了过去。没想到洛景天是诱敌,错身躲过,反拧了他的胳膊。另外一个四级a低吼一声,就扑了上来。

    “我说,你们有没有江湖规矩,知不知道什么‘盗亦有道’。这是要打群架?”

    闻汛冲了上去。这一刻,他没意识到自己是个o,对方是个4级a。

    反正,就是有架要一起打,有事要一起扛。他不能让洛景天一人犯险。闻汛热血沸腾。

    但他还没动半步,身体已被洛景天拉了回来。

    洛景天先一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对方的肩膀,把他抛向屋顶阁楼的山墙上。那人强健的身躯砰的一声响。洛景天跟着一拳打了过去。

    拳头并没有落在那人身上,而是落在山墙上。一拳下去,信息素四溅。

    正在过来的五级a,身形顿了下来。

    虽然只是一瞬,一股强大到让他心脏停止的信息素冲击了过来。

    这一拳,是震慑,也是警告。

    “洛景天。”闻汛有些担心洛景天。并不是担心战况,而是担心接下来免不了发生信息素大战。

    看来,帝国要加大《公共安全法》宣传力度啊。

    这时,林健成发了话:“都给我住手。”

    “小汛,你好好考虑考虑。我孙子的照片,你在网上可以看到。以后,我会让他亲自过来提亲。”

    林健成按住心脏,坐上飞机走了。

    一个晚上,看到两个拥有特殊信息素的人。这个司机,在哪儿找的?信息素到底是几级。明明只有一级,但那一刻的暴发

    林健成看着身边两个保镖。

    5级以上?怎么可能。那是什么?

    一晚上还能看见两个。

    ……

    送走了相亲队伍,了结一桩麻烦事,闻汛立马活跃,欢天喜地和洛景天下楼。

    就是洛景天的信息素还让他有些挂心。

    主要是吧,闻汛想到他那个大尺寸浴缸。特别是,两人下楼经过浴室时,闻汛立马想起自己在里面的小动作,更加不自在,还心虚。

    他可不是个孤独的心理压抑青年人设。

    “洛景天,你能不能注意点,以后不要随意释放信息素。”

    虽然洛景天并不是有意的,但每天这样,他怎么吃得消。

    本来要直接走向衣帽间的洛景天停了下来。他身体里的那股力量,还在四下流窜。这个节骨眼上,闻汛却把他叫住。

    闻汛半垂着头,耳朵尖有点红。

    “我没打算用信息素。”他不想让闻汛误解,但觉得自己身体里的气息已不再清澈。

    “我不是说刚才在楼顶上。那种情况下,是箭在弦上,你是身不由已。”

    闻汛十分体谅。那也是一种本能反应。那两个保镖也同时释放了信息素。

    林健成那么迅速离开,就是为了避免这个混乱状况发生。

    “那是什么?”洛景天让自己看起来尽量正常些。

    闻汛不由又去抓抓头。不太好说啊。

    主要是,和洛景天说这种事情,怪怪的。

    “就是吧,生活中注意点。”闻汛含蓄地说。

    “你不喜欢我信息素的味道?”

    “不是。”闻汛急了,这怎么越解释越不清了。他怎么可能不喜欢洛景天的信息素味道?那股冷香,就是喜欢,才把这人留在身边啊。

    “就是比如一些比较特殊的地方你总要给我留一点私人空间。”

    闻汛那张凝脂般的脸也透出了红晕,洛景天觉得自己要立即离开,但双腿像电焊在了原地。身体跟着肿涨起来。

    “我也不是说那么绝对,但是你看,这屋里就住着两个人”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洛景天说。

    闻汛想了三秒钟才明白。猛地抬头,一脸震惊。

    abo控制信息,如同控制自己的四肢,天经地仪,自然而然。无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就表明这人随时处于失控状况。

    暴走,发情。

    就像那次车上。闻汛一直以为是自己的信息素引起了洛景天的失控,没想到还有很大原因在于对方。

    “为为什么呀?”闻汛张了张嘴。

    洛景天没回答。

    是啊,这人失忆了。他怎么知道为什么?

    “那,有没有规律。”闻汛想到一个问题。

    “没有。”突如其来,无可把控。

    没有规律?

    “有时会有诱发,有时会无缘无故地发生。”

    诱发这个可以理解。比如那次在车上。

    “无缘无故是个什么意思?”闻汛抓抓头发。

    “比如现在。”洛景天说。

    闻汛张大了眼睛。耳朵里像平地起了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