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总裁

把本章加入书签

小冤家,你干嘛,像个傻瓜 Ch3apter 34

    突如其来的坏消息让小厨子的笑容渐渐消失,她紧皱眉头有些语无伦次:“咋,咋梯子摔下去了,不是!咋摔梯子下面去了,好端端的出门做什么?”

    看着万诺童一脸焦灼,礼嘉冷静的拉拉她的胳膊:“先去医院看看情况再说。”

    一行三人急匆匆的赶到医院,季颜站在急诊科的门口招手:“你们可算来了。”

    万诺童拔腿跑到季颜面前关切询问:“阿婆怎么样了?”

    “还在手术室,医生说阿婆一把年纪光平地摔跤就很麻烦,更别说摔下楼梯,而且”

    见着季颜百感交集又吞吞吐吐的模样,万诺童更心慌了:“而且什么,你把话说完呀!”

    “喏,那个中年男人,刚刚跑来闹事的,说是阿婆的远房侄子。”

    “侄子?我活了二十多年,头一次听说阿婆还有侄子?!他跑来闹什么?”

    季颜侧头看向礼嘉,接着低语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大侄子,医生忙着抢救要亲属签字,这男人听到要掏钱死活不肯签,我刚替阿婆垫了医药费,这男的又说是我把阿婆推下楼梯的,大型碰瓷现场!吵了一阵,又改口说是礼氏的人害了阿婆。”

    说到这里,那穿着破洞夹克的中年男人发现了万诺童一行人,接着便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冲了过来:“你们是不是礼氏的人?”

    万诺童见这家伙存心找茬准备正面怼,却被礼嘉一把拦住挡在了身后,她直勾勾的盯着男人反问:“你是周阿婆什么人?”

    男人吹胡子瞪眼,恶狠狠的吵着:“我是老人家的大侄子,你谁啊?”

    “我是礼氏拆迁的负责人。”

    万诺童听到礼嘉毫不避讳的回答,绝望的伸手一巴掌拍在额头上,心里一阵嘀咕,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女人成心找死吧!

    “来的正好,这事儿不赔个几十百把万,我跟你们礼氏没完!”

    礼嘉冷哼一声,带着莫大的嘲讽说起:“原来是奔着钱来的。想讹诈也要有证据,老人家摔进医院,你口口声声说是我们礼氏害的,证据呢?乱说话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开源小区不就是你们礼氏的拆迁地吗,你们想逼走老人家才害她摔成这样,谁还不知道你们动了歪心思想把钉子户撬走,想的美!”

    说着,男人抬手狠狠的推了礼嘉一把,礼嘉退开步子险些跌倒,好在万诺童及时扶住她:“没伤着你吧?”

    礼嘉冷静的摇了摇头:“没什么大碍。”

    这一下子,万诺童的怒火被男人点了个通天亮,小厨子爱恨分明,最忌讳的就是男人动手打女人,她将礼嘉交给季颜,炸了毛直接一个箭步冲到了男人面前:“跟阿婆生活了这么多年,老子不知道你是哪门子的大侄子,奇了怪,老人家健健康康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人,现在住进医院就蹦出来了,你安了什么心,想钱想疯了吧你!”

    “你算哪根葱?给我滚一边去!”

    就在男人又要动手打人的时候,一道魁梧的身影冲了过来,粗壮的胳膊直接搂住男人的脖子来了个华丽丽的过肩摔,武坤拍拍手盯着倒地的男人:“给我老实点,小心我把你腿打断了直接送骨科。”

    武坤转身看向礼嘉:“老板抱歉,我们来晚了。”

    “你们竟然打人,我要报警我要告你!”

