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也承欢(穿书)

把本章加入书签

不防再防备

    萧远祁盯着赵意筠半晌,最后只回道:“没什么,让我好好照顾你罢了。对了,我过去书房一趟,有事你让纤云来唤我。”

    赵意筠不疑有他,点点头,转向纤云,“纤云,你去帮我洗串葡萄吧,突然想吃了。”

    结果葡萄还没吃几颗,她就瞧见芸香面露纠结地走了进来。

    “芸香,你怎么了?”

    芸香微低下头,有些气恼道:“奴婢在外头瞧见赵三姑娘把世子拦住了,两个人正在那儿说话呢。”

    赵意筠捏着葡萄的手一顿,“她怎么来了?”若是来看望,怎么不和夏昭和一起进来?

    夏昭和现在应该还在王妃那儿,看来赵意姗是想趁嫂嫂不在,自己又受伤不便的时候勾搭萧远祁啊。

    赵意筠这般想着,心里却马上有了主意。

    她把面前装葡萄的盘子推开,道:“去将世子叫进来,就说我不舒服。”

    芸香面露喜色,之前回门的时候她就看出那赵三姑娘的心思了,见自家世子妃有所警惕自然高兴地立刻应下。

    很快,萧远祁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赵意筠循声看去,果不其然,他身后还跟着个赵意姗。

    “你不舒服?”萧远祁眉头微蹙,看向一边的纤云道,“让人去传陈太医。”

    “不用了!”赵意筠开口阻止,然后面露忧思,叹道,“倒也不是伤处不舒服,而是我一直躺在床上,整个背都快僵住了,我让纤云帮我揉揉,但是她手力太小了……”

    纤云:我好像没揉过……

    萧远祁倒不在意真假,眉头一挑,看着她不语,似乎就想等她自己说出目的。

    赵意筠见他不接自己的话,轻咳一声,眯着眼笑道:“不知道夫君能不能帮我揉揉?”

    其实赵意筠心里还是比较忐忑的,她并不能保证萧远祁真能听话地过来,只是她现在行动不便,除了这法子,还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赵意姗知难而退。希望萧远祁这厮能有点眼力见儿,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正想着,那头的萧远祁终于提步上前,“纤云,去拿些温水过来,顺便温敷一下伤处。”

    “是!”纤云走过赵意姗的身边,满脸的得意。

    赵意姗脸色一变,但还是柔声道:“世子对姐姐真好,姗儿福薄没有姐姐这般的福气,姐姐你不知道,自从你离开家以后,姗儿便觉得孤单很多……”

    “哎,疼疼疼!”赵意筠突然低呼,打断了赵意姗的话。

    “碰到伤处了?”萧远祁低声开口,眼皮一抬看向赵意筠皱着的小脸。

    只见她吸吸鼻子,轻声嗯了下,然后又像刚发现还有个赵意姗一般,睁着懵懂的双眼问道:“对了,妹妹,你刚才说啥?”

    赵意姗脸色一青,姣好的面容差点没绷住。

    “其实,姗儿就是想说自己以后能不能多来王……”

    “哎呀!你轻点嘛!”赵意筠又一次低呼,最后一个音还微微上翘,带着点娇嗔的味道,“对了,妹妹你刚刚又说了啥,我没听到。”

    看着那一张状似无辜单纯的脸,赵意姗终于坚持不住了,一颗心脏在崩溃的边缘来回横跳。

    “时辰不早了,嫂嫂应该也已经从王妃那离开了,姗儿就不打扰姐姐,先回去了。”她咬牙道。

    赵意筠抬眼看着她,眨眨眼,笑道:“好啊,那就不送了。”

    而萧远祁却仍旧一动不动,似乎并没有听到二人的对话,只耐心地在赵意筠的背上轻轻按摩着。

    赵意姗不敢相信萧远祁真的会喜欢上自己那个跋扈的二姐,可现下的情况却又不得不让自己认命。

    “世子妃,她走了。”芸香从门边走回来,朝着赵意筠点点头。

    萧远祁手下的动作没停,嘴角却噙着一抹看热闹的微笑,“你妹妹怕是要被你气死了。”

    赵意筠先是哼哼几声,脸上带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随后又似乎想到什么,她猛地转过头盯着萧远祁,问道:“你怎么和她碰到一块儿了?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说的事。”

    碍于芸香和纤云在,赵意筠说得有些含糊。

    “她怎么会出现,你应该比我清楚,至于其他的事你放心。”萧远祁也说得委婉。

    而芸香和纤云站在一边看着两人,脑子里只飘过“打情骂俏”四个字。

    就这样赵意筠躺了整整一天,直到次日巳时府里来了两个人。

    “太子和长乐公主来了?”赵意筠嗑瓜子的动作一顿,“他们人呢?”

    “现在还在前院,估摸着和王爷王妃说话呢。”芸香回道。

    赵意筠点点头,摸了颗椒盐花生咬开,“你先去院外那个拐角看看,要是来我们院儿,你回来说一声。”

    “是。”

    结果芸香人都还没出屋子,她嘴里的花生也还没完全咽下,萧琰音就一脸笑意地出现在了门口。

    “嫂子?”

    赵意筠被她的称呼吓地连咳好几声,扯出一抹笑道:“公,公主啊,你怎么突然来了?”

    萧琰音似乎对她的生分有些不高兴,手一抬示意自己带的宫婢搬来凳子,一屁股坐在床前,哼声道:“听说你受伤了,我自然要来看看。”

    “都传到长乐宫了啊?”

    “是啊。”萧琰音点点头,下一刻脸色微变,转头看了看后面的丫鬟,用手掌遮着嘴凑到赵意筠的耳边,“你和远祁哥哥的事在后宫都传遍了,没想到我这堂哥看上去不近人情,冰冰冷冷的,成亲后还挺热情的哈。”

    话一说完,萧琰音自己倒是先脸红起来。

    赵意筠神情一滞,啥意思?她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和萧远祁的什么事传遍后宫了?

    “你怎么了?”萧琰音看她发愣。

    赵意筠斟酌下言辞,开口道:“这宫里都是怎么传我和你哥的啊?”

    “那当然是恩爱有加,天生一对啊。”

    赵意筠轻咳一声,是不是天生一对她不知道,但……

    “恩爱有加是哪儿看出来的?”总不能那天一起参加个宴会就被人看出来了吧,难道自己的表演已经达到无胜于有的境界了?

    “都一起洗鸳鸯浴了,自然是恩爱有加啊。”萧琰音捂着脸说完。

    “……”啥,鸳鸯浴?

    赵意筠的脑子正在快速运转,陈太医写戏本子的朋友,夏昭和说的赵迟态度改变,还有萧远祁昨日的欲言又止,遮遮掩掩……

    ……

    赵意筠还来不及悼念自己逝去的“清白”,就对上萧琰音纯洁的目光,她突然想到自己的“职业素养”,淡定道:“其实你哥……确实特别热情,鸳鸯浴什么的都是小事。”

    说完,赵意筠就越过萧琰音看见了刚踏进屋的某人脚步一顿,目光直直地射向自己。

    萧远祁:“……”

    萧琰音没发现鸳鸯浴的另一位主人公已经出现,只听着赵意筠的话生出些许艳羡,她目光变得黯淡,轻叹出口气。

    “要是沈无炀也能这样就好了。”

    赵意筠本来还有扯谎的不自在,看到面前的人突然心伤,安慰道:“等他开窍就好了,哈哈哈。”

    “没机会了。”萧琰音揪着自己的衣袖,情绪变得低落。

    “为何?”

    “咳咳。”萧远祁突然轻咳两声,做出动静。

    萧琰音赶紧擦擦眼睛,回头喊了声,“远祁哥哥。”

    赵意筠见他故意打断她们的聊天,微微皱眉。

    “宫里来人了,你母后正找你。”萧远祁抬抬手,一个内侍打扮的人从外头走了进来。

    “参见长乐公主。”小内侍跪在地上,“公主,皇后娘娘急着要见您。”

    萧琰音似乎并不意外,但也没说要马上走,她看向萧远祁,“远祁哥哥,皇兄呢?”

    “我同他还有事要说,你先自己回去。”

    萧琰音点点头,转回头道:“那我以后再来看你。”

    赵意筠朝她挥挥手,笑道:“好。”

    等萧琰音离开,赵意筠立刻把屋里的丫头支了出去,一时之间,屋里只剩下演戏夫妇二人。

    “我有几个问题,你必须回答,否则我有权拒绝再配合你演戏。”赵意筠对上萧远祁的视线,眼神里是少有的认真。

    萧远祁走进几步,眉头一挑,“不是配合我演戏,你不是也同样需要我配合你吗?不过你可以问,我会酌情回答。”

    “你真是吃不得一点亏。”赵意筠轻啧一声,只得答应,“行吧。”

    “问吧。”萧远祁坐在不远处的榻上,神态闲适。

    “第一,那个写戏本子的人到底是怎么传谣的?第二,昨日沈无炀的兵符交了吗?第三,圣上准备怎么处置沈无炀?”

    萧琰音不像是会轻易放弃的人,“没机会”的意思一定是沈无炀出了事,可原著里沈无炀似乎并没有遭遇什么大难。

    赵意筠仍旧侧卧着,身段尽显,她的目光灼灼,虽满是好奇却干净澄澈。

    这个人真的和初相识的她太不一样了,以至于他在不知不觉的相处间,已经不再防备着她,萧远祁心中不免感叹。

    “快回答啊,你在想什么?”赵意筠突然开口。