    男人不依不饶骂骂咧咧的站起身,这做派一看就是市井无赖,武坤力气很大,一把拎住男人的衣领将他逼到墙角,抬手就是一拳头:“这里是医院,给我安静点。”

    以暴制暴的场面看起来有些吓人,万诺童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惶恐,礼嘉发现了傻厨子惊异的神色,随即示意武坤停手,安排道:“周阿婆腿脚不方便平时根本不出门,摔下楼很蹊跷,又还凭空冒出个侄子,你去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徐铭,你跟阿坤一起,我今晚就要答案。”

    武坤扯住男人的衣领不松手,得令点头:“没问题,交给我们吧,这里可不是这种垃圾人该待的地方。”

    男人痛苦挣扎却完全吃不住武坤的力气,硬生生的被他给拖走了。

    季颜松出一口气,拉着肖宝提议:“你们在这里等结果吧,我带肖宝去给你们买水。”

    说完,二人便一溜烟的走掉了,万诺童转身关切的盯着礼嘉,接着伸手揉了揉她的胳膊又拍拍肩膀,少有的正经语气:“那家伙刚才推你没弄疼你吧?你呀你,明知道那无赖就想抓着礼氏的人耍赖皮你还亮身份,你说你是不是傻。”

    礼嘉抬手遮住嘴噗呲笑出了声,又俏皮的伸手捏了捏傻厨子的脸蛋:“你在担心我?”

    万诺童不耐烦的挥开她的手:“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记住,以后遇到这种麻烦,不要亮出自己的身份,一口一个礼氏负责人,深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大老板,这种地痞流氓可不会因为你是女人就会心慈手软。”

    看着万诺童唧唧歪歪说教,礼嘉索性双手环胸挑起眉头,语气却很无奈:“我要是不说自己是礼氏的,那大侄子不就把矛头对准我们所有人吗,你才傻呢。”

    “你的意思是为大伙舍小我?想的倒挺多的嘛,有问题大家一起解决,你又不是肉装坦克,扛什么塔?”

    “肉装坦克扛塔?你是急糊涂了开始胡言乱语?眼界要放宽,想得要深远,能独立解决的事情没有必要麻烦更多的人。 ”

    “哎哟,咱们俩观点不同说不到一堆,我懒得跟你辩驳。”

    说完,万诺童的情绪又开始变得焦虑,在手术室外探着脑袋想要看个究竟,又来回踱步嘀咕:“怎么还做手术啊,做的什么手术,老人家不是不能手术吗?”

    “别晃悠了,你急有什么用!”

    礼嘉牵着傻厨子的手朝休息区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起:“等把阿婆安顿好了,我带你去参观你的新家吧。”

    还好,这家伙容易分散注意力,被礼嘉的话题轻易带偏,傻厨子激动追问: “真的吗?你有没有什么不要的二手家电家具呀,都淘汰给我呗~”

    一提到赔房,万诺童还是很感兴趣的,二人找了椅子坐下,礼嘉嫌弃的回答:“当初是谁趾高气扬说自己不收破烂的,连四十块的大桃子都瞧不起。”

    “这是两码事,我现在是无业游民,什么破烂我都要!”

    “那你想把新家装修成什么样子?”

    傻厨子认真思考着,最后又晃着脑袋改了主意:“那还得去看了户型才知道,比起装新房,我更想看看你说的铺面,要是地段面积都满意,到时候让季颜帮忙搞装修设计,我就又能省一笔设计费,万事来的招牌干脆也让他一起画了。”

    看着万诺童天真算计的模样,礼嘉松出一口气,钉子户的问题都快要解决的节骨眼上,竟然闹这么一出戏,她别开头深思,这突然冒出的侄子肯定跟周阿婆有血缘关系,毕竟随便做个鉴定就能辨出真假,那无赖不会蠢到这种谎都敢撒。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尽快查出阿婆是怎么摔下楼的,其中原委蹊跷,要是闹到媒体皆知,礼氏肯定脱不了干系,到时候董事会上她没法交代。

    ————————

    《周末情人竟是我的顶头上司iii》求!收!藏!啊!

    宝宝每天求一次,看到我真挚切渴望的祈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